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九十五章分道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君雙眸中那隱藏的怒火,乾三突然想道:不對,自小到大,咱郎君想要什麼不是手到擒來?便是再難纏的人物,他只要示好個二三次,也是乖乖地聽他驅使,真說起來,郎君生平遇到的最難纏的,便是這個柳氏,可也正是這個柳...

眾黑衣人站起后,鄧九郎提步走向柳婧。

見他看向自己,柳婧朝著鄧九郎福了福,唇瓣微動,低聲說道:「多謝……」

他隻身來到清雲公主府,還差點葬身火海,要不是他算計得當,只怕現在已淪為階下囚,不管他孤身冒險是為了她還是為了引出真正的大皇子,她都好生歡喜……

鄧九郎定定地看著她。

定定地凝視著她,他慢慢伸出手。

在鄧九郎握著柳婧的右手那一刻,柳婧幾不可見的顫抖了一下。

感覺到她的僵硬,鄧九郎啞著聲音,輕輕地說道:「今日過後,我與常凈也罷,你與顧呈也罷,都不再有婚約之累……」他與常郡主的婚約,本是建立在籠絡大皇子劉勝的基礎上,現在大皇子不足為懼,身為大皇子一派的得力中堅清雲公主,也就要失勢了,他南陽鄧九,更無需再聯這個姻。

輕輕說到這裡,鄧九郎望著照得山林通明一片的火把光下的柳婧,望著她的烏髮紅顏,水汪汪的雙眼,突然的,一種說不出的複雜情緒湧上心頭。

……她被顧呈帶走,他剛剛探知她的所在,便得到密報,說是顧呈夜夜與她同宿一屋,兩人行止親密相依相偎。

……他剛布好局準備救她焚柳苑,她又無聲無息地消失,令得他浪費了人力物力,到手的不過是個替身。

……她落入顧呈手中,他百般擔憂,她下落不明,他心急如焚,可這所有的情緒,在知道她應承了顧呈的求娶,準備嫁與顧呈時,都變成了惱恨。他雖是百般寬慰自己,雖是想著她定然是被迫無奈,可那一日,卻在皇宮中,親耳聽到她對姐姐說出的那番絕情絕義的話語!

他想,他還是恨著柳氏的。

可他再恨,她也是他的婦人!

想到這裡,鄧九郎緩緩伸出手來。他伸手撫著柳婧的烏髮,輕輕地把她擁入懷中后,低啞地說道:「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柳婧萬萬沒有想到,他第一時間說的是這句話。明明,他的眼中有著惱恨的,明明,他的表情有著震怒的,可到頭來他說出的卻是這樣一句話。

被鄧九郎擁在懷中,柳婧唇瓣蒼白,她很想告訴他,這一次他冒險前來,他在黑暗的地道中牽著她的手,這讓她很高興很感動。

她也想告訴他,其實她一直在想他,很想很想他。

可柳婧到頭來還是什麼話也沒有說,她只是偎在他的懷抱……

感覺到柳婧的溫馴,鄧九郎轉過頭去,他瞟了眾黑衣人一眼,想道:這些人畢竟是顧呈的舊部,雖不屬於他的精銳,卻還是不可盡信,得儘快離開,與我的屬下會合才行。

想到這裡,他鬆開柳婧,朝眾黑衣人點了點頭,道:「走1說罷,他衣袖一甩,牽著柳婧大步而去。

眾黑衣人連忙跟上。

大家都懷著心事,腳下也就走得很快,不一會功夫,一行人便離開了這片樹林。

幾乎是鄧九郎一出現在官道上,四周便哨聲陣陣,轉眼間,四面八方火光陣陣,銀光閃亮,馬蹄聲聲,卻是無數銀甲衛朝著這邊湧來。

原來銀甲衛早就在四周布滿了人馬。

轉眼間,這些銀甲銀衣,氣勢不凡的銀甲衛一涌而上,他們把眾黑衣人擠了開來,把鄧九郎簇擁在中間。

把自家郎君團團護住后,這些銀甲衛齊刷刷翻身下馬,朝著鄧九郎一跪后,齊聲喚道:「我等見過郎君1

「起來吧。」

「是。」眾銀甲衛剛剛上馬,又是一陣噠噠噠的馬蹄聲傳來,卻是乾三急急策馬趕了過來。

就著大亮的火把光,乾三看到自家最是注意儀容的郎君灰頭土臉,泥污處處,不由紅了眼眶,他從馬背上翻身而下,朝著鄧九郎大步跑來,衝到他面前後,乾三行了一禮,喚道:「郎君1

