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六十六章說出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向後退去。 退出兩步后,她目視著抿著唇一言不發地鄧九郎,突然聲音一提,清喝道:「來人1 一陣腳步聲響,轉眼間,霍焉張景等人大步上了樓,看到挺直著腰背,顯得格外驕傲的柳婧,他們走到她身後...

地五的應答聲十分響亮,就在他轉身離去時,鄧九郎轉過頭來看向柳婧。

他目光深深地凝視了一會柳婧后,突然說道:「我要與柳白衣說一會話,你們先出去1

這命令一下,眾銀甲衛同時低頭應是,在他們退下后,霍焉等護衛相互看了一眼,也提步退下。

當整個二樓只剩下他們兩人,變得十分寧靜后,鄧九郎慢慢坐到了榻上。

他倚著榻,仰著頭看向柳婧一會,突然喚道:「阿婧。」

「恩。」

「剛才你知道我要去西南,心裡很難受?」

這話柳婧該怎麼回?

當下,柳婧瞪著一雙烏漆漆的眼看了鄧九郎一會後,轉過頭抿起了唇。

見她雖是不回話,卻也沒有否定,一襲黑袍,俊美得凜冽的鄧九郎低低笑了起來。

笑著笑著,他聲音放柔,又道:「這兩年你一直跟他們說,你相思著我?」

他這笑聲,這問話一出,柳婧的臉刷地一紅,她轉過頭悶悶地回道:「沒這回事1

「沒這回事?」

「對!沒這回事1

「……既然沒這回事,你這麼激動做什麼?臉紅做什麼?」

柳婧瞪了他一眼,悶悶地回道:「我樂意1

這回答一出,鄧九郎哧笑一聲。

笑著笑著,他重新站了起來。

他邁開長腿,三步並兩步走到柳婧身前。低下頭,他深沉的眸子定定地看了她一會後,鄧九郎突然伸手把柳婧摟入懷中!

他這個動作,太突然,簡直是讓柳婧措手不及!而且那摟人入懷的動作,還用了很大力。

柳婧猛然被他重重摟在懷中,整個身子與他的身子貼了個結實,整個人便是一僵。

就在她想著爭持時,鄧九郎的唇湊到她的耳邊,低語如呢喃般地喚道:「阿婧……我今天看到你來找我,心裡很高興。」

柳婧爭扎的動作一僵。

鄧九郎雙臂收緊,越發讓她的身子貼著自己的,感覺著懷中的軟玉溫和,他又傲慢地說道:「還有,那個刑秀說你對我犯相思的話,我聽了也喜歡……等會下去,我會賞賜於他1

他說這話時,那語氣特傲慢,那抬起的下巴,揚起的唇角,只差沒有跟柳婧直說:我就知道你會對我犯相思,現在給說中了吧?

見到他這德性,柳婧有點惱,她剛想爭持,感覺到他那越發鎖緊,直如鐵鑄一樣的雙臂,不知想到了什麼,便又停止了。

慢慢的,她把臉擱在他的頸窩處,溫馴的呼吸著屬於他的氣息,感受著他的擁抱。

感覺到柳婧突如其來的軟化,鄧九郎越發唇角上揚,他微微低頭,用自己的臉貼著她的臉,親密的摩挲起來。

也許是分別太久,也許是這般相依相偎的時候,柳婧曾在夢中回味過。她閉上眼睛,靜靜地感受起他的溫柔來。

讓時光變得靜謐地依偎中,柳婧輕輕的聲音傳了來「你真不去西南了?」

「恩,不去。」

「皇後娘娘可會生氣?」

「會1

沒有想到鄧九郎的回復這麼乾脆,柳婧不由抬頭看向他。

對上她眨動的長長的睫毛,還有那烏漆漆的,因為太過黑亮,彷彿都有濕意的眸子,鄧九郎的心,突然酥軟起來。

他右手撫著她的背,低低地說道:「我姐姐她,原來對你我之事,還會笑話幾句,平素看我時,也帶著幾分戲謔,可那一天她下令時,分明語氣已變。我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麼,可看姐姐那模樣,是不想你我在一起了。」

抬起頭,鄧九郎看著紗窗外浩瀚的藍天,又說道:「我知道姐姐她很難,她發出的命令,我一直很少違背。可這一次,我斷然是不會聽她的了。你我都二十有餘了,我再去個西南幾年,只怕回來后,看到的你已兒女成雙……阿婧,這事我光是想想,便無法容忍。」

頓了頓,他又說道:「我明明心中挂念於你,卻還要在這種情況下遠離於你,這種行為太過懦弱,姐姐她下這個命令時,實是思慮不周。」

一口氣解釋到這裡,鄧九郎低下頭來在柳婧的額頭上親了親,突然聲音變得低低的,委屈的「阿婧,那一天你在我姐姐面前那樣說話,我聽了很不高興,很難受……」

柳婧慢慢伸手,她悄悄地環上他的腰,長長的睫毛撲閃了好一會,她才低低地說道:「你姐姐讓我做妾,我不喜歡。」

她慢慢抬起頭來。

抬著頭,柳婧在鄧九郎微抿的薄唇上親了親后,低低地繼續說道:「九郎,我說過的,你雖貴,我亦不賤。別說是做妾,便是讓我與吳佼她們和和樂樂一起嫁你,由我做你的妻,我也不願1

