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四十五章逃出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是無意的暗示后,那前途盡毀的沈信終是把消息泄露了,他令得諸方城的地下豪強以為鄧閻王懷疑到了自身……這些人中,確實有嫌犯,可另一部份,也是清白之人。只是這所謂的地下豪強,他們便是清白又能清白到哪裡去?他...

車隊正式進入了叢林中。

這般五六月時節,天氣開始轉變炎熱,樹木也格外蔥鬱,大叢大叢的樹枝都伸到了官道上,令得這片官道,顯得格外狹長。

漸漸的,車隊開始由兩三輛馬車并行,變為一輛馬車行駛。

柳婧朝外看了一眼后,轉向鄧九郎說道:「我去看看吳叔他們。」

她在馬車中呆了一天,也是拘著了。鄧九郎看了她一眼,溫聲說道:「恩……便是柳樹沒有追回,也不用急。」

「好的。」柳婧乖巧地應了,坐上一銀甲衛交過來的駿馬,轉身朝著隊伍后列趕去。

就在柳婧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眼前,就在整個千來人的隊伍越拖越長,越拖越長,走在最前面的隊伍,已過了樹林的大半時,突然間,樹林中傳來一陣急促的鳥類飛動聲,伴隨著這聲音的,還有一種古怪的尖哨聲。

那尖哨聲突然而來,只是在響起的片刻后,樹林中竟是火光大作!

竟是無數火箭嗖嗖射出,那些火箭射到了隊伍的前方半里處,令得那淋了火油的樹林,突然火光大作,濃煙四起!

這一下變故,不可謂不突然,於是在一陣短暫的驚亂后,便是四面響起的尖哨聲,「敵襲敵襲1「快,護住主公1「有刺客1「救命,誰救救我?」

這一支隊伍,其中佔大多數的,是連血也沒有見過的商人,隨著這火光一起,林中刀光暗閃,無數的人都慌亂了,而隨著他們一慌亂,他們胯下的坐騎,也驚亂地四下亂竄。於是這麼片刻之間,敵人還沒有出現,整個隊伍已先亂成了套。

反應最快的是銀甲衛們,他們急急衝到鄧九郎身邊圍住他時,鄧九郎也沉了臉,他厲聲喝道:「地五1

「在1

「收攏隊伍,有不聽者,斬1

「是1

「地十一1

「在1

「領導眾人,開始迎敵1

「是1

「乾三1

「在1

「進入樹林,探清刺客人數和布置1

「是。」

這三人堪堪領命,鄧九郎便轉向另一個銀甲衛,清聲道:「你帶一列人馬,前去保護柳文景1

「是1

在這麼慌亂的時候,鄧九郎連自身安危也沒有顧及,便想到派人保護柳婧,甚至還派出一列十人,這種行為令得地五嘴張了張,不過他看了鄧九郎一眼后,還是沒有反駁。

可就在了鄧九郎的命令下達時,陡然後,隊伍的后列,也出現了熊熊大火以及滾滾濃煙!

而且這火堆不是一柱,濃煙也不止一起!

眼看火勢越來越猛后,眾銀甲衛終於變了臉色。他們相互看了一眼后,齊刷刷朝著鄧九郎圍來,轉眼間,地五乾三幾人已把鄧九郎圍在了中間。

他們把他一圍而上,在幾人拿過水把衣物淋濕后,鄧九郎也被人捂著鼻子蒙著頭,朝著官道的正前方急奔而去!

……他們本就在隊伍前列,前方火光也並不旺,那條官路還看得清,只要一衝,就還有生機!

這麼危機時刻,這些死忠於鄧九郎的銀甲衛們,自動把他所有的命令都遺忘了,直接把對他性命的保護,變成了第一位!

危急時刻,鄧九郎匆匆回頭,在看到那列銀甲衛急沖入人群,趕向隊伍后列尋向柳婧時,他放鬆地回過了頭。

一切如銀甲衛們所料,這正前方的火焰,還真不那麼兇猛,再加上他們跨下的坐騎著實神駿通人性,這一番急沖,還真沖他們衝出了樹林!

一回到空曠地帶,鄧九郎便黑了臉,他沉聲喝道:「不對!刺客只是縱火,人數卻不多,我們殺回去1

「是1

……

天空,漸漸黑暗了。

站在東南道上,吳叔幾人急急策馬迎上柳婧,朝著那火光衝天的樹林看了一眼后,一人叫道:「火快熄了1

說罷,他們齊刷刷看向柳婧。

昏暗的夜色中,柳婧沒有理會他們的眼神,她只是沉聲說道:「很快就會下雨,我們馬上動身,我們的行蹤也會被雨水沖洗得一乾二淨!走1

「是。」

五人策馬急馳起來。

於賓士中,吳叔憐惜地看著伏在馬背上起伏不定的柳婧,嘆道:「大郎為什麼不讓我們把馬車也帶出來?要是坐上馬車,大郎也不必這麼辛苦趕路。」

在吳叔以為柳婧不會回答時,黑暗中,她的聲音淡淡地傳了來,「馬車留在那,是取信於鄧九郎……他空負閻王之名,居然被屑小暗算,連自己的身邊人也給擄了去,這等奇恥大辱會把他牽在此地,定要查個水漏石出。這樣,也就利於我們逃走了。」

