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二百章鄧府之行和陛下之令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老奴只是以為,關健還在九郎那裡。」 「……行了,退下吧。」 「是1 柳婧的馬車很快就出了鄧府。 這一次,她是自動從側門出去的。 一晚沒睡,數個時辰的準備,進入...

目送著鄧母離去,柳婧一直沒有動。

直過了一會,幾個護衛來到廂房,走到她身後輕聲喚道:「小姑?」

柳婧轉過頭去,低聲說道:「我要見鄧九郎1

「是1兩個護衛剛剛轉身,柳婧又叫住了他們,「等一下,記著見到鄧九郎后便說,我有急事要見,讓他明天之前務必與我會面1

「是1

兩個護衛大步離去。

柳婧轉向另外幾個護衛,幽幽說道:「如果你們的兄弟或孩子,有了一個門不當戶不對,且名聲不好的心上人,你們會不會高高興興地讓她進入家門做正牌媳婦?」

幾個護衛相互看了一眼,搖了搖頭,同時應道:「不會1

「我想也是不會1柳婧轉過頭看著窗外低嘆道:「天上哪有這麼容易的美事?」

嘆到這裡,她沉默起來。

雖然,柳婧無法猜度鄧母的真實心意,可明天那場由她親自提出的邀請,她是不去也得去了。

……只是,她得有一些心裡準備才是。

柳婧一直回到了莊子,還在尋思著。而一直到天色入晚,兩個護衛才先後來到,見到柳婧,他們齊刷刷一禮,說道:「小姑,說是鄧九郎入了宮,明日才會出來。」「乾三地五等人都不在,小姑的話,沒有辦法傳到鄧九郎的耳中。」

是這樣啊?

柳婧蹙眉尋思了一會,慢慢展顏一笑,道:「恩,我知道了,行了。你們都退下去休息吧。」

「是1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第二天便到了。

天還一大早,柳婧剛剛梳洗完,幾個護衛便來到門外向她稟道:「小姑,鄧府的馬車來了,說是接你入府。」

……「讓他們稍侯。」

「是。」

這一侯,便是一個時辰,柳婧直是梳洗得妥妥噹噹的,才帶著四個婢女來到了鄧府的馬車旁。守在馬車旁的,是一個管事四個護衛四個婢女,柳婧讓他們等了這麼久,他們不急不躁,看到她走近,都是齊齊一禮,恭敬地同時喚道:「見過柳小姑。」

柳婧恩了一聲,點了點頭,說道:「柳婧自己有馬車,不敢勞煩諸位了。」說罷,她手一揮,在招來四個護衛后,她帶著眾婢上了自己的車駕。

見她如此,鄧府眾人也沒有強求,他們恭敬地退後幾步,在柳婧的馬車駛動時,安靜地退後幾步,跟在她的車駕後面出了門。

在洛陽一地,鄧府雖是一頂一的世家,卻算不得一等一的豪奢。百年以來,他們稟承的祖輩的家規,以低調著稱。

出乎柳婧意料之外的是,鄧府帶她走的,居然是正門!

他們居然大開正門讓她入內!

難道,是她把一切事情想得複雜艱難了?這天下間,其實有的簡單友善的人事?多的是善意和寬容?

馬車在柳婧的尋思中,不疾不緩的順著寬敞的林蔭道駛去。

這陣子的鄧府,那熱鬧繁華真是不用說了,處處都是人流,大大小小的花園中,笑聲陣陣,人語聲聲,笙樂不絕,一派大世家大門閥的無邊繁華之相。

在這種來往的人流中,柳婧的馬車因是從正門而入,還是引得不少人張望的。

不一會功夫,馬車來到了北側今停放車輛的廣場,柳婧的馬車剛落下,鄧府的那幾個婢女護衛管事便齊刷刷走到她的馬車旁,朝著她行了一禮,恭敬客氣地喚道:「小姑,可以下來了。」

