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一十五章佔便宜與休息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婧是不是覺得,我對他們甚為寬厚。其實你不知道,我平生最為寬待之人,便是阿婧你了。」 不知怎麼的,這樣說著話的鄧九郎,明明是在笑著,卻讓柳婧感覺到,她對他的不敬,他都一筆一筆地記著,也許什麼時候...

一行人因擔心金吾衛們追上,稍一停頓,便各自上車,沿著官道急速行進著。

這幾天柳婧又是趕路又是忙著算計鄧九郎的,一直沒有睡好。這一上了馬車,雙眼在不知不覺中便已合上,身子也在不知不覺中歪倒。當她呼呼睡了一覺睜開眼時,卻發現自己躺在鄧九郎懷裡,臉給貼著他的胸口,雙手伸出緊緊環著他的腰,甚至,她小嘴貼著的,他的胸口衣襟處,還可疑地濕了一小片。

彷彿,她在睡夢中,自發自地纏上了這人,還纏得這麼緊,這麼放鬆,甚至放鬆得在他胸前給留下了一大片口水……

……不,這不是真的!

柳婧感到無比驚怖!

柳婧瞪大了眼,她一動不動地盯著這方寸之遠的男性胸膛,聞著那淡淡的男性青草氣息,久久久久,都一動不動!

這好象是真的。

柳婧抿著唇,她一動不動地豎著耳朵傾聽起來。直過了好一會,她感覺到自己摟著的那人呼吸平穩,氣息輕緩,一直沒有動作,才暗暗放下心來:幸好他也睡著了。

她想,得在他醒來之前離開,她萬萬不能讓這人知道,自己滾到他懷中睡了這麼久。

於是,她極小心極小心地鬆開手,極小心極小心地移動著臉,這真是極小心極小心的,簡直就是一寸一寸的挪移。

當柳婧費盡千辛萬苦,屏著呼吸艱難地撐著車壁,讓自己在不驚動他半分的前提下身子騰空挪出五寸后,她悄悄鬆了一口氣,然後,她轉過頭,朝著這人的臉看去。

這一看。她郝然對上了一雙睜開的,睜大的,笑意流蕩的,定定盯著她的眼!

一聲驚嚇衝出咽喉,卻在最後關頭被柳婧死死卡祝

她瞪著一雙驚嚇過度后,瞳仁縮小的眼,不敢置信地對上這人的眼,然後,眨了眨,再眨了眨。還眨了眨……

鄧九郎忍不住悶笑出聲。他歪著頭看著她。見她被自己嚇成這樣,他馬上輕噓一聲,低低說道:「其實我還在睡。你可以繼續。」

柳婧:「……」

她僵硬了一會後,漲紅著臉慢慢坐直。看著她推開自己坐起,轉過頭紅著臉非常認真絕不分心地盯著外面的景觀,試圖把那天空盯出一個洞來。鄧九郎忍著笑意,慢慢騰騰地說道:「今日方知。阿婧是個真有忍耐,真有毅力之人。瞧瞧,阿婧從睜開眼到如今坐直,足用了一柱香……」

一句話說得柳婧越發把臉扭過去絕不對上自己后,鄧九郎輕嘆道:「三個動作!區區動作,阿婧整整用了一柱香的時間!阿婧從探查我是否睡著。再鬆開摟著我腰身的手試圖消滅證據,再到把臉也從我胸口移開。這小小三個動作,在阿婧用來。所花時間之長,所費力氣之小,所用動作之輕巧,充份表明了阿婧是個能忍能藏之人,主公我實是佩服。」

柳婧羞怒至極。她漲紅著臉一張,嗖地一聲身子轉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圈。背對著這個人了!

