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八十三章共眠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清楚地撲在柳婧的頭皮上,臉上,這讓她怎麼睡得著? 難以自抑的心跳如鼓和慌亂不安中,柳婧微微側了側頭,藉由這個動作,她讓自己的臉離他遠一點,至少,不讓他的呼吸噴在她的臉上。 可是,她這邊...

說到這裡,柳婧突然感覺到疲憊得無以復加,當下她向被窩裡面縮了縮,背對著顧呈睡了起來。

圓月下,柳婧一頭烏髮散在玉枕上,錦被下嬌軀微微起伏,顧呈背著月光面無表情地站在窗邊,淡淡地望著她。

也許是太明白她的想法,她不想說話了,顧呈倒也沒有為難或再追問。一時之間,廂房中變得沉寂。

於這種安靜中,柳婧迷迷糊糊似乎真地入睡了,可當她一個激淋睜開雙眼時,又發現自己好象一直清醒著。眨了眨眼,看著因西斜而照到了榻尾的月光,聽著遠處傳來的雞鳴聲,感覺到房中異常的安靜,柳婧想道:他什麼時候走的?還有,也不知這焚柳苑位於洛陽的哪一個地方?

越是尋思她就越是清醒,睜大再無睡意的雙眼,柳婧慢慢坐了起來。

而隨著她這一坐,隨著她眼睛無意中一瞟,柳婧差點驚叫出聲!

卻是窗口旁,那個頎長的身影居然還在!

他居然一直在!

柳婧嚇了一跳后,瞪大眼看著那個由背對改為斜對著月光,銀輝泄滿全身後,整個人彷彿溶入了黑暗,彷彿與寂寞溶為一體的男人,不由潤了潤唇,帶著睡意的聲音沙啞地問道:「你,你沒有走?」

黑暗中,負著手的男人慢慢轉過頭來。

對上柳婧的眼,他冷冷一笑,然後繼續轉過頭去,再不理會於她。

他不回頭,柳婧也就閉上了嘴,她慢慢坐直,小心地轉過頭,就著月光打量著一動不動,彷彿可以這樣站個千年萬年的顧呈一眼后,柳婧收回目光,打量起屋內的布置起來。

就在柳婧睜大著雙眼,怔怔地四下張望,卻努力地讓自己不能怎麼發出聲音時,突然的,一個低低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二郎可在?」

聲音很輕,也有點耳熟,對了,這是一個經常跟在顧呈身邊的僕人的聲音。

顧呈回過頭去,他看著房門,吐出的語氣沒有半點溫度,「什麼事?」

外面卻安靜起來。

當下,顧呈廣袖一甩,大步走了出去。

隨著吱呀一聲房門再次被關緊,豎起耳朵的柳婧,隱隱聽到那僕人低聲說道:「鄧九郎毫無異樣……白衣樓也是……」

與這僕人模糊的聲調相比,顧呈的聲音卻清晰得多,只聽他嚴肅地說道:「鄧九為人最是謹密,他一直派人盯著柳氏,再說這兩日他放心不下,曾屢次親身前往盯著……如今柳氏不見了,他有異動才是正常,沒有異動,那就必須警惕1說到這裡,顧呈沉聲下令,「通知下去,讓所有人加強戒備1

「是1

「我父親呢?」

「顧公已然睡下。」

「大哥回來了?」

「是,大郎於一個時辰前已經歸了府。」

「行了。」剛剛說到這裡,顧呈又喊住準備退下的僕人,「這裡並不隱密,去把那一處收拾下,過幾日再把柳氏轉過去1

「是。」

「向外放出風聲,便說我顧呈新近定了一門婚事,對方是剛剛抵達洛陽的新貴木氏之女木兔兒,因事有從權,婚期定在下月初八1

在房中柳婧嗖地坐了個筆直中,那僕人清朗地應道:「是1

「還有,我懷疑我的身邊已安插了姦細,以後凡是與我有關的事,無論巨細,都不準向外泄露半分1

「是1

「去吧,告訴下面,以後我與柳氏同居一房。」

「是!郎君,那小人告退了。」

聽得那僕人的腳步聲漸漸走遠,柳婧不由尋思起來。

就在她尋思之際,房門吱呀一聲再次打開,顧呈慢慢踱了進來。

他一眼便看到了半倚於榻,正睜著烏漆漆的眼,朝著自己望來的柳婧。

對上她的眼神,顧呈嘴角噙起一朵冷笑,慢慢向她走近來。

一直走到她身前,他微微傾身,伸出手,替柳婧攏了攏被窩后,顧呈瞅著她似笑非笑,聲音悠揚魅惑地說道:「阿婧,你看,不論到了何時,我都是願意給你一個名份的1他伸出手撫著柳婧的墨發,感覺到手下的絲滑,他五指成梳順勢而下,冰涼的大手插在她的秀髮間,慢慢滑到她的背部,腰部,再輕輕地一掌從后扣上她的細腰,顧呈低下頭凝視著她,低低地問道:「阿婧,我們將在鄧九郎與常郡主之前而成婚……你高不高興?」

