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二十章假如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候的柳婧,竟是沒有想到,她這個想法,竟與她十一歲那年對顧呈時所用的招數一模一樣。看來一個人再是怎麼變化成長,終是本性難移。 鄧九郎還在忍笑,他身後的銀甲衛還在嗆咳,直過了一會,鄧九郎長身直立,...

葛城的城門有點舊,相比起汝南歷陽那等大城,這城門粗陋,石牆上還坑坑窪窪的根本不平整,簡直不能看。

昨天晚上,可以說是除了柳婧和鄧九郎幾個人外,其餘的都淋了個透濕,因那暴雨來得太猛,很多人的隨身換衣衣物都潮了。此刻看到葛城,隊伍中發出一聲歡呼,眾人爭先恐後的朝裡面衝去,見到個酒家客棧,便急急停靠,只想著趁這大好的晴日,把所有東西都翻出來曬一曬,同時自己也能就著熱水洗個澡,好驅散身上的潮氣和塵土。

相比起這些好不容易安頓下來,卻更加忙碌的眾人,來一身乾爽的柳婧和柳府眾仆,就太讓人妒忌了。特別是他們忙著折騰時,這邊的柳府眾仆簇擁著柳婧,已去葛城閑逛晃蕩起來時,錢府眾人直是羨慕得不停地嘆氣。

葛城很小,卻也很繁華。柳婧信步走了一會後,腳步一停,轉向身後好奇地問道:「怎麼這裡到處都唱著巫歌?」

巫歌,是祈天之歌。如此刻,柳婧左側的宅院里,便飄來一陣整齊的女聲,「蒼天有德,澤被眾生,聖天子在位,萬邪不侵……泱泱之世,唯我正氣長存。」

這整齊劃一的女聲中,混合著渺遠的鈴聲。不管是歌聲還是鈴聲,都並不美妙,歌聲是由啞著嗓子的女子合唱的,鈴聲也斷斷續續,合在一起,,給人一種晦澀古拙的感覺。

而且這不是柳婧第一次聽到巫歌了,她這一路走來,這已是第三處唱巫歌的。雖然歌詞有別。可每一首巫歌都大同小異,都是祈福免災。

聽到柳婧的疑問。吳叔也奇道:「是呢是呢,這又不是大過年的。怎麼處處都有巫歌傳來?」

見大家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麼小半個時辰不到,便把葛城走了個遍的柳婧回頭道:「罷了,時辰不早了,回去用晚餐吧。這一路大夥都辛苦了,今晚正可早點入睡。」

「大郎說的是。」

於是,柳婧一行人又折轉身,朝著他們落宿的酒家走去。

不大的酒家裡,現在已坐滿了。鄧九郎不知是何時到來的,正施施地坐在告窗的那塌上,見到她過來,他抬眼瞟了一下,便慢條斯理地品著斟中的酒。

柳婧提步走到他身側,坐下后,她一邊給自己倒酒,一邊把剛才的巫歌說了一遍,轉爾。她好奇地問道:「這葛城處處巫歌,不知出了何事?」

鄧九郎慢慢抿了一口酒,回道:「應是有人染了疫症了。」

疫症這個字一出,包括柳婧在內都是臉色一變。

鄧九郎慢慢把酒盅放在几上。他眉頭微蹙,修長的手指在酒盅的邊沿上無意識的摩挲著,慢慢說道:「光武帝創立天下。如今也有百年。這百年間,不說盛世繁華。也稱得上國泰民安,政通人和。」

他眉頭蹙得很緊。沉默了一會後,繼續又道:「便是當今天子,雖不喜政事,可諸位大臣,也都兢兢業業,便是我們這種家族的子弟,也不敢做出什麼天怒人怨之事。」他輕嘆一聲,「這樣的天下,應該是德治有功,蒼生澤被的吧?可這幾年,先是西南傳出疫症,一死便是十數萬,現在連豫州這等中原之地,也傳來了巫歌聲……自古以來,這疫症一起,便是生靈塗炭。哎……」

他長長的嘆息出聲。

柳婧抬起頭來看向他。

怔怔地看著他一會,柳婧輕聲說道:「別擔心了。」

她這話一出,鄧九郎抬頭看向她。他盯著她,慢慢一笑,道:「這天下是劉姓的天下,我擔什麼心?」

柳婧聽到他這句嘴硬的話,沒有吭聲。只是心裡想道:陛下這一二年都有點懈怠政事,很多決策,都交由鄧皇後來做。鄧皇后是你姐姐,你不就是怕這種人力無法阻擋的天災被世人怪到你姐姐頭上,怪在你鄧氏的頭上嗎?

