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二十九章馬車中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柳婧剛要尖叫,一隻大手捂上了她的嘴! 鄧九郎把她整個人摟著放在膝頭上,一手捂著她的嘴,一邊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輕地哄道:「……別鬧,讓我抱抱。」 才不能讓他這樣抱著!柳婧想到這裡,連忙掙扎...

柳婧卻是把臉扭過去,悶悶地哼道:「才不吹1

看著她白皙柔弱的頸項,聽著她話中的彆扭,鄧九郎暗暗想道:吳郡時,我只是朝她盯上一眼,她便嚇得打上幾個哆嗦,我一開口,她便不敢不應是……到底是什麼時候起,她開始膽子越來越大的?現在連我的話都是完全不聽了!

當年那個敬畏自己到了極點的小姑,眼下是有點難以找回了。

思及此處,鄧九郎再次憂傷地嘆了一口氣后,他朝她招了招手,溫言說道:「阿婧,過來。」

柳婧雖是沒有看他,可雙眼豎起,一直在傾聽著他的動靜,她剛才拒絕為他吹曲,這再拒她一次,終是有點不敢。

於是咬著唇猶豫了會,她還是策著馬靠近了來。

鄧九郎微笑地看著她,眸光中儘是溫柔,「別騎馬了,與我一道坐車吧。」

柳婧臉一紅,剛想拒絕,鄧九郎嘆道:「你不上來的話,我今晚就只好再接再厲了。」他微微眯著眼,右手有一下沒一下地叩擊著車轅,口氣淡淡,「昨晚上有人甚是可疑……」

可疑?他知道了什麼?

不由自主的,柳婧心中一凜,為了打斷他的話頭,她連忙翻身下馬,低著頭老老實實地走向他的馬車。

看到她乖巧地走過來了,果不其然,鄧九郎也不再說下去了。他含著笑看著她爬上馬車,含著笑看著她挪到車窗另一邊坐下,還特別正襟危坐大義凜然地坐了個筆直。

鄧九郎不由低低笑出聲來。

他薄唇剛張。一眼看到柳婧漲得要滴出血來的小臉,心中想道:這個時候是不能逼得太急。於是他也不讓她坐過來。只是用著不緊不慢的語聲問道:「柳葉柳成兩人的身體,可大好了?」

柳婧點頭。恩了一聲后說道:「是可以上路了。」

「柳成可有恨你?」

柳婧回過頭來,她沉思了一會後,搖頭道:「我早上才看過他,他雖是背對著我不想說話,可那樣子不像是恨我,倒是挺畏懼我了。」

「那種渾人,知道畏懼便有可用之處。」信口說到這裡,鄧九郎低低地說道:「阿婧,你知道么。其實我尋你很多年了。」

這話一出,柳婧先是一凜,轉眼她的耳尖,又不可自抑的開始泛紅。

鄧九郎盯著她,慢慢一笑,聲音輕緩地說道:「倒不全然是為了報復……我鄧九頂天立地,當年你是光明正大的贏了我,我自然要光明正大的贏回來。你當年最讓我惱的地方,就是贏了我之後就逃之夭夭。還逃得那麼遠,那麼乾淨,任我怎麼尋也尋不到,害得我想贏回來也找不到人。」

聽他心平氣和地說起當年的事。柳婧忍不住也開口了,她輕輕地說道:「那麼久的事了,你怎麼就還記得呢?」

這話一出。鄧九郎便失笑出聲,他淡淡說道:「我要是不記著當年之事。在那次你撞破我布局殺人時,我的人已經把你滅口了。哪來的後面這許多糾纏?」

柳婧於是閉嘴不說話了。

鄧九郎看著她,身子微微後仰,右手有一下沒一下地叩擊著車轅,笑道:「好吧,我承認,我這人既自負也睚眥必報,我不是個好人。」說到這裡,他聲音一頓,突然極溫柔地說道:「可是阿婧,我現在是真歡喜上你了。」

柳婧的臉刷地一下再次變紅。自上了馬車,她便摘下了紗帽,因此這漲紅的小臉,也清楚地呈現在鄧九郎面前。

在他溫柔地盯視中,柳婧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過了好一會才低低的,軟軟地求道:「你,你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語氣特別軟,完全是在乞求。她有時真的害怕,害怕自己會在哪一天堅持不住,會自暴自棄地投入他的懷抱,忘記了自己的信念和父親的希望!