「恩。」

柳婧應了一聲,提步走下馬車。

這時刻,垂楊細柳,春風不斷,看到柳婧下車,關注這邊的人直覺得眼前眩了一下。

兩個管事走上前來,朝著柳婧極客氣地一禮,「小姑,請朝這邊走。」轉眼一人交待道:「還不把小姑的行李收拾一下,送到東側小樓中?」

這管事的聲音一落,柳婧馬上躬身笑道:「不必了。」她看向鄧府眾人,笑得溫柔淡雅,「我沒有帶行裝過來……夫人那裡,我自去解釋。」

鄧府眾人聞言,也沒有絲毫為難的意思,他們同時回了一禮,一管事說道:「既如此,那由我帶路,領著小姑去見過主母。」

「多謝。」

管事等人柳婧前去的,是位於東側的一個巨大的庭院,遠遠望去,那庭院百花放開,紅的白的各色美麗的花朵裝點了整個庭院,讓人還沒有靠近,便能聞到那一股股芳香。

柳婧跟在管事走在花炬著離庭院越來越近,一陣陣笑語聲也越來越清晰。

再轉過幾處薔薇花叢,十幾個坐在庭院花園中的貴女貴婦,便出現在柳婧視野中。

見柳婧朝前張望,那管事客氣地說道:「夫人在廂房裡,小姑請隨我來。」他剛剛說到這裡,只見兩個婢女便簇擁著鄧母走了出來,而在鄧母身後,又有幾個貴婦雍容而出。

管事見狀,不由笑道:「看來是來貴客了,小姑還請稍侯。」

柳婧一行人站在花徑中,目送著鄧母和幾個身份顯得極其尊重的貴婦步入花園中,而看到她們走來,剛才還嘻鬧低笑著的眾少女,齊刷刷站起來行禮。

「大家不必客氣,便當這是自家一樣,儘管玩鬧。」鄧母笑盈盈地說著,在眾貴婦群星捧月中走到了主榻上坐下。

那邊鄧母剛剛坐下,這一邊,隔了一條溪水處的竹林小道中,傳來了一個貴女的輕言細語,「咦,怎麼幾位王太后也過來了?」

「小姑這話可偏了,鄧氏貴為一等一的門第,那些國主諸侯算得了什麼?來幾個王太後有什麼打緊的?」

「阿芷說偏了。」

幾婢轉向另一個貴女,好奇地問道:「難道不是這樣?」

「當然不是。如今大局已定,我鄧府又將有百年繁榮,這些王太后前來,是想把自家尊貴的嫡女許給九哥哥的1

這話一出,前面被樟樹擋著,后側花叢處處,身形不怎麼顯眼的柳婧,身形頓了頓。

那些對話聲還在越來越近,「啊?你是說,又有人想把郡主許給我九哥哥為妻了?」幾乎是這句話一落下,那個貴女便哧笑道:「為妻?天下諸侯足有數百,可天下只有一個鄧九,這些諸侯嫡女在別家那裡是貴,在九郎這裡可就一般了。她們來啊,是爭一個妾位1

……

幾女連說帶笑,轉過前方的小路是越去越遠。

目送著那一抹抹嫣紅桃綠的身影離去,柳婧靜靜而立。

那管事瞟了她一眼,轉頭朝前方看去,看了一眼后,他輕聲說道:「夫人身邊的阿妍過來了。」

果然,他的聲音落下后,一個美麗的少女便出現在柳婧等人的視野中。

陡然看到這少女,包括柳婧在內,所有人都是一怔。

眼前這個少女,約摸十六七歲,身材高挑,眉目如畫,雙眸烏漆漆的,顧盼時靈氣十足,卻又藏著華貴。她身著一襲紫色的衣裳,那高束的腰身,把她襯得如壁畫上的飛天一樣靈動飄渺,美麗無比。

而這麼美麗的少女,卻做婢女打扮!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眼前這個名喚阿妍的婢女,不論是身高長相,與柳婧足有五分相似,便是氣質,也有一分相類!

這個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讓人以為是柳婧嫡親姐妹的少女,不過是鄧府一個婢女!

到了這時,柳婧要是還不知道鄧府是什麼意思,那她真是愚蠢了。

見她淡淡笑著,那管事連忙解釋道:「柳小姑千萬不要介意,阿妍這個婢女身世不凡,若是十幾年前她家世不落,也是一流名門閨秀。也是一些人擔心九郎因思念柳小姑過於孤寂,才把她們給找來……」

「她們?」

「……這個,是這樣的,這天下萬千大眾,總有一些相似的人,也是那些好事人想逢迎鄧府,便費了些心思四處收集。也不多,現在夫人的房裡,也就這麼六個……」

這麼明顯的下馬威,柳婧要是再不明白,可就白活了!

她靜靜地看了一眼快步跑來的,比她更鮮活,更青春的婢女阿妍,轉過身來朝著那管事福了福,道:「夫人的心意,柳婧知道了。還請允許柳婧告退1

說到這裡,她也不等這管事應承與否,朝著自己的婢女和護衛點了點頭,轉過身衣袖一甩便娉婷離去。

那管事倒是沒有阻攔。他只是微眯著眼,目送著柳婧氣定神閑地走遠,直到她的身影不見了,那管事才轉過了身。

不一會,他便來到了鄧母身側,低下頭把剛才的事說了一遍,特別是柳婧的表情和所說的話都說了一遍后,那管事說道:「阿妍這種婢女雖是與柳氏容顏相類,可那柳氏畢竟是當過柳白衣的……」

鄧母聞言,蹙眉說道:「你言下之意,卻是唐突了?」

「老奴只是以為,關健還在九郎那裡。」

「……行了,退下吧。」

「是1

柳婧的馬車很快就出了鄧府。

這一次,她是自動從側門出去的。

一晚沒睡,數個時辰的準備,進入鄧府不到二刻鐘,又這般無聲無息地退了出來。

馬車中,柳婧閉著眼睛半晌,卻是低低笑了起來:說起來,鄧母與鄧皇后一樣,行事還是挺光明正大的,她居然用這種堂堂正正的方式來告訴她不配。原來她自己還以為,她會想法子當眾壞了自己的清白名聲,讓自己不得不成為鄧九郎的妾室。要知道,這才是最好最妥當的辦法埃美人已在懷,又何必再花心血,何必去破壞已經安定的現狀呢?

這一家人,還真真與鄧九郎一樣,行事光明磊落,便有手段,也慣向陽謀處使呢,這可比她自己的品性好多了。想她為了防著鄧府這一手,可是令易容高手諸說化身婢女,頂級劍客文軒變成護衛,給帶在左右的。

柳婧的馬車,無聲無息地駛入了莊子中。

這是屬於鄧九郎的莊子。

站在莊子外,柳婧沉吟了一會後,轉頭又下了幾道命令。

就在她讓自己不停的忙碌著,眼看夜幕已臨時,突然的,莊子外駛來了幾個黑衣騎士。

那些騎士也不知說了一句什麼話,便被悄無聲息地帶到了柳婧面前。

來到書房看到柳婧,幾個黑衣騎士突然跪倒在地,朝著柳婧說道:「陛下醒了,他想見見小姑1

什麼?

柳婧轉過身來,詫異地說道:「你們說什麼?」

一黑衣騎從懷中掏出一塊刻著五爪金龍的令牌,把它擺在柳婧面前後,他沉聲說道:「我等是宮中內衛,奉陛下之令,請柳氏阿婧既刻入宮1

##

求粉紅票。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