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五章宣布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4-01-17 23:57  |  字數:3737字

幾乎是鄧九郎的聲音剛剛落地,突然的,外面一陣急促而整齊的馬蹄聲傳來!

那馬蹄聲沉沉而來,整齊有力的聲音,讓任何人一聽,便知道這支隊伍訓練有素,是血海中爬出來的悍騎,光是其奔跑聲,便有著重重殺氣!

於是,在那馬蹄聲傳來時,白衣樓上的眾人,先都是一怔,轉眼霍焉幾人大步走到了窗口處。

他們朝下一看,齊刷刷臉色大變。

而在他們回頭看來時,樓下的街道處,也是鴉雀無聲,一種讓人窒息的沉寂,籠罩在白衣樓!

就在這時,張景大步沖了上來,剛要張嘴,他一眼看到坐在主位上的鄧九郎,不由便是一怔。

看了鄧九郎一眼後,他迅速地轉頭看向柳婧,拱手一揖沉聲說道:「公子,外面來了三百銀甲衛,已把白衣樓團團圍住!」說到這裡,他忍不住再向鄧九郎瞟了一眼。

鄧九郎眼皮也沒有抬一下。

他只是好整以暇地向後仰靠著,只是右手中指不緊不慢地在几上叩擊著。

這個時候,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只有鄧九郎這叩擊聲清楚入耳。

就在眾護衛看向柳婧,柳婧蹙著眉看向鄧九郎時,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

轉眼,地五乾三等十幾個銀甲衛出現在了樓梯口。

這些人畢竟是百戰血士,腳步聲格外沉響,在霍焉等人齊齊望去時,眾銀甲衛大步走到了鄧九郎身前。

他們一停下腳步,從地五和乾三當中,便走出一個銀甲衛來。

那銀甲衛大步走到鄧九郎身前,躬身一禮,稟道:「坤二見過郎君!」說罷,一陣西西索索聲響,只見坤二從懷中掏出一個卷冊,恭而敬之地遞給了鄧九郎。

鄧九郎伸手接過。

外面劍拔弩張,裡面鴉雀無聲,只有鄧九郎,就著陽光一邊翻看著卷冊,而隨著他那白皙的,骨節分明的指節翻過一頁卷冊,柳婧注意到,他的眉眼,甚至是溫和滿意的。

鄧九郎翻看卷冊的動作不緊不慢,甚至可以說,還有幾分悠閑。

在這個時刻,他這麼悠閑自在地翻看著這東西,終於,眾護衛忍不住向柳婧看來。

柳婧垂著眸不言不語地站在那裡。

終於,鄧九郎把卷冊合上的聲音傳來,只見他慢慢抬頭,那雙深寒的眸子定定地看了一眼柳婧後,便緩緩轉向堂中眾美男。

瞟了一眼後,他看向一側的張景,薄唇一動慢慢說道:「張景,字文秀,揚州鄱陽郡人氏,家有一寡母和一個十歲小弟」他懶洋洋地叩擊著幾面,慢騰騰地說道:「你年少成名,剛滿十五歲,便在鄱陽一郡無人不知。當地鄉老想舉你中秀才,你卻說「如今之世,早已不如光武當年,有中秀才者,竟不識一字,有舉孝廉的,與父親都是分居的。」你還說「你的功名,會自己伸手去取!」你對那秀才之名不屑一顧,也對那個早就中意你,一心一意想嫁你的鄰家女兒錢濟兒不屑一顧所以你不知道,就在你拒絕了錢家的婚事,整理行裝離開家鄉的第三天,那個與你一起長大,對你一心一意,曾在你求學期間,默默照顧著你的寡母幼弟的錢濟兒便懸樑自盡了!」

一席話說得張景刷地臉色一白,顫著唇看向鄧九郎時,鄧九郎依然是不緊不慢地叩擊著幾面,他輕輕地說道:「你張景現在在家鄉的名聲已經很不好,你張景以後便是居於高位,美名揚於天下,這事也會成為你人生中的污點」

不緊不慢地說到這裡,鄧九郎輕蔑地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張景,已沒有興緻說下去。

他的目光,轉向了桓之況。

迎上鄧九郎的目光,桓之況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出一步。

鄧九郎見狀,薄唇輕蔑的一扯,他繼續用那不緊不慢的聲音說道:「桓之況,益州武城人氏,家有一兄三妹」

幾乎不等他說完,桓之況便上前一步,朝著鄧九郎深深一揖,低聲下氣地說道:「郎君有話何不直說?這般揭人之短又有什麼意思?」

他的聲音一落,另一個叫刑秀的護衛也走上前來,朝著鄧九郎嚴肅地說道:「桓兄所言甚是,鄧家郎君應該知道,人生天地間,除非聖人,孰能無故?郎君費這麼大心力調查我們又是何必?有什麼話,何不直說?有什麼要求,也可以直提無誤!」

看到鄧九郎一開口,便齊齊靜默了的眾護衛,柳婧這時不得不上前一步,她剛要說話,鄧九郎姿態優雅傲慢地站了起來。

他站在堂中,而隨著他直立而起,那一襲黑袍,便沉沉地墜在地面,鋪出一條條優美而又奢華的皺褶。

鄧九郎左手不緊不慢地按在右手的卷冊上,雙眼深沉地掃視過眾護衛,俊美絕倫的臉上,流露出了一抹冷笑。

他冷笑著說道:「諸君果然都是聰明人!那我就明說吧。我手中這個卷冊上,記錄了諸位郎君這二十來年間發生的大小事你們放心,我無意用它對付你們!」

他懶洋洋地瞟過眾人,深寒的目光所到之處,眾美男子無人不低下頭去「我今日把它宣讀出來,是想警告諸位一件事!」

他目光瞟過一側的柳婧,傲慢地朝她一頜首後,繼續說道:「你們的公子,柳白衣柳氏,她是我的人!她是我的女人,我南陽鄧九的女人,而我,也是她唯一的男人,是她的夫君!所以,我可以不在意你們奉她為主,也可以不理會你們與她同進同出,但是!」他的聲音猛然一厲,凜然喝道:「如果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或者近她的身,那人便是欺我鄧九郎!不管走到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