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五十五章鄧九郎來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清雅的聲音從馬車外傳來「在下霍焉,敢問幾位,我家公子柳白衣可在馬車中?」 是霍焉! 霍焉這人,行事向來沉穩有度,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讓他半道前來找她? 柳婧一凜,頭一轉便想回...

柳婧退出宮城,一眼便看到了被眾銀甲衛簇擁著的自己的馬車。

她提步朝那馬車走去。

見到她過來,眾銀甲衛轉過頭看來。略略一瞟,他們便低下頭,動作既表示客氣,也因低下頭時速度過快,顯得有點不敬。

柳婧也不在意,她長袖飄搖地走了過去。剛剛掀開馬車的車簾,突然間一隻大手伸來,那手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把柳婧朝著馬車上便是重重一拖!

這事太過突然,柳婧嚇了一跳。她剛張開嘴想要尖叫,轉眼感覺到這人熟悉的溫度,馬上反應了過來,便又連忙閉上了嘴。

而就在這片刻之間,她已被亂話煙嶸狹順迪帷A婧一被帶入車廂,身子便被那人重重一放,隨著她撲通一聲仰面摔倒在車廂中,一個溫熱的軀體突然壓了下來,結結實實地罩在了她身上……

柳婧抬頭。

她烏漆漆的雙眸,對上了一雙含著怒火的,深邃至極的眸子!

此刻,這雙眸子正定定地瞪著她,而眸子的主人,更是把她完完全全地壓在了身下!

這人,一張俊美貴氣的臉戾氣隱隱,可不正是鄧九郎?

……

鄧九郎攤平手腳,完完全全把柳婧壓制在身下后,他冷著臉朝外喝道:「啟車,速度慢一點,繞遠些1

「是1

於銀甲衛們的朗應聲中,馬車開始啟動。

而隨著馬車啟動,隨著車廂一搖一晃,被鄧九郎結結實實壓著的柳婧,感覺到他溫熱強勁的軀體,以及那軀體因顛覆而越發顯得強勁的力道和那渾厚的男性氣息,她那雙烏漆漆的眼,不知不覺中添了一抹水光……

覆在她身上的鄧九郎見狀,薄唇一扯,冷冷哧笑出聲。哧笑著,他冷然說道:「沒有想到柳白衣堂堂丈夫,居然還記得昔日這委委屈屈,楚楚可憐的婦人模樣1

他顯得太過憤怒,太過痛恨,於冷嘲熱諷中,一雙眼沉沉地瞪著柳婧,一股煞氣掩也掩不住地朝著柳婧直射而來。

就在這時,馬車也不知撞到了什麼,猛然顛覆了一下!

馬車這一撞,直令得車廂中一陣搖晃,令得覆在柳婧身上的鄧九郎身軀一拋,再又重重地壓在了她的身上。

……這一拋一壓,直衝撞得柳婧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悶哼,一張素白的臉,再無法自抑的變得粉紅。

柳婧把頭側了過去,她認真地瞪著鋪著車廂的褥子,低低地喝道:「離開1

如果忽視她幾不可見的變得暈紅的臉頰的話,柳婧這一聲喝,真是恁地冷傲!

她的聲音一落,鄧九郎便冷冷地說道:「偏不離開1

不知怎麼的,他這麼沉冷的聲音,配上這麼四個字,很有點古怪的傲驕的感覺。

柳婧漲紅著臉雙眼水汪汪地瞪著他,扯著脖子沒好氣地說道:「你,你這樣成何體統?」剛叫到這裡,她猛然想起眼前這人,可從來不是知禮識禮之人,要讓他下去,這樣直接質問是不行的,得轉移他的注意力。

見到柳婧的眼珠子在轉動,牢牢壓著她的鄧九郎冷笑起來,他咬牙切齒地喝道:「柳氏向來自負聰明,卻不知現在這眼珠子一轉,又是在想些什麼了?是了是了,你是在想,今天只怕是無論怎樣,也逃不出我手掌心了?」最後一句,卻是分明的威脅!

他說話時,那氣息熱熱地噴在她的頸窩和耳側,柳婧咬著唇說道:「郎君要算帳可以,我們坐好再算。」

豈料,在她再一次聲音落下時,馬車又不知碰到了什麼,再次顛了顛。在鄧九郎的身子被馬車給顛得跳起,再沉沉地落回柳婧身上時,柳婧已羞得咬牙切齒地瞪向他了。

直到這時,鄧九郎才從憤怒中猛然清醒過來,才發現柳婧的羞赧。

他歪著頭側眼睨著她一陣,突然低低一笑,挑起她的下巴說道:「你羞了?」不等柳婧回答,他又傲慢地說道:「你的身子早就讓我抱了摸了親了,你早就是我的人了,用不著羞1

柳婧:「……」

這時,鄧九郎伸手扣著她的下巴,就著車簾縫飄過來的陽光,細細地把柳婧的臉認真地打量一會後,他忍不住伸出手指,輕輕摩挲著她的眉眼。

摩挲了一會後,他繼續傲慢地說道:「兩年不見,變化倒是蠻大的……哼哼,柳白衣,好一個柳白衣1

不提這個也罷,一提這個,他還真是氣不打一處來。狠狠地磨了一陣牙后,鄧九郎眯著眼睛「我一直在想,再見到你要怎麼懲罰你!是把你關上幾年讓你知道馴服?還是拖著你直接進了洞房,生出孩兒后你就知道心服了……」他剛剛說到這裡,猛然想起眼前這人最近的所作所為,想到她讓自己進不能進不得的種種舉措,想到她令得自己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的種種,不由又是氣恨起來。

也許是氣到了極點,氣到了最深處,鄧九郎直覺得,以前自己想過的種種懲罰,對眼前這人來說,都太輕太不值一提了。當然更重要的是,她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令得他對她無計可施!

