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七十章妥協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對於柳婧,鄧皇后曾經上過心,不過在知道她就是那個商戶女柳氏后,鄧皇后略略調查了一下,知道她身家清白后,便沒有再理會過。 直到這一刻,她才真正用心地打量著柳婧,從她的每一個細小的動作,細微的...

突然的,hu園中變得更安靜了。

饒是鄧皇后一向沉穩,很少有表情外露的時候,這一刻也是臉色一僵。

顧呈?清流魁首之一的顧司馬家,那個據說很能幹,對外戚掌權極端不滿的那個二兒子顧呈?

柳白衣這是什麼意思?明明知道那些儒生清流與自己作對,竟還跑進宮來想求賜婚?

是了,是了,她剛才好象說了,她與那顧呈原本就有婚約,現在不過是舊事重提。

一想到這裡,鄧皇后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從來婚姻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柳白衣本與顧呈婚約的話,事實上只要他們雙方父母有意,她便是身為當朝皇后,也阻不了這門婚事!

這個柳白衣,這個一心一意為了鄧氏為了自己籌謀的柳白衣,竟然想嫁到與鄧氏敵對的顧府去!她這是什麼意思?不滿自己上次許她為貴妾的命令?

想到這裡,鄧皇后惱怒起來,這個柳氏,明明早就是鄧氏一派,這個節骨眼上卻說出這種荒唐之言來!真真算不得一個節義之婦!再說,上次許她為貴妾,已是抬舉了她的!

最可恨的是,她對柳婧要嫁顧呈這件事雖是憤怒之極,卻還不能呵斥,甚至連拒絕也沒有立場!

鄧皇后的臉色非常難看,她盯了柳婧一會,輕輕笑道:「原來柳白衣與那顧呈還有過婚約啊?」

柳婧身姿筆挺,她羞澀地應了一聲『是』后,堅決地低著頭,絕不看向鄧九郎,只是輕聲說道:「我十一歲時,便與顧郎定有婚約。」

鄧皇后胸口有點堵,因此臉色越發難看,眾宮女見狀,一個二個的環繞而上,在她們畢恭畢敬地服侍中,鄧皇后終於收起了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低著頭看著手中的酒水,溫柔地說道:「這樣說來,柳白衣很中意這個未婚夫婿了?」

鄧皇后這話一出,站在一側筆挺筆挺,只是雙唇抿得幾成一線的鄧九郎,幾不可見的僵硬了些。

柳婧依然沒有向他看一眼,她低著頭,帶著一種靦腆羞澀的笑,輕輕地說道:「是礙…」在這兩個字的回答,令得鄧九郎站得筆直的身子晃了晃,令得鄧皇后拿著酒盅的手頓了頓后,柳婧輕嘆著說道:「我一直便中意他,當年為了讓他喜歡我,還動過手腳呢。哎,也沒有想到他就此給惱了……不過我與他現在都是大人了,少年時的事,他也說了不想計較了。我畢竟是他父親親眼相中的妻室,再說他這些年東漂西泊的,也一直沒有顧得上定下他人。」

說到這裡,柳婧含著一抹笑,沉靜地朝著鄧皇後行禮道:「還請皇後娘娘賜婚給我與顧郎1

她這時的眼神,非常清亮,這是一種深譚般的清亮,是一種烏黑乾淨,心無雜念的清亮!

對於柳婧,鄧皇后曾經上過心,不過在知道她就是那個商戶女柳氏后,鄧皇后略略調查了一下,知道她身家清白后,便沒有再理會過。

直到這一刻,她才真正用心地打量著柳婧,從她的每一個細小的動作,細微的表情處,分析她這個人的心思。

可她越是觀察,越是心中煩躁。這個柳白衣,竟是沉靜如此!不對,她這不是沉靜,她這是下定了決心后的冷然。她的眼神清凈無塵,她的臉上笑容淡淡,她的身姿亭亭而立,穩如山峰,彷彿,今天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對她來說,是思慮了千百遍的結果。彷彿,她下定決心嫁給顧呈,也是思慮了千百遍的結果。

這種一旦下定決心,便再不回頭的性情,鄧皇后太熟悉太熟悉了,事實上,她自己也是這樣的人。

盯了柳婧一會,鄧皇后慢慢地飲起酒來,藉由這個動作讓自己平靜下來后,她瞟了一眼站在一側,僵硬如鐵,臉色發青的弟弟,想道:倒是低估了這個柳氏,她明明對阿擎情根深種,明明在西南東南二年,費盡心力也要討我歡心,可到了現在,她說放下,居然還真能放下!

