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五十九章柳白衣的美男陪嫁團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側過頭躲開眾人的咄咄目光,小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張景風度極好地回道:「金礦一出,我等便知公子會再入宮,便開始準備了……公子,這些洛陽人想娶柳白衣,也得看看我們同不同意,你說是不是?」<...

柳婧看著霍焉一會,低低笑道:「我變得這麼搶手了?」

「是。」

柳婧抬起頭來,她越過霍焉,看著那丟下銀甲衛,朝著自己大步走來的男人,突然問道:「皇後娘娘的旨意可有下達?我什麼時候入宮?」

「皇後娘娘讓公子既刻入宮。」

「那走吧。」柳婧的目光從鄧九郎身上收回,跳上自己馬車坐好,又道:「你來驅車。」

「好的公子。」隨著霍焉一聲清喝,馬車啟動,載著柳婧,順著另一條大道朝皇宮方向駛去,而把正大步趕來的鄧九郎,給拋在了身後!

不一會功夫,馬車便離了洛河,正式進入洛陽城中。

這幾日,霍焉每晚都在白衣樓出現。他的俊美他的風度他那有著赫赫凶名的先祖,都令得無數洛陽少女對他記憶猶深。此刻看到這麼清雅清俊,一身華服的霍焉當起了馭夫,一時之間,四下先是一凝后,有十數個女子叫聲嚷嚷著傳了來「霍郎何人也,怎能為人馭者?」「就是,什麼人配得霍郎為馭?」「這人太過份了!霍郎若來我府,定師禮以禮。」「對的對的,霍郎,這履人竟然把你當車夫,這也太欺負你了。你快下車,有什麼事我來替你擋著1

看著漸漸被堵住的前方,看著一群群義憤填膺,越來越激昂憤慨的少年少女,霍焉俊雅清華的臉孔驀地一紅,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履柳婧,張了張嘴,最後卻只是無言苦笑。

「……」

就在眾少女把前路堵住,令得霍焉的行駛速度越來越慢,眼看就要被迫停下來后。突然的,一陣整齊有力的馬蹄聲沉沉地傳來。

這馬蹄聲並不多,不過是二十騎同時驅動發出的聲音,在這洛陽天子腳下,應該算不得稀罕。

稀罕的是,隨著這些馬蹄聲傳來,原本堵了一街的,叫嚷得起勁的小姑們,卻齊刷刷一靜。

整個街道都是一靜。

於安靜中,那些馬蹄聲傳眼便來到了柳婧的馬車后,隨著一聲清喝,眾騎一涌而上,他們在分兩列守在柳婧的馬車身邊后,只聽得張景那清柔憂鬱的,帶著矜持冷漠的聲音傳了來「諸位,我家公子急著趕路,可否讓開道來1

本來以為是鄧九郎趕來的柳婧,聞言不由一驚,她連忙把車簾掀了開來。

這車簾一掀,她回眸一看,柳婧整個人都給怔住了。

出現在她馬車兩側的,是兩列二十個,俊朗挺拔的護衛們。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些護衛,任哪一個,都俊美過人,而且,他們的身上,不像往昔一樣,只是穿著最普通的統一的護衛裳服,而是一個個華服加身。這些式樣顏色各異的各類華服,極好的襯託了他們的身形,令得二十個美男子,赫然成了二十個世家子!

而且是真正的世家子!是那種無論其風度修養,衣著品位,行業微笑,都佼然出眾,都能鶴立雞群的那種世家子!

他們的風儀實是過於出眾,便是柳婧把他們帶在身邊多時,也直到這時,才看到這些美男子全副盛裝下的那種耀眼風姿!

柳婧沒有想到這一幕,她有點驚異地看著眾美男子胯下的各色罕見名馬,看著名馬背上風采各異,佼而不群的眾青年,忍不住朝張景招了招,在他靠攏來后,一襲白衣,也是眾人注目中心的柳婧側過頭躲開眾人的咄咄目光,小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張景風度極好地回道:「金礦一出,我等便知公子會再入宮,便開始準備了……公子,這些洛陽人想娶柳白衣,也得看看我們同不同意,你說是不是?」

柳婧:「……」

她抬頭看著張景這個憂鬱中透著清美的美男子,過了一會,她低低笑道:「不錯,正是這個理。」

兩人於是相視一笑。

笑過之後,兩個美男子上前,他們恭敬地把柳婧坐著的馬車車簾全部掀開,讓坐在裡面的柳白衣完全呈現在街道眾人的眼中后,與張景一道,朝著柳婧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後退回隊列,然後,馬車啟動,眾蹄翻飛!

一直到柳婧的馬車走出好幾十步,街道中的人都完全清醒過來。這一清醒,街道中的少女們,便不約而同地發出了一聲驚喜的低叫聲!

