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二十六章來人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慈手軟,最多也就是恐嚇過幾句,從來不曾付諸行動過…… 這一邊,柳婧是朝自己的營地走去,剛才柳葉落了水,柳成也才撈起來,她怎麼著也得去安排一二。 柳婧走來時,眾僕人早站了起來,出乎意料的...

柳婧一邊大步回營,一邊吩咐道:「去請大夫!明天還要趕路,記著抓緊用藥。」

「是的大郎。」幾個僕人連忙應了。

在柳婧往回走去時,她不知道,早有一人湊到鄧九郎身側,朝他低語了幾句。

聽到那人的複述后,鄧九郎眸光慢慢沉了起來,他低喃道:「都學會殺戳果斷了1

說到這裡,他慢慢站了起來。

負著雙手走出幾步,他轉頭看向從樹林中大步走出的柳婧,久久不語。乾三等人走到他身後,學著他的樣子朝著柳婧打量著。過了一會,那乾三嘿嘿一樂,道:「郎君,我怎麼覺得這柳小白臉兒氣勢越來越足了,都漸有反攻之勢?」

他這話一出,鄧九郎還沒有反應過來,地十一已瞪了他一眼,他把乾三一扯后,咬牙斥喝道:「你真是什麼話也敢說1他悄悄看了鄧九郎一眼,小聲又道:「你看我家郎君,會是甘屈於下的?他會讓那柳小白臉兒有翻身在上的機會?」

鄧九郎聽到這裡,怎麼覺得這兩人的對話有點不對了。在他慢慢盯去的目光中,那兩人齊刷刷低下頭來。鄧九郎瞟了他們一眼,猛然臉色一黑,醒悟過來,是了,這兩個一直以為柳婧是男子,他們討論的是他與柳婧在閨房中的上下主次!

一想通這點,鄧九郎的臉馬上烏雲罩頂,他咬牙道:「地五1

「屬下在1

「到了前方城池,給他兩人各找一個小倌,讓他們試一試甘屈於下的招數1

鄧九郎這命令一出,四下先是一靜,轉眼慘叫聲一片。柳婧趕到時,正好看到乾三和地十一對著鄧九郎又求又拜的,只差沒有跪在地上抱著他的大腿哭嚎。不由一陣納悶。

不過柳婧的反應也有意思,她先是四下看了眼,見到眾銀甲衛團團圍住,把這裡圍成了小片天地,以致於兩人的醜態不至於傳了出去,這才吁了一口氣,微笑著傾聽起他們的吵鬧來。

見她不言不問,只是微笑著傾聽,這麼片刻后,已是一臉瞭然。鄧九郎蹙著眉揮走那兩個哭嚎之人,走到她面前溫柔問道:「給柳成氣著了?」

在他溫柔的目光下,柳婧搖了搖頭。她輕聲道:「沒有,他本是庸才,我不曾指望過,今天之後,他應該會安靜了。」

說到這裡。她淺笑垂眸,「郎君看到我處事決事,畏了?」聲音輕輕淺淺,低而安靜。

鄧九郎雙眉一挑,正待回答,柳婧朝他嫣然一笑。又道:「是了,郎君不會畏,郎君只是覺得收服我這事又難了一些而已。」說到這裡。她那烏漆漆的,黑白分明的眸子,朝他眸光流轉地一笑,也不等他開口,轉身走了開去。

她這一走特別洒脫。那襲青衫在晚風吹拂下,還有著幾分飄逸。

直到柳婧走出十幾步后。鄧九郎才抬起頭來。

他定定地看著她離去的身影。

聽到身後眾銀甲衛的腳步聲,鄧九郎雙眼微眯,低低說道:「三日之前,她方求過我寬諒她放過她……」

頓了頓,他咬著牙關說說道:「不過區區三日,她再與我相對時,卻語帶嘲諷,眼神輕佻……此是何故?」

乾三沒有發現自己是被人推到前面來的,他忍不住哇哇叫道:「不是錯覺,郎君,你這根本就不是錯覺,這柳小白臉是真的越來越不怕你不敬你不把你當一回事了1叫到這裡,他又道:「我就說了,郎君前幾日寬諒她時,就不應該說那句前錯一筆勾銷的話。結果你看,這小兒覺得自己又可以繼續欠帳了,便囂張起來了。」

