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九十三章突變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欲裂時,鄧九郎低沉磁寒的聲音傳了來,「還是我來解釋吧,顧呈,你這貼身暗衛,他是我派來的。我剛才說了,四年前你在江州攪風攪雨時,我就盯上你了。出於警惕,我通過種種手段,終於把黑月送到了你的身邊,博得了你...

顧呈的嘆息聲中,鄧九郎笑了笑。

鄧九郎這人,出身太好,太顯貴,加上自身又從小便聰明有才幹。這種從小到大都習慣了掌握他人性命,號令數百上千人的習性到了現在,那是刻在骨子裡。

因著骨子裡的這種鐫刻,使得到了這般境地,鄧九郎還是風度翩翩,不對,這應該叫高高在上。他在發現自己已是顧呈的階下囚,再面對顧呈這個能夠主宰他性命的人時,是不以為然的高高在上,看到那些黑衣人向顧呈跪拜,也是這種不以為然的高高在上。這種刻在骨子裡的傲慢和不屑一顧,給人的感覺極不好。

當下,顧呈慢慢收起了表情。

他盯著鄧九郎一會,突然向後一倚,姿態斯文高雅地笑道:「我倒忘記了,鄧九本是世間精明人。想我與鄧郎才打次交道?你的暗線,都布到我的貼身婢僕身上……恩,好似這陣子與我走得近的好幾個孩童都在突然間得了暗疾?」

顧呈這話一出,鄧九郎似乎僵了僵。

看到他終於變色,顧呈唇角一扯,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來。

他慢慢躬身,雙眼眈眈地盯著鄧九郎,顧呈悠揚低沉的聲音在山洞中不斷迴響,「鄧九,你動用那些暗線,是想一舉毒殺大殿下吧?可惜,大殿下身份何等貴重,如沒有十足地把握,我又怎敢把他帶到洛陽來?」

他這話,卻是清楚地表示,大皇子劉勝,並沒有被鄧九郎暗算到了!

至此,鄧九郎冷笑一聲。

聽到他這充滿惱怒的冷笑聲,顧呈再次放聲大笑起來。

於大笑聲中,只見他雙手一合,命令道:「去,把大殿下請過來1一句命令喝得幾個婢僕轉身離去后,顧呈轉向鄧九郎,語調極為和善地解釋道:「再過不久,大殿下便要被立為太子,登基為帝了。在殿下成為皇帝之前,他怎麼著,也得認清楚他的大仇人是誰,鄧九,你說是不是?」

顧呈這話一出,柳婧連忙緊張地看向鄧九郎。她清楚地明白,劉勝只要成了皇帝,只要有了防範之心,再加上忠於他的那批人左右保護,任他是誰,也就再無下手的機會。而成了皇帝的劉勝,在知道鄧九郎曾經想要暗害他之後,又怎麼可能對鄧氏一族還有好感?到時,鄧氏一族奈何不了劉勝,劉勝卻必然會把鄧九郎等人誅殺一盡!

就在柳婧心臟抽緊時,靜靜地站在那裡的鄧九郎,只是臉色沉寒,卻身姿挺立,不減尊貴。

可是,他彬定,這一刻,山洞中也彷彿安靜到了極點,一時之間,水聲風聲都已消失,只有心臟砰砰急跳的聲音,在這山洞中響得慌!

就在一陣靜默中,一陣腳步聲傳了來。

只見幾個婢僕簇擁著一個七八歲,長相秀氣的男孩,那男孩非常精瘦,雙眼如狼,在遠遠地見到顧呈后,孩童的臉上綻開一朵燦爛的笑容,他煥:「呈哥1

一邊叫,那孩童一邊急跑而來,他一個縱躍衝到顧呈展開的懷抱后,依戀地叫道:「呈哥,你這陣子怎麼都沒有來看我?我好想你的。」語氣中有著他這個年齡的天真,以及對顧呈濃厚的依戀。

顧呈定定地看了鄧九郎一眼,露出一個得意嘲諷的笑容后,他低下頭,輕輕把男孩推開后,顧呈朝著他行了一個大禮,清雅地說道:「殿下,顧呈不來見過殿下,是因為時機不到。不過殿下可以放心了,從今天起,這個天下,再也無人能傷害你1

一句話說得那男孩笑逐顏開,看著他的眼神滿是敬佩,顧呈站直身子,他轉向鄧九郎的方向瞟了一眼,朝著那男孩輕輕說道:「殿下,你不是一直說,想看看害你的人是什麼模樣嗎?他現在就在這裡,你回過頭看看吧。」

