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八十四章她懷了我的孩兒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謂娶妻當娶賢,品行無垢為首要,你,你得三思啊1 面對眾女的驚亂指責,眾少年交頭接陀錚顧呈卻依然是一派深情,他專註地凝視著柳婧,專註地盯著她的眼,薄唇微揚間,吐出的聲音也因為低沉而格外顯得磁寒...

不一會功夫,銅鏡中的人已面如春花,鮮艷奪目了。

柳婧站起身來,她拿起放在一側的華服換上,再從首飾盒中拿出一個白玉鳳釵插在挽得高高的烏髮上,便緩步走到房門處,吱呀一聲推開了房門。

房門外,站著四個婢女四個護衛,全部都是柳婧不曾見過的生面孔,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他們齊刷刷回過頭來。在對上柳婧時,幾人低頭無聲的一禮,倒也沒有半點阻止之意。

……看來自己的活動範圍,並不限於那一間房子里。

柳婧暗暗想了想,腳步一提,娉娉婷婷地走下了台階。

幾婢跟在了她身後。

柳婧步履悠然地走著,一眼看去,她身周都是數人合抱的大槐樹和大樟樹,枝葉繁茂,穿行其中,不見日光。

柳婧抬頭看了看,今天是個大好晴天,一縷縷白晃晃的日光順著樹葉間隙流泄而出,光斑點點,亮得刺人雙眼。

至於前方,幾百步處隱隱有一樓華麗的樓閣,同樣座落在古樹坐中,遮遮掩掩看不清切。

柳婧走了半個時辰,終於看到了一個側門,朝那被護衛守衛著的側門看了一眼,柳婧突然提步朝側門走去。

這一次,她剛一動,幾婢同時走在她面前攔住,她們也不說什麼,只是朝著柳婧無聲的福了福,擋住她的去路。

見狀,柳婧停下了腳步。

她回眸盯著這些婢女,扯起唇笑了笑,正要說什麼,突然的,從身後被樹葉重重遮擋的地方,傳來了一陣女子的笑聲,「咦,這莊子還挺幽靜的。」那女子的聲音一落,另一個少女溫柔的聲音傳了來,「這是呈哥哥的莊子,他最喜歡安靜了。」

伴隨著兩女的說話聲傳來的,還有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柳婧一怔。

她原以為,顧呈把自己關在這裡,應該是個形同牢籠的地方,可聽這兩女的語氣,渾若平常閑話,難道這莊子,竟是不設防,誰想來就能進來的么?

就在柳婧百思不得其解,蹙眉暗暗尋思之際,樹后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不一會,幾個華服少女在婢女的簇擁下,從樹蔭中走了出來,與站著不動的柳婧,碰了個正著!

陡然遇上,那幾個少女驚了,她們睜大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一襲華服,氣派奢華,亭亭玉立驕貴無雙的柳婧,同時住了腳!

柳婧正是百思不得其解之際,也樂意弄個明白,她站在原地,淡淡的,嫻靜地看著幾女,神色中亦不掩好奇。

幾人相互瞪了一會後,對面左側那個容長臉,大眼睛櫻桃嘴的美麗小姑忍不住叫道:「你,你是何人?」

也不等柳婧回答,她手一揮招來一個僕人,指著柳婧奇道:「她是誰?為什麼會在呈哥哥的莊子里?」

那僕人看了柳婧一眼,在那少女盯來的目光中搖了搖頭,連迭聲地說道:「這,這個小人也不知道。」

「你會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怎麼敢出現在這裡?」那少女質問到這裡,轉頭看向柳婧,叫道:「喂,你是誰?你怎麼會出現在呈哥哥的莊子里?」叫到這裡,少女顯然心中忿忿,抿著唇生起氣來。無聲地瞪了柳婧一會,她忍不住再次叫道:「喂,你問你呢,你是誰?你怎麼會出現在呈哥哥的莊子里?」

柳婧一直安靜地看著幾女,聞言她垂了垂眸,輕輕問道:「你又是誰?」

這四個字,她問得緩慢,可配上她平素慣於指揮他人的口吻,便顯得特別居高臨下!

柳婧這語氣,莫名的讓那少女惱怒起來,她紅著眼睛,氣呼呼地叫道:「我與呈哥哥是表親,你呢,你又是他什麼人?這,這呈哥哥最不喜歡外人出現在他的地方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一次,少女的聲音落下后,站在她身側,一直沒有吱聲,一直只是靜靜地看著柳婧,身材高挑,容顏更勝於她的另一個少女輕言細語地說道:「阿素何必生氣?這女子平素從不見顧郎提過,又是這般舉止,定然是顧郎從外面哪個坊間帶來的。」以一種極為輕描淡寫的語氣把柳婧貶成坊間伎子后,這個一派閨秀氣質的少女微微笑道:「行了,何必為一個下等人著惱?我們繼續逛吧。」

說罷,這少女牽著阿素的手,幾女傲慢地看了柳婧一眼,抬高下巴,趾高氣揚地從柳婧身邊走過。

剛剛走出幾步,那少女阿素突然聲音一提,又驚又喜又是羞澀地叫道:「呈,呈哥哥,你來啦?」

她的聲音一落,剛才還在柳婧面前傲氣十足的幾個少女,同時溫婉起來,看著她們一個個羞答答的模樣,柳婧慢慢轉頭。

她迎上了從一條林間小道,緩慢而來的顧呈!

