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四章斷絕關係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4-01-27 04:12  |  字數:4094字

轉眼又是一天過去了。

傍晚時,白衣樓在殘霞當中,再次鼓聲響起。

看著那樓上舞動的美男,聽著那悲壯中透著雄渾的男子歌聲,顧呈收回了目光,朝著旁邊的人說道:「回吧。」

「是。」馬車啟動,載著他朝著顧府返回。

顧父位列司馬的時候還不長,府第還是新修,在殘光中靜靜佇立,顯得很氣派。

望著殘光下自家那高大的府第,顧呈揮手喚停馬車。他仰著頭靜靜看去,望著那天地殘陽中的司馬府三個大字,良久後,顧呈低聲問道:「我父親可有回來?」

「稟二郎,大人早就歸府了。」

「恩,那進去吧。」

馬車駛入府中,越過一處處木製走廊後,顧呈來到一個書房外,看到他過來,幾個婢女羞紅著臉福了福,嬌軟地喚道:「見過二郎。」

顧呈眼皮也沒有抬一下,只是揮了揮手,示意她們退下後,他推門而入。

顧府正在書房中看書,聽到兒子的腳步聲,他頭也沒抬地問道:「回來了?」

「是,回來了。」顧呈在他對面坐下。

顧父把手中的書本放下,他抬頭看向顧呈,對上燭光中這個兒子越發顯得冷情高雅的面容,顧父問道:「可有見過柳婧?信給她了?她看了?」

「是,給她了,也看了。」顧呈應到這裡,低聲說道:「我觀她的神色。似乎不為所動。」

顧父一驚,他詫異地問道:「她父親親筆所書的信,也不能打動她?」

「是。」顧呈點了點頭。

顧父盯緊了顧呈,撫著長須說道:「你求我入汝南時,可是說過的,這是你為了柳氏之事最後一次求我。如今她還不肯,你該死心了吧?」

顧呈俊美高雅的臉越發蒼白,他垂著眸久久沒有說話。

端詳著兒子的臉色,顧父輕聲問道:「這陣子身體可有好轉?阿呈,這幾年真是辛苦你了。這麼天南地北的替陛下尋找大皇子。還要躲避種種明槍暗箭。特別是這兩年,你拼著性命,幾至垂危也要救回皇長子,為我大漢千載基業立下了汗馬功勞。如今。你一心想娶柳氏。父親是不顧她帶著那些男子招搖過市。聲名狼藉也要如你所願。現在,她自己放棄了你,阿呈。你告訴父親,你可死心了?」

顧呈抬起深黑的眸子,他定定地看著右側時閃時滅的燭光,半晌後,他啞聲說道:「從吳郡那次,我知她父親有難,卻為了大局而置之不理後,她與我之間便宛如陌路。柳氏此人,性極倔強又極有主見,父親,我……」他聲音艱澀起來,沉默良久,顧呈聲音格外嘶啞地說道:「……可我還是想再試試。」

說到這裡,他站了起來,朝著顧父深深一禮後,顧呈認真地說道:「當年父親便說過,只要我替天下蒼生找到了養在民間的大皇子,避免了外戚掌權,我大漢基業落入他人之手的大難,便一切由我。如今柳氏一事,我還是那句話,我想再看看。不過父親放心,以後孩兒不會再讓你出馬,她的事,孩兒自己會想辦法。」說到這裡,他腰直挺直地走了出去。

目送著顧呈離去的背影,顧司馬再次長嘆一聲。

看到顧呈出來,兩個護衛馬上跟上,「郎君?」

顧呈擺了擺手,道:「走,去東陽樓。」

「是!」

東陽樓,位於洛陽東街繁華處,布置極為高雅,很多文人雅士都喜歡在這裡聚一聚。這些年為了與他們聯繫感情,顧呈是沒有少來。

他來到東陽樓時,聽著那琴娘談了一會靜心琴,便揮手讓其退下。

琴娘退下後,顧呈一時半刻還沒有睡意,他站了起來,負著手在房間踱起步來。

踱著踱著,一陣敲門聲傳來,顧呈知道是小二送熱水來了,也沒有回頭,只是喚道:「門沒關,自己進來。」

隨著他聲音一落,房門吱呀一聲推了開來。這時,顧呈聽到隔壁處傳來的陣陣熟悉的幾個世家子的笑聲,不由嘴角一揚,想道:沒有想到他們今天也來了,倒真是巧。

於是,他轉過身,一邊提步就走,一邊朝著端水進來的小二吩咐道:「水暫時不用。」

「是的,郎君。」那小二應了一聲,在顧呈離開後,也端著水退了出來。

隔壁的幾個好友,都是與顧呈有一段時日沒見,這陡然遇上,幾人都是大為興奮。一陣禮節過後,幾人便聊了起來。

一直聊到夜色已深,眼見沙漏將盡,本來就受過傷,前兩年又受了致命傷害,好不容易才養回來的顧呈,那身體便有點撐不住了。他與好友告辭,並商量好了明日聚會的地方後,便提步離開。

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房門沒有關緊,是一推就開。顧呈也沒有在意,提步就朝裡面走去。

重新喚來小二,用熱水洗去手腳後,顧呈吹熄燭火,就著窗口透進來的明月光,開始解起衣裳來。

脫去外裳,除去鞋履,他信手拂開了深垂的床幃……

床幃剛剛拂開,顧呈便急急站起,緊接著,他隔壁的幾個好友聽到顧呈壓抑的低喝聲傳來,「你是誰?」

然而,幾乎是顧呈這話一出,一陣尖利的女子叫聲便刺破長空,響亮地傳了出去,伴隨著那尖叫聲的,還有一個女子帶著恐懼和驚嚇的顫叫聲,「不,不!你,你是誰?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出去!快出去——」最後一個去字一結束,又是一陣驚惶到了極點的尖叫聲和求救聲同時衝破房間,遠遠傳出!

眾好友面面相覷後。聽到大樓上下傳來的腳步聲,連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