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八十二章審問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話極其溫柔,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便是在他剛剛如此嘲諷刻薄過後,她現在一開口,那語氣也是理智冷靜得近乎寬容,溫柔平和至極的……這個幾乎稱得上睿智的女人! 當下,顧呈冷笑起來,不過他只是冷笑著,也...

見到柳婧低頭,顧呈一笑,他輕嘆道:「是啊,十年了,夠久的了,也是時候有個了結了1

說到這裡,他慢慢側過頭去。

轉頭看著圓月下的天地,顧呈蒼白俊雅的面容上,神情冷漠刻骨。

他不說話,被他的出現弄得思潮起伏的柳婧也沒有說話。她低著頭看著錦被上織就的火烏鴉戲日圖,把顧呈剛說的每一句話,翻過來嚼過去的尋思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顧呈悠揚魅惑的聲音在室內突然飄來,「你那些護衛,都到哪兒去了?」

柳婧抬頭看了他一眼,輕聲回道:「洛陽已不安全,他們不願意摻合,我讓他們離開這裡。」

「我問的是,他們去了哪裡,去幹什麼了1顧呈的聲音有點冷,他微微低頭,面無表情地盯著柳婧,以一種命令式的口吻喝道:「柳氏,你不想說么?」

柳婧似是無法承受他用這樣冰冷無情的語氣跟她說話,打了一個寒顫后,她白著臉低聲說道:「我讓他們散向各大州。」

「去幹什麼?」

「現在朝庭混亂,上位者惶惶不可終日,讓他們趁機多控制些商道和黑道。」

背著月光,顧呈深得看不見底的眸子中慢慢露出一抹冷笑,他譏嘲地說道:「柳氏,你可真是一個天生心狠之人,那晚上,鄧九郎可是剛剛跟你說了他要棄你另娶他人的話吧?這樣巨大的打擊,便是一個男人也會崩潰,你倒好,居然馬上就洞察了這其中可以利用的機會1

他的聲音很冷,語氣是毫不留情的譏諷,這樣的語氣,亦是柳婧沒有從他口中聽過的。她白了白臉,失神地看了月色下搖曳的樹影一陣后,柳婧垂下眸閉上了唇。

見她不說話,顧呈笑聲更冷了,他又冷冷說道:「在汝南時你跟我說,你當年戲我欺我,原意只是為了近我,你還說,你我定下婚約時,你已歡喜上我。柳氏,你十一歲時與我定下婚約,多年來守在深閨等我娶你。想尋常女子,這麼多年等著一個人,定然是情思深種。你倒好,那一日汝南重逢,一察覺到不對,便馬上抽身而退,不慕不愛不再眷念,還乾脆利落地說,要用你我的婚約來交換你父親的自由……柳氏,你總是責怪他人無情,其實你自己才是真正狠心無情之人1

在他的譏諷聲中,柳婧的臉越來越白,頭也越來越低,她抓著那錦被的手指都開始拘攣了,可一直沒有回話。

顧呈見狀,又是冷笑幾聲。

冷笑中,他冰冷地問道:「平素里,你那些護衛都是通過什麼方式與你聯繫,還有你支配他們傳達命令時,那信物是什麼?」

顧呈這話一出,饒是柳婧一直都在自欺欺人著,這時刻,也不由感到冰寒徹骨。

她慢慢抬起雪白的臉。

雪白著一張毫無血色的臉,柳婧獃獃地看著顧呈。她看著他的臉,看著他的眉眼,看著他唇角那毫無感情的笑紋。過了好一會,她濃密的睫毛眨動了一下,啞聲說道:「你擄我來,便是想要這個?」

她聲音中的失望和傷心,令得顧呈微微一笑,他深濃的眸子定定地盯著她,在一道紫光閃過後,他輕輕回道:「是。」

是,他說是!

他承認了,他擄她前來,為的就是她所掌握的勢力!

柳婧緊緊閉上了雙眼。

扣著錦被的手輕輕顫抖了一會,柳婧澀聲問道:「如果我不說,你會怎麼對我?」

見到她都失望得要哭出來了,顧呈卻是低啞一笑,輕輕笑著,他魅惑優雅地低吟道:「你不想說?你呆在這裡,便是一天不說,一月不說,過個三五年,總是會說的吧?便是過個三五年不說,難道你連我的孩子也生了,還是不說?」

他低低笑了起來,笑聲中,他以一種邪惡冰冷的聲音低低地誘惑道:「阿婧,你會說的,遲早會說的1

完全聽懂了他的話中之意,柳婧的唇顫抖起來。她瞪大眼看著錦被,在一陣細細的哽咽聲后,低低地說道:「阿呈……你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見她傷心欲絕,顧呈卻不怒反喜,他微笑地問道:「哦,你說說,我以前是什麼樣子?是被十一歲的你,搓圓搓扁,使喚來使喚去,還屁顛屁顛甘願赴死的蠢狗樣?還是前陣子我向你求娶,被你拒絕後,流著淚的可笑樣?或者,我就應該站在那裡,背著你未婚夫婿的名號,眼睜睜地看著你與鄧九郎滾過床榻后,不知羞恥地穿著他的衣裳,為他磨墨添香?」