最後一句,真心說到了鄧九郎的心坎里了。

他抬頭沉沉地盯著她的背影,生平第一次想道:我本負閻王之名,其實在她前面,卻一直心慈手軟,最多也就是恐嚇過幾句,從來不曾付諸行動過……

這一邊,柳婧是朝自己的營地走去,剛才柳葉落了水,柳成也才撈起來,她怎麼著也得去安排一二。

柳婧走來時,眾僕人早站了起來,出乎意料的是,柳樹居然也跟著站了起來。於眾仆之前,他先上前一步走到柳婧面前,低頭行禮道:「文景。」這一路上與柳婧沒有說過三句話的這個堂兄,這時刻對上她,竟有了一份少有的敬畏。

敬畏的不止是他,柳婧目光到處,剛剛換過乾淨衣裳,整個人還懨懨的柳葉身子還縮了縮……

目光在這兩人身上轉了一圈后,柳婧點了點頭,道:「三堂哥好。」在柳樹連忙應好中,她提步朝著柳葉走去。

正在這時,她身後的幾處營處里,發出一陣響亮的喧嘩聲。

這喧嘩聲中夾雜著吵鬧,在夜間顯得格外嘈雜,一時之間,便是柳樹等人都忍不住朝那嘈雜聲傳來的方向擠去。

柳婧回頭看了一眼,也沒加理會,她繼續走到柳葉面前,睜著明亮的眼看著他,道:「請過大夫嗎?」

柳葉縮在角落裡,點了點頭。

柳婧盯著她,突然說道:「你覺得,我對柳成的事做得不好?」

她這話一出,柳葉沒了動作,在柳婧地盯視下,他只是越發低下了頭。

柳婧站直了腰身,她淡淡地看著柳葉,說道:「真可惜……我柳府,終是庸才太多了些。」

她這話不是激將,不是反諷,而是帶著冷漠無奈的嘆息。說完這句話后,柳婧甚至不再向柳葉看上一眼的轉頭就走。

直到她走出十幾步,柳葉才恍惚明白過來。這個堂兄只怕是失望了,準備放棄自己了……不知怎麼的,明明應該無所謂的,可這個念頭浮出來時,柳葉竟是慌亂起來。

柳婧離開柳葉后,便順著前方傳來議論聲喧囂聲尋去。

剛剛走到商隊的營帳處,擠到柳樹身後。一個響亮的男子聲音便叫道:「這事絕對不可能是真的,這河風崖的山匪再強,難道還能強過咱們這麼大的一支隊伍?」

另一個人則叫道:「安靜安靜,這有什麼好吵的?把所有的護衛集合在一起,分成三列,輪流值夜就可以了。他們水來,咱們土淹便是1

「這消息太不可信。」

……

聽到這裡,柳婧朝幾個傾聽了半天的柳府僕人招了招手,讓他們過來后,她輕聲問道:「怎麼回事?」

「剛才派出的哨探回報。說是前方的村民說,河風崖的山匪盯上了咱們,就會在這幾日對咱們動手。」

護衛的話一出。柳婧便蹙起了眉頭。

見她尋思,眾護衛不由安靜下來,傾聽著她的意見。

過了一會,柳婧突然說道:「走,咱們在附近看看去。」

「是。」

一行人轉身。在身後議論聲叫嚷聲越來越大中,朝著營地外圍走去。

半個時辰后,柳婧已細細轉了一圈,當她站在一個小山坡上俯視著不遠處的商隊時,突然腳步一頓,低頭凝思起來。

過了一會。柳婧突然問道:「這裡一片平原,數十里都是無遮無擋,山匪要來。定然是騎馬吧?」

柳婧這話一出,一護衛忍不住笑道:「豫州的山匪是出了名的富裕,騎馬是肯定的。」

「恩。」柳婧輕輕應了一聲,過了一會,她慢慢說道:「山匪會來1

