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四十一章教訓?咬印?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著嘴抽噎著。 見她哭泣個不停,鄧九郎抱著她站起來,挪到榻上,他像抱孩子一樣把她置於懷中,再拉過薄被蓋在兩人身上,有一下沒一下地安撫著,「乖,別哭了……我以後會摹V灰你乖乖的,我就一定對你極好...

柳婧像抱著大樹一樣吊在鄧九郎身上,整個人沒有了剛才的情潮,卻有了股慵懶粘乎。

見她巴巴地摟著自己,只是沖著自己眨著大眼甜笑,鄧九郎心情也是很好,他低下頭在她的鼻尖上輕輕咬了咬,低低問道:「阿婧,我是誰?告訴我,我是誰?」

柳婧雙臂扣緊,越發粘著他,懶洋洋的從咽喉中發出一聲咕嚕,軟軟地說道:「你是九郎嘛,我的九郎……」

最後四個字一出,一種難以形容的喜悅不由湧出鄧九郎的胸臆。他伸出手反抱著她,兩人站在房中,便這樣粘粘乎乎地摟抱著,「嗯?我是你的九郎?」

這句話柳婧沒有回復,她眨著烏漆漆的眼看著他,似乎在說著:你耳朵有問題啊?

她這樣的眼神實在太可愛,鄧九郎忍不住又在她唇上親了親,低低說道:「喜歡這樣抱著我?」

柳婧連忙點頭。

鄧九郎低低一笑,他把自己的臉貼著她的臉,聲音格外沙啞沉暗地喚道:「便這樣抱著,就夠了么?」

柳婧眨巴著眼看著他,渾沌地想道:好像是有點不夠。

想到這裡,她在鄧九郎目光的鼓勵下,悄悄低下頭來。

瞅了一眼他裸露大半的胸膛,柳婧臉紅了紅,雖是紅著臉,她一雙眼,卻有點移不開。

再悄悄抬頭看了鄧九郎一眼,見他鼓勵地看著自己,柳婧悄悄伸手摸向他的胸膛。

他的肌膚結實緊緻。溫熱有力,一摸上去,那種形容不出,卻讓人留戀的溫暖和渴望便破繭而來。

「誘情」這種葯,在激發后,雖是使人能夠記憶,卻使得人不能系統冷靜的思考,這葯的效果,便彷彿把人置於夢境,清楚自己做的一切。卻不願意醒。也以為醒後會無痕無跡。

柳婧年歲並不大,算不得歷經世事,她只是向來理智,那份過人的理智。直把她的潛在的渴望和心態都給掩藏起來。而用了這葯后。她就如一個最普通的少女一樣。有點憨,有點天真幼稚了。

所以,在把鄧九郎的胸膛上摸了幾下后。柳婧再次抬著紅朴朴的臉蛋害羞地看向他。見他雙眸幽暗卻格外溫柔,她的膽子又大了些。

於是她低下頭,雙手扒開他的衣襟鼻尖差點觸到胸膛上欣賞了一會後,柳婧突然伸手在他左側的紅果上重重一掐!

這一掐有點重,鄧九郎不由從鼻中發出一聲悶哼。柳婧卻沒有看他,只是眨著烏漆漆的眼,一邊扯著它一邊咬牙恨恨地說道:「叫你欺負我1

她叫到這裡,可能是想到眼前這幕不過是自己的夢境,只是自己的幻覺,便又抬起頭來看向鄧九郎。

歪著頭打量他一陣后,她雙手齊出,狠狠掐住他雙頰后,在鄧九郎情不自禁地再次悶哼一聲,一直帶著種戲謔的眼神也變得無奈之後,柳婧掂起腳尖,抱著他的頸從他的額頭細細地吻了起來。

這濕濕香香的吻,又激起了鄧九郎的信心,他微收雙臂,越發方便她的行動。

柳婧的吻,從他的額頭到眼睛,再到鼻尖,吻到鼻尖時,她停下來研究一會,突然露齒叨住!

這一叨又有點重!

幾乎是突然的,鄧九郎想道:不好,這一咬我明兒怎麼見人?