顧呈這話一出,山洞中安靜得連呼吸聲也聽不到了。

而那男孩,慢慢地轉過頭來。

面對顧呈時,男孩的語氣是親近的,依戀的,這一轉過頭,他的渾身上下,卻散發著一種孤僻疏離之氣。

男孩先是看到了柳婧。

在對上柳婧的面容時,他怔了怔,盯著柳婧,男孩忍不住問道:「呈哥,她是誰?是我的姐姐嗎?她與畫像中的父皇好生相似。」

這時刻,柳婧與鄧九郎隔得不遠,明明鄧九郎比柳婧更有存在感,男孩卻一眼就看到了柳婧,還看得目不轉睛的,雙眼中,隱隱有著一種想要親近又彷彿排斥的孺慕。

劉勝這問話一出,顧呈怔了怔,他瞟了柳婧一眼后,半晌才淡淡回道:「她不是,她只是無關路人。」

「是這樣啊?」劉勝失望地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鄧九郎。

見他盯著鄧九郎,一瞬不瞬的,顧呈走到他身後,聲音悠揚低沉地說道:「殿下,看到這個大仇人,可有什麼感覺?」

年方七八歲的劉勝冷著一張臉,咬牙切齒地說道:「總有一日,我會寢其皮食其肉1最後幾個字,他是一字一字吐出。不知怎麼的,明明只是一個孩子,只是一個孩子吐出來的童言童語,可這一刻,山洞裡的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感到寒意侵骨,便是顧呈,也是驚了一下。

……沒有人敢懷疑劉勝這句話中的恨意!所有人都相信,直到了他掌權的那一天,鄧九郎真會被他剝皮革草,剔肉而食!

一陣刻骨的寒冷中,鄧九郎終於動了。

他目光瞟向那孩童腰間的玉佩,看向他左耳後的那顆紅痣,輕輕說道:「他果然是真正的大皇子。」

顧呈哧地一聲冷笑,他譏諷地說道:「他當然就是大皇子1

顧呈這話一出,鄧九郎慢慢垂下眸來。

他低下頭,看著自己張開的手掌,過了一會,鄧九郎輕嘆道:「我果然見到了真正的大皇子1

鄧九郎這話一落,顧呈雙眼下意識的一沉。就在他皺緊眉頭上前一步時,突然的,鄧九郎從腰間取得一個玉佩,把那玉佩朝著空中一舉后,鄧九郎聲音一提,沉肅地喝道:「黑月,現有最後一令,馬上擒住劉勝1

鄧九郎這聲喝令,不可謂不突然,而在他的聲音朗朗吐出時,突然的,顧呈的左側,無聲無息地從黑暗中盪開一片波紋,然後,一個身著黑衣的矮小老頭無聲無息地出現在那裡!

一看到這矮小漢子,顧呈臉色大變,他聲音一提,高聲叫道:「梁叔,怎麼是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黑衣老頭沒有理會顧呈,他只是在顧呈的喝叫聲落下時,身子再次消失在空氣中,而當他再次現身時,那隻乾瘦枯老的手,已緊緊地扣住了大皇子劉勝!

一手扣住劉勝后,黑衣老者拖著瘦小的孩童朝著鄧九郎退來,轉眼間,他便提著劉勝站在了鄧九郎身後!

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變故,顧呈臉色大變,在他又驚又怒目眥欲裂時,鄧九郎低沉磁寒的聲音傳了來,「還是我來解釋吧,顧呈,你這貼身暗衛,他是我派來的。我剛才說了,四年前你在江州攪風攪雨時,我就盯上你了。出於警惕,我通過種種手段,終於把黑月送到了你的身邊,博得了你的全心信任,成為你最重要的暗衛……他才是我對付你底牌1

說到這裡,鄧九郎顯然也不想與顧呈多做廢話,手一伸便把被扼住咽侯,手腳胡亂踢著的劉勝提了過來。只見他從懷中掏出一粒葯,順手把那葯塞進劉勝咽喉,再把他拍了幾下,令得劉勝咽下那粒藥丸后,鄧九郎把劉勝朝著顧呈一拋!

顧呈下意識地搶先一步,接住了劉勝。

他剛剛把劉勝放下,瘦小的男孩便卡著喉嚨拚命地嘔吐起來。

聽著山洞中傳來的一陣陣嘔吐聲,鄧九郎磁寒的聲音淡漠地傳來,「沒用的,這葯入口既化。」

……到得這時,顧呈已完全清醒過來!

他臉色一沉,右手一舉便急急的暴喝起來,「來人,來人——」於一陣紛至沓來的腳步聲中,顧呈陰寒的聲音一字一句地傳了來,「姓鄧的,你別得意太早!你可別忘記了,你自己還落在我的手中1

顧呈的聲音一落,只聽得蹬蹬蹬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中,上百個黑衣人一涌而來,轉眼間,這些人便把鄧九郎和柳婧團團圍住,森寒的戟尖,已刺入了兩人的衣裳里!

隨著冰冷的戟尖入肉,顧呈俊雅的臉,因憤怒和恨意而殺機森森,他死死地盯著鄧九郎,猛然暴喝道:「給我打斷他的腿1

幾乎是顧呈的聲音一落,眾黑衣人還沒有應是,鄧九郎便猛然叫道:「且慢1他抬頭盯向顧呈,說道:「顧家郎君,你好象忘記了,在火燒公主府之前,你剛抗了旨。」

顧呈冷笑道:「那不過是你想把柳氏弄入宮中的伎倆1

「不僅僅如此。」鄧九郎搖了搖頭,解釋道:「那道旨意,真不是我下的假旨,而是皇后本人下的,她下旨意時我便說過,如果有人抗旨不遵,我會自己入內,然後一旦有什麼變故,我讓她馬上以謀逆罪擒拿顧司馬一家……顧呈你若不信,不妨派人出去打聽打聽。」

送上例行更新。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