他說到這裡,忍不住失聲笑了起來。

大笑聲中,他譏嘲地說道:「這才是你心目中顧呈的模樣對不對?柳氏,你以為你是誰?」

柳婧慢慢抬起頭來。

她抬著頭定定地看著他,那雙剛被淚光洗去的,烏漆漆的眼,這一刻,有一種特別的明亮和悲傷。

她悲傷地看著他,過了好一會,柳婧輕輕說道:「我還是處子身。」她一瞬不瞬地看著他,認真地說道:「你說的是汝南那次吧?那是一場誤會,我犯了事,被鄧九郎放在地牢里關了三天,因此被放出時便洗了一個澡,也順便換了件舊裳。顧呈,那時你我還有婚約在身,便是你從來沒有娶我地打算,我也沒有想過在婚約期間,與別的男人苟合,這不是我的教養能做出的事。」

靜靜地解釋到這裡,柳婧重又低下頭,她垂著淚看著前方的銅鏡,疲憊地說道:「阿呈,我不會把我的勢力交到你手中的1

聲音雖輕,卻是斬釘截鐵!

她的聲音一落,顧呈馬上冷笑道:「當然,這我早就料到了。你那些勢力,是你為了鄧九郎而準備的,你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地交付給我?」

聽到他這話,柳婧先是一陣沉默,過了一會,她才搖了搖頭,低聲說道:「也不是為他……我其實就是為了自己,我不想被他低看,也不想被你們所有人低看,我掌那些勢力,是想站在高處。便如,便如小時候那樣,便是面對你們兩個,也資本雄厚毫不遜色1

她說到這裡,又垂下眸來,過了一會,柳婧輕輕地問道:「聽說,這一次很兇險……你和鄧九郎,勝者為王敗則為階下囚?你擄我來,也是怕我相助鄧氏,給你添堵吧?」

她的問話極其溫柔,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便是在他剛剛如此嘲諷刻薄過後,她現在一開口,那語氣也是理智冷靜得近乎寬容,溫柔平和至極的……這個幾乎稱得上睿智的女人!

當下,顧呈冷笑起來,不過他只是冷笑著,也沒有否認。

沒有否認,那就是承認了。

柳婧輕輕嘆了一口氣。

她眼神迷茫地看著外面的月光,輕輕地說道:「陡然知道這個消息,我當時就把護衛們驅散,不過他們是走了,而我自己,卻想不出該如何是好。我只知道,我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我應該留在這裡。不過具體留在這裡做什麼,我還沒有想好……阿呈,你和顧伯父都對我有恩,我沒有想過,要為了誰而置你們於死地。」

顧呈聽到這裡,哧地一聲笑了出來,他低沉地笑道:「是啊,你是暫時還沒有想好。六年婚約,能換來的也就是你這幾天的猶豫罷了。等過了幾天後,那鄧皇后好語幾句,許諾一番,那鄧九郎又摟著你溫存一番,到那時,你的心裡就只有情郎了,哪裡還念得上我這箇舊人?」說到最後一句話時,顧呈已是咬牙切齒,痛恨非常!

幾近猙獰地說到這裡,顧呈深吸了一口氣,他穩著呼吸,徐徐說道:「柳氏,我現在問你,對於這件事,鄧九郎可有什麼安排?」他冷笑道:「你是他的心上之人,又一向沉穩理智,如此大事,他不可能不跟你商量。說吧,他都跟你透露了什麼?」

鄧九郎透露了什麼?

柳婧雙眼空茫地看著顧呈,想道:鄧九郎能透露什麼?他不過是從事發開始,就一直在趕著自己離開洛陽罷了!

轉眼她又想道:顧呈居然想從她這裡套得消息!是不是她不說的話,他就會嚴刑拷打了?

這事不能想,只要一想,柳婧便說不出的失望,便說不出的傷心……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傷心,只是覺得,他不應該是這樣,他明明是個端正君子,他明明是個清正儒生,剛剛定下婚約那時,他那麼純良清澈,宛如清泉,他跟在自己身後憨憨地笑,少年時便俊秀過人的臉孔,總是因自己望去而變得紅通通的。他跟自己說過,他想學自己的父親,當一個世之大儒,一生清白無垢,雙袖清風俯仰無愧。

揮去腦海中的回憶,眨去眼角的淚水,柳婧聲音沙啞地說道:「阿呈,我剛才跟你說過,他曾經提醒過我防備你。你想,他都提醒我了,也預料到你可能通過我下手了,又怎麼可能把事關他一族生死的重大計劃透露給我聽?從事發到今天,他見到我只有一句話,那就是讓我離開洛陽,離開這場紛爭。」閉著雙眼,柳婧疲憊地說道:「我所說的,句句是實。阿呈,你應該知道,我在你面前一向無虛。」

應該是送上第一更吧。接著去碼第二更。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