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三十四章主權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之禮! 鄧九郎眸子似開似合,不知尋思什麼時,一側傾華郡主,已是漲紅著一張臉小,她白嫩小手捂著胸口,神情激動中夾著亢奮,她婢女從馬車上湊到她身邊時,傾華郡主緊緊握著婢女手,低低地叫道:「阿蘭,這...

先從柳婧容光中反應過來,還是傾華郡主,她格格一笑,聲音脆甜酥麻地嚷道:「啊,柳哥哥長得好俊埃」

歪著頭,她有點不好意思地沖著柳婧直笑,「柳哥哥,我剛才情急失禮,你不會怪我吧?」笑過之後,她舉著那紗帽非要給柳婧戴上。

一側鄧九郎等人看到她們嘻鬧,沒有意地轉過頭。就他們轉過注意力后,把手舉到了柳婧頭頂上,非要給她戴上紗帽傾華郡主壓低聲音,以一種厭惡無比聲音,她耳邊低低說道:「……你這不男不女東西,算是什麼玩意,也敢這樣纏我九哥哥身邊?你知不知道有很多人貌壞昧耍現九哥哥還有興頭上,還會護著你,不過你不用得意,過不了多久,你就會失寵!等你失了寵,我們會讓你知道這世上,會有那萬般苦楚,讓你知道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

她聲音壓得極低,看向柳婧眼神充滿著刻骨怨毒……這眼中恨意之盛,甚至超過了柳婧地認知!

身邊,眾人還說說笑笑,鄧九郎一行人正被那些金吾衛包圍,沒有一人發現,這邊沖著柳婧含羞帶怯,言笑晏晏小姑,竟口出惡毒之言,竟對柳婧進行著惡毒咒罵!

柳婧迎上傾華郡主眼,她唇一動,正要反駁,顯然早就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傾華郡主馬上聲音一提,甜甜地叫道:「九哥哥。柳哥哥好好玩呢……嘻嘻,你把他借給我幾天好不好?我要與柳哥哥多說一會話呢。」

她一個未嫁少女,當著眾人面說要與另一個少年郎處久一點,多說一些話,這原本是大不妥行為,可從傾華郡主口中吐出,卻生生地讓人感覺到自然無比。也許是她那天生派頭,也許是她無邪口氣,使得她話一出口,眾人便明白。她口裡索齲並不是對異性索要,而是一個上位者對一個僕人或門客索要。其中只有地位之別,並無男女之思。

鄧九郎聽到她話,轉過頭看來時。傾華郡主雙眼兀自落柳婧臉上。她笑得甜美天真。「九哥哥,好不好嘛……我就借幾天與他說會話兒,我聽說柳家郎君好厲害。想討教些東西呢。」嘴裡撕著嬌,說著討教話,柳婧從她眼神中卻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如果真落入她手中,只怕那折磨少不了!

於是,傾華郡主等著鄧九郎回應之時,柳婧微微一笑,她轉頭迎上鄧九郎目光,挺直腰背,語氣清雅平緩地說道:「我覺得不好1

說到這裡,她不再理會傾華郡主,而是策馬來到鄧九郎身邊,與他並肩而立后,柳婧重摘下紗帽放一側,於眾人情不自禁地盯來那一會,她轉頭看向鄧九郎,似笑非笑地說道:「傾華郡主其實一點也不喜歡我,她說我是不男不女東西,罵我噁心……」柳婧說到這裡,一側傾華郡主先是臉色一變,轉眼她臉上冷笑一閃而過:這個愚蠢之徒,她以為她說出這樣話,就會有人相信自己不好?

傾華郡主收起冷笑,漲紅著臉一張臉開始含淚時,柳婧盯著鄧九郎,繼續微笑道:「郡主還說,等我失了寵,會讓我知道什麼叫求生不能欲死不得……」

幾乎是柳婧剛說到這裡,一側地五等人便皺起了眉頭,幾個金吾衛是板著臉厭惡地高喝道:「胡說八道!你這小白臉是什麼人?竟敢這樣詆毀我家天性純良郡主殿下?」

金吾衛們地喝罵不可謂不響,四周盯向柳婧排斥眼神不可謂不多,可柳婧卻渾不意,她只是微笑地看著鄧九郎,繼續慢悠悠地說道:「九郎,你瞅瞅,這還沒有進洛陽呢,我就因你而惹上禍患了1

她聲音輕緩,語態從容,說出這種狀似詆毀純良之人話,竟是沒有帶一點煙火氣,反而頗似閑庭私語。

這風度實是大佳,佳勝得那些想要罵咧金吾衛閉了嘴,直覺得這小白臉說出這番話意思只怕不詆毀某人,而只是借這個由頭與鄧家九郎**說笑什麼。

於傾華郡主氣得眼淚都出來這一會,柳婧含著笑盯著鄧九郎,慢慢把下裳一提,露出雪白腿脖子上那個金圈,還給晃幾下后,她輕言細語商量道:「九哥哥,真到了那一日,我腳踝上這勞什子能不能取下來去換幾個跑路錢?」