「恩。」

聽到鄧九郎這句熟悉的應答聲,乾三歡喜得咧開白牙直笑,笑了一陣后,他發現了站在鄧九郎身後的柳婧,不由怔了怔。轉眼,他收回目光,朝著鄧九郎小聲問道:「郎君,顧呈呢?」

「逃了1鄧九郎把自己入公主府後發生的事草草地說了一遍后,沉著臉命令道:「通知下去,全體出動,一定要擒拿到顧呈1

「是1乾三馬上轉頭把命令轉達一遍后,又轉向鄧九郎,說道:「我們已把這方圓幾十里圍了個水泄不通,不過直到此刻,並不曾見到此人行蹤1

鄧九郎沉沉地說道:「在山洞時,他的人手有近千人,後來我被他帶出山洞后,人手便只有這二三百了。據我所知,他真正的嫡系並不在這裡,當時離開山谷時,應該是兵分幾路。你拿我的手令,向皇後娘娘借上一萬人馬,記著,便是把這裡掀了個底朝天,也要把顧呈給我揪出來1

他想到在山洞時,那近千人朝著顧呈跪拜的虔誠模樣,薄唇抿成一線又交待道:「顧呈這人勢力盡眾又野心勃勃,這次如果不能把他擒住,終會形成大患1

「是1乾三應了一句后,剛要提步還是忍不住轉身說道:「郎君何必過慮?那顧司馬一家不是被關押起來了嗎……」

他剛說到這裡,鄧九郎便搖了搖頭,他淡淡地說道:「顧司馬的罪名是我捏造的,既經不起追究也屬於從權下的無奈之策,現在我已平安,回去后便得放他們出來。」

乾三一怔,他壓低聲音輕叫道:「可是郎君,這些年來顧司馬給我們造了多少麻煩,好不容易擒拿了,怎麼能就這麼輕易給放了?」

「可他必須放1鄧九郎的態度堅決至極,他沉靜地說道:「構陷國之重臣,無端擒拿當朝司馬,這本是大過錯。當時是權宜,現在我得了自由,就必須把他們放出來,無論如何,大漢天下不能由我來開這無端構陷朝臣,把家國律法都當兒戲的先例1

乾三也嚴肅起來,他朝著鄧九郎一揖,沉聲說道:「郎君英明。」

鄧九郎搖了搖頭,他輕聲道:「至於釋放的理由到時再說。行了,你去忙吧。」

「是1

乾三等人和鄧九郎低聲交談時,柳婧在不知不覺中已退到了外圍。

來到這裡的銀甲衛都與她相識,也都知道她原定是明日嫁給顧呈的。所以,他們看向柳婧的眼神中,多多少少有點微妙。

柳婧不想看到這種眼神,便退到一側。

饒是如此,還是不時有議論聲在隱隱傳來,「木兔兒就是柳婧?」「不是說她懷了顧呈的孩子嗎?」「……倒是我家郎君重情,居然甘冒奇險營救於她1

議論聲並不響,議論的內容也有克制,可柳婧卻還是垂下了眸。

正好這時,鄧九郎把該交待的事也交待得清楚了。

在乾三準備離去時,他轉向了眾黑衣人。

剛要開口,一側的柳婧突然走上前來,她來到鄧九郎身前,朝著他福了福后,清聲說道:「鄧郎,既然此間事情已了,我想就此別過。」

柳婧這話一出,鄧九郎俊臉一凝,慢慢轉過頭來。

便是剛剛翻身上了馬的乾三,這時也是把坐騎一勒,詫異地看向柳婧。

所有人都在看著柳婧。

與鄧九郎強忍不悅不同,眾人更多的是詫異。

在鄧九郎沉沉盯來的目光中,柳婧也不再多言,身姿站得筆直后,她目光朝著眾黑衣人中一轉,揮了揮手后突然說道:「出來吧。」

她的聲音一落,幾個黑衣人從隊伍中走了出來。

這幾個黑衣人,混在眾黑衣人中,也不怎麼顯眼,可這一站出來,卻步履從容,氣度不凡,很是讓人刮目相看!

看到他們整整齊齊地站在柳婧身後,眾黑衣人都是一驚,便是鄧九郎和眾銀甲衛也怔住了。

搞了半天,這麼一個弱質女人,竟然也在顧呈的人中安插了自己的人手?

這,這怎麼可能?