於是,他右手一伸,把柳婧的雙手扣回到身下后,還故意趁著馬車顛覆,使勁地在她身上磨了幾下……

騰地一下,柳婧終於臉紅過頸!

她實是被他的舉動羞得眼淚都出來了,雙眼水汪汪的,柳婧氣恨地低叫道:「鄧九郎,你,你別欺人太甚1

她側過頭去,避過他的呼吸之氣,倔強地叫道:「鄧九郎,你是堂堂丈夫,要說理也好,要打要殺也好,都可以光明正大的來。這樣壓著我,算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這樣壓著你我甚是舒服。」

「鄧九郎1柳婧氣得臉孔通紅,她呼哧呼哧喘了一會氣,與他大眼瞪小眼一會後,想到這人吃軟不吃硬的性子,便壓下聲音,紅著臉軟軟地求道:「九郎,你先放開我,我們起來說會話兒好不好?」

「不好1

「你1

就在這時,馬車再次一晃,然後一個清雅的聲音從馬車外傳來「在下霍焉,敢問幾位,我家公子柳白衣可在馬車中?」

是霍焉!

霍焉這人,行事向來沉穩有度,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讓他半道前來找她?

柳婧一凜,頭一轉便想回答。

剛剛張嘴,她一眼看到鄧九郎那雙深黑幽暗的眼,看到他對著自己冷冷笑著的臉,不由想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當下,她張開的嘴馬上緊緊合了起來。

看到柳婧知道閉嘴,鄧九郎薄唇一扯,似笑非笑了下。在柳婧瞪來的目光中,他不緊不慢地開了。「找她什麼事?直接說吧。」

透過車簾縫,鄧九郎盯向馬車外那個俊美清雅的美男子,沉著一張臉,瞟了一眼柳婧后又說道:「她現在就在馬車中,只是不方便回話,有什麼事,你直接跟我說也一樣。」

他說到這裡,見到柳婧開始掙扎,開始張著嘴想要說什麼,便把頭一低,薄唇湊到她的耳畔,極為溫柔地說道:「阿婧信不信,只要你一開口,我就把車簾掀開……柳白衣進洛陽時,還是挺風光的,我想大夥一定很樂意看到在馬車中與我鄧九郎顛鸞倒鳳的柳白衣的1

成功的令得柳婧僵住后,鄧九郎皺著眉頭,語氣極其冰冷地喝道:「怎地不說話了?」

他喝問的,自然是霍焉!

馬車外,霍焉略一沉默,然後他朝著馬車中深深一揖,極有風潰骸霸來是鄧家郎君在內……在下也沒有什麼事,只是想跟公子說,酒樓現在的生意挺不錯,要不要再買一家?」

霍焉這話一出,濾九郎便冷笑出聲。

這霍焉一看外表氣度,便不是個普通的,能讓這樣的人匆匆忙忙趕來的事,定然是了不得的,它絕對不是什麼再開一家酒樓的小事。他說這話,是想敷衍自己吧?

透過飄飛的車簾,看了一眼那個一襲白裳飄飛,俊美中頗顯氣度非凡的美男子,鄧九郎不知想到了什麼,臉又黑了起來。

他黑著臉半晌,聲音突然放得輕柔「你叫霍焉?」

「是。」馬車外,霍焉的聲音清雅乾淨,微帶笑意,透過車簾縫可以看到,他的態度也罷表情也罷,都完美得無懈可擊。

「你的先祖是霍去病和霍光?」

鄧九郎這話一出,柳婧便是抬頭向他看去。她眨著眼睛看著他,暗暗想道:原來昨晚上發生的事,他也是知情的。

提到先祖,霍正格外嚴肅地聲音清楚地傳來「正是。」

鄧九郎的聲音中含著笑意「你很不錯,可願意為我的門客?」他深邃的眼似笑非笑地瞅著柳婧,吐出的語氣格外親切溫和「你家公子,以前也是我的門客。」

南陽鄧氏,天下第一門第,南陽鄧九,如今獨撐朝權的鄧皇后的嫡親弟弟,十六歲便揚名天下的鄧閻王……能做他的門客,可謂是一步登天!霍焉本來才智超群,只要把握住幾次機會,一飛衝天之勢無人可擋!

所以,鄧九郎這話是誘惑,是給予一個男人最大的權位名利的誘惑!

一時之間,馬車內外,都安靜了起來。

##

送上更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