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九十九章娶你為妻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4-02-19 05:07  |  字數:3544字

柳婧這暴怒下的動作不可謂不突然,她的手指剛剛揪住鄧九郎的耳朵,便對上鄧九郎的目光。

這目光,高高在上,充滿權威和高華,完全不怒而威,雖然也隱有詫異!

這樣的目光一掃,柳婧哪裡還揪得下去。看到她臉上因憤怒而燃起的紅暈在飛快消去,看到她一怔後那小手垂了下去。鄧九郎也不知怎麼的,突然伸手扣住她垂下的手,重新把它放到了自己的耳朵上——好讓她繼續揪著。

……隨著鄧九郎這個動作一做,地五和乾三已是咳嗽連聲,便是鄧九郎自己,也給僵住了。

倒是柳婧,滿腔的怒火和委屈隨著他這個動作給消去了。她迅速地把手鬆下,瞪著他低聲說道:「真不要臉,還用生薑抹眼,這麼不夠品的苦肉計,也只有你使得出!」

鄧九郎哪有聽不出她心軟的?他馬上低聲下氣地說道:「這不是無計可施嗎?」。轉眼他又輕言細語地求道:「阿婧,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柳婧自是哼了一聲轉過頭去不理他。

鄧九郎連忙上前,他從她身後摟著她的腰,悶悶說道:「阿婧,我們很久都沒有好好說說話了。」

柳婧冷著臉重重把他手臂一扯,正要說什麼時,突然的,一個騎士疾馳而來。遠遠看到鄧九郎,那騎士便翻身而下,他一個箭步衝到兩人身前後,低頭一禮。朗聲說道:「郎君,皇后娘娘要見你!」他瞟了一眼柳婧後,又低頭道:「皇后娘娘也要見過柳氏阿婧。」

這一次,不等鄧九郎回答,柳婧便聲音清冷地回道:「這裡沒有柳氏阿婧!」與鄧皇后的交道雖是只有幾次,可她每次都能清楚地感覺到,她不喜歡自己,而且是非常不屑,非常不喜歡的那種!

現在鄧氏危機已解,想那鄧皇后更是不可一世。她犯不著在這個時候湊上前去受那邪氣……每次她與鄧皇后過招。不是傷了她自己,便是傷了鄧九郎,柳婧實是心膽已怯。

所以,破天荒的。柳婧這一次選擇了逃避。

鄧九郎只是一眼便看穿了柳婧的所思所想。他沉默地看了她一會後。半晌,他低聲說道:「阿婧,你先在這莊子住下。有什麼事,都可以與我商量。」他定定地看著她「阿婧,我們之間,任何事都可以商量。」

說罷,他大步走向坐騎,翻身躍上後深深地看了柳婧一眼後,便縱騎而去。

只是一個轉眼,鄧九郎也罷,乾三地五也罷,都如旋風般卷出,只留在這空落落的莊子和柳婧幾人。

柳婧抬起頭,靜靜地看著鄧九郎離開的方向。

過了一會,她招來莊子里的管事,啞聲道:「帶我進去看看。」

「是。」

眼前這個莊子,外表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裡面卻別有山河,直是有著一個小湖,湖中有座小島,島上樹林蔥鬱,有田有地,百huā盛開,真是別有天地。

柳婧本來就在愁著住處,現在鄧九郎弄死了她的兩個化身,她也確實不宜在人前露面。便吩咐了下,把留在白衣樓的一些忠僕護衛召來莊子安頓後,她自己則來到書〖房〗中,把『柳白衣過逝』的噩耗傳給張景他們。

柳婧窩在書房忙了兩天,把所有事情處理得差不多後,整個人已是腰酸手軟。於是她洗盡鉛華,穿了一襲自秦時傳下來的宜男宜女的深衣,便坐上馬車出了門。

現在的洛陽城,因各地官員權貴紛紛入京的緣故,倒真是權貴滿地走,五品不如狗,隨便一看,都是這個郡主哪個國主的車駕,走到哪裡,都是權貴處處,世家子濟濟。

就在柳婧一邊閑逛,一邊暗中記下這些權貴的模樣時,突然的,她的馬車一晃,卻是有兩個僕人擋在了車駕前。

見柳婧看來,這兩個衣著看起來普通,質地卻極是不凡,平凡的面目中,有著壓制的傲慢的僕人,朝著她拱了拱手,說道:「柳氏,我家主母要見你。」

「你家主母?」柳婧蹙眉道:「是誰?」

一仆淡淡地說道:「柳氏見了便知。」見柳婧一副不以為然,這僕人加上一句「我家主母來自鄧府!」

來自鄧府!

來自鄧府!

柳婧唇一抿,好一會,她輕聲笑道:「原來如此。還請帶路。」

「是,柳氏請跟我來。」說罷,那兩人走在前面,帶著柳婧的馬車,七拐八拐地朝著一側巷道走去。

穿過巷子,來到一家酒樓前,兩仆停下腳步,轉向柳婧說道:「我家主母在樓上廂房。」

「知道了。」柳婧點了點頭,慢條斯理地戴著紗帽後,跟在兩仆身後步入了酒樓中。

這酒樓,外表看上去不起眼,內里卻著實布置得精緻奢華。兩仆領著柳婧來到二樓一個廂房外後,一仆上前,在門上輕輕叩擊兩下,恭敬地喚道:「主母,柳氏來了。」

「讓她進來。」這裡面傳來的女聲,雍容,溫柔,充滿著一種大權闕大世家裡的底氣和貴氣。

「是。」兩個轉身,朝著柳婧行了一禮「柳氏,可以進去了。」

柳婧點了點頭,推開廂房提步入內。

廂〖房〗中,坐著一個四十來歲的端秀貴婦,這個貴婦,五官容顏無懈可擊,任哪一個部位都完美至極,可組合在一起,就只有雍容,端秀,貴氣,卻遠沒有那五官單獨看來時的那種明媚和清艷。

而她的長相,與鄧九郎足有五分相似!

在貴婦的身側,或跪或站著四個美貌的婢女。這些婢女,都是年方十七八歲,面目秀美清艷,氣度出眾,可以說,任哪一個站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