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一十六章下雨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找個農家避避,還是要學我們鑽營帳來著?」這少年的聲音一落,四下隱隱傳來幾個鬨笑聲。 柳婧轉頭瞟了那少年一眼,也沒有理會,身形筆直的朝著山坡上走去。 見她連話也不敢回一句,那些人在她的身...

地五的命令聲下達后,另外兩個車隊也有人賓士而出,向著自己隊伍宣布紮營休息一事。

過不了一刻鐘,左側的前方,出現了一片山丘,那裡散長著一些雜樹,旁邊還有一條小溪繞行而過,是個適合紮營的所在。

當下,地五一聲號令后,眾人朝著山丘賓士而去。

混合了三個車隊,這約有十來畝大小的山丘,一下子變得熱鬧非凡起來。一時之間,馬嘶牛叫聲,人語聲,歡笑聲不絕於耳。

當戴著紗帽的柳婧走出來時,太陽已開始沉下了地平線。

她剛走出幾步,一個低沉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地五,乾三,過來一下。」

「是的郎君。」兩個銀甲衛恭應一聲,大步走向馬車。

柳婧與兩人擦肩而過,走不了幾步,她便聽到身後傳來鄧九郎與他們的低語聲。聽他那語氣,似是在向兩人交待什麼?他睡眠嚴重不足,這般聽去,那聲音中都有幾分睡意。

這時,柳婧的三個堂兄和另外幾個銀甲衛,正與那小家族裡的人湊在一起,看到柳婧過來,那小家族裡的少年小姑們,都好奇地轉過眼朝著她打量而來。

吳叔迎上柳婧,慈愛地說道:「大郎,給馬車顛累了吧?老奴讓吳爭去燒水了,呆會大郎好生泡個澡舒服舒服。」

聽到老人這疼愛的語氣,柳婧一笑,她低聲道:「我不累,到是吳叔你上了年紀,得好好休息一下。」

主僕兩人正在這裡說著話呢,這時,一個嬌脆的聲音插了進來,「你就是柳府的主事人啊?咦。怎麼天都快黑了,你還戴著紗帽呢?你是不想讓人看到你的面容呢還是生得太丑啊?」

她的聲音偏軟,語速很快,說的話雖然不中聽,可那天生帶著嬌嗔的音調,楞是讓人反感不起來。

柳婧轉頭向這小姑看去。

這小姑長得偏為秀美,她雖在與柳婧說話,可一雙眼珠子卻骨碌碌地瞅向鄧九郎的方向。瞅了一會,她回頭湊近柳婧,嘰嘰喳喳又問道:「喂。我看你的僕人對那些漢子挺恭敬的,聽你堂兄的語氣,與你同車之人是你的主公?這麼說來。那一定是位貴人啦?你能不能告訴我,他是個什麼樣的權貴?還有呢,那位貴人聲音那麼好聽,是不是人也長得挺好看的?」見柳婧不答,因長得美貌而習慣了眾星捧月的小姑不高興起來。她瞪眼叫道:「我跟你說話呢。你這人真是的,怎麼都不吭一聲的。哼,這麼入夜了都不摘下紗帽,肯定長得也是陰陽怪氣的。」

相比起鄧九郎,同樣戴著紗帽的柳婧,遮去面目后。那身形便顯得瘦削而弱不禁風的,硬是少了幾分魅力。再則,眼前這小姑想到柳成對她的評論。於是對柳婧說話時,那語氣中便不由自主的帶上了幾分輕蔑。

柳婧轉眼看向這個小姑。

明明被刻薄,她卻不動不怒著,這般身姿筆挺的,頗有幾分清雅。看了這小姑一眼后。柳婧靜靜地問道:「小姑貴姓?」

「我姓錢,你堂兄沒有告訴過你嗎?」

柳婧沒有理會她那彷彿天下人都應該識得她的質問。徑自靜靜地問道:「小姑貴庚?」

「喂,你這人真是的,問這個幹嘛?」轉眼她想到眼前這人應該是聽了自己的訓,準備向他主公介紹自己,便聲音放軟回道:「十五啦。」

「可有許人?」

果然,眼前這人還真是準備向他主公介紹自己,這小姑嬌羞地說道:「沒啦……」

柳婧淡淡一笑,慢條斯理地說道:「小姑年已十五,為何還不曾許親?」

這話一出,那小姑馬上受了羞辱般,一臉怒色地瞪著柳婧。

柳婧不避不閃地迎上她的目光,冷冷的繼續說道:「小姑到了該許親的年齡,卻不曾許親,還這般湊近一個陌生男子,向其詢問另一個從來沒有謀過面的男子底細……這種行為,應該叫做舉止輕薄,行為不端吧?1

柳婧最後一句話一落地,少女先是一怔,轉眼她眼眶一紅。憤恨地瞪著柳婧一眼,她氣道:「你這人怎麼能這樣說話?」

柳婧冷冷說道:「那小姑以為我該怎樣說話?」她這話一出,饒是以錢小姑的臉皮之厚,也給嗆得受不了了。當下她身子一扭掩著臉轉身就跑。

柳婧瞟了眼圍了上來,想要替那錢小姑說話,卻又欲言又止的柳成,負著雙手,冷冷說道:「我是族中董首,你的婚配我可以決斷。柳成,你給我記清楚了,錢小姑那樣的輕薄女子,我不會允許你娶她為妻!所以,離她遠一點1

