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不嫁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那是不可能的。 二十騎簇擁著柳白衣的馬車,再一次招搖過市,而隨著他們經過,洛陽街道再一次出現了堵塞。當他們簇擁著柳婧回到白衣樓里,白衣樓附近,幾乎是里三圈外三圈的堵了個水泄不通。 水...

看到柳婧走出,眾護衛迎上前來。

一直把柳婧迎上馬車,張景才策馬靠近馬車旁。

他轉過頭,看著端坐在慢襟危坐,一絲不苟,卻臉色隱帶蒼白,緊抿著的唇也有幾分顫抖的柳婧,不由輕聲問道:「公子,剛才皇後娘娘說了什麼?」

柳婧轉過頭來。

她那烏漆漆的眸子有點濕,直是空洞地看了張景一會,她彷彿才看清說話的是誰,不由垂眸回道:「剛才皇後娘娘說,封我郡主之位,賜婚於我為鄧九郎之妾。」

張景溫柔地看著她,低聲說道:「你拒了?」

柳婧的臉色越發雪白,她挺直著腰身坐著,唇瓣微顫,好一會才應道:「是。」

「公子很難受?」

「是……這一拒,也許真是絕了我與他的緣份了。」

張景看著臉色越發蒼白,雙眼越來烏黑的柳婧,雖與柳婧結識不過一年多,可他是了解這個主人的。她的性格非常的藏得住,最深的情緒波動她也可以收起來,可以在表面上維持不動如山。

這種內秀,令得她的真實喜怒都很難為人所知。他以前在無數個夜晚,看到柳婧的閨房燈火燃了一通夜,可白天再見時,她又總是氣定神閑,表情平穩。

張景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柳婧失魂落魄的。

他盯了她一眼,白皙的臉上帶著一抹溫柔,又輕輕問道:「公子你。很喜歡鄧九郎?」

柳婧那淺白的唇瓣倔強地抿成一線,過了一會,她垂下眸子,低啞地說道:「喜歡。」過了一會,她又道:「……很歡喜。」

她轉頭看向張景,唇瓣動了動,泛著水光的烏漆漆的眼,也眨了眨,隨著這個動作,一滴可疑的淚光閃過。

彷彿察覺到自己會失態。柳婧果斷地轉過頭去。她看著馬車另一側。低啞地說道:「三年前,我們在吳郡遇上,他救我幫我也逗我氣我……我到了後來,到了後來……」

她唇抖動了一下。苦澀地一笑。又道:「張景。你沒見過我父親,他那麼寵我愛我甚至於尊重我。我從很小很小開始,他就對我說。我是世間最珍貴的寶物,天底下最優秀的男兒,如果不用妻禮來迎娶,我就可以不屑一顧。也許是我聽得多了,心裡就慢慢認定,自己真是那麼貴重了。所以,吳郡時,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他,竟有著哪怕只是為婢,只要能與他在一起也很好的想法時,就果斷地用計掉換了身契,果斷地離他而去。」

張景知道,她心裡正是難受之時,這種時候把話悶在心裡,遠不如說出來。

在他關切溫柔的目光中,柳婧眨了眨眼,然後,一滴可疑的水珠順著她的臉頰流到了車板上。

又過了一會,聲音越發沙啞的柳婧,低低地說道:「我離開吳郡回到汝南,用了四五個月的時間,才不再那麼想他。可他還是再次出現了,還是那樣對我又欺負又照顧的……阿景,你知道那種感覺嗎?你明明緊緊地守著自己的心,明明非常清醒著,可它還是為了另一個人喜怒不能自已。後來,後來那半年之約中,他在我腳上套上圈,他抱著我睡了一晚……其實那時我真的開心,阿景,我是真的開心。那時我就想,這樣就好了,這樣最好了,我是他的人了,我不再掙扎著想逃,不再想著要不要配別人,我就只想著他。這樣最好了,我便是不嫁他,也可以理所當然的不嫁別人……」

柳婧說到這裡,已有點語無倫次。

張景看著她蒼白的臉,忍不住低低說道:「我懂你的意思……你早知道他不能娶你,可你又不想忘記他,也不想他忘記你。是不是這樣?」

其實柳婧自己的心思,自己也理不清,聽到張景這樣一說,她轉過泛紅泛著淚光的眸子,連連點頭說道:「是是,你說得對,我就是這樣想的……我從來就知道,他不可能娶我,他不娶我,我就不嫁他。阿景,我要變強,我要變得很強很強,我要讓他,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知道,其實我很了不起。我,我要他便是娶了妻,也心不滿意不平,要讓他的心,永遠都處於殘缺和遺撼中……我本來好好的,心也穩穩的,是他使得我亂了心。所以,我也要讓他的心變亂,讓他這一生,都因得不到我而無法圓滿1