吳叔幾人聞言,不由相互看了一眼。

又過了一會,吳叔忍不住一邊賓士一邊問道:「大郎,今晚這個計策,是你出的?」

剛剛浮現天際的,娥眉月的淡淡瑩光下,柳婧雙眼微斂,她低聲說道:「不是,我只是將計就計。」

鄧九郎入諸方城時,被官吏們跪拜著大禮相迎,本是被人教唆。教唆之人本沒有查出,不過柳婧在一次似是無意的暗示后,那前途盡毀的沈信終是把消息泄露了,他令得諸方城的地下豪強以為鄧閻王懷疑到了自身……這些人中,確實有嫌犯,可另一部份,也是清白之人。只是這所謂的地下豪強,他們便是清白又能清白到哪裡去?他們身上犯的血案,那是經不起任何一個人的調查。所以,在知道自己被鄧閻王盯上后,在調查了鄧閻王的惡名后,他們決定梃而走險行刺客一事。

柳婧在調查了一路的地形后,確定那些刺客會在這片樹林動手,最遲,也是今晚紮營時。畢竟到了明天,就要進入荊州地帶,到時會有荊州官兵接應,再要行刺又不那麼容易了。所以,她什麼也不需要做,只需要在她以為的關健時刻離開鄧九郎的視野就行了。

而且,客觀來說,刺客的這個計策,只是勝在出奇不意,因時間太緊,真正做得並不周全,動用的人也絕對不多。因為一旦多了就有可能泄露,畢竟他們動手的對象是第一權貴南陽鄧九,相信有很多人會樂意用這個秘密換取南陽鄧氏的好處。

因為不周全和人不多,鄧九郎只要衝出包圍,馬上就可以反擒住那些人。而整個隊伍驚魂初定后,也肯定損失不大,只要雨下得及時,更可能沒啥損失……不過那一些,都與柳婧無關了。

一行人在黑暗中,朝著東南道急馳而去。

柳婧的算計很准,很快的,雨滴應期而來。隨著淅淅瀝瀝的雨水綿綿而下,眾人被淋濕了一身的同時,這一路留下的痕,也被雨水沖了去,身後的那片燃燒著的樹林,更是火焰全熄。

這一晚,雨沒有停,他們也沒有休息。

第二天又是一個大睛天,眾人在清晨時休息不到半個時辰,在柳婧的強行要求下梳洗過後,一夜沒睡的幾人又上路了。

不過這一次,他們就沒有顯得那麼匆忙狼狽,因為衣冠整齊,偶爾遇到幾支隊伍,也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目。

如此又急行了一天後,柳婧看著前方出現在小鎮,啞聲說道:「行了,應該沒事了,今晚就在這裡落宿吧。」

「好的大郎。」

小鎮不大,於荊豫邊界,這裡只是一個極普通的地方,柳婧不想驚動他人,壓了壓斗笠,一入鎮中便擇了一個客棧住了下來。

當她沐浴更衣,坐在月光下靜靜地發著呆時,吳叔悄然而來。

吳叔來到柳婧身後,現在是炎熱時節,晚間這個沒人的時候,柳婧穿得單薄,那雙如玉纖足上的鎖心圈,也在月色下金光燦爛。

吳叔看了那鎖心圈一眼后,忍不住小聲問道:「大郎,你這是何必?」

他不明白柳婧為什麼要跑……她明明知道,就算她跑了,她的家人也在鄧九郎手中,還有,她的足上都被鄧九郎套了鎖心圈,她這樣跑,能跑到哪裡去?

在吳叔的疑惑中,柳婧緩緩轉頭。

月色下,她的雙眼熠熠生輝。

明亮的雙眸定定地盯了吳叔一會後,柳婧緩緩站起。

她目視著前方,慢慢說道:「叔,你知道么?鄧九郎之所以想鎖住我便鎖住我,想威脅我父母便威脅我父母,是因為我無權無勢無財無人,他怎麼對我,都毫無顧及1

月色下,她慢慢垂下眸來。

看著自己在銀色月光中瑩白的纖足,柳婧輕輕說道:「所以,我要離開他。」

吳叔還是聽不明白,他傻傻地搖了搖頭。

過了一會,見柳婧沒有再解釋的意思,他忍不住又問道:「那大郎,我們這裡往哪裡去?」

「揚州。」

「回陽河嗎?」

「不。」柳婧轉頭看向吳叔,在他詫異的目光中輕輕一笑,說道:「鄧九郎不是給了我一盒子的契書嗎?有所謂天授而不取,反受其禍……我現在就是趁他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先去把那些財產變賣了,這樣,我以後要做什麼,就有了足夠多的資本了1

吳叔的臉色卻是一變,他期期誒誒地說道:「可是,可是今晚大郎的計策,不是令得九郎以為你已生了變故了嗎?你這樣一露面,豈不是告訴他,一切都是你的主意?還有,他那麼有權有勢的人,他的東西也不好收吧?」

面對吳叔的疑問,柳婧卻是微微笑道:「鄧才郎是個極聰明的人,今晚之事最多只能瞞過他半個月,他遲早會知道我算計了他……至於那些房產店鋪,我收了他的,也會加倍還與他。」

說到這裡,柳婧也不想再說什麼了,她只是靜靜地看著揚州方向,想著那一盒子厚厚的契書所代表的財富,想著那天大地大的逍遙自在……

送上第二章,最後一天了,大夥的粉紅票別留著了,都給了林家成吧。好歹這也是2013年最後一回求粉紅票呢。今年我寫了鳳月無邊,也寫了美人溫雅,請喜歡這兩本書的朋友,給我一個完美的結局吧……我愛你們。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