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三十三章斬盡她的後路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柳婧聞言,忍不住冷冷地說道:「天下的男人雖是都不及你,可他們能娶我為妻,你卻只能讓我為妾1 面對她這明顯含著怨氣的話,鄧九郎卻只是笑而不語。 就在這時,左側的岔道處,傳來了一...

隨著諸方城漸漸在望,幾乎是突然的,諸方城門處,突然湧出了兩列人流。

遠遠看到那兩列隊伍,鄧九郎瞟了乾三一眼,命令道:「把柳文景叫過來。」

「是。」

乾三策馬賓士而來。

他來到馬車外,放輕聲音,朝著呂:「柳家郎君,主公讓你與他一道進城。」

馬車中,柳婧恩了一聲,她掀開車簾。

乾三牽過一匹馬,示意柳婧騎上后,一邊伴在她左右,一邊苦口婆心地說道:「柳家郎君,這次你實在做得過了,怪不得主公生氣。芒果直播網你看這前面的兩列隊伍沒有?那定然就是郎君的身份暴lu后,特地趕來迎接他的。你想啊,郎君好不容易有個輕鬆的時候,這一lu出身份,可不全部泡湯了?」

頓了頓,他湊近柳婧,小心地問道:「柳家郎君,你現在還傷心不?」

柳婧搖了搖頭,她低聲道:「不,我不傷心。」

「那,我再跟你說一事兒,你也別傷心可成?」

乾三這話一出,前面馬背上柳婧的身影便是一僵。

在她僵硬地轉過頭來看向自己時,乾三嘿嘿一笑,頗有點不知如何措詞的感覺,「是這樣,主公覺得呢,有些事要做就乾脆做全一點……以前郎君不是發了一封文書,然後你為了讓他解除那文書便老實跟來了嗎?剛才,郎君又把那文書發去汝南了。呃,就是說,汝南那兒,你柳氏一族那裡,不久后就會接到文書,整個汝南官場,會正式確認你是主公的人,那啥,以後你的婚事舉止啥的,像是你父親也不敢做主了。對了,還有,郎君知道你前來時不曾休妻去妾,所以他那文書中一併命令柳府的人替你休妻去妾了。」

柳婧身子僵硬了良久,才低低的,語氣艱難地說道:「那文書?什麼文書?內容我不記得了。」

其實,她是記得的,只是她還要確定一下,她必須確定一下。

乾三同情地看著她,他mo了mo後腦殼,想道:這柳小白臉兒是個有大才的,連神秘不可測的天象他也知道那麼多,這才華確實是驚人了。要我是他,也不甘心雌伏他人之下,不但不能建功立業,封妻蔭子,還要老老實實去做個孌童。

因著這種同情,他咳嗽一陣后,背起那文書的語氣,還ting細聲細氣的,「呃,那文書是這樣的,我還記得,現在背給你聽哦,咳,『柳文景者,原吳郡陽河人氏,現遷入汝南,其家中一父一母二妹,父名柳行舟,大妹名柳婧,二妹名柳萱。

章和十四年,柳文景自願賣身於南陽鄧擎,后擎念其功高,解去身契。章和十五年,柳文景以才高拜入南陽鄧擎門下,為其門中清客。

柳文景為人,聰慧多智,極得鄧氏擎郎之心。今鄧氏擎郎告誡天下,終柳文景一生,婚配舉止,需經其主。若有敢陰助者,鄧氏擎郎與其不死不休/喲,就是這內容。」

柳婧僵硬著,半天才輕輕地說道:「也就是說,他不但當著眾人給我套上帶有他名字的奴隸圈兒,還給我的老家發了這份文書,讓我里裡外外,徹徹底底,只能依附他鄧九?」

乾三咽了一下口水,好一會才咳嗽著說道:「好似是這個意思。」

柳婧垂眸。

過了一會,她輕嘆道:「你家郎君,在我身上用的心思,也未免太多了些。」

這話顯然說中了乾三的心,當下他連迭聲地應道:「就是就是,我們也這樣覺得。不過柳家郎君你也想開點,你要知道那勞什子的鎖心圈,早在吳郡那次你逃跑之後郎君就開始尋找了。依我說啊,那玩意兒他遲早會戴在你身上,便不是今日,也是明日,所以你也別惱了,本來就逃不掉的……」