……他鄧九郎龍章鳳表,這般全心全心誘惑一個人,取悅一個人時,誰能堅持得住?她是真怕了。

鄧九郎彷彿知道她在乞求什麼,當下他低低一笑,輕柔地說道:「不好,我卻偏偏喜歡對阿婧說這些話兒。」

一句話令得柳婧恨恨地咬起自己的指甲來后,鄧九郎含著笑的語氣中帶上了幾分說不出的味道,「這個天下間,只有阿婧值得我說這些話兒。」

柳婧:「……」

她不想臉紅,她不想讓自己心跳再次加劇,便急急伸手掀向車簾,輕叫道:「啊,這裡太悶了,我騎馬去1

她這邊剛剛一動,身後,鄧九郎有點危險的聲音便輕柔地喚來,「阿婧1吐出她的名字后,他聲音極低沉,「你準備一直這樣躲下去?嗯?」

柳婧一呆,還來不及回答,突然間她腰間一緊,卻是一雙鐵臂摟了上來。緊接著,那鐵臂把她一帶,轉眼間,她便被人從車窗處剝離開來,重重落入了一個溫熱有力的懷抱中!

這一下猝不及防,柳婧剛要尖叫,一隻大手捂上了她的嘴!

鄧九郎把她整個人摟著放在膝頭上,一手捂著她的嘴,一邊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輕地哄道:「……別鬧,讓我抱抱。」

才不能讓他這樣抱著!柳婧想到這裡,連忙掙紮起來。哪知她剛一掙扎,身後便傳來鄧九郎低沉磁渾的聲音,「婧,別忘記你昨晚上應承了我什麼1

一句話令得柳婧一僵后,他的薄唇有意無意地劃過她的臉頰,低低啞啞地說道:「乖,讓我抱一抱,只抱一抱就好了。」

柳婧本來就羞赧得恨不得離這人遠遠的,此刻被他置於懷中,置於膝頭,這氣氛直是羞得人抬不起頭來。她唇瓣哆嗦了會。決定推翻昨晚應承的話,於是她喃喃說道:「昨晚不算。昨晚我沒有想清……」

沒有等她說完,鄧九郎便危險地「嗯?」了一聲。只聽得他輕言細語地說道:「沒有想清?婧,你準備反悔?很好,我本來也有很多承諾當時一應就悔了的,乾脆咱們都推翻好不好?」聲音特別和藹可親。

都推翻了?怎麼能都推翻了?這一瞬間,柳婧想到自己答應他出走半年時提出的那二個條件。要是那二個條件給推翻了,她還在這裡籌劃什麼?還有什麼勝算可言?

當下,她連忙白著臉陪著笑急急說道:「不是不是,我沒有想反悔。」

「沒有想反悔啊?真可惜。」鄧九郎收緊雙臂,越發把她置於懷中。他低下頭用自己的臉貼著她的臉,感覺到身下柳婧在顫抖,他聲音低暗地說道:「我可真想阿婧反悔呢……」他的話剛剛說到這裡,突然的,外面一陣馬蹄聲傳來。轉眼間,一個護衛的聲音傳來,「大郎,先前你給相過馬的那個商隊僕人介紹了幾個人來,想讓你幫他們也相相馬。說是每匹馬可給五十枚鐵錢的酬金。」

