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七十九章自我介紹一下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來,「鄧擎接旨——」 當下,鄧九郎深吸一口氣,他摒棄所有的思緒,大步走到那太監身前跪下,而隨著他跪下,鄧氏眾人也跟著紛紛跪下。 就在那太監清楚地念出旨意時,外面的街道中,柳婧已與歐陽秀...

柳婧溫婉地笑了笑,她目光掃過僵硬如鐵的鄧九郎,也沒有在意歐陽秀雅地話,只是隨意地笑道:「好啊,能夠相遇便是福氣,還能夠相貌相似,那更是緣份了。」

就在柳婧話音落下時,幾個鄧府的僕人,見到鄧九郎遲遲沒有動身,不由圍了上來。

直到僕人們喚了幾聲,鄧九郎才回過神來,他低頭看著這些人,唇角僵硬地一扯,澀聲說道:「行了,我們進府接旨吧。」

說罷,他馬鞭一甩便準備提步離去。

只是在馬蹄邁開的那一瞬間,他終是忍不住,再次回頭朝著柳婧定定地瞟了一眼。不過只是一眼,他便像是警醒過來一樣,馬鞭重重一抽,放縱著胯下的坐騎急沖而出。

見到柳婧一直目送著鄧九郎離開,那歐陽秀雅好奇地說道:「兔兒姐姐,你才來洛陽,也喜宦穡課嘻,喜歡他的小姑好多呢,你不知道,他被賜婚的消息傳出時,城西梁氏的一個女兒還鬧上吊自殺呢。」

歐陽秀雅的聲音清脆明快,宛如流泉,讓人聽了心頭愉快,柳婧轉過頭來看向她,彎著唇,烏漆漆的雙眼不可見底的一笑,溫柔地說道:「原來是這樣礙…」

歐陽秀雅明顯對柳婧極感興趣,她歪著頭朝她打量了一陣后,又叫道:「兔兒姐姐,你不止與清雲公主相似哦,便是閻月的母親玉秀公主,你的長相也有點點相似呢,特別是你的眼睛。」

在歐陽秀雅纏著柳婧嘰嘰歪歪時,鄧府中已擺好香案,頒旨太監站好位置,只等鄧九郎到來。

在太監宮女各就其位,鄧府眾人一一站好,卻因鄧九郎沒有到來,使得房中的氣氛有點沉悶中,一個僕人大步走了進來。

眾人齊刷刷看向那僕人。

那僕人徑直朝左側首位上的一個中年人走去,走到他面前低語幾句后,那中年人表情一松,朝著那太監施了一禮,客氣地說道:「還請鄭公公稍侯,九郎已經進了府,正在梳洗更衣。」

他這話一出,那鄭公公也鬆了一口氣,他殷勤地回道:「那咱家等著九郎便是。」

這鄭公公,是鄧皇后最信任的宦官,也是鄧府的常客,這鄧九郎梳洗更衣不知還要多久,眾人也懶得這樣站著乾等。當下那中年人便請過鄧公公在旁邊的廂房處就坐。

慢慢品了一盅酒,幾人閑聊中,鄭公公身後一個姓邱的小公公側過頭去,朝著幾個宮中來的宮女和婆子小聲說道:「你們有沒有發現,剛才那個說是姓木的小姑,不止與青雲公主相似,細細看去,便是與當今陛下也有一二分面善呢。」

他這話一出,那幾人也尋思起來,這一尋思,眾人不由都點起頭來。

聽到後面這些小太監和宮女嘰嘰喳喳的,正與鄧公交談的那鄭公公蹙起眉峰,尖聲問道:「你們幾人恁地呱噪,在說些什麼呢?」

他一開口,其餘的宮中來人都有點怕,那個最先開口的小太監連忙小跑過來,他朝著鄭公公一禮后,陪著笑道:「是這樣的,小人們說,剛才在門口遇到的那個姓木的小姑,長相不但與青雲公主相似,」說到這裡,他有點吞吐,在那鄭公公瞪來的眼光中,連忙又陪著笑小心地說道:「小人們還覺得,她與咱陛下也有點面善呢。」

這小太監不說也罷,他一說這話,鄭公公不由沉吟起來。一側的鄧公見狀奇道:「什麼姓木的小姑?」

鄧公剛剛說到這裡,便聽到一個僕人驚喜的聲音傳了來,「九郎,您來了?」

鄧九郎來了?

在眾人同時停止說話,齊刷刷轉過看去時,只見一襲玄衣,冠冕堂皇的鄧九郎大步走了進來。

他走到鄧公和眾人面前,無聲地施了一禮后,啞聲說道:「鄧擎失禮,還請勿怪。」

「不怪不怪,九郎可準備好了?」

「……勞公公問,已準備好。」

「那好,那就頒旨吧。」就在僕人們團團忙活,鄧九郎挺直著腰背轉過身時,聽到身後處,鄧公那低而有力的命令聲輕輕地傳來,「去調查一下,剛才在門口呆過的,與陛下也有相似的木姓小姑是什麼人1

鄧公這話很輕,可還是清楚地傳到了鄧九郎的耳中!

