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九十六章死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在一陣猛然的嘴角抽搐,臉色發黑后,柳婧的聲音終於忍不住從馬車中傳來,只見她朝著那幾人極輕緩極溫柔地問道:「這事,是哪裡傳出來的?」 她面雖沒有露,可光是聲音就很好聽了,幾個漢子...

柳婧深信狡兔三窟的道理,在洛陽城外也有莊子,一行人在莊子里住了幾晚,柳婧一邊向眾護衛發出飛鴿,把這裡的情況大略說了一遍后,一邊整理著心情。

當她覺得心情恢復得差不多時,便帶著幾個護衛,策著馬朝著洛陽城裡趕去。

一路走來,柳婧發現官道上的人明顯增多,一支又一支的權貴隊伍朝著洛陽城中趕去。

望著這些川流不息的人影,柳婧明白,這些定然是局勢大明后,急著上洛陽來抱鄧氏大腿的——想來鄧皇后忙著穩定局勢,對於這些錦上添花的人,應該也挺樂意接見的。

與這些動則十幾乃到幾十輛的馬車隊伍相比,柳婧這區區幾人的小隊伍,便顯得有點扎眼了,因此,時不時的,便有人朝著柳婧這支人數少得出奇,可不管是馬車還是坐騎都神駿無比的隊伍看來。

而這些,柳婧自是沒有注意,她尋思了一會後,轉頭掀開一角車簾蹙眉望了望。

……柳婧的女裝扮相,不說絕色傾城,可奢華美極卻是有的。隨著她面容這一露,好一些注意到的人,都楞了楞神。

於是,就在柳婧收回目光時,旁邊傳來一個少女清而溫軟地叫喚聲,「這位姐姐。」柳婧回頭看去時,眼前這個姿容秀美的少女露出了一抹驚艷,轉眼她眨巴著眼,好奇地叫道:「姐姐,你是洛陽本地人么?這是出來玩兒啊?」

這少女有一雙撲閃閃的大眼睛,雙頰略鼓,帶著幾分嬰兒肥,看起來極可愛。對上她,便是柳婧這種心思沉沉的人也輕快了些,她點了點頭,淺笑著說道:「是啊,我是出來玩兒的。」

「啊,那太好了,我這是第一次來洛陽玩兒呢。」少女格格一笑,忍不住叫道:「姐姐,你可真好看1

得到少女毫不掩飾的讚美,柳婧揚唇一笑,而她這笑容一露,對面這少女又看得楞了,與此同時,四周也多了幾雙看得驚艷的目光。

在柳婧的馬車不知不覺中被少女和她的同伴簇擁著時,車隊開始進入洛陽城。

洛陽城中,依然是車水馬龍,不管是前陣子劍拔弩張,還是今日塵埃落定,這裡永遠都是一派盛世繁華。

那個叫魏靈的可愛少女,這時已喳喳地叫了起來,「我來到洛陽,就是想去白衣樓看看。嘻嘻,聽說那白衣樓里好多美貌郎君呢1

她的聲音一落,幾個斥喝聲同時響起,「靈兒1「慎言1「你這孩子胡嚷什麼?」

在眾人的斥喝聲中,魏靈吐了吐舌頭,朝著眾人做了一個鬼臉。

看到魏靈這天真快樂的樣子,柳婧不由也是一笑,她轉過頭瞟了一眼后,突然輕咦一聲,奇道:「那一處,怎麼掛白戴孝了?」

她盯著的,是前方二百米處的幾家店鋪,此刻,那店鋪的大門處,都掛了一塊不大的白色幡布,甚是讓人奇怪。

柳婧這話一出,眾少年少女也注意到了,他們一個個轉頭看來,一個少年叫了起來,「不止是那幾家呢,你們看右邊也有1

少年的話,引得眾人又朝右側街道看去,果然,右側處也有幾家店鋪前掛了白幡布。

這一下,眾人都好奇起來。魏靈更是慫恿著馭夫趕著車挨上了一家掛著白幡的店鋪,她朝著柳婧皺了皺小鼻子后,小小聲地說道:「看我的!我一開口准可以問個明白。」

說到這裡,她腦袋一探,朝著那走到門口的夥計叫道:「這位小哥哥,你們這裡出了什麼事啊,怎麼都掛起招魂幡了?」她嘴裡叫得脆脆甜甜的,伸手指著那塊幡布,大眼眨巴一臉好奇。

那夥計瘦瘦高高,約摸十五六歲,陡然對上魏靈這麼可愛的貴女,不由臉孔刷地一紅,他紅著臉,不好意思地摸著後腦殼,結結巴巴地說道:「是,是我家主公的女人過逝了,所以大夥都掛了這幡。」

魏靈更好奇了,她連忙問道:「你們主公是誰呀?這麼多店鋪都是他的啊?他好了不起哦。對了,為什麼說是他的女人呢?妻就是妻妾就是妾,為什麼要叫女人呢?」

她嘰嘰喳喳地問了一串,那夥計好性情地等她說完,便紅著臉耐煩地解釋道:「我家主公就是鄧家九郎礙…」

夥計的話音一落,柳婧騰地抬起頭來,與此同時,魏靈和她身邊的少女們,已興奮的小聲尖叫起來。要知道,在她們的心中,鄧家九郎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魏靈興奮得直眨眼,她急急問道:「鄧家九郎,就是南陽鄧九嗎?是那個皇後娘娘的親弟弟嗎?」

