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九十八章鄧九郎和柳婧(2)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一把抓過鄧九郎的右手,頭一低便是狠狠咬去! 她這一咬,可真是用了蠻大的力。轉眼間,鄧九郎的虎口處便鮮血滲出,牙印儼然。 柳婧狠狠地撕咬了幾口后,頭一抬,對上鄧九郎那委屈鬱悶中,偏又極力...

這個懷抱,是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

有那麼多次,她都以為與他再也無緣,可每一次,他又讓她看到了希望。

突然間,柳婧差點痛哭出聲。

她沒有哭,她只是溫馴地偎在他的懷中,只是在不知不覺中收緊雙臂,讓自己的臉緊緊粘著他結實的胸膛,久久久久都一動不動。

彷彿過了百年,柳婧才低低啞啞地說道:「那清雲公主,便因為這麼小的理由,給解了婚約?」

「當然不是。」摟緊她細腰的鄧九郎,低下頭深深嗅著她的體香,語氣慵懶溫柔,「我不過是看得她起,所以才願意送一個理由給她。到了如今這地步,她要是還想抓著婚約不放,說不定她那寶貝女兒就保不住了。」無用之棋,便是他不動手,他的姐姐鄧皇后也會代他出手。

柳婧恩了一聲,她深吸了一口有著他體息的空氣,喃喃說道:「白衣樓到了你手裡了?」一提到白衣樓,她的火氣又開始上冒,於是貼著他胸膛的臉開始外移。

鄧九郎聽出了她語氣中的慍怒,連忙溫柔地說道:「那個地契還是屬於阿婧的。」說到這裡,他語氣變得可憐巴巴了,「阿婧,我有二個月沒有睡過好覺了……」一邊說,他一邊輕輕地把柳婧重新摟緊,把她的臉繼續按在自己胸膛上,說話的聲音則滿是委屈,「從這件事發生的那一天起,我便沒有睡好過。在外,我要處理這些危機,在內,我要安撫我姐,最最重要的是,我心上的那個婦人,還趁著這個機會使勁地對我扔冷刀子……那個刀子剜得我,簡直痛徹心扉了,她讓我痛也罷,還要鬧失蹤讓我緊張,要與別的男人在一起讓我憤怒,甚至要嫁給別的男人讓我痛恨……」

他的聲音實在太委屈,而且他說著說著,又低下頭以袖掩臉。

柳婧聽著聽著,也覺得自己傷了他,便沒有掙扎,還低低地說道:「對不起……」

鄧九郎的聲音從衣袖下傳來,低低的悶悶的,「……我不想聽這個。」

柳婧眼圈一紅,啞聲說道:「九郎,如果可以,我永遠都不想負你!我,我,」她喃喃一會,苦澀地說道:「我一直念著你,想著你。」她淚水濕了他的裳,令得他剎那間有點痒痒的,直恨不得抬起她的臉,給深深咬上幾口。

不過,鄧九郎克制住了自己的衝動,只是繼續悶悶地說道:「可你居然還想嫁給顧呈1

柳婧啞聲說道:「我當時只是權宜應著,想出了谷再做圖謀。」

「可我信了,我很傷心,那時我憤怒得差點殺了幾個下仆1

「……對不起。」

「就只是對不起?」

「我,我以後不這樣了。」

「以後不怎麼樣?阿婧,你告訴我,你以後再也不跟別的男人那般親近了1

柳婧烏漆漆的眼看著他,透過他的廣袖,她隱約看到他泛紅的眼角,還有那眼下垂著的淚水,心中大軟,咬著唇輕應道:「……好1

「從此後,你無論什麼時候,都只想著我念著我!都只與我一個人好1

「……如果郎君待我如初,我自待郎君如故1

「這樣的話沒有誠意,你跟我說,你只有我,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只有我1

鄧九郎的聲音實是低沉得不像話,那眼角也紅紅的,垂著的那滴淚,也晶瑩剔透的。

像他這麼不可一世的人,這副模樣,便是鐵打的心也會動搖吧?

可在鄧九郎的期待中,他的阿婧,卻久久都沒有回應他。

以袖掩臉的鄧九郎,在廣袖后不由蹙起了眉。

就在他尋思著怎麼再次開口時,突然的,柳婧變得清冷的聲音徐徐地傳來,「鄧郎,這是什麼?」

什麼這是什麼?

鄧九郎一怔。

他還在尋思,柳婧的聲音已變得冰冷,變得憤怒,只聽她咬牙切齒地喝問道:「鄧郎,你睜開眼睛告訴我,這東西是什麼?」

鄧九郎一怔,終於放下了廣袖。

於是,他看到了被柳婧夾在手指中間的那塊生薑……

柳婧對上鄧九郎的表情,直是氣得頭髮都要豎起來了,她高聲叫道:「鄧九郎!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是什麼!!1

氣到極點,她瞪大一雙烏漆漆的眼,轉眼間那眼眶便灌滿了淚水,轉眼間那淚水便流下了雙頰。

見她哭得傷心,鄧九郎眉頭一挑,他嚴肅地看著那片生薑,朝著柳婧身後冷冷地喝道:「乾三,你且上前說說,這塊生薑是怎麼回事?我的阿婧本來好好的,現在居然因為這麼一個小玩意兒給哭起來了1

