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一十八章知識之貴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意的錢小姑,也沒有理會,只是目光靜靜地盯向緊緊挨在她身側的柳成。 要是昨日,柳成對上她這樣的目光。自是理也不理。可這一刻,當柳婧的目光盯來時,柳成瑟縮了一下。見她盯著自己不放,他揚鞭的動作不知...

鄧九郎的身邊,知道柳婧是女兒身的,只有那些洛陽來的金吾衛,至於這些隸屬於鄧九郎個人的銀甲衛們,因鄧九郎從來沒有透露過她是女子,所以無人知情。

那地五一直以為柳婧是小白臉,也一直看她不起。這種看不起,不是針對嘲諷,而是徹徹底底的輕視。

柳婧瞟了遠去的地五一眼,也不在意地低下頭來。

昨晚那麼一場暴雨,這到了白天,卻是白日灼灼。隨著炎熱的太陽掛在天上,漸漸的,泥濘的地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干變硬。

大半天後,損失不小的車隊中也終於恢復了人氣,一個個笑語聲中,柳婧看到柳成又跑到錢氏那堆人中去了。

身後,乾三策馬趕來,他湊近馬車,朝著鄧九郎恭敬地說道:「大郎,前面五十里有一個叫葛的小城,那兩個隊伍想在那裡歇一晚,特意來詢問我們。您看我們要不要一併歇一歇?」

自上了馬車后,鄧九郎也不知在忙些什麼,不時拿出一本帛書寫寫添添的,聞言他頭也不抬地說道:「這等小事不必問我。」

「是。」

轉眼,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卷帛上的鄧九郎,突然又道:「以後有什麼事,可以問過柳文景。」

這話一出,乾三和柳婧都是一怔。過了一會,乾三才應了一聲,他看向柳婧,竟真地問道:「柳小郎,你以為呢?」

柳婧抬頭看了乾三一眼,又朝著自始至終都沒有抬過頭的鄧九郎看了一眼。道:「由你們安排。」

「行,那我們也歇一晚。」乾三大聲應了。策著馬轉身離去。

目送著乾三離去,柳婧轉頭看向鄧九郎。心中想道:他在忙什麼?一副無暇分神的模樣?她原本以為,這半年他真是與她一道出去玩玩走走,現在看他這忙碌的樣子,竟是另有所謀……

轉眼她又想道:鄧九郎年紀輕輕便屢次背負重任,固然是家世出眾,可那麼多世家子中,只有他最為人稱道,可見這其中還有他的辛苦努力在內。只怕他在汝南那四個月也沒有白過。只是不知他到底在忙些什麼?

汝南時,四位小郡王爭位。世子有顧呈撐腰,三郡王有鄧九郎的看重,四郡王呢?柳婧給弄了一個石碑傳承。本來,要是鄧九郎認點真的話,三郡王劉遠承汝南王位的可能性最大,可他又怎麼會對這麼一件小事認真?拖延到柳婧離開時,三個郡王竟是各有勢力,一時竟成犄角之勢,倒令得前陣子人心惶惶的汝南局勢。給安穩下來。看來沒有特殊的勢力注入,這一時半刻那三兄弟,還分不出雌雄來。

柳婧翻看了一些書簡后,覺得手腳都拘著了。便伸出頭朝外面喚道:「吳叔,給我一匹馬。」

「好呢。」

吳叔爽快地應了一聲,騎著馬趕到了柳婧身邊。

那馬一到。馭夫不要柳婧招呼,便自發地把馬車停下。柳婧跳下馬車。腳一蹬,便輕輕鬆鬆地翻上了馬背。

在她姿式標準的策馬走出幾步。正要擠入前方的隊伍時,一直埋頭工作的鄧九郎頭也不抬地喚道:「柳文景。」

「恩。」柳婧應了一聲,在他的示意下靠近過去。

一直到她的馬挨著馬車了,鄧九郎低沉的聲音才淡淡地傳來,「我記得你有吳郡時,連匹母馬也騎不上的……現在這騎術,是什麼時候學會的?」

柳婧一僵,她正找著借口,鄧九郎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在吳郡時,便已學會了騎馬,是吧?那次你只是為了在我面前行詐,才故意裝作不會。柳文景,以後給我老實點。你是知道的,我氣還沒有消,別給我借口讓我懲治於你。」

