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八十七章鄧九郎來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步,朝著鄧九郎微微福了福。剛剛做出這個動作,鄧九郎便上前一步,他朝著她無聲的一禮后,低聲說道:「不必多禮。」 幾近艱難地說出這四個字后,鄧九郎猛然轉頭看向清雲公主,朝著她長揖道:「鄧擎還有要事...

是啊,是挺巧的。

柳婧看了一眼顧呈,垂下眸來並不回話。

於無聲的沉寂中,馬車朝著清雲公主府駛去,走著走著,周圍馬蹄聲聲,卻是不知不覺中,馬車周圍又增添了幾十個悍勇高大的護衛。

而這時,清雲公主府已然在望。

望著那高大森嚴的門第,柳婧原以為馬車會停下來,她做為第一次前來的人,會像個普通客人一樣,先下馬車與清雲公主見過面后,再被她從正門迎入,哪曾知道,這馬車竟是片刻不停的從正門長驅直入。

不一會功夫,馬車晃了晃在廣場上停了下來,顧呈縱身躍下后,那悠揚動聽的聲音便傳了來,「兔兒,到家了,你可以下來了。」

他直是喚了兩聲,柳婧的馬車車簾才晃了晃,緊接著,一隻白嫩纖長的手伸出,它慢慢掀開車簾,露出了車中人奢華驕美的面容。

前方的台階上,已是站了十數個權貴,在柳婧露出面容的那一刻,嗖嗖嗖十數雙目光定定地望來。

陡然對上柳婧的面容,這些權貴不約而同的怔了怔。這個木兔兒是什麼人,他們這些在場的人是略有耳聞的,可真正見到她,才突然明白過來,為什麼顧二郎一直說,她能夠成為清雲公主的義女。實是眼前這個少女,真真當得上『驕貴』兩字,那從骨子裡流溢而出的奢華,分明一派龍子鳳孫的氣象!

在這些人朝著柳婧盯來時,柳婧溫婉一笑,她在顧呈地扶持下剛剛走出馬車,只聽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轉眼間,便有人在身後朗聲叫道:「稟公主殿下,鄧家九郎到了——」

鄧家九郎到了!

……居然是鄧九郎到了!

一時之間,四下一靜,隨既,扶著柳婧,與她親密地相依而立的顧呈唇角一揚,俊美高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容來。

而清雲公主這時已急步走出,她朝著柳婧慈愛的安撫一笑后,轉向門口清聲喚道:「都是自家人,通報做甚?快,快去喚九郎進來1

清雲公主的聲音一落,一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便從大門處傳來。就在柳婧不知不覺中低下頭時,只見裡面的花園中,幾個氣勢不凡的婢女簇擁著一個做郡主打扮的少女走了出來。

這少女,年方十五六歲,長相端方中見清雅,看著門口方向的那雙鳳眼,這一刻流光溢彩。

……她定然就是郡主常凈了,看她這樣子,分明對鄧九郎也是情根深種?

終於看到了常凈,柳婧雙眼怔怔……

就在柳婧悄無聲息地向後退了些,縮在不顯眼處時,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轉眼間,那腳步聲便在清雲公主的前面停下了,略略一頓后,柳婧聽到鄧九郎那低沉疲憊的聲音緩緩地說道:「鄧擎見過公主殿下。」

清雲公主扶起他,女性溫柔的聲音中帶著笑和慈愛,「擎兒,你剛才喚我做什麼?嗯?是不是叫錯了?」

一陣空寂后,柳婧聽到鄧九郎再次恭敬地喚道:「是,小婿失禮了,小婿見過母親……」

小婿見過母親?

小婿見過母親!

是了,他與常郡主名份已定,他是常郡主的夫婿,是清雲公主的愛婿了!

……柳婧陡然心中一空!

她雖是什麼都知道,也早有準備,可真正聽到這一聲稱呼聲,那種難以形容的悶痛和空茫,還是不期而來!

低著頭的柳婧,就在她自以為很鎮定,不曾表現出異樣時,突然的,她手腕處一陣劇痛傳來。

卻是顧呈突然用了力!

不過只是一瞬,柳婧還剛感覺到疼痛,手上便是一松。在清雲公主慈愛地說笑聲中,眾權貴圍上鄧九郎寒喧之時,柳婧身側的顧呈笑了笑,許是鄧九郎在朝這邊看來,只見他拱了拱手,朗聲說道:「顧呈見過鄧家郎君。」

顧呈的聲音剛一落下,低著頭的柳婧聽到清雲公主慈愛的聲音傳了來,「九郎,給你介紹一個人,她是我新認的義女,小名叫兔兒。來,兔兒,上前見過你妹妹的夫婿。」

到了這時,柳婧已不得不抬頭了。

她先擠出一個笑容后,再慢慢抬起頭來。

於眾目睽睽之中,柳婧烏漆漆的雙眼,終於與鄧九郎的對了個正著。

此時,陽光正好。白晃晃的日光一泄而下,暖暖的散在眾人的頭上,身上,只是這日頭實在太亮,直是炫花了人的雙眼,炫花了這個天地……就是太亮太亮了,直刺得人雙眼生痛,差點落淚。

在看到鄧九郎的這一刻,柳婧第一次感覺到,顧呈對她不放心,擔心她會偏幫鄧九郎,這個顧慮是有道理的……她現在,便感覺到了那潮水般湧來的孤寂和滄涼。

這種孤寂和滄涼來得太猛太強烈,強烈得直讓人窒息,直如這白晃晃的日光,直刺得她的眼眶好不澀痛……便是為了逃避這讓人絕望的孤清,便是為了對面這雙深沉的眼,她也有可能不管不顧地插手政事,所以,顧呈的顧慮是對的,他是對的。自己是真的有可能會失去理智,會拿出所有,只為博得這雙看向自己的眼眸,那片刻的溫暖和笑意……顧呈他是對的!