柳婧沒有反駁鄧九郎,只是抬著頭,一雙眼睛關懷地看著他。

對上她這模樣,鄧九郎不由一曬,他微微傾身,目光溫柔地盯著柳婧,鄧九郎突發奇想地問道:「阿婧,假如我有一天失了勢,你會如何對我?」

這個問題一出,他自己也起了興緻。他揚起眉,饒有興趣地問道:「要是這麼一會,有洛陽來信,說是我鄧家倒了,下獄了,我這個南陽鄧氏的嫡子,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阿婧會有什麼動作?」

他問得很認真。

柳婧眨動著長長的睫毛,反問道:「你是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自然是真話。」

「真話啊?可會事後算帳?」

鄧九郎苦笑道:「你也把我看得太低了吧?不過一通戲言,我哪用得著算帳?說吧,把真話說出來。」

「真話啊?」柳婧揚著唇,她煞有介事的曲著中指,在几上不緊不慢地叩擊著,過了一會,她慢騰騰地說道:「首先,我會想辦法保全你,不讓那些想動你的人把你捉了去。」

這個回答,顯然在鄧九郎的意料當中,他支著下頜笑眯眯地說道:「恩,很好,繼續說。」

「繼續埃」柳婧低低又道:「然後我在安頓下來后,會差人打聽洛陽的消息,弄清楚這事的真偽。」

「然後呢?」

「然後,若是假的話,若是你鄧氏還有再起之機,我會拼盡全力助你一把,博個患難見真情。」

這話還真是直爽得可以,鄧九郎哭笑不得了,「若是真的呢?若是我南陽鄧氏真的不行了呢?」

「若是真的啊?」柳婧似是有點為難,她歪著頭尋思了一會後,抬頭看向鄧九郎。靜靜地說道:「若是真的,你南陽鄧氏日薄西山。你鄧九郎成了人人喊打的對象。那時刻,你我地位逆轉。攻守易勢,對不?」

她這話,明顯是鄧九郎想聽的,當下他笑眯眯地點頭連聲應是,催促道:「說下去。」

柳婧這時顯然也有點興奮了,她歪著頭出神了一會,又轉頭看向鄧九郎。把他俊美的臉盯了一會後,她又看向他高挑頎長的身材。打量了一會,柳婧突然說道:「如果是真的。那你自是再也不能以勢迫我,也不敢隨意唬我。」她揚著唇淺淺笑道:「那時我啊,我肯定是要報仇的。」

鄧九郎鼓勵地笑道:「報仇啊?很不錯,說下去。」

柳婧說到這裡,她想象著那種情景,還真有那麼一點興奮。她歪著頭笑著說道:「我起先會裝做不知,然後把你帶到那些有意捉拿你的官府附近。」她覺得自己實在有點興奮了,便用拳頭堵著嘴安靜了一會,才繼續說道:「我會引得那些官吏前來拿你。等你逃得上氣不接下氣時,就從天而降把你救了。」

她後面這話令得鄧九郎有點詫異,他奇道:「救了?」

「對,救了。」柳婧陰著眼睛瞪著他,恨恨地說道:「就像你當時救我一樣1

這話一出,鄧九郎嗆了一下。站在他身後的幾個銀甲衛也嗆了一下。

止住咳嗽后,鄧九郎不恥下問地連忙問道:「然後呢?」

「然後我想辦法讓人告訴你一個賺錢的。可以重振家風的路子。」柳婧瞪著他,接著說道:「接著我讓你功敗垂成。在你無奈之時,再出面救你。」

「又救我?」鄧九郎猛然咳嗽起來,他忍著笑問道:「就像我當初一樣?」

柳婧很誠實,她靜靜地說道:「不,我當時無奈之下所尋之計,不是你出的。你後來出面替我解圍,也是真解圍。」說到這裡,她磨著牙,悶悶說道:「就是所用之法太過可恨,我,我有機會,也要讓你懼我敬我1

「再然後呢?」鄧九郎笑眯眯地問道:「你捉弄我幾句又救我幾回后,接著又當如何?」

柳婧歪著再次朝他打量了一會後,果斷地說道:「那時收服得也差不多了,我會招你為婿。讓你老老實實地跟著我行商賣絲綢。」

很顯然,她這個最終的答案,大大出乎鄧九郎和幾個銀甲衛的意料之外,在一陣猛烈的嗆咳之後,鄧九郎以拳頭抵額,悶悶地低笑起來,笑著笑著,他揚唇樂道:「原來阿婧還是要嫁我埃」頓了頓,他又道:「那你不是白折騰了么?」

柳婧瞟了他一眼,想道:那怎麼會是白折騰?我收服了你壓制了你,讓你以後只會老老實實的,日後定然對我甚好,這樣的你,遠比嫁給顧呈那性子的更實在,這樣怎麼就是白折騰了?

……這個時候的柳婧,竟是沒有想到,她這個想法,竟與她十一歲那年對顧呈時所用的招數一模一樣。看來一個人再是怎麼變化成長,終是本性難移。

鄧九郎還在忍笑,他身後的銀甲衛還在嗆咳,直過了一會,鄧九郎長身直立,咳嗽著說道:「我出去一會。」也不等眾人回話,他大步就走,過不了一會,柳婧看到他大步走到外面停放的馬車上,車簾一拉,便埋著頭悶笑起來。

而鄧九郎這一起身,眾銀甲衛自也是跟上。看到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離去,端著托盤前來上菜的小二連聲喚道:「幾位客倌,你們不用餐了嗎?」他的聲音一落,只老實地坐在几旁的柳婧清聲回道:「先上一鼎羊肉,其餘稍侯。」

「是。」小二領命離去時,柳婧已慢慢悔了起來。剛才她怎麼就真的聽了那人的話,說出了心裡的想法呢?這想法說出來不要緊,只怕那鄧九郎記在心裡,說不定什麼時候又翻出來跟她算老帳了。

##

送上一更,準備碼第二更的,至少也得把昨晚欠的一千字補回來。不過此刻又有點頭暈了。所以大夥最好明天再來看第二更。另外,求粉紅票。現在美人的粉票都要落下總榜前十五了,大夥幫我頂上去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