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七十四章斷絕關係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陣熟悉的幾個世家子的笑聲,不由嘴角一揚,想道:沒有想到他們今天也來了,倒真是巧。 於是,他轉過身,一邊提步就走,一邊朝著端水進來的小二吩咐道:「水暫時不用。」 「是的,郎君。」那小二應...

轉眼又是一天過去了。

傍晚時,白衣樓在殘霞當中,再次鼓聲響起。

看著那樓上舞動的美男,聽著那悲壯中透著雄渾的男子歌聲,顧呈收回了目光,朝著旁邊的人說道:「回吧。」

「是。」馬車啟動,載著他朝著顧府返回。

顧父位列司馬的時候還不長,府第還是新修,在殘光中靜靜佇立,顯得很氣派。

望著殘光下自家那高大的府第,顧呈揮手喚停蔓仰著頭靜靜看去,望著那天地殘陽中的司馬府三個大字,良久后,顧呈低聲問道:「我父親可有回來?」

「稟二郎,大人早就歸府了。」

「恩,那進去吧。」

馬車駛入府中,越過一處處木製走廊后,顧呈來到一個書房外,看到他過來,幾個婢女羞紅著臉福了福,嬌軟地喚道:「見過二郎。」

顧呈眼皮也沒有抬一下,只是揮了揮手,示意她們退下后,他推門而入。

顧府正在書房中看書,聽到兒子的腳步聲,他頭也沒抬地問道:「回來了?」

「是,回來了。」顧呈在他對面坐下。

顧父把手中的書本放下,他抬頭看向顧呈,對上燭光中這個兒子越發顯得冷情高雅的面容,顧父問道:「可有見過柳婧?信給她了?她看了?」

「是,給她了,也看了。」顧呈應到這裡,低聲說道:「我觀她的神色。似乎不為所動。」

顧父一驚,他詫異地問道:「她父親親筆所書的信,也不能打動她?」

「是。」顧呈點了點頭。

顧父盯緊了顧呈,撫著長須說道:「你求我入汝南時,可是說過的,這是你為了柳氏之事最後一次求我。如今她還不肯,你該死心了吧?」

顧呈俊美高雅的臉越發蒼白,他垂著眸久久沒有說話。

端詳著兒子的臉色,顧父輕聲問道:「這陣子身體可有好轉?阿呈,這幾年真是辛苦你了。這麼天南地北的替陛下尋找大皇子。還要躲避種種明槍暗箭。特別是這兩年,你拼著性命,幾至垂危也要救回皇長子,為我大漢千載基業立下了汗馬功勞。如今。你一心想娶柳氏。父親是不顧她帶著那些男子招搖過市。聲名狼藉也要如你所願。現在,她自己放棄了你,阿呈。你告訴父親,你可死心了?」

顧呈抬起深黑的眸子,他定定地看著右側時閃時滅的燭光,半晌后,他啞聲說道:「從吳郡那次,我知她父親有難,卻為了大局而置之不理后,她與我之間便宛如陌路。柳氏此人,性極倔強又極有主見,父親,我……」他聲音艱澀起來,沉默良久,顧呈聲音格外嘶啞地說道:「……可我還是想再試試。」

說到這裡,他站了起來,朝著顧父深深一禮后,顧呈認真地說道:「當年父親便說過,只要我替天下蒼生找到了養在民間的大皇子,避免了外戚掌權,我大漢基業落入他人之手的大難,便一切由我。如今柳氏一事,我還是那句話,我想再看看。不過父親放心,以後孩兒不會再讓你出馬,她的事,孩兒自己會想辦法。」說到這裡,他腰直挺直地走了出去。