鄧九郎悶笑著對著她的後腦殼,低低說道:「阿婧如此有趣,倒不枉了我半個時辰一動不動的。哎,可憐我這雙腿到現在都沒有知覺了。」

聽到這裡,柳婧終於從鼻中發出一聲輕哼,「活該。」因忍著羞怒,她這聲音未免有點小,有點悶。

聽著她鬱悶中帶著嬌憨的低喝,鄧九郎歪了歪頭,他看著柳婧小巧的耳垂,悶悶地說道:「阿婧,我腿麻了。」

柳婧自是理也不理。

於是他又說道:「是真的麻了,一動就鑽心似的難受。」

柳婧從鼻中發出一聲輕哼。

鄧九郎見她還是不理,不由長嘆一聲,喃喃說道:「真是狠心之人礙…明明就在不久之前,我入睡時有人趁機霸王硬上弓,不但強行滾入我懷裡,強行把臉貼著我胸口,還把口水糊在我裳上,更趁我不備摟著我腰不放,那人對我做出如此種種玷污之事,我都沒有計較……」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柳婧立馬嗖地一聲轉過頭來。她乾脆利落的挪身蹲下,拿起他的腿架在几上,溫柔地揉按起來。一邊揉按,她一邊紅著臉恨恨地想道:閉嘴,快閉嘴!

果然,鄧九郎是個聰明人,她在心裡的吶喊,他居然也聽到了,馬上也閉嘴不再說話了。只見他微微向後一倚,微閉雙眼,高興地享受起她的侍侯來。

這時,一陣馬蹄聲響,轉眼間,頸上奴隸鎖圈被解的乾三那神氣活現的聲音傳來,「郎君,前面出現岔道了,你看看我們應該朝哪個方向走?」

鄧九郎眼也沒睜便笑道:「直向西南。」

他這回答過於果斷,顯然早就想好了,外面乾三響亮地應了一聲后。轉眼,他朝裡面鬼頭鬼腦地探了探,叫道:「我記起來了,郎君,我此次前來時,皇後娘娘說過,要是你做了什麼我看不慣的事,就用密報的方式稟報回去的。」他大聲說道:「郎君,這姓柳的小白臉兒勾得你斷了袖,這事兒我現在想起來,突然覺得很看不慣,我得稟報給皇後娘娘。」

這話一出,四下一靜,轉眼一陣悶笑聲傳來。

濾九郎冷冷地說道:「乾三,我怎麼覺得你這話,是在威脅於我?」

外面的乾三啊哈一聲,得意洋洋地說道:「是吧是吧,郎君也聽出來我的深意了是吧?我就是威脅怎麼著?除非郎君立誓,以後不再用那狗鏈子套我,我就啥也不說。」

鄧九郎給這憨貨弄得哭笑不得,他哂道:「行,我受了你這招威脅,以後不用那狗鏈子套你就是。」

他這話一出,乾三一個喲喝,得意的在馬背上直翻了一個筋斗。透過車簾縫隙,看著一眾哈哈大笑的護衛們,柳婧也揚起了唇。

見她笑了,鄧才郎低下眼來。他微笑地看著她。慢慢說道:「阿婧是不是覺得,我對他們甚為寬厚。其實你不知道,我平生最為寬待之人,便是阿婧你了。」

不知怎麼的,這樣說著話的鄧九郎,明明是在笑著,卻讓柳婧感覺到,她對他的不敬,他都一筆一筆地記著,也許什麼時候。他就會跟她算起總帳來。

柳婧連忙老實地低下頭,乖乖地繼續揉按起來,過了一會。她長長的睫毛眨了眨,心裡嘀咕著:老這般恐嚇我!

車隊選了西南官道后,那路倒是變得平整起來。給鄧九郎按了半個時辰的腿后,柳婧終於得到了特郝。她轉頭興緻勃勃地望著兩側濃密的樹林,以及遠處翔飛於河灘上的白鶴。目不轉睛地看了一會,柳婧嘆道:「真是江山如畫。」

鄧九郎這時從車壁間拿了一個竹簡在翻看,沒有聽到她的感嘆。到是另一輛漸漸靠上來的馬車中,有兩人朝這邊看來。

這兩人,都是柳婧的堂兄,一個是柳成。另一個是那白凈安靜的柳葉。對上這一邊,四下張望的柳婧和安靜翻著竹簡的鄧九,那柳葉很快便垂下了雙眸。柳成則從鼻中發出一聲輕哼,無聲的譏笑起來。

