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二十一章別看他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的話語。 這是幾個銀甲衛簇擁著鄧九郎而來時的腳步聲。鄧九郎的腳步聲也就罷了,輕緩從容,主要是那幾個銀甲衛,他們出身軍旅,行走時步履一致,頗帶鏗鏘之音,這麼一來,便引得人注目了。 在眾人...

就在這時,一陣笑語聲傳來,卻是柳成柳葉和眾錢氏子弟,絡繹進了酒家。

不管是柳成還是柳葉,都是長相端正的年少郎君,那幾個錢氏子弟也大抵如此,這麼一夥斯文秀凈,一看就是吃得好養得好的富家子弟走在一起,還是挺引人注目的。在酒家中用餐的眾人紛紛抬頭看去時,突然的,一個甜美的笑聲清亮地傳來,「各位哥哥,你們也來用餐了啦?」這聲音嬌脆而糯,帶著一種娃娃音,說不出的可親可愛隱有媚意,而且說話之人是刻意在安靜時發的話,它清脆響亮,直壓住了一些小聲的議論,使得一時之間,酒家中的人紛紛順聲望去。

這一望,他們看到了從樓梯上娉婷而來的錢小姑。錢小姑顯然經過精心打扮,一襲淡黃色著蝴蝶,鑲紫邊的衣裳,襯得她秀美的臉宛如花兒一樣。

葛城這小小的地方,哪曾見過這麼出眾的美人?一時之間,酒家中的眾人都看呆了去。

面對眾人痴怔的目光,錢小姑的笑容更加甜美了,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盈盈的從眾人臉上劃過后,轉向了柳婧這一側。

她顯然沒有想到,此時只有柳婧一人在席,對上低著頭斯文的用著餐的柳婧,錢小姑的臉上飛快地閃過一抹失望。

饒是這些少年郎剛才被柳婧的話給激著了,可這一刻,對上越發嬌美的錢小姑時,包括柳成在內,又都有點目眩神迷。一個個目光不由自主地轉向她看去。

錢小姑一邊搖曳生姿地走來,一邊四下顧盼著。見鄧九郎一行人不在這裡,她垂下眸掩過失望。腳步加快,輕快而嬌甜地笑道:「幾位哥哥,咱們和柳大哥一起用餐吧。」

說到這裡,她腳步輕快地跑到柳婧的身側,對著由紗帽改為斗笠,正舉止優雅慢條斯理地吃著飯的柳婧,她甜甜地喚道:「文景哥哥,我們可以在這裡坐下嗎?」

這叫聲,當真甜得可以。

柳婧慢慢咀嚼完口中的食物。又拿起一側的酒小小抿了一口,漱完口后,才斯文地回道:「自是可以。」

她這一系列動作,緩慢優雅,於慢條斯理中透著一種貴族式的矜貴。這做態讓錢小姑呆了呆,她咬著唇暗暗想道:這柳文景好似也生得不錯呢,也不知怎麼的,他從第一眼便似不喜歡我,害得我也不喜歡他了。

柳婧與她的第一眼。正是她把柳成迷得神顛魂倒時,那時怎麼可能會喜歡她?

在錢小姑跟柳婧打招呼時,柳成一行人也到了。柳成看了柳婧一眼,扭過臉去沒有與他說話。柳葉卻是一個箭步衝上前來,朝著她一禮,恭敬地喚道:「文景哥。」

早已放下筷子的柳婧點了點頭。她抬頭看向柳葉,淡淡笑道:「不必多禮。大夥想坐哪便坐哪吧。」

她一句話說到這裡,見眾錢氏子弟和錢小姑都盯著自己不吱聲。不由詫異地問道:「怎麼了?」

這一次,她的話音落下后,一個錢氏少年郎輕叫道:「原來柳文景你還是個美貌郎君。」

卻原來,這些從來沒有見到柳婧和鄧九郎露過面容的錢氏眾人,在柳婧抬頭說話時,終於看到了她斗笠掩蓋下的半邊臉,一時竟給看怔了去。

錢小姑顯然也沒有想到,柳文景居然是個如此俊美之人,雖然他現在只露出半邊臉,可這一半,面容雪白,牙齒整齊潔白,下頜輪廓完美得不可思議,竟是勝過她平生所見的任何丈夫!

錢府眾人看傻了眼時,一側的柳成抿了抿唇,暗暗想道:這些人還真是少見多怪,柳文景可是人家南陽鄧氏的嫡子也抓著不放的孌寵,他要長得不美,那天下就沒有幾個稱得上俊美的少年了。

柳婧聽到那錢氏少年的驚呼,斗笠掩蓋下,那形狀美得如花瓣一樣的唇角扯了扯,她淡淡說道:「各位不是要用餐嗎?都坐埃」

聲音中,不知不覺中帶了幾分命令。

眾少年連忙應道:「是,我們坐下。來,這裡有幾個幾,恰好都可以坐下。咱們坐在一起也好說說話呢。」

說話聲中,眾少年紛紛找位置坐下。出乎柳婧意料之外的時,她身邊的位置,居然還給空了下來。

她卻不知道,露出半邊臉的她,那種勝過許多人的俊美,自然而然的讓人感覺到疏離,讓他們生出一種不敢接近的心思。至於錢小姑,她還在等著鄧九郎過來呢,自不會佔了屬於他的位置。