當下他溫柔地求道:「阿婧,我好疼,鬆口好不好?」

「偏不松1柳婧語氣悶悶地帶著委屈,「你不是好人,我要留個印記……」

這話一出,鄧九郎更委屈了,他輕嘆道:「阿婧這麼不喜歡我?」

「不,我喜歡你。」叨著他的鼻子,柳婧格格一笑,快活地說道:「可我醒著你老嚇我,老欺負我,我現在要欺負回來1

剛說到這裡,她又鬆開了牙齒,歪著頭欣賞了一會俊美無論的鄧郎鼻尖上的牙印后,柳婧格格一樂,唇移到他的薄唇上。

隨著她的吻移上,以為她又要咬的鄧九郎剛想掙扎,卻又強行令自己頓祝

不過這一次,柳婧沒有咬他,她只是細細地吻著他的薄唇,舌尖像舔水果一樣含著他的唇瓣輕輕吮。

吮著吮著,她似是對這個遊戲喜歡起來,便眯著眼睛格格直樂。樂了一陣,她的唇移到了他的下巴。

叨住他泛著青青鬍渣的下巴吻了一下巴口水后,柳婧滿足的煥:「我的九郎從來華美,我好喜歡呢……還有,嘻嘻,今兒這夢倒是有趣。」

話音一落,她突然伸手,在他挺翹的臀部重重拍了一掌!

這一掌拍得突然,情不自禁的,鄧九郎黑了臉。

柳婧看到他泛黑的俊臉,卻更得意了,她在他喉結上輕輕咬了咬,嘟囔道:「上次還穿那麼少跑到帳蓬中……害得我以為自己發了病,真該罰1

說到該罰時,她在他的右側紅果上又是重重一掐!

這一下,鄧九郎不幹了。他覺得自己再這樣站著不動任她施為,只怕她沒動多少情慾,卻是欺負得自己遍身牙印巴掌印的。

這讓他以後如何大振夫綱?

當下,他啞著聲音提醒她,「阿婧……」他聲音低沉磁寒,吐出后如能在人的心臟上撓啊撓。

一句話喚得柳婧大眼巴巴地抬頭看他時,鄧九郎啞聲喚道:「阿婧,你想不想摟著我睡?」

這話一出,柳婧馬上把臉貼在他的胸膛上,格格笑道:「想。」

「怎麼想的?」

柳婧尋思了一會,湊到他胸口上重重親了一口,呢喃道:「就是,就是想與九郎在一起。」

「那……」鄧九郎的聲音充滿誘惑,「想不想脫我衣裳?」

柳婧聞言。臉蛋紅朴朴的,她眨著長長的睫毛羞笑著說道:「想。」

「那為什麼不脫?」

這話真是好不鼓勵!

柳婧抬頭看著他。

看了一會後,她羞紅著臉輕輕說道:「可是,可是那是洞房之夜做的事呢。」她歪著頭歡樂地瞅著他,「九郎又不準備與我洞房1

吐出最後一句話后,她似是又清醒了一些。

昂著頭怔怔地盯著他,柳婧烏漆漆的眼有點水光,她眨巴了下,朝他笑道:「九郎,悄悄告訴你一個事兒?」

鄧九郎怔怔地迎著她的眼。聞言低聲問道:「什麼事兒?」

「我好象歡喜你了。」柳婧說到這裡。聲音中加上了一點嘆息,眼中水光卻是更盛,「你這麼不好,我怎能真歡喜你?」

鄧九郎看著她。過了一會。他薄唇嚅動了下。輕輕說道:「我會模

柳婧卻是對這個話題失去了興趣,她低下頭把整張臉都貼在他胸膛上,唇也印在他的胸口上。一隻小手,卻西西索索摸掏起來。

在把他的上半身都摸了個遍后,柳婧好奇地瞪著他雙腿看了一會後,突然仰頭沖他甜甜一笑,雙手一用力,重重扯著他的薄裳,一直把它扯到了腰部。

這時,她感覺到那頂著自己的硬物,便低下頭好奇地瞅著它不放。

鄧九郎這時熱漲得厲害。

他不想讓她點火,便伸手扣著柳婧亂摸的手,啞聲說道:「阿婧,你不熱么?」他俊美的臉上笑意盈盈,雙眼幽深如子夜,湊過唇,在她的唇上輕輕吻了吻,他誘哄地喚道:「阿婧,你也脫掉上裳好不好?」

