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二十八章大收穫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這人,怎麼能臉皮厚成這樣?柳婧漲紅著臉急急低叫,「才不要,我不要看1 「那,阿婧穿給我看好不好?」 柳婧都要跳腳了,她咬牙說道:「才不1 鄧九郎嘆息一聲,道:「可我要是不穿的...

夜,漸漸深了。

隨著夜色越來越深,整個營地也越來越安靜,漸漸的,火堆開始熄滅,眾人開始慢慢沉入睡夢之鄉。

柳婧是在一陣嘶厲的吼叫聲中清醒過來的,她睜開雙眼的那一瞬,外面陡然燈火大作,無數個叫嚷聲破空而來,「敵襲敵襲1「奶奶的,這些山匪還真的攻過來了1「大家都不要動,不要亂……」

亂七八糟地喊聲中,柳婧坐直,她摸過自己的衣裳迅速披上時,吳叔急急的叫聲從外面傳來,「大郎不好了,山匪攻來了1不過轉眼,他便在震天介的兵器交鳴聲中對柳婧寬慰道:「大郎別怕,護衛們早有防備,咱們人多,他們不是對手1

這時,柳婧已經起了榻,她點燃營帳中的燈火,轉過頭看向外面,昏暗中,她目光熠熠地說道:「叔,我沒有怕1一句話安撫了吳叔后,柳婧在榻几上坐下,輕聲道:「叔進來吧,這種事我們幫不上忙,還是安靜地侯著最好。」

柳婧的聲音剛剛落下,吳叔剛剛進來,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轉眼間,乾三的聲音在營帳外響起,「柳文景?」

「在呢。」

「呆在裡面別出來。郎君不放心你小兒,讓我守著呢。」

「多謝。」

「行了行了,別廢話了,喂,柳小白臉兒,咱家郎君可沒有對人像對你這麼用心過,你可別馬屎迷了眼,看不清心意。」

直過了一會。營帳中才傳來柳婧幽冷的聲音,「廝殺之際。乾大將軍卻有心與我說這個?」

她這話一出,乾三一陣哈哈大笑。他曬道:「這也算廝殺?算了算了,你是個小白臉兒,咱大老爺們不跟你計較1說到這裡,他使喚吳叔給他搬了一個幾后,便大馬金刀地坐在外面不動了。

乾三不說話了,外面的叫喊聲,廝殺聲,馬蹄聲,兵器交鳴聲和慘叫聲便特別的響亮刺耳。似乎能夠把天捅破。柳婧安靜地坐在營帳中,一雙烏漆漆的眼黑亮地看著外面,也不知在尋思什麼。

從沒有一刻,時間變得這麼漫長,彷彿是一個時辰,也彷彿是經過了一段歲月,突然的,乾三高大的身軀重新站起,他打了一個哈欠。大賴賴地說道:「行了,也快結束了,柳小白臉兒,你可以去睡了。」說到這裡。他大搖大擺地轉身離開。

乾三離開了,吳叔卻沒有離開,他還警惕地站在外面。防著有什麼漏網之魚沖入營地傷害到自家大郎。

而營帳中,柳婧還真的想要睡了。她向榻后微微一倚,便閉著眼睛養起神來。

……其實。這一個晚上,她都沒有合眼。

只要一靜下來,剛才見到的鄧九郎,以及他說的話,他的呼吸,他的體溫,他的眼神,便清楚的再次呈現在柳婧眼前,令得她臉紅心悸的,令得她要發費很大的氣力才把他的影像從腦海中擠去。

現在也是,柳婧發現自己又開始臉紅心跳了。這般外面吵吵鬧鬧,歡喜聲叫嚷聲還有呻吟聲充斥了整個營地的,她卻什麼也不顧了,只想著自己的小心思?

柳婧猛然伸出手去,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令得自己冷靜一些后,柳婧變換了一個體位。

過了一會,她翻身坐起,朝著外面喚道:「叔。」

「在呢,大郎。」

「有酒嗎?給我拿點酒來。」

「好的大郎。」

不一會,吳叔提著一樽酒走了進來,他臉上紅朴仆的,笑得臉上的褶子都在發光,「大郎,這一次可是大獲全勝呢,那些山匪全部落了網。聽人說,把這些山匪送到官府,還能得到一筆賞金呢。」

說到這裡,他一眼看到柳婧的臉色,突然咦了一聲,「大郎,你臉好紅,你也這麼高興啊?」

「沒,我沒有高興。」

可是明明就是很高興很愉悅的樣子,吳叔暗暗腹誹了一句,他也不敢與柳婧爭持,把酒樽給她,便退了出來。

酒果然是好東西,柳婧把一樽酒全部喝完后,整個人終於從亢奮中轉為暈沉。

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入睡的,醒來時,是在一陣低喚聲中,「大郎1

一聽到這聲音,早就恢復了黑暗的帳蓬里,柳婧迅速地坐了起來。她身上衣裳沒脫,也就不用穿衣,她站了起來,低低的,強自壓抑著激動地說道:「快進來。」

帳蓬一拉,十幾二十人抬的抬箱,抱的抱著包袱地走了進來。在外面火堆的餘燼和天上明月滲過來的殘光中,一護衛強自壓抑著激動,顫聲說道:「大郎,幸不辱命1「大郎果然料事如神1