這話一傳來,馬車中那濃得讓人臉紅心跳的氛圍便是一清,不過柳婧還沒有開口,乾三已嚷嚷道:「怎麼。小白臉兒還會相馬?」那一日,柳婧相馬時,乾三等人隔得遠。也沒心神去聽,他後來湊上去。也只是聽到了她用言話來激將眾少年的部份,並不知道前面還有相馬一事。

「我家大郎自是會相馬1外面。那柳府護衛驕傲地說出這句話后,忍不住把當日之話重述了一遍,叫道:「得了我家郎君那句話后,那人在前面葛城落腳時,還真找到了一個出了名的會相馬的高人,那個高人與我家大郎一樣,一口就斷定了他的馬是良駒,當時,就有幾個商人開了價了,價開得高的那個,甚至拿出五十兩金想購得那馬。那人購得此馬時,不過花費三兩金不到,這一轉手可便賺上四十七兩黃金,大人你說他得不得意?這不,其餘那些人都意動了,都想讓我家郎君幫忙相相呢。」

說到這裡,那柳府護衛得意地掃過還有點不敢相信的乾三地五等人,轉向馬車,又問道:「大郎,你要不要幫忙相相?」

馬車中,柳婧輕輕掙了掙……這一次,她一掙之下,鄧九郎鬆開手臂讓她得到了自由。柳婧幾乎是手腳交用地爬到馬車另一角。縮在角落裡后,柳婧悄悄朝鄧九郎看了一眼,在對上他的目光時,正想著借這個機會逃出去的柳婧不由打了一個寒顫,連忙收回了心思。她低下頭,因為失望不得不垂頭喪氣悶悶不樂地回道:「我忙……暫時沒閑,等有空了再說。」

「好的大郎。」

那護衛剛一離開,外面的乾三便忍不住哇哇叫道:「能夠相馬這可是大本事啊,主公,柳小白臉兒這本事不差,可以讓他去軍中主管軍馬1

濾九郎朝柳婧溫柔地看了一眼,道:「恩,這本事是還可以。」只是他的聲音剛落,外面地五便冷笑道:「就是不知道這本事到底如何,要只是偶然撞中,那就無甚價值了。」

地五這話一出,一眾激動的護衛稍稍安靜了些。就在這時,又是一陣馬蹄聲傳來,接著,另一個柳府護衛的聲音從外面響起,「大郎,商隊管事想請你過去說一說話。」

「可知是什麼事?」

「似乎是那個趙老觀了天象,料得今晚或會有雨,因此想讓郎君也給相了相,看看這天象如何。」

馬車中,柳婧安靜了一會後,溫和地回道:「他說得不錯,今晚會有雨。」

那護衛「得」一聲,高興地說道:「小人馬上就去跟那管事說。」說罷,他策馬離了開來。

那護衛的馬蹄聲剛剛離去,地十一的聲音便從外面笑著傳來,「柳郎說今晚有雨這語氣,可真有幾分篤定,不知有幾成把握?」

馬車中,柳婧的聲音很安靜,「自是有幾成的。」見她不肯明說,外面傳來地五的一聲哧笑。

就在這時,又是一陣馬蹄聲傳來,轉眼那柳府護衛叫道:「大郎,那管事想問問你,今晚這雨是大是小,可有妨礙?」

那護衛的聲音剛落,地五再次哧笑出聲,而地十一則忍不住笑道:「這話可就問得外行了,又不是神人,誰能說得這麼准?」

豈料,地十一的聲音剛剛落下,馬車中,柳婧的聲音便再次安靜地傳出,「只是小雨,妨礙不大。」

她說,只是小雨,妨礙不大!

短短的八個字,平鋪直述的語氣,卻因為平靜和直述,而顯出一種讓人駭然的果斷!

外面的護衛都是一靜,只有那柳府護衛響亮地應了一聲『好』,掉轉馬頭趕去傳話。

直到那護衛的馬蹄聲遠去,外面還沒有別的聲音傳來。直過了好一會,才有一人咽口水的聲音傳來,接著,隱隱有護衛說道:「這種話也敢說得這麼硬……」

##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紅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