柳婧聽到這裡,不怒反笑,她慢慢問道:「本來就逃不掉的?」

「是啊,誰叫你讓郎君一念就年的。他這輩子就沒有這樣念過一個人,你要是一開始就不遇上他也就罷了,既然遇上了,也就認命吧。」

兩人雖是走得緩慢,這時也來到了鄧九郎身側,乾三朝柳婧使了一個眼神,意思是讓她乖乖認命后,便哼著曲策馬離去。

柳婧策馬上前一步,正式來到鄧九郎的身後。

感覺到她過來了,鄧九郎頭也不回,只是淡淡問道:「怨我么?」

他身後的柳婧,安靜了好一會,才低低回道:「怨。」

這個『怨』字一出,鄧九郎低笑出聲,他溫柔地說道:「別怨了,你左右是要嫁人的,這天下間,又有哪個男人及得上我?」

柳婧聞言,忍不住冷冷地說道:「天下的男人雖是都不及你,可他們能娶我為妻,你卻只能讓我為妾1

面對她這明顯含著怨氣的話,鄧九郎卻只是笑而不語。

就在這時,左側的岔道處,傳來了一陣轟隆隆的馬蹄聲,眾人順聲望去時,只見一支百人隊伍正卷著煙塵急忙而來。

朝著隊伍盯視了良久后,地五的聲音從一側傳來,「郎君,是洛陽來的隊伍,其中有一些還是金吾衛!郎君在這裡的消息昨晚才泄出去,他們這就追上來了,想來原是就在左近。」

鄧九郎跟著望了一會後,皺眉道:「不是先前那一隊。」

「是的,這是另一支。」

那支隊伍來得極快,就在眾人交談之際,他們便衝出了岔道,離車隊只有二三百步了。

就在柳婧也忍不住轉頭眺望之時,一個jio憨的少女聲音清脆地傳來,「九哥哥!九哥哥1

這叫聲一出,一側的地五便微笑道:「原來是傾華郡主。」

地五說話之際,一個美麗的少女已策著馬疾馳而來。她胯下的火紅馬極是神駿,衝來之勢如風一樣勁疾。

只是一個轉眼,那一人一馬便越眾而出,衝到了鄧九郎的面前。那馬還不曾停穩,少女便在地五等人擔心的驚呼聲中縱躍而下,轉眼間,她整個人如一團紅色的雲一樣,撲向鄧九郎的懷抱!

鄧九郎微笑地看著那少女,就在她凌空一翻,送入懷中時,輕輕巧巧向側退出半步,然後雙手扣住少女的手臂,幫她穩了下來。

少女一站穩,鄧九郎便重新坐直,他低頭看著她,頗有點無奈地說道:「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嘻嘻,那是我運氣好,剛抵達荊州,便聽到了九哥哥出現在這裡的事,於是緊趕急趕而來。」少女的聲音jio甜清脆,宛如流泉,一聽便說人心頭舒暢。

柳婧轉頭向她看去,眼前這個少女,真不負傾傾之名,墨發如雲,眉目如畫,容顏極美,最重要的是,她有一雙點漆雙眸,那眸子總是水盈盈的,細細看去,竟與柳婧的眸子有點相似……

少女自一出現后,全部心神便在鄧九郎身上,也沒有注意到一側的柳婧。只見她仰著頭,朝著鄧九郎甜mimi地喚道:「九哥哥,阿佼姐姐她們也來了呢……嘻嘻,三個月前我見過皇後娘娘,娘娘說啊,你就是沒有成親才心性不定的,說要給你先一門合適的婚事呢。」

她聲音jio脆地說到這裡時,她的火紅馬已跑了過來。傾華郡主一個翻身上馬,先是朝著地五等人甜甜一笑,喊了一聲「各位哥哥好。」后,又轉頭親親密密地湊近了鄧九郎。

自傾華郡主出現后,眾人的注意力便在她的身上,不知不覺中,柳婧已有點落後。

感覺到柳婧的目光,一側的柳樹挨近她,壓低聲音說道:「文景,你別在意……你本是大丈夫,又有才華在身,南陽鄧九的桎梏,便當是投效晉陞必須付出的本錢。反正又不是只能以色事人,他與哪個女人交好,家有幾個妻妾,都無需在意。」

沒有想到柳樹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柳婧轉頭看去。

她對上了這個一路走來,一直憨厚不顯的男人的眼。從這雙眼看來,這柳樹分明是有內秀的。

不由自主的,柳婧雙眼一亮,她點頭說道:「我知道,我不會在意。」

她雖是這樣說,可柳樹這一路細細觀察,早發現這個堂弟心性高傲受不得折辱的,而且他看向南陽鄧九的目光中分明含著情意,這樣的情況下哪能是個真不在意的?

就在柳樹又準備勸尉她兩句時,突然的,那傾華郡主甜脆的聲音清亮地傳來,「咦,你就是那個姓柳的?」

轉眼間,一朵火紅飄了過來,眉目如畫的傾華郡主,這一轉眼間已把臉湊到了柳婧面前。

感覺到她逼來的臉孔,柳婧向後避了避。

見她躲避,傾華郡主格格一笑,只見她右手一伸,閃電般地摘向柳婧的紗帽,嘴裡則格格笑道:「這半年裡老是聽到柳郎的名字呢,嘻嘻,讓我瞅瞅你長得好不好看。」說話之際,她的右手已抓住了柳婧的紗帽。

傾華郡主抓著柳婧的紗帽便是一扯,柳婧不想與她爭奪,便任由她取下了自己的帽子。

於是,這麼轉眼間,與柳婧同行了一路的車隊中人,第一次看到了她的真容。

四下先是一靜。

傾華郡主看到她精美的面容,也是僵了下。

一襲淡藍色衣袍,面如美玉的柳婧,這般端坐在馬背上,墨發被東南風吹得有點凌亂的樣子,確實是不凡的,這是一種奢華的貴氣隱於其內的,花一樣的俊美。

##

這是加更章節,不過忘記是多少粉票加更了,下次加更再算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