中原之地,天下繁華之最,這裡的官道,自也是繁忙得很。這邊車隊剛剛駛入西南官道不久。從東西兩個不同的岔道上,分別駛來了一個車隊。那車隊傳來的喧囂聲馬蹄聲和笑鬧聲。打破了這一片平靜,令得柳成柳葉等人的注意力從柳婧兩人身上移開,昂著頭眺望而去。

這東邊來的車隊,有百數號人,是個小家族,隨著馬車靠近,一陣陣香風撲鼻而來。而西邊那個車隊,則是浩浩蕩蕩,是足有四五百號人的中型商隊。

相比起這兩個隊伍,柳婧這一支雖然人數不多,可馬匹精良,而乾三地五等銀甲衛,更是身姿挺拔,於悍勇中帶著一種堂正之氣,一看就是了不起的人。於是,那捲得煙塵高舉的兩支隊伍,在疾馳而來后,並沒有一衝而過,而是緊緊跟著柳婧這些人身後。

三隻隊伍都是朝西南而行,柳婧這一支中吳叔等人也是個性情和善喜歡高談闊論的,不知不覺中,三隻隊伍混成了一團,彼此有說有笑起來。而柳葉柳成的馬車,更是混入了那支小家族中間,這麼一會功夫便與那伙人相談甚歡的。

在這些熱鬧中,地五讓幾個銀甲衛悄無聲息的從兩個車隊中轉了一圈后,便放鬆下來。

這時,地五看了看西沉的太陽后,策馬趕了過來。他朝鄧九郎的亂煥窈螅朝著裡面朗聲說道:「郎君,我觀這情形,前方百里只怕沒有城鎮,我們今晚是在野外落宿,還是派人尋找農家安置?」

早在地五策馬過來時,便有好些人跟著瞧了過來:這支隊伍如此氣勢昂昂,卻不知這馬車裡坐著的是何方人物?可惜的是,自他們過來后,這馬車便一直拉著車簾,讓他們看不見裡面的郎君。

地五聲音落下后,鄧九郎沉吟了一會,回道:「就在野外紮營吧。」

他只說了幾個字,可那地道的洛陽口音,那語氣中不經意間露出來的矜貴,那低沉悠揚的音調,還是令得好些人眼睛一亮,特別是那個小家族中,好幾人都伸出腦袋,朝這馬車迫不及待地看來。

就在鄧九郎的聲音落下時,馬車中,響起了柳婧溫雅平靜的聲音,「今晚只怕有雨,還是找個農家安置吧。」

她這話一出,地五等人一怔。

在外行走,識辯天象,知道風雨晦晴,那可是一種大本領。而有這本領的,要麼是學富五車的長者,要麼是精通這一門的嚮導。可不管是哪一個,都是上了年紀,閱歷過眾的。

就在地五怔住時,人群中傳來一個老者的笑聲,「這位小兄弟可說錯了,這般五月天氣,天上連一片雲都沒有,可是絕不像有雨的天象。」那老者的聲音一落,老者旁邊一個少年昂著頭叫道:「老師,你與那等明明不懂,卻喜歡裝作博聞強記的人說這些幹什麼?他要躲雨,讓他自己躲去1

少年的聲音落下后,人群中馬上有人笑道:「趙老觀這天象,可是箇中高手,我們這一路都是他老人家指點的。」

聽到這些人的話,地五為難地朝著柳婧看了一眼。不過那車簾拉著,他也看不清柳婧的表情。

……既然看不清,那就無視便是。左右不過一個被郎君一時新鮮的小白臉兒,這等旅途行止的大事,由不得他做主。

想到這裡,地五也不再請示鄧九郎了,轉向車隊叫道:「天色不早了,諸位準備一下,到了地方馬上紮營休息。」

送上三千五百字,今晚只有一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