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四十三章溫馴?同意?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眼神中帶著滿意和愉悅,「阿婧,這些契書,我把戶主名改了,你看看。」 隨著他的手指一指,柳婧清楚地看到,契書下面,原本寫著鄧擎的地方,變成了豆大的陽河柳婧兩字。 鄧九郎見到柳婧的目光落到...

這時的鄧九郎,與往昔不同,往時他總不免帶上幾分審視幾分警惕,這時他卻是全心全意地放鬆。

見柳婧垂著眸抿著唇,那長長的睫毛不時的輕顫著,他忍不住低下頭,再在她的眉心間輕輕一吻。

輕輕鬆開她,他提步走向身後的書櫃。

西西索索間,不一會,鄧九郎拿出一個木盒走到了柳婧身側。

他把那木盒推在柳婧面前,溫柔地笑道:「打開看看。」聲音中,有著一種微妙的得意。

柳婧長長的睫毛顫抖了一會,慢慢伸手拿過那木盒。

她慢慢把木盒打了開來。

木盒中,是厚厚一疊契紙,柳婧微微一瞟,便見到最上面那張,是處位於揚州治所歷陽的莊子。

見柳婧只是盯著卻不拿出,鄧九郎伸手把她扯入懷中環住,他的下巴擱在她的頭頂,低低的,高興地說道:「怎麼不拿出來看看?」

說完這話,見柳婧還是不動手,他輕嘆一聲,把那厚厚的一疊從木盒中拿出,把它們擺在柳婧面前,他聲音如水般溫柔,「這是我上次在揚州治下的產業,共有莊子十三座,田地三千餘頃,還有店鋪三十七間。」

他轉頭看向柳婧,眼神中帶著滿意和愉悅,「阿婧,這些契書,我把戶主名改了,你看看。」

隨著他的手指一指,柳婧清楚地看到,契書下面,原本寫著鄧擎的地方,變成了豆大的陽河柳婧兩字。

鄧九郎見到柳婧的目光落到了戶名上,又是一笑,他從一側拿過印泥,抓起柳婧的右手,把拇指在印泥上按了一下后,他低聲說道:「阿婧,來,在這上面按上你的手指印,以後,它們就都是你的財產了。」

柳婧垂著眸,手指拘攣著沒有讓他按下去。

見她到了這個時候還在抗拒,鄧九郎微微一怔,轉眼他雙眼一眯。

眯著眼盯了柳婧一會後,他聲音放淡,輕輕笑道:「是了,還忘記告訴阿婧一件事了……」他從一側抽出一封信函,把它在柳婧面前展開,慢慢說道:「這是我才寫的信,是給你父親和你三伯父的。阿婧你看,我在這裡明白地告訴了兩位老人,說是你已與我私定終身,不久之後,我便會帶你前往洛陽鄧府……我讓兩位老人不用挂念於你,你是我心上之人,此生斷斷是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委屈的1

這一次,一直眼神有點茫然的柳婧終於開了口,她的聲音有點啞,「是不是洛陽來信了,讓你趕緊回去?」

她這話一出,鄧九郎先是一怔,轉眼他讚歎地說道:「阿婧真聰明。」

柳婧垂眸,面對他的讚美不笑不動,過了一會,她又慢慢說道:「這次回去,你的家人會逼著你娶妻吧?」

鄧九郎再次一怔,他側頭盯視著她,卻是沒有回話……

柳婧長長的睫毛再次撲閃了一下。

看到她眼中隱有水光閃現,鄧九郎突然覺得胸口無比的氣悶。

他慢慢鬆開對柳婧地擁抱,直過了一會,他低沉的,有點冷漠的聲音傳來,「你到底在想什麼?」

她到底在想什麼?

柳婧垂著眸,她發白的唇緊緊抿著,她想告訴她,不管她是不是被他看了摸了親了,不管她是不是**於他,要她心甘情願地做他的妾室,心甘情願地回到他那個洛陽的大宅子,與他的妻子一輩子這樣和和樂樂地過下去,她做不到!

可這些話她不想說,她不能說!至少,是在她的計劃實施之前,是在這三天還不能說!

垂著眸,柳婧長長的睫毛上不知何時掛上了一滴淚珠兒,在那淚珠兒要墜不墜間,柳婧蒼白著臉退後幾步,朝著他福了福后,她低聲說道:「郎君好意,阿婧領受了。」說罷,她走上一步,把几案上的木盒收起,把它放入懷中后,柳婧低聲說道:「這信既是發給我父親伯父,不如由阿婧來發吧。」

鄧九郎定定地看著她。

過了一會,他低而溫柔地問道:「阿婧,你真想明白了?」

「是。」

鄧九郎低低一笑。

他大步上前,輕輕把她擁入懷中,高興地笑道:「我想阿婧也是會想明白的。」她除了嫁他,還能嫁誰?

