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一十一章誰算計誰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鄧九郎,微笑地看著鄧九郎。柳婧聲音輕脆明凈,「有一事柳婧得稟報郎君。早在五天前,阿婧便以郎君的名義給汝南府寫了一封文書。讓他們燒毀前面那封不當的文書……郎君你看,真實的柳文景,真實的柳婧,就是你眼前的...

那琴聲,是從大堂左側的一層紗幔後傳來的。

他這般走到了樓梯處,這般靜靜地盯著那紗幔所,琴聲依然沒有斷絕。

盯著,聽著,直到一曲終了,鄧九郎才開了口,滿堂飄搖的火把光照耀下,他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出來吧。」頓了頓,他閉上眼,語氣低沉,「我估莫著你也是這兩天出現,只是沒有想到,你會用這樣的方式。」

鄧九郎的聲音落下后不久,那幃幔後傳來一陣西西索索的響聲,然後,幃幔被人拉開,一個沐浴在月光下的白色人影,悄然出現在鄧九郎的眼前。

感覺到了鄧九郎的凝視,那白色人影緩緩站直,月色下,他身形挺拔修長,光看面目,也能讓人感覺到一種風姿。

那白色人影緩緩走出幾步,站到了燈火輝煌處。

他在抬頭迎向鄧九郎,相視良久,白色人影斯文一笑,只見他朝著鄧九郎深深一揖,清雅地說道:「好久不見了,主公。」

這人,自然是柳婧了。

很顯然,為了這一刻相逢,柳婧認真地裝扮過,一襲月白色長袍穿在她身上,在這彎月高懸的夜間,淡淡笑著的柳婧有一種說不出的清逸。

……這是一種不沾世間塵埃的清逸,雖然,她剛剛才放倒了一堂的人!

鄧九郎還在凝視著她,他站在二層樓梯口,俊美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眼眸深沉不可測,與往昔一樣。他在她的面前在一種居高臨下的尊貴。唯一與往時不同的是,只是他和她之間。躲了一地的人,不遠處更有一個酒瓮倒在地下。那酒水正汩汩地流動著。

柳婧嘴角噙起一朵溫雅的笑容,她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安安靜靜的收回目光,在他的盯視下,她垂眸斂目著。整個人如往時一樣的乖巧。只是此時此刻,她的這種乖巧,怎麼都透著一種說不出道不盡的狡黠。

終於,鄧九郎開口了,他聲音有點啞。聲音很輕柔,「為什麼?」吐出這三個字后,他低笑道:「為了給我驚喜?」雖是笑著,笑聲卻格外的冷。

柳婧溫柔的笑著,空曠的大堂中,她的聲音格外顯得幽靜,「郎君看不起我,卻又不願意放過我……阿婧想了幾天,便想通過這麼一個方式告訴郎君。我不輸於你。」

她長身玉立,這般靜靜地站在一片混亂的大堂中,站在那些橫七豎八的軀體間的身影,透著一種運籌帷幄般的冷靜和優雅。

這種冷靜和優雅。令得她與平素無異的溫軟笑容,也有了些說不出的魅力。仰著頭看著鄧九郎,微笑地看著鄧九郎。柳婧聲音輕脆明凈,「有一事柳婧得稟報郎君。早在五天前,阿婧便以郎君的名義給汝南府寫了一封文書。讓他們燒毀前面那封不當的文書……郎君你看,真實的柳文景,真實的柳婧,就是你眼前的模樣。她有著與外表完全迥然不同的手段和心腸,她爭強好勝,狡計多端,她從來就不是一個賢妻良母,也不是一個能忍氣吞聲的人。她沒有與你站在一起的資格,卻又心比天高自以為是。」