「自然,除了我家主公,哪怎麼可能還有第二個鄧家九郎1

眾人恍然大悟,只是這一明白,就更好奇起來。在眾人爭先恐後,亂七八糟地一通詢問后,那夥計有點招架不過,胡亂拱了拱手,漲紅著臉說道:「這個,這個小人也不知道,小人也是聽說,小人不太清楚……」話還沒有說完,他已急急鑽進了店鋪中,再也不肯露面。

「不行,我要去問個明白1魏靈剛想跳下馬車追過去,一個管事已大叫著催促起來。

於是,眾少年少女只好再次回到了車隊,回到了街道中心。

不過只是走過一條街道,便有閑言閑語把一切都說了個明白,「昨晚清雲公主府起火了。」

「這算什麼?昨天晚上,那顧司馬府的次子,與他就要迎娶進門的夫人同歸於盡了1「天啊!怎麼會有這樣的事?」

……

與人群中此起彼伏地驚呼聲傳來的,還有魏靈的驚呼聲,她瞪大眼睛驚叫道:「天啊,怎麼會發生這麼可怕的事?」說罷,她轉向柳婧,惋惜道:「柳姐姐,可惜你昨天出城了,不然這場熱鬧你也會知道。」

剛說到這裡,她見柳婧神色奇特,不由詫異地喚道:「柳姐姐,柳姐姐,你怎麼啦?」

直叫了幾聲,見柳婧似乎沒有聽進,魏靈也沒有心思再喚了,因為,她又被接下來的閑言閑語吸引了。

「顧呈那個未過門的夫人不是有了他的孩子嗎?怎麼好端端的又同歸於盡了?我不信1

「你不信也得信,告訴你,事情的起因就是那個孩子。你知道那個孩子是誰的嗎?」「難道不是顧呈的?」「要是顧呈的,就不會在結親之前發生這樣的事了!那個孩子啊,它是鄧九郎的!顧呈那未過門的夫人,早就是鄧九郎的相好,你沒有看到這種么多店鋪掛了白幡嗎?這都是鄧九郎為他的女人孩子掛的1

柳婧:「……」

在一陣猛然的嘴角抽搐,臉色發黑后,柳婧的聲音終於忍不住從馬車中傳來,只見她朝著那幾人極輕緩極溫柔地問道:「這事,是哪裡傳出來的?」

她面雖沒有露,可光是聲音就很好聽了,幾個漢子轉頭望了一眼,一人笑道:「滿大街都傳著這話呢1「就是,這事要不是千真萬確,那些鄧九郎轄下的店鋪怎麼會掛著招魂幡?」

馬車中,柳婧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又深吸了一口氣,終於平靜下來后,她轉頭看向幾個頻頻朝自己望來的護衛,微微頜首,示意一人靠近后,柳婧低聲命令道:「拿我的貼子去見鄧九郎,便說我要事相詢。」

「是。」

「等一下1叫住那個護衛后,柳婧咬牙切齒地交待道:「約他在白衣樓見面。」

「是1

幾乎是那護衛剛剛領命,柳婧便聽到一個漢子朝著長相俏美可愛的魏靈嘆道:「小姑子你要去白衣樓啊?哎,那白衣樓呀,現在都給改名換姓了1

這話一出,柳婧再次一僵,她轉過頭來看向那漢子,豎著耳朵傾聽著。

接著說下去的,並不是那個漢子,而是另一個婦人,那婦人嘰嘰呱呱說道:「是啊是啊,想那白衣樓前陣子可風光呢,那些個長得好的俏男娃,可把女娃子們都迷得什麼似的。哪曾知道,先是那月明之夜的舞樂莫名其妙地沒有了,今兒個又傳來白衣樓的那個什麼柳白衣意外身亡的消息,唉,真是世事難料哇……」

還真真是世事難料!

柳婧終是忍不住掀開一角車簾,朝著那些議論的人溫柔地問道:「柳白衣過逝的事,是哪裡傳來的呀?不會是騙人的吧?」

一個少女聞言眼眶一紅,帶著哽咽地說道:「要是騙人的就好了,今天一大早,鄧府的那個叫乾三的郎君,還帶著好些人抬著棺材送了殯……嗚嗚,柳白衣怎麼能死呢?他那麼俊的人,怎麼能死呢?」

……原來柳白衣也死了!還是乾三親自讓人抬出的棺材!

柳婧伸手揉搓著眉心,她黑沉著臉喘息了一會後,終於咬牙切齒地低喝道:「轉向,不用去白衣樓了!給我直接去鄧府!我倒,他這是又打的什麼鬼主意?」

她是越說越憤怒,只差暴跳如雷,黑著臉鬱悶了一陣后,履柳婧又咬牙切齒地冷笑道:「哼,木兔兒死了又如何?柳白衣死了又如何?只要我願意,還可以再建幾座青衣樓紫衣樓,想當柳青衣就是柳青衣,想當柳紫衣就可以是柳紫衣1胡亂地低咒了一陣后,柳婧瞪向那幾個老實站著的護衛,怒道:「走啊,去鄧府啊?怎麼不走了?」

##

送上例行更新。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