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八章鄧九郎的回復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4-01-20 23:10  |  字數:3621字

鄧九郎獃獃地看著柳婧。

柳婧也在看著他,此時此刻,她的眼神格外的專註,沉靜。這眼神是一種澄澈至極,彷彿對一切瞭然於心的沉靜。彷彿,她在等著他宣布,等著他說出她意料中的那個答覆,等著他讓她下定決心割去那膿血,等著她自己的決然離去,從此陌上相逢,也如路人!

看著看著,鄧九郎俊美絕倫的臉孔,陡然沉了下來,他那輪廓分明的薄唇,也幾不可見的顫了兩下。

柳婧還在看著他,沉靜的專註地看著他,見到他沉默太久,見到他喉結不時地滾動著,卻什麼話也說不出,柳婧輕輕地重複問道:「阿擎,我在問你呢,可願意娶我為妻?」

輕輕的,溫柔得近乎呢喃地問出這句話後,柳婧的嘴角微微一揚,同時,她的下巴也微微一揚。

這是一種傲岸的姿態,眼前這個女人,這個習慣性在他面前變得軟弱的女人,這一刻挺直了腰背,以一種孤獨而又高岸的眼神,以一種傲然的姿態,等著他的否決。

鄧九郎看清了她決絕的眼神,猛然的,他的胸口疼痛起來。

這是真正的疼痛,一種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疼痛。

不由自主的,鄧九郎伸手撫向了柳婧的臉。

他冰冷的手貼上了她的臉頰。

感覺到掌心的溫熱,看著近在方寸的女人的不避不讓,鄧九郎直感覺到胸口堵得緊。直讓他窒息難當。

他喘著氣,低悶地說道:「阿婧,別這樣問我,我好難受」

面對他近乎委屈的示弱。柳婧卻是神色不動,她依然沉靜的,含著笑地看著他,唇瓣一動,她輕輕的,溫柔地呢喃道:「很容易的九郎,很容易的。只是二三個字的回復而已!」

她這沉靜得近乎絕情的態度一擺出。鄧九郎放在她臉上的手,便猛烈地抖了幾下。

他顫抖了一會後,沙啞著嗓子說道:「阿婧,別逼我。」聲音中帶著乞求。

柳婧聞言又是一笑。她垂下眸來。任由深濃的睫毛遮住眸子底的濕意。垂著眸。柳婧輕輕地笑了起來「九郎。」饒是她百般克制,兩行清淚還是順著她睜大的黑眸流下了面頰。流著淚。柳婧微笑地看著鄧九郎,清晰明了地笑道:「九郎,說出來吧,很簡單的,真的。」

對上她這樣的笑容,鄧九郎閉上了雙眼。

這麼一瞬間,他與她幼時的相遇,成長後的幾度重逢,那半年中的馬車相依,一瞬間都浮現在了眼前。

他想,眼前這個看似溫柔軟弱的女人,其實最是狠決,他只要回答了不願意,就將永遠失去她。

他知道她的性格,知道她是那種狠得下心的人,以她現在的地位財力,如果她真心想避開他,忘記他,這天下雖大,他權勢雖盛,也無處可尋

想到無處可尋四個字,鄧九郎的唇猛然顫抖起來。

過了一會,他閉上眼,一字一句地回復她道:「阿婧,我喜歡你,如果我在這世上,只能娶一個婦人,只能與一個婦人廝守,我只願意娶你。」

說到這時,他睜大眼睛看著柳婧,聲音因為太多的情緒堆積而有點啞澀,似是哽咽「阿婧,天下的婦人雖多,可我從來都不喜歡。我十五歲成年那次,家族裡按照慣例,選出了二十個風姿各異,美貌各有不同,來自小家族的女兒放在huā園中讓我選擇,我是連看一眼也煩,只顧埋著頭跟著李先生學棋,咬著牙想著,如果逮到了你,非要讓你看看,我南陽鄧九是不是無才無能空有富家驕縱氣的混小子!家族裡那麼慎重其事地舉行了一場huā園宴,我卻連眼皮也沒有抬一下就離開了,母親有點惱。於是那天晚上,我的寢室里多了八個脫得光光的美貌女子。」

他定定地看著柳婧,聲音格外沙啞地繼續說道:「我當時給嚇了一跳,待看清她們那諂媚的,讓人噁心的表情後,便又都趕了出去。」

說到這裡,鄧九郎苦笑起來「經過這一事,家族裡老有人笑話我,我母親也後悔了,覺得我許是懂事太遲,不該按照慣例這樣大張旗鼓,以至被人笑話。後來,有人想到我既不好女色,許是個喜好男色的,於是,我的院子里慢慢就充滿了各色各樣的長得好的男孩不過這些人,給我每人抽了一頓鞭子後也給清凈了。」

他喉結滾動著,低低地說道:「我那些年,對這些都不感興趣,就想著再遇到你後,要怎麼怎麼報復回來」

說到這裡,鄧九郎陡然安靜下來。他是南陽鄧氏高貴的嫡子,自生下來便一呼百諾,他張揚慣了,也任性慣了,十五歲那年他由著性子趕走那些男男女女,雖是入了長者的眼,可現實中,他卻因為這事老被人笑話。他那麼驕傲的人,哪裡願意聽那些笑話?以前他一聽到這些閑話,便也覺得是柳婧害了自己。便覺得要不是自己老念著要報復她要戰勝她,也不至於連女色也不喜歡了。

他轉過頭,專註地看著下面街道中,來來往往的人流,他雙手扶著窗棱,直是出了好一會神。

也不知過了多久,鄧九郎再次開口了「家族設置的成年禮,主要是觀察子弟的品性。見我不喜顏色自端自持,我於隔年,便開始列為家族族長的繼承人,開始前往西南積累軍功。」他又安靜了一會,過了一會他再說話時,語氣已平靜了些「在遇到阿婧之前,我看女子,都是白白嫩嫩軟軟乎乎如同和田白玉,雖是純澈乾淨,卻也簡單明了一瞭然,簡直無趣之極。所以我總覺得,天下的女子都是一般樣,直到遇到阿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