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一章激怒和吻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2-19 15:32  |  字數:4028字

柳婧這話一出,少年臉色大白,而營地中,也奔出幾個中年人,在朝著這邊急急趕來。

這時,柳婧手腕一沉,手中劍在割得少年的頸項沁出一絲血痕後,她突然轉頭看向鄧九郎,喚道:「主公,此人欺我辱我,該當如何?」

她這話,令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鄧九郎身上。

鄧九郎回過頭來,他盯了柳婧一眼後,無所謂地說道:「既然他欺你辱你,那你就欺辱他回去便是!」

柳婧聽聞此言,轉過頭來盯向少年,淡淡說道:「我主公的話,你可聽清了?」

說到這裡,她手中佩劍一沉!

這時,那幾個中年人已衝到了面前,他們急急叫道:「小郎手下留情!」「小郎有話可以好好說!」

幾個中年人的叫聲一傳來,早就嚇得臉色煞白的少年tui一軟,撲通一聲軟倒在地。而隨著他這一軟,柳婧那架在少年頸項上的劍,便割出一道血痕來,此刻,那一縷縷的鮮血順著柳婧的劍鋒,正緩緩而下。

柳婧手腕不動,她抬頭看向那中年人,沉著一張臉,冷冷地說道:「有所謂士可殺不可辱!方才這少年辱我在先,我yu還報於後。」

她堪堪說到這裡,一個中年人急聲道:「小郎萬不可如此,小郎,有什麼話可以好好說的。小侄行事有無禮處,老夫定叫他向小郎陪罪!」

柳婧冷冷回道:「陪罪就不必了。」說到這裡,她低下頭來,似是沉吟片刻後,柳婧聲音一緩,慢慢說道:「我本yu用他這條小命洗清侮辱……」一句話令得幾個中年人臉色大變,令得他們身後的護衛同時圍上來後,柳婧也不抬頭,只是慢慢說道:「不過既是同行一場,有些事我也不好做得太苛。這樣吧,你們拿一百兩金過來,贖了這無禮小子一條賤命去!」

沒有人想到,柳婧做了這麼多,最後卻是為了敲詐,乾三差點噴笑出聲,反應過來連忙伸手捂著嘴苦苦忍住。

一百兩金?

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幾個中年人相互看了一眼後,轉眼看到站在柳婧身後的眾柳府護衛,又看著鄧九郎一行人,想道,這世間的遊俠兒浪dàng子最重顏面,有很多士人也因一言之辱不惜性命相拼。自家這個侄兒剛才的言行是過了些,這來頭極大的柳家小郎讓他們花一百兩金賣回顏面,倒也是一個勉強公平的辦法。

最後,那個帶頭的中年人咬牙說道:「行,老夫馬上去準備一百兩金,萬望小郎寬待一二。」說罷,他轉過身急急朝著自個的車隊走去。

這些人出門在外,錢財都是隨身攜帶的,那中年人入了車隊後,不一會功夫便湊了一百兩金過來。在他們把放著金的木箱子送到柳婧腳下時,柳婧也懶洋洋地收回了手中的佩劍,在示意吳叔抱起黃金後,她轉過身朝著自家的營帳走去。

這一晚果然如柳婧所說的那樣,除了剛才那場雨量不大的暴雨,便一直晴晴朗朗,明月高懸的。

鄧九郎坐在自家營帳里。

營帳的角落焚著香,那香冉冉而上,與外面的月輝相映。

見自家主公形隻影單的,乾三湊過頭來咧嘴笑道:「郎君,要不要把柳小白臉兒叫過來?」

鄧九郎俊美絕倫的臉,在月光的清輝下,散發著淡淡瑩光,聞言,他睨了乾三一眼,漫不經心地說道:「她要是願意過來,她就不是她了。」

乾三聞言,好不憂傷地看著自個孤孤單單的郎君,嘆道:「想我家郎君何許人也?自生下來便前呼後仰,萬人簇擁,要是讓洛陽的那些人知道,在這麼一個明月如霜,夜色如水的大好晚上,我家郎君有佳人而不能近,由著明月照孤影,那可是會碎了一地的琉璃心啊!」

他嘰嘰歪歪地說到這裡,突然mo著腦殼得意地嚷道:「有佳人而不能近,由著明月照孤影……奶奶的,我長得這麼大,這還是第一次說出這麼有水平的話。不行不行,我得去找大夥吹吹。」

剛剛轉身,乾三不知想到了什麼,又轉身過來,他回頭瞅著自家郎君,突然說道:「郎君,你真不讓我把那柳小白臉兒叫過來陪你?」

鄧九郎正慢條斯理地撫著一柄簫,聞言他瞟了乾三一眼,道:「不忙。」

「怎麼能不忙?我這個大老粗看到郎君現在你,這心都茲拉茲拉的疼。」

鄧九郎垂著眸,月光下,他俊美的面容似乎不曾沾染人間煙火氣。見到自家郎君理也不理自己了,乾三嘿嘿一笑,mo著腦殼大搖大擺去了。

就在乾三大搖大擺地離去時,他不曾注意,在另一側屬於柳婧的營帳中,柳婧正朝著自家郎君的方向望來。在盯了一會後,柳婧轉過頭朝著黑暗中低低說道:「去告訴他們,今晚鄧氏眾人放出飛鴿時,把那飛鴿射下,讓它落在眾商隊中……」

她的話音一出,黑暗中先是安靜了一會,吳叔的聲音才低低地傳來,「大郎你這是?」

柳婧沉默了,過了一會,她低低說道:「叔,我就是有點怕了,他,他行事越來越無所顧及,我怕過不了幾日,他耐心用盡,我就會徹底成為他的人了。」

她這聲音一落,吳叔久久沒有說話,直過了良久,才有一聲隱隱的嘆息傳來。

一夜轉眼便過去了。

鄧九郎醒來不久,便聽到外面喧嘩聲聲。聽著那極有生命活力的笑鬧聲,他淡淡一笑,在僕人地服shi下洗漱之後,彎腰走出了營帳。

在他走出營帳的那一刻,眾仆習慣性地靠近前來,他們簇擁著鄧九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