他說這話時,自始至終注意力都在手中的卷帛上,連頭也沒有抬。可柳婧還是給駭出了一身冷汗。她訥訥半晌,才低聲說道:「我知道了。」

「真知道了?」

「是,知道了。」

「很好,記著我說的話。」頓了頓,他語氣放得極輕柔,「乾三那話沒錯,那奴隸項圈,原是我給你準備的。柳文景,別讓我找到機會在你身上動用它。聽明白了沒有?」

「明,明白了。」

「行了,去松活一下吧。別玩太久,我一個人在馬車中很無趣。」

「……是。」

柳婧老老實實應了,老老實實策馬走出幾步后,悄悄回頭看向馬車,看著那車簾在飄蕩間,偶爾露出的他的身影,暗暗恨道:我可真是有出息,他隨便唬我,我就立馬緊張了。

不想讓自己沉浸在沒出息當中,柳婧策馬加速,不一會,她來到了柳葉柳樹等人身邊。

看到她過來,那剛剛恢復力氣,正如人閑話著的趙老的弟子,馬上頭一縮躲到了一側。便是那一副高人模樣的趙老,也拉下了車簾,擋住了柳婧的視線。

見柳婧過來,一直老實溫馴的柳葉策馬過來,輕聲喚道:「文景哥。」

柳婧轉頭看向他,見柳葉白嫩的娃娃臉上,雙瞳烏黑明亮地看著自己,一邊策馬并行,一邊說道:「阿葉以前出過遠門嗎?」

柳葉搖了搖頭,老實地說道:「沒有。」

「以前在家都做些什麼?」

「讀書。」

「想考秀才?」

「是的。」

「怎麼又不考了?」

「父親說,讀萬卷書還要行萬里路。」柳婧明白了,她微笑道:「是啊,讀萬卷書還要行萬里路,這才可以把書上的知識都領悟透徹。」

她剛剛說到這裡,突然的,旁邊一個哧笑聲傳來,那錢小姑在她身後格格笑道:「柳文景你可真是好好笑。不就是昨天晚上碰中了一次嘛,用得著這麼冒充才學淵博之人。連對自己的弟弟說話也帶著說教的?嘻嘻,這樣很羞的好不好?」話音沒落。她又是一陣嘻笑。

柳婧回頭看去。

錢小姑並不止一個人,她的身邊還簇擁著五六個少年……記得昨天才四個人圍著她的,這麼半天功夫,竟又多了兩個了?

柳婧看著一顰一笑,一言一語都帶著幾分嬌憨,幾分刻意的錢小姑,也沒有理會,只是目光靜靜地盯向緊緊挨在她身側的柳成。

要是昨日,柳成對上她這樣的目光。自是理也不理。可這一刻,當柳婧的目光盯來時,柳成瑟縮了一下。見她盯著自己不放,他揚鞭的動作不知不中放慢下來,等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已脫離了錢小姑的那個圈子。

見柳成這麼聽話,錢小姑俏美的臉上閃過一抹怒色,轉眼她格格嬌笑道:「阿成,你好聽話哦。你堂弟說什麼你就聽什麼呢。」

她嬌笑時的聲音帶著幾分幼嫩純真,笑起來嘴角兩個小酒渦,更顯甜美可愛。柳成給看得一痴,轉眼他便被她的話激得挺起胸膛紅著臉叫道:「誰說我聽他的話?柳文景還是我弟弟呢。我才沒有聽他的話1說到這裡,他一發狠,重重甩了一鞭子。驅著馬便沖回了錢小姑身側。

見到柳成乖乖地又回到自己身邊,錢小姑的眼神是飛快地閃過一抹得色。她轉過頭來,挑釁地對著柳婧甜甜一笑。

柳婧微微垂眸。

她轉過頭看向前方。指著眾人的坐騎對著柳葉說道:「阿葉,你熟讀典籍,可知相馬之術?」

柳葉搖了搖頭,他向來好學,聽到柳婧這麼一說精神便是一振,連忙搖頭說道:「我不會,堂兄可會?」

「稍懂一點。」柳婧這話一出,四周的眾人都轉頭看來。便是那些銀甲衛,也在轉頭盯來的。

說到馬這個與自己長期相伴的夥計,眾人都是感興趣的。一時之間,十幾雙眼睛都盯向柳婧,看這個似乎有點才學的人,會說出什麼樣的見識來。

柳婧說道:「相馬一術,一是看馬的本身,二是看馬的產地。恩,你平素看馬,是不是覺得毛髮越是油亮,便代表馬越是優異?」

她這話一出,一個商隊管事驚道:「這是常理啊,難道說不是這麼回事?」

商隊管事的聲音不小,又引得好些人向柳婧看來。

在這個一字不識的人佔了十之**,獨家知識被秘密的珍藏起來,束之高閣的時代,很多一些簡單的東西,都變得神秘高深。柳婧這一開口便否定了眾人的常識,一時之間,三四十雙眼睛都向她看來。