饒是先前早就料到這個結果,可看到柳婧真正收下木盒,真正對他展開一個有點勉強,卻已溫馴的笑容,鄧九郎的心裡,還是湧出一種說不出的滿足和快樂。

他手一伸,把柳婧重重扯入懷中后,頭一低,便覆在她的唇上親吻起來。

這一次,柳婧沒有半點抗拒,她乖乖地張著嘴,任由他的舌頭與她的嬉戲,任由他的鬍渣在她的臉上摩擦。

感覺到她的服從,鄧九郎更歡喜了,他煥:「阿婧,叫我夫主。」

「……夫主。」雖是有點羞澀,可這聲叫喚,當真說不出的綿軟。

鄧九郎情不自禁地收緊雙臂,他滿足的輕嘆道:「再叫兩聲,阿婧,再叫兩聲。」

「夫主,夫主……」

「真好聽……阿婧你放心,天下間,我不可能再對另一個女人有對你這麼喜歡。到了洛陽,我一定會護著你,讓誰也不敢欺負你。」

「……多謝夫主。」

「傾華不是欺負你了嗎?我現在也替你報仇了。而且,我還把此事傳回了洛陽。我會讓所有試圖動你和你的家族的人知道,激怒我是什麼後果。」

「恩。」

聽著她這聲綿綿的應答,鄧九郎顯然開心至極。他忍不住把她攔腰一抱,在柳婧的驚呼聲中,他抱著她坐到榻上。在把柳婧置於懷中后,鄧九郎從一側端過酒盅,在拒絕柳婧接過後,他拿著那酒,一點一點地餵給柳婧喝,在柳婧小抿了幾口后,他自己也喝了一口,再給她喂一口。

柳婧似是有點羞赧,她垂著眸不安的小心說道:「夫主,讓我自己來……」

「不必。」鄧九郎低低地笑道:「從來都是別人侍侯我,今兒我也想侍侯阿婧一回。」

說到這裡,他忍不住在柳婧的眼上吮了一下,低低喚道:「阿婧。」

「恩。」

「你別怕,我會模會很好很好的。」

「恩。」

「你也不用再擔心會有人害你,我會在你身邊安排最能幹的婢女和最精明的護衛,你的家族既無可用之人,那我會安插一些得力的人進去,總之你以後什麼事也不用管,只管安心做我的女人。」

「恩。」

「阿婧,我不喜歡孩子,覺得他們挺麻煩的,不過是阿婧生的,我就喜歡。以後,你給我多生幾個兒子好不好?」

「恩。」

「要答應好。」

「……好。」

「洛陽的那幫子人,你也不用放在心上。總之你永遠記著,你的夫主,在這世上不曾懼怕任何人,所以,你也不必害怕任何人。」

「恩。」

「阿婧,我好開心。」

「……」

「阿婧,你開不開心?」

「……開心。」

這一天,鄧九郎顯然真是開心過了頭,他一直在說,一直在笑,在喂著柳婧飲了一盅酒後,用餐時,又強行把她摟在懷中,一筷一筷的非要喂她。

遠遠看到那兩個相依相偎的身影,乾三也咧著嘴呵呵直樂。一側的地五瞟了他一眼后,輕蔑地說道:「這有什麼好開心的?郎君樂呵也就罷了,他那是迷了心竅,你樂呵個啥?」

乾三白了他一眼,咧著嘴直笑,「我就是高興。」摸著後腦殼尋思一陣后,他朝自個大腿上一拍,「是了是了,我跟在郎君身邊這麼多年,就沒見過他這麼開心,直樂得跟個孩子似的。我這是替郎君高興呢。」

這話一出,地五也不說話了。過了一會,他低聲說道:「郎君畢竟年少,他想得到這個人太久了,這一突然得手,自是免不了開懷幾日。」

「那倒也是。」

兩人這般膩著,雖是在書房呆了一天,卻啥事也沒做。快到傍晚時,鄧九郎清醒過來,他看著那厚厚的一疊信函,笑道:「本以為二天後便可動身,如今看來這樣耽擱下去,少說也得再過一天才可以啟程。」

依然被他緊摟在懷中,哪裡也去不了的柳婧,聞言垂眸輕問道:「阿擎與我約了半年,如今,那賭約已沒有繼續的必要……我們還要走下去么?」

「自是要走下去。」鄧九郎忍不住在她的臉頰上親了親,溫柔說道:「與你約賭只是順便,我本來也是要前往荊州有事的。」

「恩。」

「阿婧,昨晚我們那般……」他低低笑著,帶著幾分促狹,「你還記得多少?」

他不提昨晚也罷,一提昨晚,柳婧的臉蛋便是刷地一下漲得通紅,接著,那臉蛋又一點點轉青。

鄧九郎饒有興趣地看著她的臉色變化,在看到她暗暗咬牙時,終是忍不住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你還好意思惱我!你昨晚咬在我鼻子上那一下,害得我敷藥敷了整整一個時辰,出門還是戴紗帽的1

說到這裡,他呼吸有點粗重了,喉結滾動了幾下,鄧九郎在她耳邊輕輕求道:「阿婧,我想看看昨天晚上我咬的印記還在不在……」

他這話一出,柳婧的臉便紅得要滴出血來,看到她羞憤到了極點,那雙烏黑的眸子都水光盈盈了,鄧九郎連忙說道:「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他喉結滾動了下,把臉整個地埋在她後頸,「……我都聽阿婧的,在回洛陽前,我忍不了也得忍著。」

他這話還說得特委屈,直讓柳婧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看著外面燦爛的霞光,她轉眼不知想到什麼,那笑容又慢慢淡去,漸漸的轉為平靜無波。

##

第二更奉上。各位各位,雙倍粉票期間,求大夥的粉紅票埃淚,上個月我的粉紅票可憐到了極點,這一個月大夥把你們剩下的粉紅票都扔給我吧,求各位了。

還有,明天和後天,爭取每天至少雙更,求獎勵。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