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二章鎖心之圈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2-19 17:45  |  字數:2814字

四下傳來一陣倒抽氣的聲音!

此起彼落的倒抽氣聲,充斥了每一個角落。原本繁忙的車隊,在這一刻完全僵住!

於這種極致的安靜中,那緊緊貼在一起的一對,慢慢春分,而隨著他們的嘴春分開,一縷銀絲在陽光下閃著光……那銀絲如此陰靡,直襯得兩人的春,都帶上一種蠱huo人心的靡艷!

於是,倒抽氣聲又響亮了些!

在這種讓人動彈不得的寧靜中,鄧九郎慢慢抬起了頭。

他雖是抬著頭,卻沒有放開柳婧,而依然是錮著她的下巴,依然把她鎖在懷中!

穩穩地鎖住她,他抬起頭,抬起那張脫了紗帽後,英俊無匹的面容,目光依然定定地盯在柳婧身上,吐出來的聲音,因ji情猶存而暗啞有力,「乾三,把東西拿來!」

「是。」

乾三朗應了一聲,捧著一個木盒走到了他身後。

鄧九郎的雙眼一直盯在柳婧臉上,他頭也不回地命令道:「打開它。」

「是。」

朗應聲中,乾三打開木盒,戴出一對做工華麗繁瑣的金圈。

鄧九郎雙眼依舊定定地盯著柳婧,吐出來的話,依然暗啞,只是這暗啞也許是因為做了某種決定,也許是因為太過沉冷,有著一種讓人生畏的沉重質感。

只見他注意著柳婧的雙眼,輕柔一笑後,低聲道:「阿婧,別怪我……我不想用到這一手的,實是你屢屢逼我!」

說到這裡,他托起柳婧的足,於眾目睽睽之下,掀起她的下裳,lu出柳婧那雪白精緻的足踝。

這時刻,四周的人完全不懂他是什麼意思,不過被這氣氛所拘,一個個連大氣也沒有喘一聲的朝這裡望來。

於無比的肅穆中,鄧九郎伸手從乾三手裡接過一個金圈,動作優雅地把金圈掰開後,他把那金圈拿到柳婧的足踝處,輕輕一套,便給套在了柳婧的足踝處。只見他低頭把那金圈弄了幾下,直弄得它牢不可破後,才慢條斯理地開口道:「這金圈,名為『鎖心』,乃上古最有名的匠師歐治子所鑄……自我與阿婧再遇後,便千方百計把它弄了來,讓人把它重新踱了一次。阿婧看看,它現在這形狀,可是精緻華麗了?」

精緻華麗,這金圈確實是精緻華麗,它上面的金色花紋不知摻了什麼金屬,在陽光下直閃發著流離眩目的光芒。先前套在柳婧腳上的那個也就罷了,他手裡拿著這另一個,於白日灼灼中光芒流動,刻在金圈表面上的一行字清楚至極,而這行字,眾人定神一看,也給看清了,它就是「南陽鄧擎」!

他居然弄了一個刻著南陽鄧擎的金圈套在了柳婧的足踝上!

他居然做出這樣的事來!

柳婧白了臉,幾乎是不可自抑的,她掙紮起來。

鄧九郎冷眼看著掙扎著想要離開他的她。

直是面無表情地盯了好一陣,他才啞著聲音緩緩說道:「這掙扎,有意義么?」

一句話令得柳婧停止了掙扎,支著身子回過頭,烏漆漆的瞳仁不敢置信地看向他後,鄧九郎低下頭,乾脆利落地拉起她另一隻足踝,在那雪白精美的腳脖子上把另一隻金圈也套了上去。

隨著『卡』的一聲金圈扣上的聲音傳上來,鄧九郎聲音輕柔得宛如春風般地傳來,「阿婧」,他的聲音真的很溫柔很溫柔,「歐治子大師所鑄的這套『鎖心』,自古以為,便為君王賜給他最心愛的人所有。套上這鎖心之後,除非折了雙足,否則終你一生一世,永無脫離之時……阿婧,這鎖心上寫了我的名字,以後,它便伴著你日日夜夜,無論你走到哪裡,心在何方,它都永遠不會脫離,永遠會提醒著你我的存在。阿婧,我對你如此愛重,連這上古奇物也拿出來了,你歡不歡喜?」

他深邃的眸子定定地看著柳婧,用那低沉的聲音吐著這麼溫柔的話語,可仔細一看,他的眸光卻是太過深邃,直深沉得定著柳婧動彈不得,他的聲音也太過輕柔,輕柔得彷彿有著冷意!