以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堅決和冷靜說出這句話后,柳婧慢慢扯開鄧九郎環著的雙臂向後退去。

退出兩步后,她目視著抿著唇一言不發地鄧九郎,突然聲音一提,清喝道:「來人1

一陣腳步聲響,轉眼間,霍焉張景等人大步上了樓,看到挺直著腰背,顯得格外驕傲的柳婧,他們走到她身後,看了一眼鄧九郎,然後轉向柳婧喚道:「公子?」

柳婧沒有回頭,她只是冷靜的平和地看著鄧九郎,微微笑道:「九郎的命令,你們剛才可收到了?還不貼出告示,向父老鄉親說明此事?」

「好的公子。」

「鄧九郎累了,派兩個人送他下樓。」

「是1

在兩個護衛移步走來時,鄧九郎抬起了頭。

他理也沒有理那兩人,大步走到了柳婧面前。

他一直走到離柳婧只有一臂遠的地方才停下,低下頭專註地盯了她一會後,鄧九郎薄唇微動,慢慢說道:「柳氏,我們來日方長——」就到這裡,他衣袖一甩提步就走。而隨著他一啟步,眾銀甲衛緊緊跟上,直到這一伙人鏗鏘有力的腳步聲傳來,柳婧才收回了目光。

收回目光后,柳婧見到眾護衛擔憂地看向自己,不由挑了挑眉,微微笑道:「諸君放心,我不會有事。」

眾護衛朝她無聲的揖了揖。

這時,柳婧想到鄧九郎揣著的那份卷冊,便轉向張景等人,慢條斯理地說道:「鄧九郎那份卷冊……」她這幾個字一吐出,幾個護衛的臉色便微微一變。

柳婧緊盯著他們,放慢語調,一字一句地說道:「有所謂,不招人妒是庸才!同樣,這世上品行無缺者,不是極端庸碌無能之人,便是大聖大德之人。各位,這世間從來都是人無完人,前漢開國功臣之一的陳平,還不過是個盜嫂偷金的角色呢。男子漢大丈夫要成就功業,哪裡能夠面面俱到?」

安撫到這裡,她又淡淡說道:「鄧九郎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拿出那份卷冊,也不過是要求你們離我遠一點。事實上,只要你們與我清清白白,他壓根就不會大張旗鼓,耗費心血來做那些多餘的動作1

聽到她這麼一說,眾護衛齊刷刷低下頭來,同時應道:「公子放心,我等明白。」

「明白就好。」

說到這裡,柳婧轉向了張景。

張景的情況,柳婧其實知道一些。那自殺的女子,比張景還年長一歲,從小就與他親近,與他家走得近,因女子父母已逝,只有一個不理事的兄長和一個懶惰的嫂嫂。所以她可以說,差不多是在張景家長大的。

那女子這麼多年來,一直照顧著張景,也照顧著他的家人,是一個如同姐姐一般的人物。現在這麼一個親人為他自盡,他一時片刻過不了心中一關也是正常。

張景與那女子既無媒妁之言,又無婚姻之誓,兩人之間的牽絆,不過是那女子單方面的執著罷了。說起來,似乎不應該成為張景人生中的污點。

可是,張景雖與那女子無媒無諾,可這麼些年來,他和他們的家人接受那女子的親近和幫助,耽擱了對方的青春年華,最終卻連一個名份也沒有給她,以致逼得她自盡,被人口誅筆伐那是理所當然的。那些指責張景和他父母的人,自然不會想著,那女子家中只有兄嫂,要是兄嫂並不願意為她的婚姻之事操勞,她被耽誤下去也屬正當。也不會想到,在張景心中,那女子只是一個姐姐,不管是做妻還是做妾,其實都不是他所願。

想到這裡,柳婧想安慰張景兩句,可看到他神色恍惚,便又琢磨著,還是等他心態平穩下來后再說不遲。

見到柳婧看了自己等人一眼后便沉默著,刑秀上前一步低聲問道:「公子,這一樓大堂叫南陽鄧九給佔了,那我們?」

一提起這個,柳婧便蹙起了眉,沉吟了一會,她說道:「鄧九郎的性格我了解,他既然下了這個決定,那就避無可避。這樣吧,你們把隔壁那院子買過來打通布置一下。」

「是。」

「想來不過多久,整個洛陽的人就會知道,我柳白衣,是他南陽鄧九護著的,是他的心上人……」說到這裡,柳婧住了嘴,她出了一會神后,冷靜下來又道:「這樣的風聲放出,對我們來說,並不是沒有好處1在眾護衛暗暗點頭中,柳婧突然臉一冷,嚴肅的,一字一句地說道:「可是!不管如何!他鄧九郎的,就是他個人的,我柳白衣也罷,諸位也罷,我們要的東西,只能自己伸手去拿,去爭,去取!所以,請各位謹記,便是鄧九郎住進了這白衣樓,他與我們的關係,也只是同居一樓的關係!有他沒他,我們都是一樣,記著,一切按照原來的計劃行事1

隨著柳婧這命令一出,眾護衛同時彎腰清亮地應道:「公子所言極是1

送上例行更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