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八十九章懊惱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鄧九郎劃清界線。 方方種種,都過於離經叛道,任性狂妄,所以,鄧皇后一直無法喜歡上她。甚至可以說,她種種過於主動,愛恨過於分明的行為,是讓鄧皇后極為不屑的。 而且,自古以來,有權的人看不...

當朝天下,有幾個出名的女人,其中一個叫班昭,她是宮中的女官,也是揚名後世的《女誡》一書的編寫者,另外她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鄧皇后的老師。

可以說,在班昭的熏染下,鄧皇后除了她那勃勃的野心之外,還是個極正統,正統得在有些地方近乎古板的女子。而柳婧一直的行為,都可以稱得上離經叛道,任性自我,如在與顧呈定下婚約后,她沒有老老實實地等著他來娶自己,而是一發現不對,便與顧呈分清界線,如後來傾情於鄧九郎,又為了他在西南東南三州奮力經營,並為鄧皇后坐穩江山而費盡心機后,她也沒有識相地依守商戶女出身的本份,感恩戴德地嫁與鄧九郎為貴妾,心甘情願地願意為了自家良人奉出一生心力,而是得不到妻位便怫然變色,聲稱要與鄧九郎劃清界線。

方方種種,都過於離經叛道,任性狂妄,所以,鄧皇后一直無法喜歡上她。甚至可以說,她種種過於主動,愛恨過於分明的行為,是讓鄧皇后極為不屑的。

而且,自古以來,有權的人看不起行商之人,有勢的人看不起有錢之人,柳婧的才,在鄧皇后眼中,更多的是小道,如賺錢的能力,如釋放謠言,裝神弄鬼,應該說。在最初的時候,鄧皇后便把柳婧歸於有才無德可用其才的小人行列,後來柳婧到了洛陽,鄧皇后發現她只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為了自家弟弟才奮起的女人後,她連對柳婧可用其才的想法,也沒有多少了。

不過是一個被所謂的情愛迷了心智,並且出身卑寒的商戶女而已,自家弟弟隨便幾句甜言蜜語便可以套住她,犯不著自己拿出實際的行動來挽留。

因上種種,一向以英明睿智著稱的鄧皇后,在柳婧事上,便難得的一再犯了糊塗。

像現在,她看著柳婧揚長而去,一張雍容的臉直是氣得發青。因氣得太過,直到柳婧的身影從殿門消失后,鄧皇后還有點喘不過氣來!

當下,兩個宮女連忙圍上她,給她撫的撫胸捶地捶背!也不知過了多久,當鄧皇后漸漸平靜下來時,大殿中,便安靜得過了份。

見到皇后的臉色一直不好看,兩個宮女相互看了一眼后,同時低下頭。

也不知過了多久,鄧皇后輕細溫柔的聲音傳了來,「我剛才做錯了,是不是?」

兩個宮女又相互看了一眼,並沒有回答。

鄧皇后倚著榻,她筋疲力盡地低聲說道:「剛才是我錯了,柳氏本來還心存猶豫,這一下,我親手把她給逼到了顧氏一派中去了1

一個宮女見她表情鬱郁,不由輕聲說道:「那娘娘,要不要想辦法把她?」她做了一個斬草除根的動作。

鄧皇后沉默起來。

又過了一會,她長嘆一聲,說道:「柳氏本是我們的人,是我把她逼到了清流一派,在她的事上,我處理不當……罷了罷了,便聽阿擎的,以後她的事交由他自己去處理吧。暗殺也沒有必要,阿擎的心還在她的身上,我不能再逼走我的弟弟。」

她這話一出,兩個宮女馬上恭敬地應道:「是。」

話是這樣說,可鄧皇后顯然還是很鬱悶。柳氏的勢力說大不大,說小可也不小,更重要的是,她心機百出,看看那些年,她為了自己做出的裝神弄鬼事便知道了,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她做起來肆無忌憚,這種人如果被對方所用,實在是一個大患!

柳婧還在自己這一邊的時候,鄧皇后並不覺是她有多重要,這麼一會,她越是尋思,越是覺得,柳氏那人真成了清流中人,光憑那財力和狡計百出,簡直可以成為清流的中流砥柱!那幫子人本來就名聲極好,要是再有這麼個擅長陰謀的人相助,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越是尋思,鄧皇后越是懊惱,漸漸的,那懊惱變成了懊悔。然後想到柳婧說出的刻薄話,鄧皇后又忍不住惱怒,再過了一會,她騰地站起,手撫著胸口喘息起來。

鄧皇后神情激動的喘息時,沒有注意到,早在不知不覺中,側門處已站了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

聽著殿中姐姐的喘息聲,鄧九郎靜靜地站在側門處,一動不動著。

他來得終是遲了些,正好聽到柳婧最後那一番冷漠無情的宣言!

也不知站了多久,鄧九郎轉過頭來,瞟了前方一眼,他衣袖一甩,大步朝外走去。

幾個護衛連忙跟上。

幾人一直來到廣場處,站在馬車旁,看著柳婧和顧呈聯袂離開的身影,乾三湊近鄧九郎,不安地說道:「郎君?這下怎麼辦?」

鄧九郎坐上馬車,隔著車簾,他向後靠了靠,垂下眼皮淡淡地說道:「我姐姐,倒也該受這一頓罵1

乾三看著俊美如雕像的鄧九郎,那波瀾不動的模樣,忍不住追問道:「郎君,就這麼讓姓顧的小子娶了柳氏啊?」

乾三這話一出,鄧九郎轉過頭去。

他定定地看著乾三。

直是看了乾三一會,在乾三有點承受不住地摸著後腦殼時,鄧九郎閉上雙眼,輕輕說道:「你怎麼還不明白?他們之間不會有婚禮……」

抿了抿唇,鄧九郎輕柔地繼續說道:「我與常郡主,也不會有婚禮1

這兩句話一出,乾三完全摸不著頭腦了,他楞楞地說道:「郎君你的意思是?」

鄧九郎抬了抬眼皮,半晌才道:「到時你就知道了。」

因柳婧差點把鄧皇后氣出病來,顧呈的接見便作罷了。在太監們不耐煩地喝令聲中,兩人上了馬車。

馬車穩穩地朝著宮門駛出。

柳婧一時還有餘怒,她漲紅著臉看著天邊的殘陽,胸口還有點起伏。

也不知過了多久,柳婧突然說道:「我在殿中與鄧皇后差點吵起來了。」她看向顧呈,「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這個結果?」

「是。」

聽到顧呈毫不遲疑地回答,柳婧呆了呆,她輕撫著胸口,苦笑道:「原來都在你的算計當中。」這一下,她在鄧皇后心中,那是完全地倒向了清流一脈吧?

想到這裡,柳婧苦澀地又說道:「怪不得你這麼順利便讓我出了山谷。」解了幽禁。

顧呈沒有回答。

##

這一章字數少一點,今天這兩更只有五千五百字,明天的更新把欠的五百字補給大夥。最後,求粉紅票。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