一行人坐下后,在吩咐小二上酒上菜的當口,眾少年紛紛閑談起來。於熱鬧中,柳葉轉過頭來看向柳婧,喚道:「文景哥,呆會用過餐一起出去走走吧。」

柳婧溫和地說道:「你們去吧,我剛才走過了。」

「這樣啊,那我知道了。」柳葉應了一聲后,奇道:「文景哥,那位郎君呢?」

柳葉一提到鄧九郎,眾少年便安靜下來。

這一路來,鄧九郎始終沒有露過面,話也才說了兩句,可他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光是圍著他的那些銀甲衛如此雄壯,便讓人感覺到莫測高深了。

聽到柳葉的問話,柳婧一邊靜靜的品著酒水,一邊淡淡說道:「他還沒有來。」

她這個回答,就完全是廢話了。

錢小姑看著她,她可愛的眨巴著大眼,甜甜地喚道:「文景哥哥,你為什麼叫那位郎君做主公啊?你這麼厲害,難道還是他的下人?」

這時的錢小姑,不但叫得甜,而且態度親近可愛,根本不似路上還帶著幾分怨氣的模樣。柳婧要是男子,只怕還有點招架不住她這份親熱。

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垂眸品著酒水的柳婧,卻沒有回答她這話的意思。過了一會,見柳婧還是沒有說話,錢小姑也顧不得生惱,繼續甜甜地說道:「文景哥哥,我聽柳成時,你們家在汝南都是當大官的?你一個大官家的郎君還叫那位郎君做主公,他一定非常非常厲害吧?」

這一次,不等柳婧反應,一陣腳步聲便已傳來。那腳步聲整齊有力,直是打斷了錢小姑的話語。

這是幾個銀甲衛簇擁著鄧九郎而來時的腳步聲。鄧九郎的腳步聲也就罷了,輕緩從容,主要是那幾個銀甲衛,他們出身軍旅,行走時步履一致,頗帶鏗鏘之音,這麼一來,便引得人注目了。

在眾人齊刷刷回頭看去時,戴著斗笠的鄧九郎和眾銀甲衛已大步而來。鄧九郎走到柳婧身側,手一伸,把榻拉了開來,再邁動長腿坐了進去。

他一坐上榻,眾銀甲衛便自然而然地散在他身後侯著。而鄧九郎懶洋洋向後一靠後,淡淡命令道:「斟酒。」

他命令的是柳婧。

柳婧垂眸,她從一側拿過酒樽,動作優美地給他倒起酒來。

鄧九郎接過酒,垂眸抿了一口后,道:「甚劣。」說罷,他把酒盅朝几上一放,不再理會。

見他不想喝酒,一個銀甲衛喚道:「小二,上酒菜。」

「是,是。」直到小二急忙地應答聲傳來,給鄧九郎幾人震得完全說不出話來的眾人,這時才回過神來。

眾少年同時正襟危坐,突然覺得,自鄧九郎過來后,便是這個酒家,也顯得高了幾個檔次,那氣氛都讓他們自覺寒酸了。

少年們拘謹著,便沒有注意到一側的錢小姑,這時雙眼放光,一張精心描繪過的小臉,因興奮而紅朴朴的。她無意識的伸手按著胸口,想道: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他一定是大權貴,一定是的!

錢小姑原本想來,這個郎君,也許是汝南什麼大官的兒子,可自從見到柳婧那華美的半邊臉后,便把鄧九郎的身份再提高了一個檔次。她心裡激動得難以自抑地想道:聽說汝南就有一個王,這位不會是一個小郡王,這位郎君其實是一個龍子鳳孫的公子哥吧?

激動到了心跳難以自抑的地步,錢小姑便暗暗伸手捂著了燒紅的臉,藉由這個動作,讓自己快點冷靜下來。

等心跳稍平后,她一雙水汪汪地眼睛看向柳婧,甜甜的娃娃音響起,「文景哥哥——」撒嬌地喚到這裡,她嘟著嘴嬌嬌地說道:「人家剛才問你話了,你還沒有回答的呢。」

她這一聲撒嬌,而且撒嬌的對象還是柳婧,實是讓人吃了驚,如她所想的那樣,鄧九郎轉過了頭。

錢小姑雖是在喚著柳婧,一雙水汪汪的丹鳳眼,卻是在含羞帶怯地瞄著鄧九郎。此刻見他看來,她羞喜地嘟著嘴,暈紅的小臉蛋在陽光下發著光,甜蜜地說道:「人家就是想知道文景哥哥的主公,是不是好厲害好厲害嘛……怎麼文景哥哥就是不說嘛?」

這一連串好厲害好厲害,直是嬌甜得柳婧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抬起頭來,朝著雖是向自己問著話,目光卻一直有意無意,含情含嗔又似只是好奇地瞄著鄧九郎的錢小姑看去。

看了錢小姑一眼后,柳婧揚了揚手中的酒盅,語氣極淡地說道:「柳某好言相勸一句,我身邊這位,小姑還是別看,也別動勾引心思的好。他不但家有正妻,而且另有妾室五個,美婢十數。最重要的是,他的正室出身顯貴,最是看不起商戶出身的……你就算瞅著他把魂都給弄丟了,也連做他婢子的資格都沒有。」

第二更送上。求粉紅票鼓勵。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