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八十五章不留退路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去休息1 「是1 幾婢扶著柳婧,朝著原路返回,直到這個時候,柳婧還是低著頭一言不發,沒有掙扎也沒有反駁。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一行人重新回到房間,房門重新帶上,柳婧坐在銅鏡前,幾...

這話顧呈確實沒有說過!

不止沒有說過,他對她的心思一直晦澀不明,再說了,以前的他在柳婧心中,終是大儒顧司馬之子,是天下清流的表率,她從來就沒有把他的心思往陰暗處琢磨過!

陡然聽到顧呈是這樣想的,柳婧大驚之下,已經忘記思索了。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明了,這一次她一而再地被顧呈的手段弄得措手不及,原是因為她從根本上就看錯了他!有所謂知已知彼,百戰不殆,她只知已不知彼,怎麼可能料事如神?

還有,他當著這麼多人說,她懷了他的孩子,還說奉子成婚,是想讓她徹底地斷絕與鄧九郎的關係?

一時之間,柳婧思潮起伏,一時之間,便是眾女憤恨的不屑地目光瞪來,她也彷彿霧裡看花,整個人恍惚迷離至極。

顧呈自是發現了柳婧受到驚嚇了!

這個洛陽再見以後,已經心思沉靜如海,讓他一再落於下風的故人,終於被他徹底驚住了,嚇住了!

她終於失去了一慣的冷靜,變得這般蒼白迷茫,她那雙烏漆漆的眸子,也終於不再像以前,那麼冰冷漠視毫無感情!

很好,這樣子很好!

顧呈扯了扯唇后,垂著深濃得透不過的眸子,伸手溫柔地把柳婧的一絲亂髮拂到耳後,再幫她把衣服細心地整理了一番。

做完這一切后,他又憐愛地把恍惚迷茫中的柳婧往懷中帶了帶,輕輕地抱了抱后,他在她額頭上印上一吻,輕語道:「不愛出門就別出來,外面的一切有我當著,你只等帕蓋頭嫁我便是。」

用這種所有人都能聽到的輕言細語憐愛地說到這裡后,顧呈終於放開柳婧,朝著幾個婢女命令道:「帶夫人下去休息1

「是1

幾婢扶著柳婧,朝著原路返回,直到這個時候,柳婧還是低著頭一言不發,沒有掙扎也沒有反駁。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一行人重新回到房間,房門重新帶上,柳婧坐在銅鏡前,幾婢幫她梳理剛才弄亂的烏髮時,柳婧終於開口了,她低低問道:「你們郎君,他一直是這樣子的嗎?」

她曾經以為自己非常了解的故人,原來早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就面目全非了?

一個年約二十歲的婢子看了柳婧一眼后,倒是回答道:「郎君從來如此。」

柳婧轉過頭去。

她怔怔地看著那婢子,重複道:「從來如此?」轉眼她無力地一笑,道:「你可知道我想問什麼?」

這婢子頗顯文雅,聞言她彎了彎唇,回道:「小姑不過是被郎君剛才的言行給驚住了,才有此一問。」

原來這婢子還真懂。

柳婧想了想,輕輕說道:「你說他從來如此?」

「是的。」婢女哧笑道:「不過是小姑沒有把心神用在我家郎君身上,自是不知道他的性格。」

柳婧沒有理會她的嘲笑,輕聲問道:「那你說說,他是什麼性格?」

「我家郎君是什麼性格,婢子不便多言。不過婢子知道,郎君不管對小姑你是什麼想法,他都不會讓你嫁給別人。」頓了頓,那婢子忍不住說道:「小姑,婢子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說。」

「婢子以為,小姑早年便與我家郎君定有婚約,本就應該生死都是他的人,便是他一時不省,也斷斷沒有因此便與他生份,棄他而就別人的道理……這才是一個婦人的本份!婢子經常聽到郎君提起小姑,在他言下,小姑聰慧過人,才智絕倫,風采罕有人及。然後,這修才還需修德,有所謂忠臣不事二主,貞婦不嫁二夫,小姑才學雖高,所作所為,終是差了一點,也就難怪郎君了1

搞了半天,聽到的卻是這麼一番言論,柳婧有點好笑也有點失望。她也懶得理會這婢子,只是垂著眸看著鏡中的自己。已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柳婧,這時刻已習慣性的拋卻雜慮,開始尋思對策起來。

這一尋思,便是一天。

轉眼間,傍晚到了。

傍晚時的莊子,漫天霞光從森森樹木中透射過來,散照在大地上,給人一種驚艷的瑰麗。

就在柳婧順著林蔭道緩行而行,傾聽著樹林中不時傳來的鳥鳴啾啾時,一陣馬蹄聲傳來。

柳婧順聲轉頭。

出現在她視野中的,是一輛由四匹雪白的,毫無雜毛的駿馬拉動的黑色馬車。就在柳婧看去時,那馬車也停了下來,顧呈從馬車上優雅地走下,轉頭揮了揮手,讓那馬車遠去后,他回頭向柳婧的方向看來。

盯了她半晌,他大步向她走近。

不一會,他便出現在柳婧身前。

負著雙手,眸光深沉如海地盯了柳婧片刻,顧呈笑著說道:「聽婢子說,你今天一直沒有進食?原來柳氏不是涼薄之人,這早上聽了我的話,當天就為了鄧九捨得絕食以表忠貞了1

說到這裡,他見柳婧黑白分明的眸子定定地看向自己,他又走近一步,低下頭看著她的眉眼,他輕輕說道:「怎麼,都不想跟我說話了?」

聲音雖輕,語調雖溫,卻有一種莫名的戾氣撲面而來!

