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九十九章娶你為妻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對者聯姻。」 鄧母這話一出,柳婧騰地一下抬起頭來。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鄧母,簡直無法相信,那道看著不可逾越的天塹,竟有一天會出現讓她可以跨越的奇! 鄧母見她吃驚成這樣,不由笑眯...

柳婧這暴怒下的動作不可謂不突然,她的手指剛剛揪住鄧九郎的耳朵,便對上鄧九郎的目光。

這目光,高高在上,充滿權威和高華,完全不怒而威,雖然也隱有詫異!

這樣的目光一掃,柳婧哪裡還揪得下去。看到她臉上因憤怒而燃起的紅暈在飛快消去,看到她一怔后那小手垂了下去。鄧九郎也不知怎麼的,突然伸手扣住她垂下的手,重新把它放到了自己的耳朵上——好讓她繼續揪著。

……隨著鄧九郎這個動作一做,地五和乾三已是咳嗽連聲,便是鄧九郎自己,也給僵住了。

倒是柳婧,滿腔的怒火和委屈隨著他這個動作給消去了。她迅速地把手鬆下,瞪著他低聲說道:「真不要臉,還用生薑抹眼,這麼不夠品的苦肉計,也只有你使得出1

鄧九郎哪有聽不出她心軟的?他馬上低聲下氣地說道:「這不是無計可施嗎?」。轉眼他又輕言細語地求道:「阿婧,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柳婧自是哼了一聲轉過頭去不理他。

鄧九郎連忙上前,他從她身後摟著她的腰,悶悶說道:「阿婧,我們很久都沒有好好說說話了。」

柳婧冷著臉重重把他手臂一扯,正要說什麼時,突然的,一個騎士疾馳而來。遠遠看到鄧九郎,那騎士便翻身而下,他一個箭步衝到兩人身前後,低頭一禮。朗聲說道:「郎君,皇後娘娘要見你1他瞟了一眼柳婧后,又低頭道:「皇後娘娘也要見過柳氏阿婧。」

這一次,不等鄧九郎回答,柳婧便聲音清冷地回道:「這裡沒有柳氏阿婧1與鄧皇后的交道雖是只有幾次,可她每次都能清楚地感覺到,她不喜歡自己,而且是非常不屑,非常不喜歡的那種!

現在鄧氏危機已解,想那鄧皇后更是不可一世。她犯不著在這個時候湊上前去受那邪氣……每次她與鄧皇後過招。不是傷了她自己,便是傷了鄧九郎,柳婧實是心膽已怯。

所以,破天荒的。柳婧這一次選擇了逃避。

鄧九郎只是一眼便看穿了柳婧的所思所想。他沉默地看了她一會後。半晌,他低聲說道:「阿婧,你先在這莊子住下。有什麼事,都可以與我商量。」他定定地看著她「阿婧,我們之間,任何事都可以商量。」

說罷,他大步走向坐騎,翻身躍上后深深地看了柳婧一眼后,便縱騎而去。

只是一個轉眼,鄧九郎也罷,乾三地五也罷,都如旋風般卷出,只留在這空落落的莊子和柳婧幾人。

柳婧抬起頭,靜靜地看著鄧九郎離開的方向。

過了一會,她招來莊子里的管事,啞聲道:「帶我進去看看。」

「是。」

眼前這個莊子,外表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裡面卻別有山河,直是有著一個小湖,湖中有座小島,島上樹林蔥鬱,有田有地,百hu盛開,真是別有天地。

柳婧本來就在愁著住處,現在鄧九郎弄死了她的兩個化身,她也確實不宜在人前露面。便吩咐了下,把留在白衣樓的一些忠僕護衛召來莊子安頓后,她自己則來到書房中,把『柳白衣過逝』的噩耗傳給張景他們。

柳婧窩在書房忙了兩天,把所有事情處理得差不多后,整個人已是腰酸手軟。於是她洗盡鉛華,穿了一襲自秦時傳下來的宜男宜女的深衣,便坐上馬車出了門。

現在的洛陽城,因各地官員權貴紛紛入京的緣故,倒真是權貴滿地走,五品不如狗,隨便一看,都是這個郡主哪個國主的車駕,走到哪裡,都是權貴處處,世家子濟濟。

就在柳婧一邊閑逛,一邊暗中記下這些權貴的模樣時,突然的,她的馬車一晃,卻是有兩個僕人擋在了車駕前。

見柳婧看來,這兩個衣著看起來普通,質地卻極是不凡,平凡的面目中,有著壓制的傲慢的僕人,朝著她拱了拱手,說道:「柳氏,我家主母要見你。」

「你家主母?」柳婧蹙眉道:「是誰?」

一仆淡淡地說道:「柳氏見了便知。」見柳婧一副不以為然,這僕人加上一句「我家主母來自鄧府1

來自鄧府!

來自鄧府!

