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二十四章提親一事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柳婧這般與鄧九郎并行一會後,馬車中傳來了鄧九郎有點慵懶的聲音,「何事鬱郁?」 柳婧尋思了一會後,說道:「假如有一個頑劣的,不知輕重的朽木之材放在那裡,郎君覺得對待它,是將其繼續放置在...

柳婧抬起頭來看向錢進和錢小姑。這兩個人,老的雖是一臉猶豫之色,可那眼中精光四溢。

至於錢小姑,她看向柳婧的眼神中,如其說是歡喜,不如說是挑釁……

柳婧又轉頭看向柳成。

柳成顯得很緊張,他正緊緊地瞪著柳婧,牙根暗咬。他甚至因為過於緊張,因為太過害怕柳婧會拒絕此事,那緊握的拳頭圓瞪的雙眼劍拔弩張的,彷彿下一秒便會砸到柳婧的臉上來!

朝這三人瞟了一眼后,柳婧尋思一會,說道:「茲事事關重大,能不能允我思量三日?」

她這要求合情合理,那錢進連忙說道:「自是應當,自是應當。」說罷,他給了錢小姑一個眼神后,兩人策馬離去。

依依不捨地看著錢小姑離去,柳成想要追上,又回頭看了柳婧一眼。對上柳婧疏離的身影,他心中又沒了底,不由策馬朝著柳葉駛去。

這一邊,錢小姑與錢進兩人一離開,錢進便瞪了錢小姑一眼,低聲斥喝道:「你剛才是什麼眼神?那柳文景再不喜,他也是你以後的叔叔,是你要嫁的丈夫的堂弟……而且觀其舉止才學,也不是個普通之人。在這當口,你那是什麼眼神?」

聽到伯父的斥喝,錢小姑委屈地低下頭來,她紅著眼眶低聲泣道:「那柳成一個莽夫,他怎麼配得上我……」

「既然認定他配不上你,你又怎麼要去勾搭於他?剛才又怎地同意伯父前來提親?」錢進冷聲說到這裡,見到侄女眼眶更紅了。生怕她不顧場合的啕啕大哭,錢進低嘆一聲。好聲好氣地說道:「伯父剛才沒有跟你說清。那個柳府的底細,伯父已經摸清了。他們有個三伯父是在汝南當大官,便是這個柳文景的主公,也是個洛陽有名的權貴……孩子,人要有自知之明啊,咱們一家,伯父我罷,是個沒有幫襯的商人,這沒有官家背景行商,在這世道有多難你可知道?伯父也就罷了。你父親呢,還只是個鋪子里的掌柜。你說說,咱們這樣的家庭,在正常情況下,要與柳府聯姻,是不是還不夠格?而且那柳成忠厚老實,又對你一心一意,你嫁給他可不正好拿捏著?再則,你嫁給了柳成。連帶我們錢府,都算是與柳文景的主公套上關係了。」

錢進苦口婆心地說到這裡,眼見都到了自家隊伍,侄女還是冷著一張臉。便朝迎上來的婦人說道:「史嬸子,這事還是你好好跟她說道說道吧。」說罷策馬離去。

史嬸子是個三十多歲的婦人,長得一張帶笑的馬臉。她安靜地迎著錢小姑上了馬車后,倒不忙著說話。而是從一側拿過棚,一邊不緊不慢地上幾針。一邊用一種閑聊的語氣說道:「三姑子,你母親當年的事,你聽過么?」

錢小姑本是冷著一張臉的,聽她提到自己母親,倒是起了興緻,不由轉頭問道:「我母親當年什麼事?」

史嬸子咬斷手中的線頭,然後才慢慢說道:「你外公家是僱農,這你是知道的。」在錢小姑點頭中,史嬸子繼續說道:「三姑子你呢,在你們四姐妹中,是長得最美的。而你四妹,長得最像你母親年輕時。」

她這話一出,錢小姑詫異地叫道:「我母親年輕時,那可長得一點不美埃這怎麼可能?」她記得她父親從年輕時就是個掌柜,而且現在人到中年也還是長得斯文俊秀的,家境也好呢,怎麼她母親差這麼多?

史嬸子一邊眯著眼睛繡花,一邊慢騰騰地說道:「當年,你父親家境好,人也生得好,又總是被人誇獎聰明,所以性情受不得激。他那時與一個姓姓木的小姑好過一陣,結果姓木的那家人家攀上高枝,那小姑也就棄了你父親。你父親一怒之下,便隨意相了你母親,說要娶她。當時呢,誰都知道你父親是開玩笑的,都沒有當真。不過你母親就不一樣了,從那天起,她著各種精美的荷包給你父親,幾次跪到道觀為你父親祈福給雨淋倒。而她繡花賺到的錢,一文也不給你外婆了,而是悄悄給你父親置他喜歡的東西。有一次你父親無意中經過你家,聽到你外婆因此事打罵你母親,給感動了。那時嬸子是你父親的婢子,當時聽到你父親跟人說,你母親一心一意對他,值得人敬重。於是你父親便硬是娶回了你母親。」

