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六十四章回答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堵著一樣。 他死死地盯了柳婧一陣,想說什麼,最後卻是閉上眼,什麼話也沒有說了。 他不說話,馬車還在駛著。 安靜中,一個銀甲衛在外面說道:「郎君,我們這是去哪裡?」 鄧九...

柳婧唇瓣一動,正在說什麼時,突然的,一個清美的女子聲音驚喜地叫道:「九哥哥,是九哥哥嗎?」

幾乎是那叫聲一出,嘩啦一聲,五六輛馬車圍了過來,隨著馬車車簾掀開,一張張美麗又修飾得當,氣質不凡的大家閨秀的臉孔,出現在柳婧和鄧九郎眼前。

卻是五六個洛陽一流的閨秀圍上了他們,而那叫得清甜的,是一個長相清麗秀雅,頗有氣質的少女,在那少女後面的那輛馬車上,吳佼正溫柔中不掩詫異地朝兩人看來。瞧她這表情,彷彿對在這裡遇上了柳白衣和鄧九郎在一起,十分的吃驚一樣。

看到眾女嘩啦一聲圍上,鄧九郎眉頭剛蹙,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轉眼間,二樓上剛與他相會過的眾世家子,也在緩步走過來。

只是一轉眼,柳婧便以措不及防的方式,出現在鄧九郎的圈子裡,出現在這些洛陽一流世家裡出來的郎君小姑眼前!

這時刻,十幾輛馬車團團圍住了兩人,眾郎君也在好奇地打量。

於笑語問好中,鄧九郎顯得有點不耐煩,他淡淡說道:「我在這裡有點事,你們散了吧。」

他是下了逐客令,不過率先圍上來的幾女,卻絲毫沒有移步地打算。那個率先叫得歡快,聲音清美,長相秀雅的少女,轉頭就盯向柳婧。盯了一會後,她笑彎了月牙眼,很是高興地叫道:「啊,我識得你,你是那個柳白衣,那個收了很多很多長得俊的郎君在後院里的柳白衣。聽人說,你的後院的美人,連梁王叔也比不上,是不是這樣啊柳白衣?」

少女笑得甜美,聲音於嬌脆中也帶著幾分天真。可這話中的含義,卻恁地刻薄得讓人髮指!

她竟是當著這麼多人,當著鄧九郎的面,直白地說,柳婧入幕之賓無數,陰。亂之處天下無雙!

明明,這裡的每一個人,都隱約地知道些鄧九郎與柳婧的關係,也知道柳婧身邊的那些美男子,不過是她的護衛。可這少女還是以一種天真的口吻,裝作她與鄧九郎毫無關係統樣子,把柳婧釘上了陰。穢的名號!

因此,少女的聲音一出,四下不由一靜。

於眾人嗖嗖嗖投來的目光中,於那一雙雙審視的眼神里,柳婧神色不動,她緩緩抬頭看向鄧九郎。

便這麼看著鄧九郎,她烏漆漆的眸子里含著一抹帶笑的冷意,彷彿是在對他說:看,有人明知你我的關係,卻還是敢當著你的面肆意污辱於我……鄧九郎,你說你到了洛陽后可以護我周全,現在呢?

於柳婧的冷笑,四周的沉寂中,吳佼微微淺笑地看著這一幕,其上揚的嘴角,表達了她一種得意和愉悅。

鄧九郎沒有注意到柳婧的冷笑,他只是在那少女的話說出后,慢慢蹙起了眉。

他慢慢地轉頭看同那一派天真的少女,盯了她一會後,他微微後仰,向好不容易擠到他身邊的地五問道:「她是誰家女?」

隨著鄧九郎這話一出,那一派天真的少女臉色大變,要知道她剛一見鄧九郎的面,可是叫他『九哥哥』叫得很歡的,結果這個九哥哥連她是誰也不知道!這一傳揚出去,可不就是天大的笑話?

就在少女又是失望又是對著鄧九郎的眼神,有點害怕時,地五看了她一眼后,恭敬地回道:「她是中郎將鄭全的胞妹。」在皇帝還沒有生病前,中郎將是鄧九郎親大哥的官職,現在這個替代他的大哥成為中郎將的,自然也是他大哥的親信,是鄧氏一派的嫡系。

「是這樣啊?」鄧九郎垂著眸,他眼神有點冰冷,也有點不以為然,「那你讓人告訴鄭全,他胞妹出口無狀,我很不喜歡,以後就別讓她出現在洛陽了1

一言吐出,在地五清亮地應是聲中,本來安靜的四周,陡然喧嘩起來!

那少女白著一張臉,就在不久前,還有人告訴她,她馬上就會成為天底下最高貴的丈夫之一南陽鄧九的愛妾……怎麼這麼一轉眼,她就被九哥哥親口封殺了?

就在少女白著臉流著淚想要叫著什麼時,突然的,一隻大手猛然伸出,那手捂住了她的嘴,同時把那少女雙手一剪,砰地一聲給扔上了馬車。

……做這事的大漢,自然也是一個銀甲衛,就在這洛陽街道做出這種粗魯的,毫不憐香惜玉的動作后,那大漢自然而然地退到一側,退到了鄧九郎的身後。

這個舉動,更是清清楚楚地表明了鄧九郎的態度!