本來,光是霍焉這個成為馭者的美男子,便讓她們驚艷的了,這一下子,又來了二十個美貌各異,氣派不凡的美男子,她們真真是目不暇接。

於是,隨著柳婧的馬車所到之處,街道中越來越喧嘩,漸漸的,有如熱水鼎沸之勢。

於是,隨著柳婧的馬車經過,越來越多的少年少女和孩童聚集於后,漸漸的,成了浩浩蕩蕩的一支隊伍。

鄧九郎剛帶著幾個銀甲衛一衝而來,便被眼前這人山人海的架式給擋住了。

他蹙著眉看著眼前這些格外興奮格外激動的洛陽人,轉向一側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銀甲衛從人群中賓士而回,來到鄧九郎身側后,他恭敬地回道:「郎君,是那柳白衣,她身邊的那些護衛一個個衣履光鮮地簇擁著她,因此令得這洛陽街出現了堵塞。」

鄧九郎聞言冷冷一笑,說道:「那些護衛衣履光鮮地簇擁著她?如果我記得沒差的話,柳婧這是準備入宮,她帶著這些男子到宮中去,她想做什麼?」

那護衛搖頭之際,一個銀甲衛在鄧九郎的身後恭敬地回道:「回郎君的話,剛才柳郎身邊那個叫張景的出來時,曾與我打過照面,我問過他這是往哪裡去。他說,聽說皇後娘娘準備給他家公子配人了,他們雖然不才,卻與柳白衣有過生死患難之約,說起來,他們可以說得上是柳白衣的陪嫁了。因此,柳白衣配人一事,也關乎他們的終身,所以他們也要去瞅一瞅。」

鄧九郎:「……」

他與地五等人面面相覷后,乾三一個沒忍住給打起哈哈來。只聽他捂著肚子笑得前俯後仰的嚷嚷道:「有意思,哈哈,太有意思了!這麼說來,娶一個柳白衣,還可以搭上一大串的美男,可以構一個美男後宮了?哈哈哈,這要是碰到個喜好男風的,只怕是哭著叫著也要把柳白衣娶回家去……」

乾三實是想得好笑,便撐著腰伏在馬背上樂得直打顛,他實在太過樂呵,都忘記去看他家郎君的臉色了。

鄧九郎的臉色自是很不好看。

他沉著一張臉,過了一會,他咬牙切齒地沉喝道:「別笑了1

一句喝令赫了乾三一驚,急匆匆住了嘴后,鄧九郎冷著臉喝道:「走,我們入宮。」

「是。」

確實沒有人想到,柳白衣再一次入宮,會是這般排抄…這排場,簡直是耀hu了洛陽人的眼。

於擠擠攘攘中,柳婧在護衛們的簇擁下,很順利地入了宮門,來到了議事殿下的白玉廣場中。

她剛剛抵達,劈面便退下十幾個大臣和世家子。這些身著高官袍服,氣勢儼然的官員在看到柳婧的隊伍時,也是一凝。

而柳婧,在目光微微一轉時,同樣也是一凝。

……對面的這十幾個官員中,便有三個年輕郎君,而這三個年輕郎君中,顧呈赫然在列!

顧呈與柳婧四目相對!

極為安靜中,一個尖哨的屬於太監的笑聲傳了來「喲,這不是柳白衣嗎?來得挺快的嘛。咦,這些是什麼人?端的個個都是好兒郎啊1

那太監的聲音一出,眾高官不由一驚,他們頭也不回,便下意識地佝僂著腰退向兩側。而在他們讓出來的道路中,一襲便服的鄧皇后,在十幾個太監宮女的陪同下,緩步走了出來。

站在鄧皇后旁邊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司禮太監。這太監一張白嫩的圓臉,笑起來極精神,此刻,也正是他在向柳婧發話。

沒有想到鄧皇後會出現,眾人先是一怔,轉眼,齊刷刷地插秧般跪倒在地,幾十號人同時叫道:「臣等見過皇後娘娘。」

「免禮,都平身吧。」鄧皇后雍容地說完這話后,目光轉向剛從地上爬起的柳婧,看著她在眾美男的簇擁下,越發耀眼奪目,越發奢華氣派的舉止,微笑著問道:「柳白衣,你身後的這些人是?」

柳婧深深一禮,清聲回道:「回娘娘的話,他們是我的護衛。」

「護衛?」鄧皇后笑了起來「柳卿身邊真是藏龍虎,這小小的護衛,也一個個人才如此出眾。」

「皇後娘娘過獎了。」

「柳卿,你這次進宮卻把這些護衛也帶進來,是何用意?」

說這話時,鄧皇后的唇邊一直帶著笑,甚至,她的眼中也是笑著的,顯然她的心情還挺不錯。

柳婧抬頭看了鄧皇后一眼后,長揖一禮,回道:「回皇後娘娘的話,他們都是柳白衣在東南西南三州時招下的人手,那時不知今日之事,與他們簽下的契書,是同進退共患難,出入行止不離之棄之約……」

「哦?這契約有什麼含義?」

柳婧抬頭又看了一眼笑得愉悅,也不知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的皇後娘娘,想了想后,還是老實回道:「回皇後娘娘的話,那意思就是,在很多年內,他們都不會離開臣……如果臣有了嫁娶之事,他們也會跟隨左右。」

隨著柳婧這話一出,眾高官和那幾個年輕郎君嗡嗡細語,鄧皇后那含著笑意的聲音清晰地傳了來「柳卿的意思是,他們會是你的陪嫁了?」

「正是1

隨著柳婧這句『正是』一出,與剛才的鄧九郎一樣,顧呈也黑了臉!

##

送上例行更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