頓了頓,史嬸子繼續說道:「你外婆家,你母親是大姐,她下面還有六個弟弟妹妹,當時你母親過門時,大夥都說,你母親肯定會拿婆家的東西貼補弟妹。可沒有人想到,你那些舅舅找上門時,你母親總是把他們打出去,她有什麼好吃的好用的,幾乎都用在你父親身上,她自己可以穿十個鐵錢做成的葛麻衣裳,給你父親準備的,則是幾兩金子才能賣到的錦繡好裳。」

聽到這裡,錢小姑不解了,她奇道:「不對呀,我記得我舅舅每次來,母親都給他幾兩金的,還有姑姑也是,幾個表哥表弟,連成親的錢都是母親給的。」

史嬸子聞言一笑,她慢慢說道:「我要說的正是這個……當時你母親不曾嫁給你父親時,她可以為了向你父親表達心意,而淋雨病倒,也可以為你父親忍受你外婆的責打。後來你母親進了錢家的門,但立根不穩,所以她三番四次的趕走前來求助的弟弟妹妹,有幾次甚至是讓人亂棍打出你舅舅的。到了後來呢?你奶奶死了,你父親也分了家,你們一家子,都由你母親說了算,於是你母親就開始貼補娘家了。你應該知道,這些年,你幾個舅舅姑姑,都是靠你們家撐起來的,上次你父親還說你母親,說是把錢家的財產搬了一半回娘家了,你可記得?」

錢小姑究其根底,和史嬸子一樣出身市井,錢小姑並不認為這樣談論自己的母親有錯,當下還大力地點了點頭,一臉怨氣地說道:「母親這事上,是做得太過了。」

史嬸子倒不點評,她只是說道:「嬸子今天跟你提起這往事,就是跟你說,你母親是個真聰明的,你應該學學她……像那柳成吧,一看就是個好拿捏的,你就算再討厭柳文景,也得忍一時之氣,先入了柳府,拿住了柳成,再拿住了柳成一家的財產,再可以進一步拿捏整個柳氏一族。不是嬸子說你,你剛才明明答應了柳成的,既然答應了,你就當慎重其事了。以後對上柳成,不得再驕矜,你就算心中再看他不起,也得把他當英雄一樣地傾慕,等到把他完全掌握在手心裡,你才能說其它的。像剛才,你明明應了婚事,又在柳文景的面前使小性子,這種事,以後可不能做了。」

說到這裡,史嬸子又道:「像你母親,與她同樣出身的小姑,都嫁的是農夫,要不是你母親當年會謀會算會忍,又怎麼會有今天的富貴如意?」

她說到這裡,見到錢小姑沉思起來,不由笑了笑,拿起棚認真刺繡起來。

這一邊,柳成跟柳葉磨了一陣后,兩兄弟策著馬向柳婧的方向趕來。

看著他們頻頻投來的目光,柳婧眉頭微蹙,她頭一轉,驅著馬向鄧九郎所在的馬車駛去。

果然,柳成兩人見狀,也不敢上前了。

柳婧這般與鄧九郎并行一會後,馬車中傳來了鄧九郎有點慵懶的聲音,「何事鬱郁?」

柳婧尋思了一會後,說道:「假如有一個頑劣的,不知輕重的朽木之材放在那裡,郎君覺得對待它,是將其繼續放置在霉爛之境,讓其腐朽后發出新芽的好,還是幫它擺脫那霉爛之地,將其置於陽光下一點一點打磨的好?」

這問話倒是有趣。

濾九郎低低一笑,道:「我向來沒有那個心力去幫什麼打磨成材,如真是朽木,就讓其自生自滅,或置於霉爛之境,要是能發出新芽來,再拿出來好生看待不遲。如果不能髮式,它也對我無用,任由腐爛便是。」

這個想法,倒是挺冷酷的。只是她們柳氏一族,不要說可用之人,便是連年輕的,也沒有幾個埃

柳婧想到這裡,暗暗嘆息起來。

尋思了一會後,柳婧咬唇說道:「我先試著搬運到陽光下吧。」說到這裡,她招手示意吳叔等人過來。

在他們靠上前後,柳婧低語了幾句。

在幾人得了她的命令,一一離去后,濾九郎低笑道:「又在使壞了?」

柳婧聞言倒是難得的臉一紅,過了一會後她輕聲說道:「是……我明知那錢氏女是不安於室又工於心計之人,要是什麼也不做就讓她入了我柳府的門,我實是心不甘。現在這個計策,她要是純良就不會上鉤,要是上了鉤,就怪不得我手段陰狠了。」

這話一出,濾九郎突然低聲說道:「阿婧這樣很好。」他笑著說道:「這樣不管事大事小,是使陰謀手段還是無恥之策,都不再試圖瞞過我的行為很好。」他輕輕的,溫柔地說道:「恩,我很滿意。」最後幾個字,簡直是溫柔似水。柳婧聽到耳中,臉不由自主又是一紅,轉眼她連忙策馬逃了開去。

第二更完成,求粉紅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