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五章見面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4-01-28 05:33  |  字數:3641字

聽到鄧擎鬆了口,鄧皇后無力的一笑,她閉上雙眼,揮了揮手,疲憊地說道:「那你先回去吧。」

「是,姐姐多加保重。」說到這裡,鄧九郎朝著鄧皇后深深一禮,轉身大步走出。

不一會,他便出了殿門,在陰暗的殿中呆了這麼久,陡然對上這白灼灼的日光,鄧九郎直是晃得一陣眩暈。在旁邊的太監急急扶住時,幾個銀甲衛也大步走來,他們扶起鄧九郎,一步一步朝他的馬車走去。

鄧九郎上了馬車後,便拉下了車簾。

知道他心情不好,馭夫也沒有啟程,直讓他靜了許久,直到鄧九郎低啞到了極點的聲音傳了來,「地十一!」

「在!」

馬車中,鄧九郎向後仰著,輕輕地說道:「調出密令,我安在顧呈身邊的人,也該動了!」

這話一出,地十一響亮地應了一聲是。

這時,馬車中傳來他家郎君低啞的苦笑聲,「當年,我總覺得這顧呈有點異樣,明明才名遠播,卻不求功名,還四處結識儒生遊俠。那一次,他要去吳郡,於是我也去了吳郡,後來知道他要到汝南後,我也就先到了汝南,同時還在他絕對不知的情況下,把人手安插到了他身邊……你現在去吧,去對顧呈身邊的人發出絕殺令,讓他們哪怕捨去性命,也要對顧呈接觸過,行止有異的八歲左右的孩童服下『逍遙散』,這逍遙散無色無味,藥性極慢,卻能損人心脈,可以讓醫者診出!記著,不可拘於男童女童!」

他這話一出,外面安靜了好一會,幾個銀甲衛同時想道:郎君要對皇長子劉勝下手了!安靜了一會。地十一沉而有力的應答道:「是!」

聽到地十一急促離開的腳步聲,馬車中,再次陷入了絕對的安靜中。

又過了一會,鄧九郎低低說道:「我的姐姐,真是急糊塗了……吳閻各大家族,都是消息靈通之人。我們知道的事,他們怎麼會不知道?明明鄧氏一族將要出現大變。處於中立的他們,又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選擇與我們鄧氏聯姻?哪怕他們所嫁的女兒,只是一個貴妾!我想來,那三家貴妾必是不會應的,現在主要是那個明秀郡主常凈……」

「來人!」

「郎君,我們在!」

這些銀甲衛隨他多年,平素不止是負責他的安全,其實也是他的謀士和心腹,鄧九郎這般在他們面前梳理思路。陳述想法時,他們是一動不動地豎耳聽著的,因為隨時隨地,他們都要記錄鄧九郎也許是靈機一動下的想法,他們還需要對鄧九郎思慮不到的地方進行補充。

像現在,鄧九郎說。吳閻三大家族不會同意聯姻,這想法他一說出,幾個銀甲衛也就明白過來了。畢竟自古以來,政治上的站隊和立場,從來是容不得含糊的事,三家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選擇與鄧氏結為姻親。那不言而喻,便是向天下人宣布站在了鄧氏一邊。這樣,一旦將來劉勝成為皇帝,對舊臣子進行清算,那三家就會與鄧氏一族一道覆滅!這樣的選擇,是絕對不會符合一個中間派的利益的。

再說吳佼三女表面上,是等著鄧九郎耽擱了幾年青春,可他們真的一心一意向鄧府投誠,鄧氏又哪裡會捨不得給她們一個貴妾之位?她們之所以等到今天,那其實是三大家族一直在觀望,只要鄧氏一族沒有真正地把朝局控制在手中,他們的女兒,青春就會這麼繼續耽擱下去!

三家在以前尚且觀望,何況是現在?所以這種賜婚,是必然會被阻住的!

這時,鄧九郎的聲音再次低低地傳了來,「行了,出宮吧。」

「是!」

馬車終於啟動,慢慢駛離了漸漸被黑暗吞噬的宮城。

鄧九郎的馬車一直來到了白衣樓下。

望著那聳立在夜月下的白衣樓,望著那隨著陣陣琴聲而舞動著的美男子身影,馬車中,鄧九郎突然低低地笑了起來。

他低笑了一陣,突然輕輕說道:「乾三。」

「郎君。」

「……我為何直到今日,才發現這樓這琴這人影,如此可愛?」

乾三輕輕喚道:「郎君。」

馬車中,鄧九郎沒有回答他,而是掀開車簾,怔怔地看著那閣樓上仰望起來。

又過了一會,他輕輕說道:「地五,去把柳氏叫下來,我要與她說會話。」

「是。」

地五應了,大步朝著白衣樓走去。

柳婧正在尋找鄧九郎,聽到地五一喚,便馬上下樓了。

她下樓時,天色已黑,碧空的天宇中,星光匯成了河,白雲飄浮其上,連空氣,都帶上了空曠的清香。

柳婧看到那靜靜佇立在街道旁的馬車,看著那騎在馬背上,一動不動宛如遠古雕像的銀甲衛,不知怎麼的,心中怔了怔。

於是,來到鄧九郎的馬車旁,本來想質問是不是他陷害顧呈的柳婧,也不開口了。她只是睜大明亮的雙眼,朝著幾個銀甲衛看了一眼後,又定定地看向地五和乾三兩人。

直是打量了一陣後,她才轉過頭看向鄧九郎的馬車。

按住突然有點慌亂的心,柳婧輕聲問道:「九郎找我?」

「恩,我找你。」馬車中,鄧擎的聲音很溫柔,這是一種真正的溫柔,非常低沉,非常的用心,彷彿馬車中的人,正微笑的,多情的,甚至寵溺地看著她。

從來沒有聽到他這麼說過話的柳婧,聞言先是一呆,轉眼,雖是隔著一道車簾,她還是感覺到了他過於灼熱的目光,便有點不自在地低下了頭。

馬車中,鄧九郎彷彿看到她低下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