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三十五章刺激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齊嘌聲。 於安靜中,鄧九郎頭也不回地朝一側的護衛吩咐道:「今天的事,我要一點風聲也傳不出去1 「是,郎君放心1 那護衛策馬離去后,鄧九郎轉向眾官員,他沉著臉,淡淡地說道:「我本...

從來沒有一刻,讓傾華郡主如此憤怒。

她的憤怒,甚至讓她無法維持表面上的甜美可愛了,那雙盯向柳婧的眼,直是要噴出火來。

柳婧不用回頭,便能感覺到傾華郡主投在自己身上那陰狠的目光。不過她這般策馬走到鄧九郎身側,本來就是氣她來著,此時自是頭也不回。

隨著鄧九郎溫和的一聲『起來吧』,眾諸方城的官員們連忙恭順地爬起身來,

幾乎是車隊剛動,傾華郡主便是甜甜一聲『九哥哥』,天真爛漫地趕了上來,在不知不覺中把柳婧擠到一側后,她歪在鄧九郎身側,嘰嘰喳喳地說道:「九哥哥,上次你母親跟我說,你這大過年的也不在家裡過,也不知在外面有沒有凍著病著,說著說著,你母親眼眶都紅了呢。」

這句話,明顯激起了鄧九郎對母親的思念,他沉默起來。

在他的沉默中,傾華郡主轉頭看了柳婧一眼,湊近鄧九郎小小聲地說道:「九哥哥,我剛才試了一下,柳哥哥脾氣大著呢,他這樣到了洛陽,會不會被人擠兌得很難受?」語氣溫柔體貼,彷彿因為鄧九郎看重柳婧,她也一併為柳婧擔憂著。