於是,四下更安靜了。

於安靜中,鄧九郎在眾女眾少年的臉上慢慢瞟過,他的眼光略過臉色有點蒼白的吳佼,略過眾世家子,朝著柳婧的方向下頜一點,淡淡地說道:「她是我的人……以後,若是讓我聽到有人敢一字不敬,那就休怪鄧九不認人情了1

冷冷地丟出這句話后,他朝著眾少年點了點頭,又道:「各位,我有事要離開一會,你們自便。」

說罷,他大步走到柳婧的馬車旁,伸手大賴賴地推開發怔的她,自己閃身進了馬車中。

隨著他車簾一晃,隨著他要求啟車的命令傳來,隨著柳婧的馬車開始駛動,圍著的眾人這才回過神來。在他們楞楞地讓開道,在眾銀甲衛簇擁著那馬車揚長而去好一會,眾郎君小姑,才『隘的一聲嘩然起來。

很顯然,今天鄧九郎的舉動,大大地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濾九郎低頭看向柳婧。

這時刻,他俊美的臉上又變得毫無表情,雙目沉沉地盯了她許久,鄧九郎淡淡地說道:「說吧。」

「……啊?」

鄧九郎微蹙眉頭,提醒怔忡的柳婧道:「你今天找我,就是想問我是不是要去西南平夷了?」

回過神來的柳婧馬上垂下眸,過了一會,她低聲回道:「是。」

「……為什麼關心這一點?你不是在皇後娘娘面前親口白牙地說了,你過得很好,不想知道我的事,也不願意嫁我嗎?」

聽著他這嘲諷的語氣,柳婧抬起頭來。

她的雙眸對上他黑沉得透不過光來的雙眼。

四目相對一會,柳婧很快便低下頭來,陽光照耀下,她白皙的臉蛋白得過份,睫毛撲閃了一會,柳婧低聲說道:「那你是不是要去西南了?」

「怎麼,你就想問這個?我問你的話呢,就不想回答了?」

語氣依然十分嘲諷!

柳婧閉上了唇。

過了一會,她慢慢說道:「你既然聽到了,也就應該知道,你姐姐許我的,不過一妾位。」

不過一妾位這幾字一出,馬車中便變得沉悶起來。

事實上,以柳婧的地位家世,南陽鄧九的妾位,她都說是『不過一妾位』,那還真是讓人無話可說。

沉默中,鄧九郎似是想笑,可他唇動了動,卻只感覺到咽中似有什麼堵著一樣。

他死死地盯了柳婧一陣,想說什麼,最後卻是閉上眼,什麼話也沒有說了。

他不說話,馬車還在駛著。

安靜中,一個銀甲衛在外面說道:「郎君,我們這是去哪裡?」

鄧九郎終於睜開眼來。

他目光深黑地盯著柳婧,一瞬不瞬時盯著她,他慢慢地命令道:「地五1

「屬下在1

「去調集三百銀甲衛,包圍白衣樓1

什麼?

在地五一驚,凜然應了一聲是后,柳婧騰地抬頭看向鄧九郎。

她瞪著雙眼,錯愕的不敢置信地看著鄧九郎,過了一會才驚道:「你說什麼?」

鄧九郎沒有回答,而是繼續命令道:「把坤二也一併叫到白衣樓來1

「是1

在地五響亮地應了一聲,策馬噠噠離去后,鄧九郎不顧柳婧震驚瞪來的目光,不顧她詢問不解的語氣,自顧自地再次閉上了雙眼。

不一會,馬車便來到了白衣樓。

鄧九郎看也不看柳婧一眼,便跳下了蔓在銀甲衛的簇擁下大步朝著白衣樓走去時,白衣樓正是熱鬧繁華時。

霍焉等人正與匆匆趕來洛陽的各處下屬忙活之時,只聽得蹬蹬蹬,一陣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傳來。

就在他們抬起頭時,一眼便看到蹙著眉頭的柳婧,緊緊跟著鄧九郎上了二樓。

柳婧的臉色實是不對,大異於她平時那鎮定自若的模樣,霍焉幾人相視一眼后,同時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提步向她走來。

特別是桓子況,他放下毛筆,大步迎向柳婧。在來到她面前時,他渾然無視鄧九郎那黑得要滴出墨來的眼神,低著頭關切地看著柳婧,以一種溫和的,大哥哥的語氣問道:「小白衣你不高興,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小白衣?

鄧九郎猛然轉頭,他沉沉地盯了一會桓子況后,又轉過頭看向霍焉,在對上霍焉那專註地看向柳婧的,同樣溫柔又親切的目光后,他冷冷一笑。

轉過身,鄧九郎大步走到主位的榻上坐好。

大馬金刀的坐下后,鄧九郎抬了抬眸,朝著柳婧喚道:「柳氏,過來1

應承他的,是包括柳婧在內,眾美男護衛齊刷刷的注目。

對上這一個個如保護什麼似的,把柳婧團團圍住,對他擺出防衛架式的美男子們,鄧九郎臉色大黑,他不怒反笑,語氣格外輕柔地又說道:「柳婧,你不想過來?」

柳婧一凜!

她連忙走了過去。

坐在榻上的鄧九郎,頭微微後仰,他以一種閑適的,卻格外主人的姿態看了走近前的柳婧一會後,薄唇微啟,慢慢說道:「你剛才在馬車上問我的話,我現在可以回答你:我不會去西南。」

說完這句話,見到柳婧的唇角幾不可見地淺淺揚起后,鄧九郎也是一笑,只是與柳婧那強行忍耐的歡喜雀躍不同,他的笑容沒有到達眼底。

看著柳婧,鄧九郎繼續輕柔地說道:「還有一事,這次你到洛陽后的表現,著實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不過我昨晚已經想明白了,今天前來,就是告訴你,也告訴洛陽人,有關我的回復1

送上更新,求粉紅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