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章妥協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4-01-23 01:06  |  字數:4100字

突然的,huā園中變得更安靜了。

饒是鄧皇后一向沉穩,很少有表情外露的時候,這一刻也是臉色一僵。

顧呈?清流魁首之一的顧司馬家,那個據說很能幹,對外戚掌權極端不滿的那個二兒子顧呈?

柳白衣這是什麼意思?明明知道那些儒生清流與自己作對,竟還跑進宮來想求賜婚?

是了,是了,她剛才好象說了,她與那顧呈原本就有婚約,現在不過是舊事重提。

一想到這裡,鄧皇后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從來婚姻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柳白衣本與顧呈婚約的話,事實上只要他們雙方父母有意,她便是身為當朝皇后,也阻不了這門婚事!

這個柳白衣,這個一心一意為了鄧氏為了自己籌謀的柳白衣,竟然想嫁到與鄧氏敵對的顧府去!她這是什麼意思?不滿自己上次許她為貴妾的命令?

想到這裡,鄧皇后惱怒起來,這個柳氏,明明早就是鄧氏一派,這個節骨眼上卻說出這種荒唐之言來!真真算不得一個節義之婦!再說,上次許她為貴妾,已是抬舉了她的!

最可恨的是,她對柳婧要嫁顧呈這件事雖是憤怒之極,卻還不能呵斥,甚至連拒絕也沒有立場!

鄧皇后的臉色非常難看,她盯了柳婧一會,輕輕笑道:「原來柳白衣與那顧呈還有過婚約啊?」

柳婧身姿筆挺,她羞澀地應了一聲『是』後,堅決地低著頭,絕不看向鄧九郎,只是輕聲說道:「我十一歲時,便與顧郎定有婚約。」

鄧皇后胸口有點堵,因此臉色越發難看,眾宮女見狀,一個二個的環繞而上,在她們畢恭畢敬地服侍中,鄧皇后終於收起了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低著頭看著手中的酒水,溫柔地說道:「這樣說來,柳白衣很中意這個未婚夫婿了?」

鄧皇后這話一出,站在一側筆挺筆挺,只是雙唇抿得幾成一線的鄧九郎,幾不可見的僵硬了些。

柳婧依然沒有向他看一眼,她低著頭,帶著一種靦腆羞澀的笑,輕輕地說道:「是啊……」在這兩個字的回答,令得鄧九郎站得筆直的身子晃了晃,令得鄧皇后拿著酒盅的手頓了頓後,柳婧輕嘆著說道:「我一直便中意他,當年為了讓他喜歡我,還動過手腳呢。哎,也沒有想到他就此給惱了……不過我與他現在都是大人了,少年時的事,他也說了不想計較了。我畢竟是他父親親眼相中的妻室,再說他這些年東漂西泊的,也一直沒有顧得上定下他人。」

說到這裡,柳婧含著一抹笑,沉靜地朝著鄧皇后行禮道:「還請皇后娘娘賜婚給我與顧郎!」

她這時的眼神,非常清亮,這是一種深譚般的清亮,是一種烏黑乾淨,心無雜念的清亮!

對於柳婧,鄧皇后曾經上過心,不過在知道她就是那個商戶女柳氏後,鄧皇后略略調查了一下,知道她身家清白後,便沒有再理會過。

直到這一刻,她才真正用心地打量著柳婧,從她的每一個細小的動作,細微的表情處,分析她這個人的心思。

可她越是觀察,越是心中煩躁。這個柳白衣,竟是沉靜如此!不對,她這不是沉靜,她這是下定了決心後的冷然。她的眼神清凈無塵,她的臉上笑容淡淡,她的身姿亭亭而立,穩如山峰,彷彿,今天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對她來說,是思慮了千百遍的結果。彷彿,她下定決心嫁給顧呈,也是思慮了千百遍的結果。

這種一旦下定決心,便再不回頭的性情,鄧皇后太熟悉太熟悉了,事實上,她自己也是這樣的人。

盯了柳婧一會,鄧皇后慢慢地飲起酒來,藉由這個動作讓自己平靜下來後,她瞟了一眼站在一側,僵硬如鐵,臉色發青的弟弟,想道:倒是低估了這個柳氏,她明明對阿擎情根深種,明明在西南東南二年,費盡心力也要討我歡心,可到了現在,她說放下,居然還真能放下!

這樣的柳婧,與她平生所見的很多女子實是大不同。在鄧皇后看來,天下人做事,都是有所求,從柳白衣那兩年為了討好自己,討好鄧氏一族所huā費的心血看來,她的所求應該就是得到鄧氏一族的長輩以及自己這個皇后地認可,進而嫁給阿擎,成為他的妻室!

天下的女人很多,有大決心的女人也不少,這個柳氏為了嫁給阿擎,做了那麼多事,費了那麼多心血,明顯就是個痴心一片的人。

再則,任何人huā費了那麼多心血走到今天這一步,必定是泥淖深陷,進退兩難。因為這世間事就是這樣,你越是付出得多,就越是難以割捨。因為割捨通常意味著,先前所有的心血和付出全部作廢,那種推倒重新來過的感覺太過難受。

所以,在鄧皇后一直以來的想法中,柳氏是離不開自家弟弟的!鄧皇后真是萬萬沒有想到,柳氏這個人如此果斷,那麼渴望得到的良人,付出那麼多心血的感情,說斷就斷了,轉過身,就能若無其事地嫁給他人為婦。

直是飲完了盅中的酒,鄧皇后還是沒有想到如何回復柳婧。於是她又站了起來。

她身為皇后,身為這個天下最高權利中心的人,她不開口,自是無人敢吭聲。在令人窒息的安靜中,鄧皇后在huā園中慢慢踱起步來。

讓柳白衣嫁到與她敵對的顧司馬家,是這萬萬不可能的事!

可是,她又有什麼立場來反對這樁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造就的婚姻呢?

在huā園中轉了一會後,鄧皇后來到了柳婧身前,溫和地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