柳婧唇一抿,好一會,她輕聲笑道:「原來如此。還請帶路。」

「是,柳氏請跟我來。」說罷,那兩人走在前面,帶著柳婧的馬車,七拐八拐地朝著一側巷道走去。

穿過巷子,來到一家酒樓前,兩仆停下腳步,轉向柳婧說道:「我家主母在樓上廂房。」

「知道了。」柳婧點了點頭,慢條斯理地戴著紗帽后,跟在兩仆身後步入了酒樓中。

這酒樓,外表看上去不起眼,內里卻著實布置得精緻奢華。兩仆領著柳婧來到二樓一個廂房外后,一仆上前,在門上輕輕叩擊兩下,恭敬地喚道:「主母,柳氏來了。」

「讓她進來。」這裡面傳來的女聲,雍容,溫柔,充滿著一種大權闕大世家裡的底氣和貴氣。

「是。」兩個轉身,朝著柳婧行了一禮「柳氏,可以進去了。」

柳婧點了點頭,推開廂房提步入內。

廂房中,坐著一個四十來歲的端秀貴婦,這個貴婦,五官容顏無懈可擊,任哪一個部位都完美至極,可組合在一起,就只有雍容,端秀,貴氣,卻遠沒有那五官單獨看來時的那種明媚和清艷。

而她的長相,與鄧九郎足有五分相似!

在貴婦的身側,或跪或站著四個美貌的婢女。這些婢女,都是年方十七八歲,面目秀美清艷,氣度出眾,可以說,任哪一個站出去,都可以讓人以為是大家閨秀,名門才女。

柳婧慢慢摘下紗帽,朝著貴婦盈盈一福,喚道:「柳氏阿婧見過鄧伯母。」

貴婦聞言溫柔一笑。

她饒有興趣地打量著柳婧,輕笑道:「早就聽阿擎提到過你,果然是個妙人兒。」

這貴婦,便是鄧九郎的母親了。

鄧母溫和地看著柳婧,點頭道:「坐下吧,與我好好說會話。」

「是。」

柳婧在她對面坐下后,鄧母上下打量一會,說道:「孩子,你看到我緊張不緊張?」

坐在鄧母對面,姿態優雅中透著自在的柳婧聞言點了點頭,老實地回道:「緊張。」

「哦?」鄧母笑了起來「可你現在的樣子,還真看不出緊張來。能不能告訴伯母這是什麼原因?」

柳婧垂眸淺笑,她輕聲回道:「知道是與伯母見面后,阿婧已做了最壞的準備,所以,我不緊張了。」

「最壞的準備啊?」鄧母點了點頭。

她接過婢女遞上來的熱漿,動作優雅地品了起來,直把盅中的漿這般小口小口地喝了一半后,鄧母才再次吭聲打破沉寂「阿擎很喜歡你,就在昨天,他對著我們宣布說,他要娶你為妻1

鄧母的話音一落,柳婧的手便顫抖了一下,自入廂房以來,她那寧靜得從容的神情,也終於有了波動。

鄧母一直在打量她,見狀她輕聲又道:「我生下來的孩兒,自己是知道的。自小那孩子便傲,飛揚跋扈為所欲為,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老擔心他會被我們驕縱得成為紈子弟。可這所有的擔心,在他十三歲那年回歸洛陽后,便消失了。我的擎兒他變得上進了,不再讓人操心了。柳氏,說起這個,我一直想要感謝你。」

柳婧臉孔微紅,她連忙應道:「不敢。」

「聽說你在汝南時,幫他在儒生中揚名?孩子,我很高興。」

柳婧的臉又紅了一下,她低著頭輕聲說道:「……不敢。」

見她露出了靦腆之色,鄧母一笑。

她小口小口地把盅中漿飲完,把那盅放開后,鄧母又道:「鄧皇后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女兒……」她提到鄧皇后的名諱,柳婧馬上按照習俗對著皇宮方向行了一禮,這時,鄧母在繼續說道:「她幼讀詩書,為人最是端莊重規矩,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她對親人也要求諸多,從不許人驕奢橫行,更不許結黨營私。」

鄧母含笑看著柳婧發白的臉,道:「孩子你怕什麼?伯母之所以說這些,是想告訴你,以皇後娘娘的性情和我鄧氏一族的門風,其實阿擎不是非要與門當戶對者聯姻。」

鄧母這話一出,柳婧騰地一下抬起頭來。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鄧母,簡直無法相信,那道看著不可逾越的天塹,竟有一天會出現讓她可以跨越的奇!

鄧母見她吃驚成這樣,不由笑眯眯的了,她站了起來,笑盈盈地說道:「今天說到這裡,想來你這孩子也明白我的意思了。聽說你現在住在擎兒小時候購置的莊子里?那地方太冷清了,伯母接你明日到鄧府中住住好不好?」

柳婧看了她一眼,輕聲回道:「夫人有令,柳婧焉敢不從1

鄧母聽到她的回復不由眯眼一笑,她打量著柳婧又道:「你木兔兒的扮相沒有與外人見過幾次,識得的不多。不過明天來時,梳妝上還是如普通貴女那樣偏端方好不好?」柳婧扮成木兔兒時,是怎麼明艷怎麼來,鄧母這話也是提點了。柳婧站起來福了福,低聲道:「是。」

「那就這樣說定了。」鄧母微笑著,在幾個美婢地扶持下,慢步走出了廂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