正急步走來,想要救場的乾三和地五兩人,萬萬沒有想到,自家郎君會這麼沒臉沒皮地把責任朝自己推來,先是瞪大了眼一怔,轉眼對上郎君那殺氣騰騰的目光,乾三一邊拭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轉著眼珠子說道:「這個,這個啊,這個東西是我一不小心落到了郎君身上的……哎哎哎,只怪我太饞嘴,居然把這個東西帶出了廚房,還令得柳家娘子誤會了1

鄧九郎冷著一張臉,他冰寒地盯著乾三,沉沉地問道:「是你帶出來的?」

「是是1

「那你還站在這裡做甚?快快上前向阿婧陪個禮1喝叫到這裡,鄧九郎低下頭看向柳婧,右手摟著她的細腰,他嚴肅著一張鬼斧神工的俊臉,低嘆著說道:「說得好端端的,怎麼給哭出來了?莫非這玩意兒讓你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乖,別傷心了,有什麼煩惱都告訴夫君,夫君去幫你擺平1

真是好有意氣好生有擔當的模樣!

柳婧氣到了極點倒是哭不出來了,於是一個勁的打呃。呃了一陣后,她猛然頭一低,一把抓過鄧九郎的右手,頭一低便是狠狠咬去!

她這一咬,可真是用了蠻大的力。轉眼間,鄧九郎的虎口處便鮮血滲出,牙印儼然。

柳婧狠狠地撕咬了幾口后,頭一抬,對上鄧九郎那委屈鬱悶中,偏又極力擺出溫柔大度的模樣,見到她看向自己,他還把流血的虎口朝她的嘴邊塞來,一邊塞,一邊忍著痛低低說道:「我不疼,一點也不疼,阿婧你氣消了沒?如果氣沒消,你再咬一咬?」

他這話一出,柳婧直是氣得額頭上青筋直暴,她咬牙切齒地瞪了他一眼后,突然把鄧九郎重重一推,幾個箭步爬上自己的馬車后,便氣急敗壞地叫道:「走,我們走——」

那馭夫本是早早避在一旁的,見到柳婧這麼喝叫個不停,連忙小跑了過來,他爬上馭夫的位置,朝著眾人小心地看了一眼后,馬鞭一甩,便驅著馬車朝著大門衝去。

望著柳婧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大門口,鄧九郎伸手撫著流血的虎口,悶悶地嘟囔道:「咬都咬了,還這麼大脾氣……」

他這話一出,乾三便忍不住開了腔,「郎君,我們本是想告訴你那生薑要掉了的,可還沒有來得及開口……」

乾三不說這話也罷,一說這話,鄧九郎便冷冷地轉過頭來,朝著他上下打量著。

他此刻的目光太過可怖,乾三嚇得向後退出幾步,叫道:「郎君,你可不能遷怒!這事兒本是你自己不細心……」

他剛叫到這裡,只聽得一陣馬車聲轟隆隆從門口傳來,卻是剛剛衝出院門的柳婧的馬車又沖了回來。

鄧九郎萬萬沒有想到她會回來,頓時大喜過望,他連忙上前一步溫柔地喚道:「阿婧,你回來啦?」緊接著他又委屈地呲著牙,左手撫著虎口,在不知不覺中他自己把那小小的牙印用指甲給撕大一點后,他舉著重新流血的右手,可憐巴巴地說道:「阿婧,我這裡好疼……」

他這話一出,馬車中還沒有什麼反應時,地五已猛然轉過頭去,他背對著鄧九郎,擺出一副不忍卒睹的模樣。至於乾三,這時也是以袖掩臉,無地自容的模樣。

就在鄧九郎還舉著他那可憐的右手叫痛時,只聽得『啪』的一聲,卻是從馬車中揮出一鞭。那鞭重重地打在鄧九郎的手臂上,令得他這下真的吃痛出聲!

「啪啪啪啪1一連四下重抽,鄧九郎直是讓也不敢讓地受住,柳婧才刷地一聲掀開了車簾。

因為憤怒,她的雙頰紅鼓鼓的,那總是平靜得彷彿永遠不會動容的臉蛋上,雙眼明亮得驚人,倒在原來的姿色之下,生生添了幾分美艷來。

她氣昂昂地手握馬鞭,昂著頭怒瞪著鄧九郎,冷冷說道:「姓鄧的,你以後可還敢欺我?」

鄧九郎似乎被化身母老虎的柳婧給嚇住了,他一縮肩,乖覺又膽小地回道:「不會,以後不會了。」

柳婧冷笑出聲,「你說的話能信,那母豬也能上樹1

鄧九郎:「……」

「怎麼,又無話可說了?」柳婧叫到這裡,見他老實地低著頭,便一個縱躍跳下馬車,她旋風般地衝到鄧九郎面前,剛剛把馬鞭再度舉起,見到鄧九郎身子一縮,她一個不忍,那鞭子便又垂了下去。

可柳婧還是越想越怒,便手一伸,揪住了他的耳朵!

##

送上例行更新。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