一口氣說到這裡,柳婧似乎平靜了些。她閉著眼睛啞聲說道:「走吧。」

「好。」張景回頭喝了一聲后,馬車啟動,他自己則靠近柳婧的馬車,溫柔地低語道:「可是阿婧,你有大才,這等兒女之情,不值得你如此傷懷。」

他抬頭看著天邊,俊秀動人的臉上慢慢露出了一抹暈紅,這是一種因為慾望和期待而折射出的興奮。這種興奮,令得他的眼中精光四溢。

過了一會,張景轉向柳婧,見到她還是側對著自己,在默默地流著淚,不由極輕極溫柔地說道:「阿婧,你忘記他吧。」

「……我以後會做到的。」

「要真正的忘記,真正地做到。」

「……我現在還不想,現在還不想忘記……阿景,你沒有愛過人就不知道,有時候光是思念一個人也是極美的感覺。我那兩年,就老想他。要不是實在想得受不了,我也不會到洛陽來,不會到有他在的洛陽。」

聽到這裡,張景轉頭看了柳婧一會,不由暗嘆一聲。

他暗暗想道:柳白衣最優秀最聰明,卻撼乎其是女子,還是一個沒什麼野心的女子。

張景想到這裡,不由又暗嘆一聲。

過了一會,他聽到馬車中那細微的啜泣聲不再,柳婧的呼吸之氣慢慢在變平穩,不由又想道:其實以柳白衣這近乎天生的沉穩自製,最是能成就大事。

想了想,張景又問道:「阿婧,如果皇後娘娘退讓了,或者你又立了大功,鄧氏一族願意退讓,南陽鄧九也願意以妻位來籠絡你,你會如何?」

這一點很重要,他要知道她的想法,才能做到心裡有底。

馬車中,柳婧沉默了好一會。

就在張景以為她不會回答時,柳婧低啞微澀的聲音輕輕地傳了來,「我還是不會嫁他。」柳婧似是笑了一下,轉眼她低低地慢慢地說道:「他害得我這麼喜歡他了,為了近他做了這麼多事,吃了這麼多苦,他卻要用他的妻室之位,當成籌碼來交換我的一切么?我不允,只要他沒有真心真心想娶我,沒有一心一意只想對我好,我就不會嫁他……我現在這樣就很好,比當他的籌碼,比當一個與他交易來的正妻要好。」

張景明白她的意思了。

終究還是年少,還是個天真的小姑,還在想著自己喜灰材芤恍囊灰獾叵不蹲約海並且因著這份喜歡而與她締結白頭鴛盟?這可真是天真啊,那些世家的男人可不是這樣想的,在他們眼中,婚姻本就是一種交易,是一張代表兩姓聯盟的契紙。

只因為喜歡才娶,只因為喜歡才只要你一個,這想法實在太天真太小女兒了。

想到這裡,張景又輕輕嘆了一口氣。不過這樣一來,他的心倒是穩了很多。

他和這些護衛,人人有著顯赫的先祖,人人智慧出眾才貌絕倫,要說沒有野心和慾望,那是不可能的。

二十騎簇擁著柳白衣的馬車,再一次招搖過市,而隨著他們經過,洛陽街道再一次出現了堵塞。當他們簇擁著柳婧回到白衣樓里,白衣樓附近,幾乎是里三圈外三圈的堵了個水泄不通。

水泄不通的不止是樓外,白衣樓裡面也是人頭濟濟。張景和霍焉一左一右地陪著臉色平靜,彷彿沒事人一樣的柳婧朝裡面走去時,霍焉在一側低聲說道:「公子,洛陽天子腳下,可謂寸土寸金,皇後娘娘賞給你的田地雖是離洛陽還有百里之遠,可也僅有百里之遠!這可是一筆極大的賞賜,如果用得好,那裡也可以是寸土金!因此,我早派人去叫來我們在洛陽的人馬了,便是散在西南東南三州的一些人才,也已派出飛鴿,他們不久後會趕到洛陽來。」

而在霍焉的聲音落下后,站在白衣樓大堂中的數百個打扮各異,身份不同的漢子,齊刷刷走出,看到柳婧,他們齊刷刷躬身一禮,同時喚道:「小人等見過公子1

一時之間,便是散在二樓上的人也下到了樓梯間,他們看到大步而來的柳白衣,臉露恭敬之色,齊刷刷地再次躬身後,數百人再一次齊聲叫道:「小人等見過公子1

這叫聲,整齊有力,清朗至極,一時之間,給遠遠地傳了出去。隨著這叫聲落地,便是熱鬧喧囂的白衣樓外,也出現了短暫的安靜!

聽著由白衣樓里傳出來的聲音,停在街道旁的幾輛馬車裡,同時出現了一陣噪動。聽著那噪動,一個婢女的聲音低低地說道:「小姑,這柳白衣太威風了1

履小姑沒有回答。而在另一側,另一輛馬車上,顧呈靜靜地張著眼看著那白衣樓。

見到他沉默,一個僕人低聲說道:「郎君,還要不要現在就去求見?」

%%

今天這一更有點早,求粉紅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