這樣的柳婧,與她平生所見的很多女子實是大不同。在鄧皇后看來,天下人做事,都是有所求,從柳白衣那兩年為了討好自己,討好鄧氏一族所hu費的心血看來,她的所求應該就是得到鄧氏一族的長輩以及自己這個皇后地認可,進而嫁給阿擎,成為他的妻室!

天下的女人很多,有大決心的女人也不少,這個柳氏為了嫁給阿擎,做了那麼多事,費了那麼多心血,明顯就是個痴心一片的人。

再則,任何人hu費了那麼多心血走到今天這一步,必定是泥淖深陷,進退兩難。因為這世間事就是這樣,你越是付出得多,就越是難以割捨。因為割捨通常意味著,先前所有的心血和付出全部作廢,那種推倒重新來過的感覺太過難受。

所以,在鄧皇后一直以來的想法中,柳氏是離不開自家弟弟的!鄧皇后真是萬萬沒有想到,柳氏這個人如此果斷,那麼渴望得到的良人,付出那麼多心血的感情,說斷就斷了,轉過身,就能若無其事地嫁給他人為婦。

直是飲完了盅中的酒,鄧皇后還是沒有想到如何回復柳婧。於是她又站了起來。

她身為皇后,身為這個天下最高權利中心的人,她不開口,自是無人敢吭聲。在令人窒息的安靜中,鄧皇后在hu園中慢慢踱起步來。

讓柳白衣嫁到與她敵對的顧司馬家,是這萬萬不可能的事!

可是,她又有什麼立場來反對這樁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造就的婚姻呢?

在hu園中轉了一會後,鄧皇後來到了柳婧身前,溫和地看著她,她輕輕嘆了一口氣,極慈和地說道:「柳氏。」

這會,倒不叫她柳白衣了么?

柳婧暗中笑了笑,朝著鄧皇後行了一禮「臣在。」

鄧皇后又是輕嘆一聲,她溫柔地說道:「你與九郎的事,我一直是知情的,今天這裡只有我們三人在,你跟我說,你喜不喜歡九郎?」

這時刻鄧皇后的聲音,格外的溫柔慈和,語氣中,已不再有先前的那種屬於上位者的咄咄逼人的態度,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姐姐面對弟媳時的親切平和。

柳婧暗中冷笑一聲,垂下眸猶豫了一會,咬唇說道:「我曾經喜歡過1

這個『曾經』兩字一出,hu園中陡然傳來一陣加重的呼吸聲,感覺到身邊鄧九郎的忍耐,柳婧越發地挺直了腰背。

鄧皇后沒有想到,自己放下架子,讓她敞開心扉說話,這個柳白衣,居然還是給了自己這個答覆。

這麼說來,她是鐵了心的要嫁顧呈了?

鄧皇后臉色變了變后,又恢復了笑容「這麼說來,便是我在這裡賜婚予你與九郎,你也不願意了?」

這一瞬間,鄧皇后的聲音變了,變得格外威嚴又溫和,這是一種屬於上位者的,極有感染力的語氣。這種語氣,通常代表著一言九鼎,代表著一個至高權利者的退讓,代表著一個權威者的巨大誠意。