說到這裡,柳婧也不想理會氣得臉色鐵青,想要跳出來跟她理論,看了一眼眾銀甲衛,卻又終是不敢的柳成,轉過身朝著山丘上走去。

這裡的人,都是在外面露宿慣了的人,這麼一會功夫,營帳已扎了大半。

看到柳婧走來,眾銀甲衛向她點了點頭,與銀甲衛一起忙活著的那個高個的,叫柳樹的堂兄,則朝著她咧嘴一笑,又埋頭忙活起來。

柳婧看了柳樹一眼,想道:這倒是個話不多願意埋頭幹活的實在之人。

看到她朝山坡上走來,那個善觀天象的趙老的小弟子,一邊指揮著僕人在山丘的低緩處扎著帳蓬,一邊朝著柳婧嚷嚷道:「喲,這位郎君不是說要下雨嗎?怎麼不去找個農家避避,還是要學我們鑽營帳來著?」這少年的聲音一落,四下隱隱傳來幾個鬨笑聲。

柳婧轉頭瞟了那少年一眼,也沒有理會,身形筆直的朝著山坡上走去。

見她連話也不敢回一句,那些人在她的身後喲喝連聲,鬨笑聲更是大了幾分。

吳叔連忙跟上,他小心地打量著柳婧的臉色,安慰道:「大郎,這人出門在外總要遇到幾個脾氣不好的人的。你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柳婧停下腳步,她看向營帳扎在山丘略高處,已扎了一半的銀甲衛們,說道:「車隊中不是有幾頂塗了桐油,能夠防雨的帳蓬嗎?叔,你去拿幾頂來,就在這山丘的坡頂上把它們都支好。今天晚上,我們睡這種帳蓬。」

吳叔一怔,他訥訥說道:「大郎,這種帳蓬紮起來很麻煩的。而且他們還會笑。」剛說到這裡,他想到自家大郎已經讓人取笑成這樣了,便又咬牙道:「行。他們要笑就笑吧,我們今晚就睡桐油帳蓬1

說罷,吳叔大步朝著眾僕人走去。

正如吳叔所料的那樣,那些桐油帳蓬一支出來,四下的笑聲更響了。趙老的小弟子指著山坡上一邊大呼小叫。一邊笑得打顛,「喲喲喲,還給較起真來了。我說你一個男子漢,犯不著這般計較吧?你看這天上滿天都是繁星呢。」

另一邊,那個錢姓小姑也在格格尖笑著,「是呢是呢。這人好好笑。這麼晴好的晚上,他為了賭氣,要費這麼大的勁支那種帳蓬。嘻嘻。你們說好不好笑?」這錢姓小姑長得美貌,喜歡她的人還真不少,她話音一落,好幾個少年郎扯著嗓子跟著鬨笑起來。

於熱鬧中,柳婧懶得理會他們。轉身鑽進了帳蓬。

這般夏曆五月的晚上,沒有風吹時。天空中不免帶著幾分悶熱。因此,眾人用過餐后,便把火給滅了,因蚊蟲出沒,一個個早早就在帳中燃燒起熏走蚊蟲的艾草,守在裡面不想外出。

柳婧和鄧九郎這一行人,這兩天都沒有睡好,今天晚上打定主意要好好睡一覺的。因此,鄧九郎在令人送來一些專熏蚊蟲的,出自宮中的香料后,便不再出現。而柳婧,也是泡了一個澡后,便早早縮在帳蓬中入睡了。

直到她迷迷糊糊之際,外面還隱隱約約傳來那些少年們的鬨笑聲,「他們把帳蓬扎在這麼高處,是怕雨水太大給淹了吧?」「不過那少年郎還真沉得住氣,咱們這麼笑他,他理也不理。」「你懂什麼,他那是心虛。」「哈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因為自己說了會下雨,便逼著下人扎那種桐油營帳,他就不怕那桐油味熏得會睡不著?」「哪是不怕?那小子分明是硬撐著死不認錯。」最後一句話一出,又是一陣鬨笑聲傳來。

對這些人,柳婧懶得理會,早被顛得渾身骨頭都散了架的她,把被子一蒙,轉眼便呼呼大睡起來。

她是在一陣輕細的『滴滴噠噠』聲中醒過來的。

黑暗中,柳婧剛剛坐下,吳叔的聲音便從外面小聲地傳來,「大郎,你醒了嗎?外面下小雨了。」

柳婧睜開眼朝黑暗中看了一眼后,應道:「我知道了。」

外面安靜了一會後,吳叔有點小心的聲音再次傳來,「大郎,你說今晚會下雨,果然剛才還滿天繁星的,這會就有雨了。大郎,你說接下來會不會有大雨?如果有大雨的話,老奴想去挨個叫醒他們好防一防。」

吳叔從來就是個忠厚人。

柳婧想到這裡,不由笑了笑。她慢條斯理地說道:「這雨大雨小的,又有幾個能人說得這般准?要是雨水就這麼幾滴,叔叫醒了那些人,豈不是又一通指責?別管了,去睡吧。反正咱們不愁。」

吳叔聽到這裡,似是有點為難,直過了一會他才應道:「就聽大郎的。」

『滴滴噠噠』的細雨灑了一陣后,便慢慢的淡了起來,過了一會,外面再無雨聲傳來。柳婧隱約中聽到有人罵了一聲『晦氣』。黑暗中,她搖了搖頭轉過身繼續呼呼大睡。

她再次起來,是給那「啪啪啪」暴雨拍打在帳蓬上的響聲給弄醒的。柳婧一睜開眼,便發現四面凄風冷雨的,原本插在遠處的火把,這會全熄滅了。漆黑的天地間,只有那雨滴聲不斷地傳來,而且越來越急,越來越響。

##

送上例行更新。今晚可能有第二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