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一十四章發落和代發落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說道這裡,他溫柔地朝著柳婧笑道:「文景,我這一次做得好不好?」 好,當然很好!他這一手使出,不說別人,便是一心一意忠於柳婧的吳叔等人,也對他信服幾分了。想來再多幾手,她的人,他就全...

在這種安靜中,柳婧頭也不回的淡淡喝道:「吳叔,你們過來1

「是,大郎。」

等幾個護衛來到她身後后,柳婧朝著柳敏一指,命令道:「把她和柳式都給捆了1

這話一出,柳式跳起來大叫道:「你敢!你敢,柳文景,你好大的膽子……」在柳式的大呼小叫中,幾個護衛大步走了過來,在兄妹兩人的掙扎中,他們用繩索強行捆了起來。

柳敏沒有想到柳婧真敢動手,她連忙朝著鄧九郎看去,淚汪汪地嬌叫道:「鄧郎救我,鄧郎救我……」

這叫聲一出,站在鄧九郎身邊的幾個銀甲衛,齊刷刷繼續向後退出幾步。

這時,柳婧的命令聲又傳了過來,「吳叔,你拿著五十兩金去前面的城鎮,去打聽一下有沒有品德過得去,家風清正不阿,能讀書沒有取婦的貧寒子弟。有的話,你拿著這五十兩金,帶著柳敏上門,便說這金是嫁妝,對方願意的話,這女子馬上就可以嫁給他。」

柳婧這命令,不是在隱密處說的,而是在這碼頭上,當著這麼多人,堂堂正正說出來的。

沒有一個人想到她會這樣處理,一時之間,四下一怔。

好一會,乾三的叫聲哇哇傳來,「我的乃翁!原來你柳小兒還是個能狠能下手的角兒!不錯不錯,我喜歡1

乾三的叫聲提醒了柳式,被綁住的柳式瘋狂地掙紮起來,一邊掙扎他一邊瘋狂地罵道:「柳文景你個殺千刀的,你敢這樣對你妹妹?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1在他地罵聲中,柳敏也哭得梨花帶雨的,她朝著鄧九郎可憐巴巴地求道:「鄧郎。救我,救我……」於這亂七八糟中,柳婧聲音一厲高喝道:「堵上他們的嘴1

「是。」

一聲朗應后,幾個護衛往兩兄妹的嘴裡塞了兩塊布。而隨著這布一塞,碼頭上瞬時安靜下來。

當然,那兩兄妹饒是被綁住了堵著嘴,也還在不停的瘋狂地掙扎著。

見到這兩兄妹歇斯底里,簡直把柳婧當成仇敵痛恨的模樣,鄧九郎走上前來。

他站在柳婧身側,朝著柳敏看去。

見他終於正眼看向自己了。柳敏立馬不再瘋癲了,她紅著眼眶,淚汪汪的。楚楚可憐地看著鄧九郎,時不時吸一下小鼻子,那模樣兒,說起來還真有幾分可憐。

鄧九郎看向她,負著手慢慢開口了。「在我們府中,你這樣行端的女子,一般都是關在祠堂幾個月,看其悔改程度,要麼來個染疾身亡,安馴一點地就送道觀靜養。一生不得出。」

一句話說得惺惺作態的柳敏刷地煞白了臉,渾身如抖糠時,鄧九郎轉向柳式。淡淡又道:「你們是柳氏老七家的?」

見柳式拚命地點頭,鄧九郎點了點頭,說道:「柳府老七,本在荊州巴陵郡偏遠山村貧寒之地,家有薄田三十畝。於耕作之餘,你們父子還會挑著貨擔出去噹噹貨郎。對否?」

沒有想到鄧九郎對自家的情況這麼熟悉,柳式忘記了掙扎,只會傻傻地點頭了。

這時,鄧九郎又道:「聽說在你三伯父接應你們之前,你們家中,舉家錢財不到三兩金。而這三兩金,原本是準備給你娶婦做聘禮的。不過在接到你三伯父家的消息后,你們不顧道義地退了婚,是否?」

這一下,柳式就不止是駭然了。他獃獃地看著鄧九郎,心驚道:他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