聽她提到柳婧,鄧九郎回頭瞟了一眼,他淡淡說道:「我會護著她。」

這話一出,傾華郡主放在腿側的小手再次緊握成拳,因握得太緊,那拳頭上都青筋突現。

傾華郡主可愛的大眼撲閃了下,格格低笑道:「那九哥哥。你對他那麼好,佼姐姐怎麼辦?」

鄧九郎瞟了她一眼,蹙著眉頭有點不耐煩地說道:「關阿佼什麼事?」

說到這裡,他無視著一眾諂笑著,只想找到機會套近乎的諸方眾官,也無禮笑容有點僵硬的傾華郡主,轉頭朝著柳婧頜首道:「過來。」

柳婧只得策馬靠近。

鄧九郎看著她,蹙眉道:「以後不要動不動就躲到後面去1

再一次,他的話一吐出,在沒有人看到的角落。傾華郡主俏美的臉已變得扭曲。

就在這時。幾個諸方官員終於找到機會靠得近來,他們圍上鄧九郎,一個個諂媚地笑道:「鄧郎能來我諸方城,真是令得我滿城生輝埃」「是啊是埃鄧郎的大駕。我等是渴之久矣1

鄧九郎回過頭去。

他靜靜地看著這些人。慢條斯理地說道:「方才你們的恭迎之禮,行得過了1

一句話令得眾官員臉色一白時,鄧九郎的聲音再次傳來。「你們此舉,實是陷鄧某於不忠不義1

「郎君,我們……」「郎君見涼。」「慚愧,是下官們思慮不周。」「郎君萬望恕罪1於此起彼伏的道歉中,鄧九郎手一舉。

一個動作,便令得眾官員齊齊嘌聲。

於安靜中,鄧九郎頭也不回地朝一側的護衛吩咐道:「今天的事,我要一點風聲也傳不出去1

「是,郎君放心1

那護衛策馬離去后,鄧九郎轉向眾官員,他沉著臉,淡淡地說道:「我本無意清查各位,如再有這種舉動,那就別怪鄧某人不客氣了。」

「不敢不敢。」「郎君,我等萬萬不敢了1

「不敢就好。」鄧九郎冷冷說過後,在城門『茲茲』大開聲中,馬蹄翻飛,帶著眾人率先入內。

諸方城中熱鬧非凡,而隨著鄧九郎和這麼一大批官員入內,就更是熱鬧得出奇了。

很快的,他們在幾個官員地帶領下,住進了一個優美繁華的宅院中。

宅院中,自是婢僕齊全,布置周到。傾華郡主一落馬,便帶著自己的婢僕和眾金吾衛們,前呼後擁的朝著東院走去。

不一會,她們一群人便呼啦一聲,佔據了整個東院的所有房間。

這東院,與安置鄧九郎的主院緊緊相鄰,又位於東邊,在大府人家中,這樣的院落,是屬於正妻所有。

在東院安下身後,傾華郡主打扮一番,美麗光鮮地走了出來。

恰好這時,柳婧等人也從馬車中,扛著行李包袱地下來了,傾華郡主看了她一眼,又朝柳成柳葉等人瞟了一眼后,不屑地抿了抿嘴,說道:「一群無知可笑,粗鄙不堪的賤民1

這時,她與柳婧一行人隔了十步不到,她這話又是有意提著聲音說的,便給清清朗朗地傳入了柳婧的耳中。

聽到她這意有所指的話,柳婧身後的眾人臉色一變,柳婧也止了步。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響,卻是鄧九郎一行人,在幾個諸方官員的陪同下大步而來。看到鄧九郎,傾華郡主馬上收起不屑,展開一朵燦爛的笑容,朝著鄧九郎快樂地迎去,「九哥哥。」她跑到鄧九郎身前,嬌嬌地喚道:「九哥哥,你怎麼才來安置啊?嘻嘻,我剛才看了一下你要住的主院,布置得還挺齊全的。對了九哥哥,我怕你不慣,把婢女換了幾個我帶來的人,她們才是有資格服侍九哥哥這種世家子的人呢。」

鄧九郎無可無不可地聽她說完,點了點頭,以示這個話題結束后,他轉頭看向帶著眾護衛朝著西側走去的柳婧,淡淡問道:「柳文景,你這是去哪兒?」

柳婧一怔,她停下腳步回過頭來,說道:「不要說要安置嗎?」

鄧九郎盯了她一眼,負著雙手漫不經心地說道:「誰許你去西院的?來人1

「郎君有何吩咐?」

「把柳文景的行李拿過去放在主院1

……

一陣安靜中,柳婧瞪大了眼,傾華郡主也瞪大了眼。

鄧九郎這時正眯著眼睛盯著柳婧,見她瞪著自己。他慢條斯理的,聲音輕柔地說道:「嗯?你不願意?」

柳婧漲紅著臉想道:我自是不願意!

可她剛想回嘴,一眼看到鄧九郎那微眯的雙眼,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寒顫,便低聲回道:「沒有。」

「那好,過來,與我一道進主院。」

「是。」

柳婧遲疑著走到鄧九郎身側,她的護衛和鄧九郎的銀甲衛合而為一,朝著主院的方向走去。

望著這支浩浩蕩蕩離去,漸漸消失在主院苑門內的隊伍。一個婢女小聲地喚著僵在那裡。一動不動的傾華郡主,「郡主,郡主?」

她才叫了兩聲,傾華郡主突然右手一揚。回頭便是重重兩個耳光扇來!

「啪啪」兩聲脆響。直扇得那個婢女打了一個轉。眾婢女嚇得齊刷刷跪在地上一動不動后,傾華郡主見到有人轉身似要朝這邊看來,連忙收起一臉的憤怒。軟著聲音,甜甜地說道:「還跪著幹什麼?起來呀……阿芍,你的臉上還痛不痛?」

她說這話時臉上帶著溫柔的笑,目光四下亂瞟,就是沒有看向那個挨打的婢女。那婢女哪敢說痛?連忙應道:「不痛的不痛的,郡主,你教訓婢子是婢子的榮幸。」

「恩。」傾華郡主漫不在意地點了點頭,她重新在臉上擠出一個甜美的笑容后,喚道:「走吧,咱們去看九哥哥去。」說罷,她提步朝著主院走去。

這時刻,主院正是熱鬧時,眾護衛和僕人們,正忙著安置自家的行李,忙著整理房間準備床鋪。傾華郡主美目盈盈的一路看來,遇上一個銀甲衛或鄧氏僕人,便甜甜的一笑,還極為可親地問侯兩句。