鄧九郎身子一僵,驀然的,他轉過頭去,他正要開口詢問,那鄧公公尖哨的聲音已然傳來,「鄧擎接旨——」

當下,鄧九郎深吸一口氣,他摒棄所有的思緒,大步走到那太監身前跪下,而隨著他跪下,鄧氏眾人也跟著紛紛跪下。

就在那太監清楚地念出旨意時,外面的街道中,柳婧已與歐陽秀雅約好了拜見青雲公主的時間,然後在歐陽秀雅依依不捨的目光中分了手。

目送著歐陽秀雅的馬車離去,柳婧再次轉過頭來。

她靜靜地仰著頭,靜靜地看著陽光下,遠處的鄧府那泛著黃光的琉璃瓦,靜靜的,一動不動地看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柳婧才收回目光,她拉下車簾,在悄悄拭去眼角的淚意后,再次掀開車簾清楚地命令道:「走走吧。」

「是。」

馬車啟動,朝著與鄧府相反的方向慢慢駛去。

旅慢,走了好一會才離開這條喧囂的街道,進入一個相對安靜的巷道中。

就在馬車駛入巷道,柳婧還在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出神時,突然的,一個極悠揚極魅惑的男子聲音傳了來,「停車,我想與你家主人說說話。」

這聲音是,顧呈?

柳婧一怔,她還沒有回過神來,只聽得自家馭夫那含著隱怒和驚慌的聲音傳了來,「你好大的膽子,你,你想幹什麼?」伴隨著馭夫的叫聲的,還有眾護衛齊齊拔劍的聲音!

柳婧一凜。

就在她伸出白皙滑嫩的手,準備掀向那車簾時,突然的,車簾一掀而開,騎在馬背上的顧呈,在陡然與柳婧四目相對時,居高臨下地俯身而來。他一手撐著她的馬車車轅,白玉束住的長發隨著前傾的動作覆下,有些宣左側的眼。

眸光透過頭髮,依舊深濃如昔。便這般撐著車轅,顧呈俯身而來,在與柳婧的面容只隔了五寸不到距離時,他才穩祝

低著頭,一瞬不瞬地盯著柳婧,顧呈蒼白俊美的臉,在這一刻威脅感十足。而在顧呈身邊,那些用劍指著柳婧的護衛,令得他們不敢稍動的眾彪形大漢,同樣也威脅十足!

湊近柳婧,呼吸可聞間,顧呈薄唇微揚,沖著她魅惑的一笑,他極溫柔地問道:「你是誰?告訴我,你是誰?」

柳婧知道,在三年前,他與自己在吳郡重逢時,他見過自己的女子面容。不過那時的她,虛歲十七實歲十六,還青澀幼嫩,有所謂女大十八變,現在的她經過了三年發育,更且柳婧這三年,那是心態閱歷都急劇變化的三年。因此,比起三年前,她其實面目氣質身段已有了很大變化,更何況,那時她脂粉不施,現在的她是經過精心化妝。

在顧呈緊緊盯來的目光中,柳婧向後微仰,微微避開他的目光后,柳婧唇角一彎,氣派高華鎮定自若地軟聲回道:「我是木兔兒。」

她這聲音一出,顧呈不由一笑。

輕笑聲中,他反問道:「木兔兒?」

「是。」

「可我怎麼覺得兔兒與我一故人極為相似?」

「故人?卻不知是哪一位故人?剛才一位叫歐陽的小姑也告訴我說,我與她的一位故人極為相似呢。」柳婧彎了彎唇,她一派嫻靜地朝著顧呈輕言細語道:「郎君,這般靜巷相阻,終是不大好,你可以讓開道嗎?」

顧呈盯了她兩眼,不但沒有讓開,反而向她伸出手來。

他修長的指節分明的手指,緩慢地伸到柳婧面前,在柳婧下意識躲避中,他那手順勢擦著她的耳朵,撐在車壁間。

以這樣的姿勢,顧呈繼續把她半罩在身影下,溫柔地凝視著。

他看著她,深深地看著她,就在柳婧心跳加快,暗中尋找著借口之時,顧呈突然收回手坐直身子。

便這般端正地坐在馬背上,顧呈朝著柳婧極有風度極為高雅的一笑,拱手說道:「抱歉,顧某看來真是認錯人了。」

說到這裡,他右手一揮,示意眾手下放開柳婧的護衛后,顧呈伸手從腰間摘下自己的玉佩。

只見他把那玉佩,慎而重之地塞到柳婧的手中后,顧呈溫柔地把柳婧的手指合起來,讓她的手包住那玉佩后,他語氣極溫和地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姓顧,乃顧司馬的次子,名喚顧呈,二十四歲,府中無妻無妾,你以後可能叫我阿呈。這玉佩,是我給你的信物……兔兒,我對你一見傾心,願意派人向你父母求娶於你。你現在就回去乖乖的侯著,我過幾日便上門迎娶於你,可好?」

嘴裡說著『可好』,可他那緊盯而來的,深情得彷彿除她之外再無餘人可以入眼的深濃眸光,那勾魂蕩魄,直能勾得人心魂痒痒的溫柔聲音,那高雅的笑容,那堅定的動作,都分明表示著,他只是在向她陳述他的決定!

在柳婧靜靜看去的目光中,顧呈再次傾身,他湊得她如此之近,直近得那薄唇有意無意的在她唇瓣上劃過,不等柳婧有什麼動作,他猛然挺直腰背,右手一揮命令道:「行了,我們走。」

隨著他一聲令下,眾彪形大漢同時策馬,而一直到那馬蹄噠噠聲遠去,柳婧還能感覺到,顧呈那凝視著她的目光!

顧呈眾人從巷道中消失后,眾護衛回過神來,他們一窩蜂湧到柳婧馬車旁,看著柳婧,一護衛低聲問道:「小姑,這事你看?」

「不必在意。」柳婧微微一笑,說道:「我現在是木兔兒,而木兔兒的父母遠著呢,他要提親也無處可提。」只是這個顧呈,也不知到底認出她來沒有,剛才的語氣行事,還真是捉摸不透。

說了今天奉上兩更的,現奉上一更,下一更可能得明天才能送來。主要是今天有點頭暈,感覺狀態不太滿意。RS

,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