自家有了前程后馬上就退了婚,做出這很不名譽的行為後,到了汝南,柳式一家還是知道這事是羞於向外人言的,便跟誰也沒有說過。

這一點,甚至柳婧也不知情。

在柳婧錯眼看向鄧九郎,暗暗為他對自己和自己家人的了解心驚膽戰時,鄧九郎對著柳式又道:「若你們還在荊州,以你們的家風錢財,你妹妹就算賢良淑德,只怕也嫁不了家風清正能讀書的子弟為妻吧?便是你們那地方的大戶人家,只怕也拿不出五十兩金的聘禮嫁女吧?可惜的是,文景的一片厚待之心,你們根本不以為然。你們一到汝南,便看到了柳行風和柳行舟府中的富貴錦繡,於是覺得這本身也是屬於你們的。後來又聽得柳文景與我鄧九郎有關係,便想著榮華富貴於你們也是唾手可得。而到了汝南后,柳文景又是給你們安排宅子,又是拿錢來安頓你們,還給請了廝仆侍侯著,你們更是覺得,柳文景這人是個好拿捏。相比起以前的日子,你們的想法是,天大的富貴終於降臨到你們頭上了,這是你們的命好,是你們家的運程到了,一切是你們應該得到的。它與柳文景毫無關係,反而柳文景要是管著你們,就是阻了你們的前程,對不?」

一句話說得兄妹兩人都獃獃怔怔時,鄧九郎看向柳婧,淡淡說道:「管理一個家族,賞罰不但要分明,而且要有雷霆手段。有些人本性薄涼,不管得了多少好處只會嫌少,而不會感恩。於此等人,只能鎮壓1

說到這裡,他轉向吳叔說道:「五十兩金太多了,拿出二十兩金,就地找個道觀,把這兄妹倆人送過去,說是願意苦修,這二十兩金是給道觀的油水錢。」那苦修,可是真正的苦修,出不得道觀,吃不到多少油鹽,成日里只有道經相伴,勞作無休!而且沒有人接應的話,將一生踏不出道觀一步,完全就是囚禁!

鄧九郎說到這裡,他手一揮,「時間耽擱太久了。吳叔你們坐著馬車快去快回,我們在前方五十里處等著。」

不由自主的,吳叔等人同時躬身應了聲是,然後押著柳式柳敏兄弟上了馬車,在清醒過來的兄妹兩人的瘋狂掙扎中,把他們推上馬車,關上車簾,不一會,那輛馬車便載著他們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見柳婧看著那遠去的馬車靜立不語,鄧九郎走到她身後,微笑道:「這等事由我處理最好,我處理了,就無人敢用不孝的帽子壓著你。」

頓了頓,他又道:「你們柳府人丁不旺,半年後我們回到此處時,若是柳式兄妹已然知道改過,還可以重新提拔。」

說道這裡,他溫柔地朝著柳婧笑道:「文景,我這一次做得好不好?」

好,當然很好!他這一手使出,不說別人,便是一心一意忠於柳婧的吳叔等人,也對他信服幾分了。想來再多幾手,她的人,他就全部收服了。等收服了她的人,他再收服她,豈不是關門圍寇?輕而易舉得很?

可是明明,把柳式這種人叫來,是他鄧九郎自己的主意!而對這兩兄妹,她出來前本是做了安排的,一個關係到書院讀書,學業不成不得下山,一個請宮庭出的女官專門教導規矩……

柳婧回眸看向他。

她眸光如水地瞅了他一眼后,靜靜地說道:「恩,郎君處理得很好。」轉眼她又溫柔輕語道:「郎君敗在我手頭三次,是不是從此刻開始,準備一一贏回去?」

她這話一出,鄧九郎好不委屈。他大步走到柳婧身邊,伸手牽著她的手,低低說道:「我一心幫助文景免除後患,文景卻視我如寇讎。」說到這裡,他還應景的垂頭喪氣著。

柳婧轉過頭去懶得理他。

這時,鄧九郎溫柔的聲音又微微揚起,變成了得意洋洋,「柳敏說出那樣的話時,文景竟是惱怒至斯!我很高興,這說明文景愛我念我1

柳婧的臉一僵,過了一會,她咬牙低語道:「我不是1

「真不是?」

「真不是!!1這話特有份量,完全是斬釘截鐵!

「那行,我馬上讓乾三把他們叫回來,就說,他堂兄很樂意與柳敏同侍一夫。」

柳婧:「……」

「嗯?真不是?」

柳婧垂頭喪氣的,「……是。」

「是什麼?」

「是惱怒著。」

「嗯?說完了?」

「沒。」

「那就說完。」

「……是我惱怒著,是我,愛你念你……」

「很好,記著你說出的這句話。」

柳婧:「……」

「對了,剛才那句你再說一遍,我聽起來挺順耳的。」

柳婧:「……」

「乖,再說一遍。」

「……」

##

粉紅票280的加更章節送上。求粉紅票,求大夥把這本書頂到總榜前面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