柳婧抬起頭來。

抬頭看著顧呈,柳婧低聲說道:「我不會為了誰而絕食。」在顧呈露出的嘲諷笑容中,柳婧又道:「阿呈,是不是鄧氏一派有了什麼動作,你現在處境有點不妙?」

要是別人聽了這話,定然會以為這是柳婧在譏諷於他,在打擊於他。可盯著柳婧的顧呈,這一刻卻看得分明,柳婧說這句話時,沒有譏諷,她只是在說出她自己的判斷,聲音中還隱隱替他而不安著。

真可笑,她居然還能為他處境不妙而不安!

顧呈終於把視線從柳婧的臉上移開。

他負著手走出幾步后,側過頭看著那漫天的霞光。他臉色很白,五官又俊,那金色的霞光鋪灑在他的眉眼中,令得他整個人都如染上一道金光,彷彿陳列在道觀中的神像,那麼遙遠,還有古的寂寞!

這般靜靜地站了許久后,顧呈慢慢開口了,他不帶笑意地扯了扯唇角,聲音低沉而悠揚,「阿婧對那鄧九,倒是信心十足?」他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這般質問。

柳婧說道:「我不是相信他。」她眸光如水般凝視著他,低低地說道:「我是知道你……今**當著他們那般壞我名節,絕我後路,後來又說要我一道赴死。所以我才有這種感覺。」

說到這裡,柳婧蹙起了眉頭。

她一邊慢慢踱著步,一邊輕聲說道:「阿呈,把你的情況告訴給我吧,也許我能幫你謀一條退身之路。」

她側頭看著他,眸光清正無暇,「這次的事情,成了,你是白身,敗了,你後果難料……阿呈,你一直在做的只是一個賠本的買賣……」

她剛說到這裡,顧呈便轉過頭來。

沐浴在金光中的他,眉眼帶著譏嘲,他冷冷說道:「阿婧好性情!這麼一會功夫,竟然替那鄧九策反起我來了1

他這話很是難聽,柳婧卻依然是雙眸明澈地看著他,她沉靜地與他對視良久后,收回目光,慢慢說道:「我說過,不會參合到你們的爭鬥中去。阿呈,我還是那句話,智者不慮成先慮敗,狡兔尚有三窟。你雖是涉事極深,如果仔細思量的話,定然還能謀得一條退身之道1

她眼望著遠處的青山,低低地說道:「阿呈,這些年你走遍了十三州,天地的瑰麗,河山的秀美,難道不能讓你流連忘返?我想,不管走到哪一步,只要還活著,定然就還有機會的……」

她才勸到這裡,顧呈卻笑了起來,他毫無感情地哧笑著,冷然問道:「機會,什麼機會?阿婧這般勸我,莫非你的意思是,願意在我事敗后,與我一道行走江湖,不再過問這朝堂名利事?」

他這話一出,果然看到柳姨給自己噎住了。

當下,顧呈仰起頭來放聲大笑起來。

他的笑聲,狂放而滄桑,混合在傍晚的風聲中,給遠遠傳出,引得迴音陣陣。

狂笑了一陣后,顧呈衣袖重重一甩,他側過頭看著柳婧冷然而笑,傲然說道:「人生在這世間,苟且偷生最是無趣,大丈夫行事,成則名垂千古,敗則屍骨無存,留什麼退路?你放心,這事我一定會成功的!等我成功之日,會依從你柳婧的心意,讓那鄧九留一條賤命1

說到這裡,他冷冷又道:「當然,你最好還是祈求我能成功,要不然,那生灌鳩酒的滋味,可很不好受1一句話說得柳婧又變了臉色后,顧呈挑了挑眉,湊近她,在她耳旁冷冷言道:「怎麼怕成這樣?你放心,到時我會與你一道1說到這裡,顧呈收起笑容,大袖一甩朝外走去,一邊他,他一邊命令道:「來人1

「在1

「天一黑,就按原計劃把柳氏馬上轉移1

「是1

在顧呈坐上馬車,那馬車絕塵而去時,幾個婢女圍上了柳婧,無聲地逼著她回到自己的房間。就在柳婧走上台階時,她眼角瞟到一人,不由一驚,忍不住轉頭定定望去。

見她止步,幾婢催道:「小姑,還請疾行1

柳婧提了步,她一邊走一邊低聲說道:「剛才那個小姑,甚是面熟?」幾婢笑而不語。

柳婧蹙著眉被她們擁入房間,就在幾女在她臉上摸來摸去時,柳婧突然明白過來,她騰地睜大雙眼,想道:那個身影與我極為相似,便是這麼遠遠的只看一眼,也依稀可以看出,她長得與女裝的我也是相像……是了是了,他們把我轉離這裡,那女子則是代替我呆在這莊子的替身!

##

送上例行更新,正在碼第囊輝攏求粉紅票。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