這話一出,饒是以為自己處於夢幻中,柳婧也臉刷地一紅。她嗔怪地白了他一眼,轉眼低頭說道:「可,可我不敢……」

「為什麼不敢?」鄧九郎伸手定著她的臉,輕輕吻過她的唇,吻過她的玉頸,一隻手慢慢扯開她的衣襟,低頭吻向那慢慢露出的雪白的墳起,低啞地說道:「反正這只是做夢……讓你的夫主在你身上也留個牙印好不好?」

他是這樣問著,手口的動作卻絲毫沒有遲疑,一雙手慢慢扯開她的中裳扔下,露出那薄薄的褻衣后,他輕輕把那白色的褻衣向下扯去。

隨著他的動作,柳婧雪白粉嫩的肌膚漸漸呈現在空氣中,鄧九郎喉結艱難發滾動著,目光瞬也不瞬地看著她的嬌軀,想道:怪不得有那隻要女色不顧國事的昏君,今日方知,這女色之美,著實能讓人魂牽夢縈……

他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剋制自己地衝動。便這般帶繭的大手劃過她雪白的雙肩后,他定住她,唇一寸一寸膜拜地吻過她的鎖骨,慢慢吻向那雪白的墳起處。

感覺到他的動作,柳婧羞紅著臉扭動起來,她掙扎著喚道:「九郎不要,這樣怪怪的……」

鄧九郎自是不會理會她,他雙手還在扯著她的褻衣,在把那褻衣三不兩下扯到她腰間,露出一對雪白的雙鴿后,鄧九郎俊美的臉上已是汗珠大顆大顆地流下。他制止著柳婧的扭協,暗啞地求道:「阿婧,乖乖的不要動,我今天不想動你……只是親一下,只要你不動1

柳婧卻是聽不懂,她羞紅著臉扭動著,掙扎著。

鄧九郎無奈,只得用強力鎖著她的腰,把她半拖半抱到榻間,然後合身一壓,在整個身體都覆在柳婧的身上。柳婧被他這麼合身壓著,終於無力掙扎了。

鄧九郎低著頭,他喘息著,薄唇慢慢劃過她的雙乳之間,慢慢移向左側的乳丘。

當他的唇來到她左側的雪乳櫻尖時,鄧九郎頓了頓,他啞著聲音,慢慢的,一字一句地說道:「阿婧。」

「九郎,我好癢……」吐出這個『癢』字時,柳婧的聲音中沒有笑意,只有帶著渴望的呻吟。

鄧九郎沒有回答她,他只是啞著聲音,語調極慢地說道:「阿婧,你後來,想過顧呈么?」

「顧呈?」

柳婧身軀一僵!

她雖什麼也沒做,雖只是一僵,鄧九郎卻覺得一股鬱火湧出胸臆。他抬起頭。雙眼像鷹兀一樣一瞬不瞬地盯著她,慢慢說道:「阿婧,從今往後,你要記著一件事。」

他的眼神如此可怕,柳婧動也不敢動,只得眨巴著迎上他,眨巴著等他說下去。

鄧九郎的薄唇扯起一個涼薄的冷笑,低低地,暗啞地說道:「你必須記著,你是我鄧九郎的女人……無論是平素。還是睡夢中。你都只有我,只能有我,可有明白?」

他的眼神太可怕,柳婧乖乖地點頭。

「很好。」鄧九郎低啞地說道:「為防你醒后忘記。我得像你在我鼻子上留印一樣。也給你留一印!得讓你知道。你的身子已給我看了,摸了,親了。你只能做我的人了1說到這裡,他低頭咬上她左側的雪乳,在叨起那紅櫻后,雪白的牙齒重重一咬!