亂七八糟的低叫聲中,柳婧打出一個手勢,在令得一眾激動的護衛齊刷刷安靜下來后,柳婧低低地說道:「可有傷亡?」

「大郎把一切,那些個老弱婦孺,不過三兩下便被我們嚇得四散逃竄,哪有什麼危險?」

黑暗中,柳婧不由咧嘴一笑,不過最是亢奮,她還是記得警惕,側耳傾聽了一會後,她低低說道:「把東西收好,今天晚上就不要清點了。」

「是大郎。」幾個難抑激動的,強忍亢奮的應答聲中,一個護衛還是忍不住顫聲說道:「大郎,這下我們真的發了,大發了……除了好多金,那匪窩裡還有珊瑚樹等寶物呢。」

柳婧呼吸也有點急促,不過她在走出營帳,朝外看了幾眼后,還是說道:「你們馬上把東西收到馬車裡,然後大夥都回去安睡……有什麼事,咱們明天再說1黑暗中,她終是忍不住露出雪白的牙齒一笑,喃喃喜道:「我有金了1她雙眼熠熠生輝地看著那十幾個木箱子,直覺得掌心一片潮熱。剋制著想馬上清點的衝動。柳婧又道:「去把東西放好,各自休息吧。」

「是。大郎。」

目送著眾護衛抱著箱子離開,吳叔湊到柳婧身後。道:「大郎這也太小心了。」

柳婧垂眸,黑暗中,她的嘴角是遮也遮不住的笑容,沒有回頭,柳婧低語道:「我不想鄧九郎發現1

她側過頭,朝著黑暗中咧嘴一笑,喃喃說道:「有了錢,我就什麼也不怕。」

吳叔不太明白她的意思,胡亂點頭道:「郎君說得是。有了錢,咱們就做什麼都有底氣了……郎君,天快要亮了,你還是睡一會吧。」

「恩,我睡一會,叔你回去吧。」

第二天,營地恢復鬧騰時,已太陽高掛。要不是因為這是在荒野之外,又怕那些與山匪有交情的本地人前來報復。折騰了大半晚的護衛們直恨不得再睡一覺,下午再動身。

饒是如此,當隊伍啟動時,也到了中午。

鄧九郎坐在馬車中。

他穩穩地看著柳婧策著馬擠入了商隊眾人中。看著她離自己遠遠的,並且,自始至終。都堅決不向他看上一眼!

歪了歪頭,他低低一笑。

聽到他的笑意。乾三嗖地把頭伸出,好奇地叫道:「郎君。你笑啥?」轉眼他順著鄧九郎的目光看去,不由驚咦道:「這小白臉兒,怎麼躲到那裡去了?」也不需要鄧九郎回答,他搓著手樂道:「這小子肯定心虛了,我去把他叫過來。」

說到這裡,他也不等鄧九郎說話,策著馬便朝著柳婧追去。

不一會,一直低著頭的柳婧,便跟在乾三身後過來了。她剛抬起頭來,一眼看到鄧九郎那微笑的臉,不知想到什麼,小臉刷地一下變得通紅,直是紅到了頸項處,於是,接下來的柳婧,那是堅決地不肯抬頭,不肯說話。

見她策著馬伴在左右,戴著紗帽的身影隱見瘦弱,只是低著頭死死地盯著地面一直不吱聲的,乾三想要說笑幾句,瞟見鄧九郎的臉色,便是嘿嘿一笑,連忙策馬離開。

只是一個轉眼,鄧九郎的馬車旁,便變得空空如也,只有柳婧騎著馬乖巧無比地跟著他。

就在柳婧老實地瞪著地面,努力地想把地面用眼睛瞪出一個洞時,她的耳邊,傳來鄧九郎低沉磁渾的聲音,「阿婧……」

他的聲音一出,轟的一下,柳婧的小臉再次變得紅通通的,再一次的,那紅暈滲到了頸項處。

安靜了一會後,鄧九郎才用他與昨晚相差無幾的語調溫柔地說道:「阿婧,我昨晚沒有睡好……」

你沒有睡好關我什麼事?柳婧漲紅著臉,她咬著唇把腦袋朝相反的方向扭去。

鄧九郎低低一笑,聲音卻是越發磁沉,「我一直在夢見你……」

柳婧彷彿產生了不好的聯想,她忍著羞惱地低叫道:「不要說1

鄧九郎忍俊不禁地笑出聲來,不理會她的抗議,徑自問道:「昨天晚上,阿婧可也有夢到我?」

「沒有1真是特別特別果斷!

「真沒有?」

「真沒有1

「哎,看來今晚上我得再接再厲,阿婧,我還有一件紅色袍子,它有很多地方都是方空織就的,我穿起來特別好看,今晚穿給阿婧看看好不好?」方空蜀地最為出名的織錦之一,極輕極薄,其輕如霧,其空如夢,穿在身上雖是如夢如幻般美,那效果卻與沒穿相差不遠……

這人,怎麼能臉皮厚成這樣?柳婧漲紅著臉急急低叫,「才不要,我不要看1

「那,阿婧穿給我看好不好?」

柳婧都要跳腳了,她咬牙說道:「才不1

鄧九郎嘆息一聲,道:「可我要是不穿的話,阿婧連做夢也不夢我。」

「我,我夢見了。」因為轉得急,這話顯得特別假。

可鄧九郎一點也不介意,他馬上溫柔地問道:「真夢見了?」

「真夢見了。」

「夢見我與阿婧在做什麼?」

柳婧:「……」見她在馬背上都搖搖晃晃了,鄧九郎生怕她一個不好給暈厥了,便連忙端起表情,溫柔說道:「傻孩子,你不想說那就不說便是,我又不逼著你……好了,路上無聊,吹一個曲子給你家郎君我聽聽吧。」

送上更新,求粉紅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