在他的凝視中,柳婧濃密的睫毛撲閃了一會,過了良久,她才低啞地說道:「我不高興。」

她這個回答,自是在顧呈的意料之中,當下他低低淺淺地笑了起來。他的聲音實在太動聽,這般笑著時,那聲音低而靡,能在人的心口上輕搔。

笑了好一會,顧呈低沉地說道:「你當然不高興。這事要是反過來,我與常郡主成婚,你嫁與鄧九郎,你才會歡喜。」

他這不是詢問,而是陳述。

清楚地感覺到,他這一句話落地后,身上又湧出的煞氣,柳婧緊緊地閉上了嘴。

可她閉著嘴,他的煞氣卻是更濃。感覺到他剋制的憤怒,柳婧白著臉,好一會她低聲說道:「上一次我一個護衛張景問我,說是如果鄧九郎同意娶我,我會不會歡喜。」在顧呈緊盯而來的目光中,柳婧垂著眸安安靜靜地繼續說道:「我告訴他說,便是那樣,我也不會歡喜,不對,是我不會嫁他。我說,不是一心一意地求娶,我不會要,不是只許一人的婚姻,我也不會要。」

說到這裡,柳婧也不管顧呈怎麼尋思,輕輕問道:「阿呈,你說有下月初八的婚禮,是真是假?」

顧呈冷笑,「自然是真1

柳婧一僵。

過了良久良久,她終是不死心地再次問道:「你當真娶我?」她說的是娶我,而不是娶木兔兒。也就是說,她想問他,下月初八,他是令一個女子扮成木兔兒的樣子與他成婚,還是由她本人出場?

顧呈輕輕的『恩』了一聲,道:「自是娶你。」

對上她急劇顫抖的濃密睫毛,他慢慢傾身,在她的眼上輕輕印上一吻后,顧呈從喉中發出一聲悲鳴,「阿婧,這場婚事遲到了三年,你歡不歡喜?」他問著她歡不歡喜,可他自己的聲音,卻滿是掙扎苦楚!

柳婧一動不動地任他親近著,過了良久,她才低低說道:「阿呈,我可以立誓的,我兩不相幫1

顧呈卻是笑了起來。

他輕笑著,慢慢摟著柳婧滑入被子里,在察覺到了他的動作,而身體越來越僵硬的柳婧一動不動時,他這般摟著她睡在榻上,面對著她,他扯過被子蓋在兩人身上,淡淡說道:「時辰不早了,歇一會吧。」

說罷,他甩掉鞋履,閉上了雙眼。

他這麼摟著柳婧,還扶著她的腦袋置於他的臂膀上,又側身面對著柳婧,吐出的呼吸之氣,清楚地撲在柳婧的頭皮上,臉上,這讓她怎麼睡得著?

難以自抑的心跳如鼓和慌亂不安中,柳婧微微側了側頭,藉由這個動作,她讓自己的臉離他遠一點,至少,不讓他的呼吸噴在她的臉上。

可是,她這邊剛剛動了一下,顧呈便嗖地睜開了雙眼。

他深黑的眸子一動不動地盯著她。

這眼真是太黑太黑了,黑得讓人直打顫,裡面的寒光非常滲人,柳婧嚇得噤若寒蟬后,深知不能激怒他,便又輕輕地向他挪了挪,她一寸一寸地挪,直挪到與他臉貼著臉,他的呼吸之氣重新噴在她羞怒暈紅的臉上,那刺骨的寒意才慢慢消散。

感覺到他滿意地閉上雙眼,柳婧暗中咬牙想道:我且忍忍,現在他強我弱,我為魚肉,只要他不真沾我的身,先且忍一忍。

如此尋思過後,柳婧也就不覺得那噴在自己臉上的呼吸多麼的讓人羞怒了,她慢慢閉上雙眼。

在柳婧極力的忽視和自我催眠中,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竟是真這麼偎著顧呈,與他臉貼著臉慢慢睡了過去。

柳婧再次醒來時,天色已亮,身畔被褥體溫猶存,顯然顧呈才剛剛離榻不久。

見到房中無人,柳婧連忙坐起,她剛剛穿好鞋履,轉頭一看,赫然發現榻旁放著的,是一襲完全按著自己身形製作的女子華服。拿到手中掂了掂,直是連緊要處都大小絲毫不差。

不由的,柳婧又漲紅了臉。

順手把這衣裳丟下,柳婧看著擺在几上熱氣騰騰的毛巾和裝水陶盆,也不理會,提步便走向窗口。

紗窗一推就開,窗下,是一大片大片濃密青郁的樟樹柳樹桃樹,柳婧眺眼一看,這樹木高大枝葉繁茂,她所在的又是一樓,仰頭望去,除了樹木還是樹木,哪裡能看清這是什麼地方?

再轉頭看了看,外面連護衛的行跡也不可見,側耳聽了聽,四下寂然,只有鳥鳴啾啾,原本成日充斥在耳邊的馬車聲也不可見,竟是連這處是在洛陽城中還是城外,都無從分辨了。

柳婧靜靜地觀察了片刻,見無所得,便把紗窗重新關起,就著陶盆,細細洗漱起來。

這水溫很適宜,柳婧洗漱過後,發現銅鏡旁女子妝容用的口脂鉛粉額黃一應俱全。她坐在銅鏡前,慢慢梳著自己一頭烏髮,慢慢描畫起容顏來。

##

送上第二更。還欠大夥二更了哦。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