不一會,她便來到了鄧九郎的書房外。此刻,鄧九郎身前的几案上,擺了一堆的飛鴿傳書,直堆了半人高。

鄧九郎皺著眉頭盯了這些一眼,暗嘆一聲,喚道:「乾三。」

「在。」乾三朗應一聲大步走來。來到書房門外,他一眼看到站在台階下,遲疑著不敢入內的傾華郡主,示好的一笑后,叫道:「郡主來了?」

傾華郡主正巴不得人注意她呢,見到因為乾三這句話,鄧九郎也朝自己望來,連忙朝著乾三嬌憨的一笑后,轉向鄧九郎福了福,「九哥哥,你忙啊?」

「恩,是有點忙。」鄧九郎瞟了她一眼,說道:「傾華,你剛來諸方城,想來一切新鮮,不如出去玩玩。」

「可是可是,傾華好久沒有見到九哥哥,想與九哥哥呆一會……九哥哥,傾華也識得字,我幫你處理這些信函好不好?」

鄧九郎沒有抬頭,他一邊打開一封信,一邊語氣中有了點不耐煩,「我很忙……傾華乖,你自己去玩吧。」

一句話說到這裡,他不再理會傾華郡主,徑自朝著乾三問道:「柳文景可安頓好了?」

乾三應道:「已安頓妥當。」

「行了,把她叫過來。總不能郎君我在這裡忙死忙活,她還四處閑逛逍遙吧?去跟她說,我這裡有一些文書,讓她過來幫忙整理。」

對於柳婧的才能,乾三那是信服的,當下他朗應一聲,「是。」剛要轉身,他看到一側泫然欲泣的傾華郡主,不由湊上前來低聲說道:「郡主,郎君是真的很忙,他沒有時間陪你的,你還是自己去玩吧。」

「可是。」傾華郡主緊緊咬著唇,她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著轉兒,「可是為什麼柳哥哥就可以?」有一句話她沒有說出,其實不管是她,還是佼姐姐,早從鄧府傳出的消息中,知道那什麼柳哥哥根本就是個女子!只是鄧九郎不說出來,她們也覺得捅破了柳婧的女兒身,就意味著鄧九郎會給她名份,所以願意跟著裝糊塗而已。

同時女子,憑什麼姓柳的就可以進鄧九郎的書房,與他相伴,為他紅袖添香?她卻給使得遠遠的?

傾華郡主這番心思,乾三自是不明白,聽到她這麼一問,當下他一個哈哈笑道:「郡主你這話就說錯了。姓柳的可與你不同,他是個有才華的,那廝郎君不去壓榨他,我們這些人都覺得不甘心呢。」

說到這裡,這個粗人也沒有注意到傾華郡主淚水都要湧出來的樣子,揮了揮手后說道:「郡主快去玩吧,你知道你九哥哥的,他最討厭女兒家進他書房了,快去吧。」說罷,乾三大步朝著柳婧的房門外走去。

直目送著乾三離開,傾華郡主忍著淚水正要再向鄧九郎說上一句什麼話,一眼瞟到他那俊美的臉上,強行抑制的不耐煩,馬上醒悟過來,正如乾三所說的那樣,鄧九郎從來不喜女子進他書房,她再站下去,只怕他會忍不住發火。

忍著淚水,傾華郡主只得轉身離去。可她剛剛轉身,便聽到那柳文景有氣無力的呻吟聲,「乾三,這樣不好吧?那些文書既是飛鴿傳來,必是私密函文,讓我這個外人幫忙整理,怕是不好吧?」

就在傾華郡主忍不住停下腳步傾聽時,身後傳來了乾三沒好氣的哼哼聲,「你還是外人?姓柳的,你別為了偷懶,就連自己的是外人的話都說出來。小心郎君聽了不高興,又有手段使出了1

乾三這聲警告一出,柳文景似是老實了,只敢嘟囔了。

##

送上例行更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