……

沒有人回答她話。

眾金吾衛敏感到那金圈不同,正皺眉尋思著。而柳婧身後,傾華郡主則是不敢置信地倒吸了一口氣,迅速,她一雙剛才還淚汪汪眼,閃過了一抹震驚。

於安靜中,柳婧還笑睨著鄧九郎。她就知道,這金圈如此罕見,總能代表一種地位或者一種鄧九郎個人認可什麼。她可不想這些對傾華郡主言聽計從金吾衛們,自己不注意時下個毒手什麼。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低細中微顫聲音傳來,「這是什麼?九哥哥,她腳脖子上,是什麼?傾華沒有看明白呢。」這一次,這低細聲音不是刻意甜美,而是帶著某種從心臟發出疼痛。

鄧九郎回過頭來。

他看著蒼白著臉,眼中含著淚傾華郡主,又看向笑意盈盈柳婧,過了一會,他低沉地說道:「那是歐治子所鑄鎖心之圈。」

一句話令得傾華郡主身子一晃,眾金吾衛忍不住倒抽氣后,鄧九郎深邃眸子柳婧臉上劃過,俊美絕倫臉上帶上了一抹笑,他說道:「本來柳柳不說,我也會向你們提一提,現她既然願意主動說出,你們好好記下便是。」

說到這裡,他向柳婧伸出手,溫柔地說道:「過來,與我一起入城。」

柳婧卻沒有動,她回過頭瞟了一眼臉白如雪,失魂落魄著傾華郡主,微笑著回道:「不了,我便這樣跟著吧。」

鄧九郎深深地盯了她一眼,也不再要求,轉過頭回到了眾護衛當中。

讓柳婧等人沒有想到是,這麼一會,諸方城城門處,竟是又密密麻麻地添了上百人。就車隊迎上,鄧九郎一行人越眾而出時,突然間,一陣『茲茲』聲響,卻是諸方城城門,突然間關合了!

這等城門,從來都是日暮則合日出則開,如遇到太平之時,或是數月不曾關合。這般太平之時,喧鬧當中,突然把這人來人往著城門完全關合,徹底隔絕城內城外人視線,實是稀罕之事。

就眾人不敢置信地看去,鄧九郎身邊護衛齊刷刷長劍出鞘時,突然,那侯城外數百諸方城人,竟是齊刷刷一跪!

「撲通撲通」聲中,眾諸方城人齊刷刷朝著鄧九郎一拜,那前面幾個官員,是膝行幾步,朝著鄧九郎以五體褪萍ざ,亢奮地叫道:「下官等不知九郎駕到,有失遠迎,還請郎君恕罪1

於安靜中,幾人過了一會又匍匐著叫道:「下官等對郎君景仰已久,恨不得以父父之,以母母之……今日郎君大駕光臨,下官無以為敬,願行子侄之禮1

此時此刻,數百大小官員黑壓壓地跪伏一地,一個個黑色頭顱緊貼著泥土。

隨著鄧九郎車駕過來,這些伏地上人是一動不動。

這一刻鄧九郎,直有帝王之威!

見鄧九郎沉默,一個金吾衛靠近他來,低聲說道:「九郎脫離后,眾人慌了,便四下發書,讓各城之人見到九郎后稟報一聲……前兩天,聽說有一夥山匪襲擊了九郎隊伍?那山匪諸方城地界上犯事,這些官員看來是給駭怕了,想通過這種方式來賠罪呢。」

頓了頓,他忍不住又說道:「其實光是南陽鄧九,還不會把人駭成這樣。主要是鄧閻王名頭實是太大。這諸方城人只怕是想著恭敬一點,小心一點,郎君面前噹噹孫子總是沒有錯。」

只是,這真是好大威風!

數百個諸方城官員,便這樣齊刷刷跪伏城門外,行著至高之禮!

鄧九郎眸子似開似合,不知尋思什麼時,一側傾華郡主,已是漲紅著一張臉小,她白嫩小手捂著胸口,神情激動中夾著亢奮,她婢女從馬車上湊到她身邊時,傾華郡主緊緊握著婢女手,低低地叫道:「阿蘭,這天下間,誰還會比九郎哥哥加了得?這風光,這榮耀,既是九郎哥哥,也是我,誰也奪不走,它是我,是我1因為激動,因為得意,她都語無倫次了!

只是她叫著叫著,婢女阿蘭卻瞪著前方啞了噎了,過了一會,她低叫道:「郡主你看那裡1傾華郡主離言一怔,順著她手勢看去。這一看,她一張俏美臉瞬時變得鐵青,放腿側小手是緊握成拳。

卻原來,就諸方城眾人跪拜行禮時,剛才明明拒絕了鄧九郎同行之意柳婧,竟是晃悠地策著馬,大大方方地來到他身側,與他並騎而行,一道接受這數百人跪拜恭迎……

送上例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