目送著顧呈離去的背影,顧司馬再次長嘆一聲。

看到顧呈出來,兩個護衛馬上跟上,「郎君?」

顧呈擺了擺手,道:「走,去東陽樓。」

「是1

東陽樓,位於洛陽東街繁華處,布置極為高雅,很多文人雅士都喜歡在這裡聚一聚。這些年為了與他們聯繫感情,顧呈是沒有少來。

他來到東陽樓時,聽著那琴娘談了一會靜心琴,便揮手讓其退下。

琴娘退下后,顧呈一時半刻還沒有睡意,他站了起來,負著手在房間踱起步來。

踱著踱著,一陣敲門聲傳來,顧呈知道是小二送熱水來了,也沒有回頭,只是喚道:「門沒關,自己進來。」

隨著他聲音一落,房門吱呀一聲推了開來。這時,顧呈聽到隔壁處傳來的陣陣熟悉的幾個世家子的笑聲,不由嘴角一揚,想道:沒有想到他們今天也來了,倒真是巧。

於是,他轉過身,一邊提步就走,一邊朝著端水進來的小二吩咐道:「水暫時不用。」

「是的,郎君。」那小二應了一聲,在顧呈離開后,也端著水退了出來。

隔壁的幾個好友,都是與顧呈有一段時日沒見,這陡然遇上,幾人都是大為興奮。一陣禮節過後,幾人便聊了起來。

一直聊到夜色已深,眼見沙漏將盡,本來就受過傷,前兩年又受了致命傷害,好不容易才養回來的顧呈,那身體便有點撐不住了。他與好友告辭,並商量好了明日聚會的地方后,便提步離開。

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房門沒有關緊,是一推就開。顧呈也沒有在意,提步就朝裡面走去。

重新喚來小二,用熱水洗去手腳后,顧呈吹熄燭火,就著窗口透進來的明月光,開始解起衣裳來。

脫去外裳,除去鞋履,他信手拂開了深垂的床幃……

床幃剛剛拂開,顧呈便急急站起,緊接著,他隔壁的幾個好友聽到顧呈壓抑的低喝聲傳來,「你是誰?」

然而,幾乎是顧呈這話一出,一陣尖利的女子叫聲便刺破長空,響亮地傳了出去,伴隨著那尖叫聲的,還有一個女子帶著恐懼和驚嚇的顫叫聲,「不,不!你,你是誰?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出去!快出去——」最後一個去字一結束,又是一陣驚惶到了極點的尖叫聲和求救聲同時衝破房間,遠遠傳出!

眾好友面面相覷后。聽到大樓上下傳來的腳步聲,連忙也沖了過去。

然後,他們和幾個陌生人一道撞開顧呈的房門,看到了那個兀自含著淚嚇得尖叫的絕美少女,以及同樣青著一張臉,薄唇抿成了一線的顧呈……

豫州望族吳氏的三房庶出之女吳靜,被不明來歷的人送到了顧司馬府二郎顧呈在酒樓所住的房間的事,傳到柳婧耳中時,已是第二日下午。

吳氏一族,在豫州極有根基。是洛陽顯貴之一。這一門顯貴的一流府第。便是一個庶出女兒,也是金貴的,這樣的女孩家,雖是配不上同樣身為望族和顯貴的鄧氏。可配一個司馬府中還是白身的次子。給他做正妻。還是足夠的!

於是隨著此事傳到柳婧耳中時,是顧府與吳府就這樁婚事,開始轟轟烈烈地談判過程。同時。洛陽人紛紛猜測,那吳氏女雖然家族勢大,可她竟然出現在酒樓那種藏污納垢的地方,還被人看了清白身子,真要嫁到顧府為正妻,一向清正的顧司馬,只怕不會樂意。可不管如何,吳靜嫁到顧家那是必然的,一個妾位是不能少的!

聽著張景傳來的這個消息,柳婧蹙起了眉,她尋思了一會後,抿著唇朝著刑秀說道:「不知鄧家九郎可在?我想去找他。」

刑秀極是聰明,他一聽便驚異地叫道:「公子,你懷疑上鄧家郎君了?」

柳婧垂著眸,她輕聲說道:「不錯,這事被人設計的痕太過明顯,我想不出除了鄧家郎君,誰會這般便宜顧家二郎1

說到這裡,她又道:「走,我去見見鄧家郎君1

「是1

可這一次,柳婧卻註定撲了個空,就在她急急找向鄧九郎時,鄧九郎正被鄧皇后叫入了宮。、

殿門外,一個太監看到鄧九郎過來,連忙迎了上去。鄧九郎嚴肅著臉,低聲問道:「我大哥他們與皇後娘娘見面了?」

「是。」那個鄧皇後身邊的貼身太監應了一聲后,湊近鄧九郎,擔憂地說道:「現在皇後娘娘一個人在房裡,她神色有點不好,郎君多勸勸她。」

神色不好?發生什麼事了?