見到鄧九郎疑惑,柳婧清聲喚道:「文軒,諸說,你們出來見過鄧家郎君。」

幾乎是柳婧的話音一落,她身後的黑衣人中,便走出了兩人,這兩人一邊走一邊在臉上摩挲,過不了一會,在撕去臉上的人皮面具后,面具下兩張屬於年輕男子的俊逸面孔便出現在眾人眼前。柳婧朝著那個高大點的男子一指,說道:「他是文軒,是我的暗衛。」

這個文軒一站出來,鄧九郎和人群中的幾個特別沉穩的黑衣人便臉色微變。他們都是箇中高手,幾乎是一眼便感覺到,眼前這個叫文軒的人帶來的威懾之力!這人,定然是絕頂高手!

就在文軒一站出,便令得氣氛僵滯時,柳婧指著另外一個身材精瘦頎長,生得極為清冷疏遠的美男子說道:「他是諸說,是一個易容高手。當日我被顧呈帶去時,文軒便發現了,後來我被顧呈帶往了山谷,那山谷防範嚴密,文軒不好進去,他便與諸說幾人一道,易容成顧呈的手下潛伏起來,直到如今。」

解釋到這裡,柳婧率著眾黑衣人朝著鄧九郎再次一禮,她臉色一正,清聲說道:「多謝九郎相救,救命之恩,柳白衣來日再報1說到這裡,她轉向眾黑衣人,眾銀甲衛,和文軒等人一道,朝著眾人團團一揖后,毫不猶豫地轉過身去,頭也不回地命令道:「我們走。」

說罷,她率著幾人大步離去。

望著柳婧優雅絕決的身影,鄧九郎薄唇幾成一線。

乾三本是想要離開的,這時卻又猶豫了,猶豫了一陣后,他策馬來到鄧九郎身邊,目送著柳婧的背影搖頭說道:「郎君,這婦人太傲了!她怎麼就不能如別的婦人那樣,逢迎小意個一二次么?」

乾三的聲音一落,就聽到了身邊的冷笑聲。

聽到這冷笑,乾三擔憂地看向自家郎君。對上自家郎君雙眸中那隱藏的怒火,乾三突然想道:不對,自小到大,咱郎君想要什麼不是手到擒來?便是再難纏的人物,他只要示好個二三次,也是乖乖地聽他驅使,真說起來,郎君生平遇到的最難纏的,便是這個柳氏,可也正是這個柳氏,才讓他越來越舍不下……不對,這麼一說,要是這柳氏與別的婦人一樣,是個心軟隨和不那麼傲慢自尊的,說不定我家郎君也就不會喜歡了?

就在乾三胡思亂想時,又是一陣馬蹄聲傳來,緊接著,地五狂喜地叫聲從後方傳了來,「郎君,郎君!是你嗎?郎君,可讓我們找到你了1嘶喊聲中,地五等人一躍而下,朝著鄧九郎沖了過來。

他們衝到鄧九郎面前,便是深深一禮。對著這些屬下狂喜的模樣,鄧九郎因柳婧離去的戾氣也消了一些,他上前一步扶起地五,笑道:「做甚麼這麼激動?」

「郎君你不知道,各位大人和皇後娘娘,幾乎都要急瘋了1

「行了行了,我現在就回去見過他們。」說到這裡,鄧九郎抬起頭來,看到那些退到四下站好,一個個低著頭,臉上不掩不安之色的黑衣人,他朝著地五命令道:「這些人是顧呈舊部,現已臣服於我,我答應了他們往事不究,地五,你把他們帶下去安置在軍營。」

「是1

「我們走吧1

「是。」

在鄧九郎離開時,柳婧一行人正在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剛出山林,幾個護衛便趕著一輛馬車,牽著幾匹馬跑了過來。柳婧上了馬車后,眾護衛便簇擁著她,不緊不慢地朝前駛去。

官道上很安靜,只在馬蹄踩在地上發出的噠噠聲。

馬車中,柳婧也很安靜。

她靜靜地,神色不動地看著兩側掩映的夜色月光下的山林。

她知道,剛才鄧九郎是想她帶在身邊的。

她與他久沒見面,在地道里雖有千言萬語,可當時情形不對,也沒有心思說話。現在好不容易脫了困,她雖想與他呆一會,隨便說一些什麼話都好,可是,她卻不能。

是的,她不能。

她不能在剛對鄧皇后嚴詞拒絕,大肆嘲笑之後,又像個沒事人一樣的呆在鄧九郎身邊。

她不能在名節已失,再無清白之後,又這般出現在鄧九郎身側。

她不能讓那些人以為,她嫁顧呈不成,又被鄧九郎收為婢妾。

她不能讓那些人以為,她還在上趕著想嫁鄧九郎,渾然不知自己聲名狼藉,是那麼可憐可笑可以貶低!

##

這一更四千字,求粉紅票獎勵。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