柳婧幾乎不由自主地相信,鄧皇后現在是真有誠意讓她嫁給鄧九郎,她不但願意,她還會親自給兩人賜婚,她甚至願意祝福他們,她先前的那番賜嫁貴妾的言論,也不會再提起。

可惜,柳婧這個人,別的優點不多,最多的一個優點就是理智,超乎常人的理智。

她馬上從這種能誘惑得人沉淪的聲音中清醒過來。她馬上想道,我先前還信誓旦旦說要嫁顧呈,這會只要鬆口說是願意嫁給鄧九郎,馬上就會被戴上朝秦暮楚的帽子。朝秦暮楚,不仁不義,這樣品性的一個人,便是當場誅殺也是應該!只要我一鬆口,我的身家性命就都在皇後娘娘的掌握當中,為了乞命,我要麼割出自己所有的產業和部屬,灰溜溜地退出皇宮,要麼就自願成為鄧九郎一個最普通的妾室,在以後的日子,為了讓眾人對我改觀,就一定要對鄧府的事癉精竭慮,畢生兢兢業業不敢稍有怨言!

以極快的速度清醒過來后,柳婧抿了抿唇,低低說道:「臣,不願意1

『不願意』三個字一出,鄧皇后的臉色終於變青了。

她陰著眼睛盯著柳婧,強忍著憤怒,慢慢說道:「說起來,柳白衣在東南西南三州時,助我良多呢,上次我忘記了賞你,這樣吧,我現在封賞你的家人。」

說到這裡,鄧皇后聲音一提,清朗的命令道:「封柳行風為汝南郡守,既日起上任!另,把皇城北邊的玉柳山莊賜給柳白衣之父柳行舟,准柳氏子弟三人入補銀甲衛1

在鄧皇后口道聖旨時,一側的太監早就把筆墨準備好,而負責抄記聖旨的大臣已走上前來,提著筆,刷刷刷地寫了起來。

等鄧皇后說完,聖旨也寫完了,她接過那聖旨,在上面蓋上玉璽,這道旨意便正式成立!

柳婧連忙上前一步,跪下謝恩。在重重地磕了幾個頭,高呼萬歲時,柳婧額頭點地,冷冷地想道:汝南郡也罷,銀甲衛也罷,都是屬於鄧九郎的勢力範圍了。皇後娘娘下這道旨,是想告訴我,我的親人都被她捏在掌心,最好乖乖聽她地安排吧?

果然,在柳婧謝恩完畢后,鄧皇後上前,她輕輕扶起柳婧,溫和地笑道:「柳卿就是太倔了,這性情真是得改……罷了罷了,阿擎的婚事我也不管了。柳卿你這兩年為我做的事,我一直掂記於心,如今動蕩之際,還望柳卿繼續勞心勞力。」所以,你要繼續做柳白衣,那些嫁給顧呈,成為顧家後院婦的話,就不要再提了。

說到這裡,鄧皇后朝一側抬了抬眼,當下,一個太監站了出來,尖哨著聲音面無表情地喝令道:「柳白衣稟事完畢,可以退下了1

柳婧於是磕了兩個頭,安安靜靜地向下退去。

霍焉等人正站在hu園外,看到柳婧低著頭一臉悶悶不樂地走出,可是送她出來的太監剛離開,轉頭看向他們的她,卻又變得眼神明亮神采飛揚,不由一個個圍了上來「公子,皇後娘娘怎麼說的?」

「皇後娘娘啊?」柳婧笑了笑,淡淡說道:「她承諾了,不再干涉鄧九郎的婚姻之事。同樣,我也繼續盡心儘力為她謀划,不可再提嫁給顧呈之事。」

霍焉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后,張景上前低聲問道:「這麼說來,公子你在不久之後,就會入主鄧九郎的府第了?」

柳婧看了他一眼,卻是搖了搖頭。

她抬起頭,靜靜地看著天邊的夕陽,微笑著說道:「我剛才對皇後娘娘說了,我已不喜歡鄧九郎了。」

##

送上例行更新。

喜歡媚公卿的台灣朋友,媚公卿與喵喵屋沒有契約關係,她家出版的媚公卿,你們不要去購買也不要理會。想要購買的稍侯些時日,經我一字一筆修改,並新添了二萬字的獨家番外的媚公卿繁體版會真正上市。請稍侯。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