柳婧說道:「當然不是這麼回事。剛才說的相馬一術,要看馬的產地便是如此。」說到這裡,柳婧馬鞭指向走在她的前方左側的,一匹瘦削的,毛髮沒有什麼光澤的手,說道:「阿葉你看這一匹馬,它毛長而光澤不顯,體形瘦削,可這匹馬並不是駑馬,而是良駒。」

柳婧這話一出,那馬的主人,商隊中的一個瘦小的僕人馬上轉過頭來,他雙眼放光地看著柳婧,顫聲道:「我的阿日是良駒?」

以這僕人的身家,他全部的家財,也許就在這匹馬身上。所以,柳婧說他的馬是良駒,就像後世的人,指著一個平凡的上班族說他開的車是不是奇瑞而是寶馬一樣,是能讓人全家狂喜,甚至能改變一個家庭的家境和命運的事。

不知不覺中,四下完全安靜了下來,只有遠處才有說話聲傳來。

柳婧對上那僕人充滿希翼又緊張得嘴唇直泛白的臉,點了點頭,道:「不錯,它是良駒,你可以去問問此地的善相馬者。」說到這裡,她轉向柳意馬產自北方,北方酷寒,有所謂萬物與天地相呼應,這種北方的馬為了禦寒,會長有較長的毛。而一些產於南方的馬,毛較短,陽光一曬,易生油亮之澤。可這並不說明,南方優於北馬。」

這話一出,四下眾人頻頻點頭。那瘦小的僕人更是雙眼放光的豎著耳朵聽來。

不過這時,老實傾聽著的柳葉卻突然碰了碰柳婧,湊近她低聲道:「文景哥,很多人只懂一點皮毛的相馬術,就可以養活一家人,還可以做為傳承開門授徒,代代以此為生……下面的你不要說了,還是留著傳給族人吧。」

四周眾人,顯然也知道柳葉在說些什麼。他們自沒有立場讓柳婧抖出她的獨家秘術,於是一個個依依不捨地收回目光,隱隱中,有人在悄悄背誦,「毛髮油亮者不一定是良駒,北馬的毛髮,可能不油亮,毛髮油亮者不一定是良駒,北馬的毛髮,可能不油亮……」

話被柳葉打斷,柳婧便是一笑,她自然而然地轉過話題,聲音微揚,繼續語氣清冷地說道:「這世間萬物,不止是馬有駑馬良馬,便是老虎貓狗,也有優良和不肖。不過品種就是品種,如那老虎,它最不肖,也不會變成家犬。」說到這裡,柳婧頓了頓,又道:「你看那老虎,它號稱林中之王,從來獨來獨往,最多也就是夫婦結伴,幼崽相隨,而只等幼虎一長大,大虎便會把它們驅趕出去,讓它們自立門戶……要是有哪一天,一群雄虎簇擁在一隻雌虎身側,個個做低伏小,在雌虎面前丑相畢露,那世人見了,定然會驚愕至極,不知其是虎還是犬吧?」

柳婧自提到相馬之術時,四下眾人便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她身上,現在她雖然轉變了話題,可一雙雙耳朵還是豎著傾聽的。

等她說出這段話,不少人都在頻頻點頭。只有柳成和錢小姑一行人,突然臉色一變。

偏是這時,柳婧轉過頭來。

她定定地看向錢小姑和柳成等人。

這時的柳婧,本是眾人注目的中心,她這一轉眼,這一定神看去,不少人都跟著她的目光,朝著錢小姑一行人看去。

看著看的,有的人明白了,不由鬨笑出聲,不過更多的人,卻是還糊塗著。

柳婧定定地盯著別過頭去,就是不看向自己的柳成。

柳成這個人,柳婧雖然與他打的交道不多,可憑著這幾次的交道,她發現這人很有點冥頑不靈。

於這種不聰明不易自省的人,柳婧只能下重葯來治理了。於是,盯了他一會後,她聲音一揚,語氣高昂地問道:「阿成,你且給我說說,你是老虎呢,還是家犬?」

##

送上四千字。這是補昨天的更新,今天的更等會送來。

昨天家裡突然有急事,沒有時間跟大夥說一聲便斷了更新,實是對不起。現在給補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