來的不止是顧呈,在他的身後,還有三四個年輕的郎君,這些郎君與顧呈一樣,都是打扮華貴,舉止得體,一看就知道都是世家郎君!

這一下,柳婧完全迷惑了。

走在陽光下的顧呈,俊雅蒼白的臉上帶著矜持淡雅的笑容,舉手投足間魅力十足。對上幾女盈盈投來的眼波,他微微笑了笑后,腳步微提,朝著柳婧的方向走了來。

看來他向柳婧走來,那阿素忍不住小聲叫道:「呈哥哥,」她瞪著柳婧,咬著下唇不高興地問道:「她是什麼人,怎麼,怎麼會出現在你的莊子里?」

阿素的聲音一落,另一個少女也細聲細氣地說道:「是啊,顧家郎君,我們也很好奇呢,剛才阿素問了她好一些話,這位美貌小姑都不理不睬的……顧郎,她是你的什麼人啊?」

不用兩女開口,眾人的目光本就投在最為美貌,風姿也最為出眾的柳婧身上,現在見兩女這麼一問,幾個世家子便正大光明地盯著她打量起來。

在他們的目光中,顧呈笑了笑。

他慢慢越過眾女,一直來到柳婧身邊后,顧呈低下頭凝視著她。

專註地溫柔地盯了柳婧一會後,顧呈輕輕握住她的手,他身量高大,牽手的時候,身形已罩在了柳婧身上,幾乎呈半摟之姿把柳婧置於身前後,顧呈轉向眾人,眉頭微揚,深濃的眸光帶著笑,說道:「她叫木兔兒。」

說到這裡,他低下頭溫柔地看著柳婧,唇角含笑,慢悠悠地繼續說道:「是我的心上之人……」一句話吐出,在引得幾個少女不敢置信地齊齊抬頭看來,有兩個甚至紅了眼眶,泫然欲泣后,顧呈眼神專註地凝視著柳婧,一字一句地繼續道:「早與我定有終身。對了,幾位可能不知,我們馬上就要成親了,兔兒下個月就會是我的娘子了。」

他手臂收攏,輕輕把柳婧扣入懷中后,慢慢低下頭,深不見底的眸子定定地看著柳婧,在她的唇上虛印一吻后,顧呈輕笑道:「說起來,我們也算是奉子成親……」於眾女的驚叫聲中,眾少年瞪大的雙眼中,他盯著柳婧的眼神格外專註,從咽中吐出的聲音格外愉悅悠揚,「兔兒她,懷了我的孩兒,已有二月……」

柳婧:「……」

從來沒有一刻,讓她這麼痛恨自己習慣了謀定而後動,靜觀事情變化再做決定的性格!

因為她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還在觀察顧呈的用意時,會被他當著這麼多人,這麼先聲奪人地說出這種話來!

柳婧不敢置信的,瞪大的烏黑眼眸中,這一刻,清楚地倒映出顧呈那含著笑,卻笑容沒有到達過眼底的眸子!

於眾目睽睽之下,顧呈半摟著柳婧,柳婧抬著頭,烏黑的雙眸錯愕地瞪著他,而低著頭朝她溫柔笑來的顧呈,從旁人看來,是那麼的多情!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倒抽氣的聲音此起彼伏地傳來,伴隨著這些抽氣聲的,還有那阿素幾近崩潰的尖叫聲,「不可能!這不可能!呈哥哥,你明明說過的,你說過你誰也不喜歡,誰也不想娶的1

在阿素的尖叫聲中,那個一直表現得相當鎮定的少女也臉色蒼白地輕叫道:「顧郎,古人言,娉則為妻奔則為妾,便是昔日以膽大聞名的卓文君,也不敢在婚前與人苟合,還懷有胎兒……有所謂娶妻當娶賢,品行無垢為首要,你,你得三思啊1

面對眾女的驚亂指責,眾少年交頭接陀錚顧呈卻依然是一派深情,他專註地凝視著柳婧,專註地盯著她的眼,薄唇微揚間,吐出的聲音也因為低沉而格外顯得磁寒,「諸位1兩字吐出,成功地讓驚亂的眾人一瞬間變得安靜后,雙眼沒有片刻離開柳婧的顧呈,眸光深深地只是看著她,嘴裡則向眾人警告道:「我說了,兔兒是我心上之人,便是苟合,便是婚前陰奔,那也是她鍾情於我之故……我很不喜歡聽到你們這樣說她!非常不喜!同樣的話,以後不要讓我第二次聽到1

一字一句,以一種冷酷冰寒的語氣警告到這裡后,顧呈的臉慢慢貼向柳婧!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的薄唇,若有若無的靠近柳婧的臉頰,見她僵著身子一動不動地任他靠近,顧呈的薄唇慢慢湊近她耳側,極輕極輕地說道:「阿婧怎麼不掙扎啊?」他的聲音似乎有點失望,也帶了一分不含笑意的冷,「你這樣不掙扎不反駁,是想降低存在感?好待找到機會再翻盤?可惜,已經來不及了,柳氏,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便是真在這場變故中敗於鄧九郎之手,不得不受那千刀萬刮之刑!命赴黃泉時,我也會帶著你一道前去?」

##

今天只有這章例行更新,休息一天後,明天繼續還欠更……這陣子我更新慢,大夥頗有微詞,其實我是有苦衷的,那個,不說別的,光是情節,這種轉折高潮情節,就挺費思量的,可以說,以前的章節,我沒有靈感也會碼下去,可這一陣子的情節,沒有靈感和沒有仔細思量清楚,我不敢下筆埃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