她這話一出。眾護衛大驚,不由自主的同時發出一聲驚呼來。

等他們的驚呼聲靜下來后。柳婧慢慢說道:「他們不但會來,而且突襲之日,必在今晚1

眾護衛這時沒有了一點聲音,他們面面相覷后,齊刷刷地看向柳婧,表情中已不由自主地多了幾分緊張。這些人數次跟著柳婧出生入死,對她的信任已勝過任何人!在他們看來,柳婧說山匪會來,那就一定會來!

在眾護衛屏著呼吸傾聽中,柳婧垂眸沉思了一會。

良久之後,她輕輕說道:「那些山匪以為咱們的護衛,都是商隊護衛這種的,斷然不知鄧九郎也在裡面,所以必敗無疑……是了,我都知道山匪會來,鄧九郎只怕也早就料到了,不對,區區一些山民,怎麼會知道山匪要突襲我們?還恰好說給我們的護衛聽了?這隻怕也是鄧九郎的手段。他沒有把山匪放在眼中,便透出風聲讓商隊的人警惕,讓他們去應付。」還有,以鄧九郎的為人行事,又在這路途當中,只怕不會願意在這種小人物的身上浪費太多時間。是了,是了,他定會選擇一勞永逸的辦法,如引出全部山匪一舉擒殺!

想到這裡,柳婧雙眼一亮,她轉過頭看向眾護衛,放低聲音,慢慢說道:「諸君,眼前有一大筆錢財,只要略施小計便可全部拿來,你們敢不敢拿?」

「敢!我們怎麼不敢?」

「郎君快快說來1

一聽到有大筆錢財,這些護衛雙眼齊刷刷一亮。

柳婧自己也是隱隱有種興奮。

她深吸了一口氣,在眾護衛屏吸期待中,示意他們湊上前來,低聲交待了一番話。

不一會,把話說完的柳婧示意一護衛拿來紙筆后,在光亮處寫些什麼來。寫好之後,她把那紙折起來放在那護衛手中,又交待了幾句,便轉過身便朝著營地走去。與她相反的是,眾護衛開始三三兩兩的分開,不一會,便全投入了黑暗當中。

柳婧很快便來到了營地。

她朝外面張望了一番,沒有看到鄧九郎的身影后,也不在意,轉身便朝自己的營帳走去。

營帳外,吳叔也不在,柳婧蹙了蹙眉,不再多想,伸手把簾幕一掀,便低頭鑽了進去。

堪堪一腳踏入,柳婧身子便是一僵:鄧九郎正靜靜的倚靠在她的榻上,他的手中,還舉著一個酒樽,外面的火把光透進營帳,已是光芒幽幽。於這種幽淡的光線里,他似是已經沐浴過了,一襲單薄的黑裳微微敞開,露出緊實的胸膛以及形狀完美的鎖骨,並拖曳而下,半遮半掩住那光裸的足裸。而隨著他慢慢品酒的動作,披在他肩膀上的濕發輕輕移動,有那麼幾顆水珠,在光亮中透出珍珠般的光澤,順著他的鬢角,緩緩緩流向他高挺的鼻樑……

聽到柳婧的腳步聲,鄧九郎抬起頭來,他眸光格外深邃地盯著她,那張俊美絕倫的臉上,似乎有一種說不出的魅惑在流轉。見她看來,他舉起手中的酒盅,朝著柳婧晃了晃,動作優雅至極。

發現自己有點口乾,柳婧咽了一下口水,艱澀地說道:「郎,郎君,你好似走錯帳蓬了。」

##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紅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