鄧九郎一驚,再顧不得與太監多話,直接推開房門大步走了進去。

穿過一層又一層的幃幔,鄧九郎很快便看到了鄧皇后。

鄧皇后正跪坐在榻几上,整個人縮成一團,從那輕輕聳動的肩膀可以看出——他向來剛強不可摧的姐姐,居然在哭?

鄧九郎大驚失色,他一個箭步衝到鄧皇後身側,剛要伸出手撫向她的背,猶豫片刻后,他又收回了手。走到她身側跪坐好,鄧九郎低聲問道:「姐,發生什麼事了?」

聽到自己最為疼愛的弟弟的聲音,鄧皇后把手捂著臉,過了一會她那格外沙啞,含著鼻音的聲音傳了來,「阿擎?」

「是我,姐姐,是我。」

鄧皇后猛然轉過身來,她撲到了鄧九郎身上,緊緊地摟著弟弟,她忍著顫抖,艱難地說道:「阿擎,我剛才得到可靠的消息,大皇后劉勝,已落到了眾清流的手中1

她抬起頭看向鄧九郎,臉色發白,眼眶紅成一片,「阿擎1鄧皇后美麗的唇瓣顫抖著,她虛白著臉,急急地說道:「阿擎,這很可怕!非常可怕!先帝所生諸子,因在宮中總是無法存活,這大皇子被送到民間寄養是眾朝臣都知道的事!現在他回來了,我無法以他不是皇帝骨肉的話做推搪!阿擎,劉勝已經八歲,已經知事,那伙清流對他又有保護擁立之恩,如果讓他繼位,我鄧氏一族大勢去矣!特別是我,阿擎,特別是我,劉勝肯定知道我這些年來,一直在阻撓他入宮,在派人取他性命。只要他成了新帝,你姐姐我便死期不遠1

看到臉色白得不成樣,慌亂地得不成樣的姐姐,鄧擎心中大慟,他緊緊摟著姐姐的肩膀,聲音沉穩地說道:「姐,你別怕,一切有我,一切有我們!姐姐,你別亂,你說要怎麼做,你告訴我,我什麼都聽你的1

「什麼都聽我的?」

「是1

「便是違背你的心意,讓你再也快活不起來,你也願意?」

「……是的,姐姐,我願意1

「好,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姐姐你說1

「你與柳白衣斷絕關係,馬上與明秀郡主常凈,玉秀郡主閻月,吳氏阿佼,梁氏玉夷四女定下婚約。你以明秀郡主為正妻,吳氏梁氏閻氏為貴妾,三女所生子女均為嫡子。那明秀郡主是清雲公主最珍愛的女兒,當年劉勝被送出宮,一直是清雲公主暗中保護,暗中養育。你以她為正妻,可以讓那些清流誤以為我鄧氏一族妥協了,想巴結大皇子劉勝,這樣他們便會暫時檢懈。吳氏梁氏閻氏三女的背後,是我們鄧氏一族必須籠絡的中間派,我們馬上就要結盟,有了婚約大家才會安心1

直過了良久良久,直到鄧皇后感覺到擁抱著的弟弟,那變得冰涼的手,直到一滴兩滴的淚水,順著鄧擎的眼角流下,緩緩濺在鄧皇后的手背上,她才聽到她最疼愛,一家人總是寵著慣著的弟弟鄧擎,以一種彷彿再無生氣的聲音輕輕地,堅定地傳來,「好!姐,我都聽你的,我與她,斷絕關係1

##

送上例行更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