這一咬實在是重,於柳婧而言,雖有一種說不出的酥麻,可那疼痛卻完全蓋住了它,於是她哇的一聲哭出聲來。

鄧九郎沒有理會她,他幽深的眼轉向她另一側雪乳,忍著漲痛想道:不能再拖下去,再不速戰速決,今晚我怕是會要了她去……佔有柳婧的清白,並不在鄧九郎的計劃內,正如他當初所說的那樣,他不能讓她不清不白地進門,以後一生都被流言攻擊!

想到這裡,他忍著衝動,把唇移到右側的雪乳上,用牙齒輕輕叨起乳尖,在柳婧渾身顫抖,低低的委屈又難耐的哽咽間,一口咬了下去!

「哇」的一聲,柳婧又是一陣上氣不接下氣的痛哭聲。

這時,鄧九郎卻迅速果斷地抬起頭來,他動作麻利地拉起柳婧的衣裳,把她包起后,又扯過自己的外裳,把她整個人都包得密不透風的。

包好之後,他把她整個地摟起,在柳婧委屈的哇哇聲中,低下頭有一下沒一下地親著她的臉,安撫著她,「乖,不痛了,我親親就不痛了。」

那般地方,本來就是感覺敏銳,疼痛雖是來得猛烈,卻也去得快,在鄧九郎安撫之際,那疼痛感還真漸漸消去。

感覺到不再那麼痛后,柳婧季屈地把臉埋在他頸間,控訴道:「你壞!夢裡也欺負我1

吐出這句話后,柳婧很委屈了,她哇的一聲再次啕啕大哭,淚如雨下地泣道:「你一直欺負我!你怎麼能老這樣欺負我?現在到了夢中,也還欺負著1聲音真是又氣憤又委屈。

鄧九郎聽了想笑,他憐愛的在她額頭上親了親,啞聲說道:「可我只欺負你礙…阿婧,天下婦人那麼多,我只想欺負你1

柳婧卻一點也不覺得這是榮幸!她委屈地扁著嘴抽噎著。

見她哭泣個不停,鄧九郎抱著她站起來,挪到榻上,他像抱孩子一樣把她置於懷中,再拉過薄被蓋在兩人身上,有一下沒一下地安撫著,「乖,別哭了……我以後會摹V灰你乖乖的,我就一定對你極好極好。」

柳婧淚水巴巴地在他裸露的胸口蹭動,委屈地說道:「你老欺負我,我連夢中也沒有欺負回來。」說到恨處,她咬牙道:「等我下次做夢,一定要把你吊起來打1

「好好,吊起來打1

「還要狠狠咬,狠狠撓1

「好好,狠狠咬,狠狠撓1

「我再不只咬兩下就心軟,就想著摸你去了……」

「好,不心軟,不摸。」

「我,我還要你也寫賣身契1

「好,我寫賣身契1

「讓你嫁到柳家,聽我管制1

「……」

「我還要把那鎖心之圈給弄到你腳上去,讓你一輩子給我老老實實的。」

「……」

「我還要收集你犯事的罪證,如果你不聽話,就拿出來嚇唬你,管教你1

「……」

「要是你再不聽話,我就在你頸項上也套一個圈,上面寫著汝南柳婧的字型大小1

鄧九郎終於黑了臉。

「還有,我也要騎著大馬,衝到你面前居高臨下地嚇你,拿著大刀,架在你脖子上讓你害怕0……」

「讓你每天寫一百遍我只喜歡柳婧,我聽柳婧的話1

……

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呢喃細語,以及隱隱而來的鄧九郎的磨牙聲中,鄧九郎房中的燈火,直過了近一個時辰才再次熄滅。黑暗中,鄧九郎就著月光把懷中的柳婧更加摟緊一點,低頭看著她雪白臉上殘留的淚痕,他壓下磨酸了的牙根,轉而滿意地想道:有了這一次,她醒過來后,應該不會再有其它念頭了。想到這裡,他低頭在她鼻尖上親了親,滿意地閉上雙眼,這樣半坐著慢慢睡去。

??

又是近五千字更新。話說我這陣子雖是每天只有一更,可一章的字數都要遠超三千字,大夥獎勵我一下,把你們的粉紅票留在手中,到29號雙倍粉紅票期間,就給了林家成吧。話說,這本書上個月都沒有搶到粉紅票呢,那挺讓我沮喪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