鄧九郎看得太認真,那雙眼中蘊含的思緒太過深沉,眾權貴相互看了一眼后,常郡主已青了臉,而一側的清雲公主在輕咳一聲后,慈愛地喚道:「九郎,九郎?」連叫幾聲,直叫得鄧九郎回過頭來看向自己后,清雲公主笑吟吟地說道:「九郎,兔兒是母親新收的義女,是阿凈的義姐,來,以後都是一家人了,你與你義姐見見禮吧。」

說到這裡,清雲公主轉頭看向柳婧,笑吟吟又道:「兔兒,還不快上前見過你妹夫?」

在清雲公主地盯視,常郡主瞪來的雙眼中,柳婧慢慢垂下頭。

她上前一步,朝著鄧九郎微微福了福。剛剛做出這個動作,鄧九郎便上前一步,他朝著她無聲的一禮后,低聲說道:「不必多禮。」

幾近艱難地說出這四個字后,鄧九郎猛然轉頭看向清雲公主,朝著她長揖道:「鄧擎還有要事,就先告退了1說罷,還沒有落過座的鄧九郎身子一轉,便想就此離去。

就在這時,顧呈喚住了他。他淡淡地喚道:「鄧九郎1

一句話令得鄧九郎僵在當場后,顧呈上前一步,他走到鄧九郎的背後,微笑著說道:「明日便是我與兔兒的大喜之日,不知九郎可否抽空前來?」頓了頓,他又說道:「鄧家九郎乃洛陽少年中一等一的人物,在下的大婚之日,如果能有九郎光臨,將是門楣生輝1

鄧九郎背對著顧呈,他的腰背挺得筆直筆直,這是一種近乎僵硬的挺直。

在顧呈聲音落下良久后,他才鎮定下來,慢慢轉過頭來,鄧九郎一揖說道:「顧郎客氣了,顧郎大喜之日,鄧某焉敢不至?」

低沉地吐出這幾個字后,鄧九郎突然轉頭看向柳婧。

定定地盯了她一眼后,鄧九郎聲音一提,說道:「說起來也是奇怪,兔兒的面目,與我一故人極為相似。」

顧呈聞言挑高了眉,他笑道:「哦,不知是鄧郎的哪一位故人?」

鄧九郎聞言也笑了,他緩緩地回道:「幼時傾心之人1

他這回答一出,人群後面,傳來常郡主和她的婢女壓抑不住氣惱地低呼聲。

隨著那呼聲傳出,清雲公主等人也是沉了臉。

鄧九郎似乎沒有注意到這些,他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只是這般靜靜地站在那裡,與顧呈四目相對。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轉眼間,幾個公主府的僕人簇擁著一個太監急急步入,那太監看到清雲公主等人,便清咳一聲,大步走到眾人面前叫道:「皇後娘娘有旨,令清雲公主,常凈,顧呈,木兔兒,鄧擎既刻入宮晉見——」

這旨意一出,眾人同時抬起頭來。這一刻,便是那些權貴也挑了挑眉:這皇後娘娘,當真好靈通的消息!想這木兔兒和鄧擎,入這公主府不過一刻鐘的功夫。只這麼一會,皇後娘娘便有召見了。難道她早就準備旨意在那裡,只見這幾人一露出便馬上頒布?

得到皇後娘娘的旨意,眾人自是不敢耽擱,當下連忙應了是,而一側,已有婢女僕人忙碌起來。

不一會,幾輛馬車駛到了眾人面前,清雲公主等人坐上馬車后,顧呈朝著一直站著不動的鄧九郎深深地盯了一眼后,轉過頭來看向柳婧。

他眉眼深深地盯著柳婧,輕輕的,溫柔地說道:「兔兒,要上車了。」他的聲音真的很溫柔很溫柔。

可是這麼溫柔的聲音,柳婧卻清楚地感覺到其中的冷戾,她低著頭應了一聲,也沒有抬頭,更沒有看向鄧九郎,便這麼轉過身,在顧呈體貼地扶持中上了馬車。

柳婧一上馬車,顧呈也翻身而上。不過他沒有拉下車簾,而是在馬車駛到了鄧九郎的馬車旁時,朝著鄧九郎一笑,道:「恭喜九郎了,常郡主溫柔美貌,嫻淑有禮,實是九郎良配1

鄧九郎本是單手支著下頜,眉眼深沉地不知在尋思些什麼,聞言他慢慢轉過頭來。

朝著顧呈深深地凝視了一會後,他扯了扯唇,道:「多謝。」說罷,他又轉過頭去。

顧呈見他轉頭,不由又笑道:「好你一個鄧九,如今你也算見到我與你義姐了,便不曾有一句恭喜出來?」

他是說,鄧九郎也應該恭喜他與柳婧了。

##

欠更明天再補。新的一月,求粉紅票。哎,年過完了,明天都初九了,真不願意振作埃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