四下越發安靜了。

這時,鄧九郎伸手拂下柳婧的裳服,令得它重新遮住她的足踝後,他把柳婧溫柔地放在馬車另一側,轉過頭來朝著眾人朗笑道:「諸位不好意思,當著你們的面,在下只顧著兒女情長了……我這個情兒極喜胡鬧,我怕有哪個不開眼的人逮了她去,便在她身上留下我的名號。諸位在此,也算是一個見證。」

說到這裡,他大手一揮,朝著眾護衛笑道:「今天是我情定之日,如果各位不嫌棄的話,到了前面的諸方城,願薄設水酒,與諸位共歡!」

直到他這句話落下,四下的人才完全清醒了過來,當下,他們一個個擠著僵硬的笑臉,呵呵地回應起來。有個別反應快的,更是諛詞如潮,「鄧郎真是多情之人啊。」「不錯不錯,柳小郎本是大有才學之人,這等大才,是值得鄧郎看重。」「這也算是昭告天下了吧?哈哈哈,小人一定會替兩位郎君多多揚名的。」「就是就是。」

如今天下,斷袖分桃之事雖然上不了檯面,可斷袖分桃的其中一位是南陽鄧九,那就上不了檯面也是檯面上的事了。或者說,權貴之家養一兩個孌童,並寵之溺之恨不得把對方吞入腹中的,也不算什麼了不得的事,事實上,只要他願意正常的娶妻生子,這一切都不過是調濟玩樂罷了。

在四下紛紛而來的笑鬧聲中,有一些臉皮厚,急著想與鄧九郎套近乎的人,還是湊了上來。鄧九郎這次倒也很耐煩,他轉頭在柳婧額頭上印上輕輕一wěn後,便縱身跳下了馬車,轉眼間,他的身影便被淹沒於人群中。

鄧九郎一走,吳叔等人便急急圍上了這輛馬車。轉眼間,吳叔焦急不安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大郎大郎。」

在他連迭聲的,慌亂地叫喚聲中,馬車中,傳來了柳婧低而平靜的聲音,「恩。」

聽到她這平靜的語氣,眾人大靜,柳葉等人春動了動,yu言又止後,還是吳叔率先說道:「大郎,你沒事吧?」

「我沒事。」馬車中的柳婧,低低地說道:「我其實,早就應該料到了的。」早在乾三提醒鄧九郎身上有那奴隸項圈時,她就應該想道,他的身邊,定然早就給她準備了這類似奴隸項圈的東西。早在他特意尋到汝南,並耐心等她四個月時,她就應該知道,他對她定然不可能放手,而且,他的耐心,其實在那個時候,就早已耗盡!

只怕,那天的勾引,第二日的非要摟她於懷,都是他早就算好的,他其實從來沒有想過要履行半年之約,他只是想逼著她出手,再名正言順地收拾她!

她早就應該料到了的!

那樣一個天之jiāo子,那樣一個鄧閻王,怎麼可能真的陪她玩那慢慢愛上的遊戲?他其實,早就想斷了她的後路,讓她只能做他的人了!

於輕嘆聲中,柳婧低低說道:「我沒事,你們不要在意。」

聲音一落,眾人馬上應了一聲是。

柳婧垂眸尋思了一會,又道:「行了,都退下吧。」

「是。」

諸方城,在豫州一地也算是大城池,而過了這諸方城,便屬於荊州地界。

這一趟商路,有一些人的目的便是這諸方城,眼見城池在望,眾人都沸騰起來。一陣陣熱鬧歡笑聲,漸漸充斥在車隊里,混在車隊揚起的塵土中。

送上例行更新,今天可能會有第二更送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