說到這裡,柳婧輕輕笑道:「您看,您招惹這樣的人多沒有意思?」

說這話時,柳婧是微笑著的,她腰身修直,一襲白衣在月光下特別顯得純潔秀絕。

鄧九郎沉沉地凝視著她,過了好一會,他才啞聲說道:「這便是你千方百計要告訴我的話?」

「不錯。」柳婧的聲音很輕,笑容也很溫軟,「我模仿郎君的筆跡,私刻了郎君的章印回了那封信后,想著這事還不算完,怎麼著我也得跟郎君見一面,怎麼著,我也得讓郎君知道真實的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免得郎君總被我先前的溫馴給騙了,便是回到洛陽還念著。所以我先前散播消息,讓山匪盯上郎君,又在郎君的人趕過去滅了他們時,提前示警讓他們跑了。為著這事,那些山匪還給我封了二百兩金的謝儀呢。」

頓了頓,她繼續輕輕軟軟地說道:「鄧郎,你看我就是這麼一個人,要不,您還是把我給忘了,回到洛陽認認真真去尋一門身份適當性情適當的良配?」

這一次,柳婧的聲音落下后,鄧九郎凝視她的眼神,終於變了變。

過了好一會,就在柳婧又準備勸說時,鄧九郎的低沉的聲音突然傳來,「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一而再地要我成親,是什麼意思?」

他這話很低,很沉,說這話時,鄧九郎的目光沉沉地盯著柳婧,幾乎瞬也不瞬。

柳婧放在腿側的十指慢慢縮緊。

見她沉默,鄧九郎輕柔地笑了,「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想著,我一旦成了親,你就會對我徹底死心吧?」

他這話完全說中了柳婧的心思,因此她低下頭去。

不一會,柳婧抬起頭來,火光中,她雙眸晶瑩得彷彿有水光,「是。」與她眸光完全不同的是,她這個是字,答得格外的冷靜爽脆。

得到她這個回答,鄧九郎輕嘆一聲,他點了點頭,「這答案我很滿意,憑著這一點,我不會太過為難你。」

「什麼?」柳婧瞳孔一縮間,驀然回過頭去。這一回頭,她才發現,傷在,不知何時,已走來了五六個黑夜人。這些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以柳婧的敏銳,竟是一無所知!明明,她剛才都清過場的!

鄧九郎邁動長腿扶梯而下,他盯著柳婧,懶洋洋地說道:「我是不是從來沒有告訴過你,如我這樣身份的人,身邊會一直跟著一些暗衛。他們才是我有恃無恐的底牌。」

他目光沉沉地盯著柳婧,聲音格外溫柔地說道:「其實,早在你通過山匪和縱火,騙走那些金吾衛,再趁機放倒乾三在他身上放下刻著柳字的金葉子時,我的暗衛們就在旁邊。不過你從來就沒有打算要拿走誰的性命,便是騙那些金吾衛去剿匪,也因唯恐出現傷亡而趕著通風報信。所以,我那些暗衛也就只是看著。至於這一次,則是我讓他們在一旁看看熱鬧的。反正,你也不會傷人不是?」

他緩緩地走向柳婧,溫柔低笑,「柳文景,你雖然非常任性,終還是知道適可而止的。」

鄧九郎身高腿長,走到堂房中閑閑地站定后,他微微側了側頭,吩咐道:「行了,把該收拾的也收拾一下。還有,告訴那些金吾衛,這事不過是我喜歡的人與我鬧意氣,事情雖然鬧得有點大,可畢竟大家都沒有損失不是?再說了,他們這些人自詡了得,最後卻連我一個情兒都比不上,也就別嘰嘰歪歪地到處說了,免得大家都沒有了臉皮。」

他這話,是對著虛空說的。結果他的聲音一落,幾個聲音同時從黑暗中傳來,「是1這聲音一出,柳婧猛然轉頭看向身後的黑衣人,想道:原來鄧九郎的暗衛,竟有這麼多!

這時,鄧九郎轉過頭來。

他靜靜地看著柳婧,盯了她一會後,他再次提步朝她走來。

看到他提步,柳婧慢慢抿起了唇。

轉眼間,鄧九郎走到了她面前,柳婧的頭剛一低,下巴便是一涼,卻是被他的手給錮制著抬起頭來。

火光中,鄧九郎定定地盯著柳婧。

盯了一會後,他另一隻手也伸出來了,雙手捧著她的臉,他靠近她,直到額頭相抵,他才輕輕的,以一種無奈又溫柔的聲音說道:「文景,我們別鬧了好不好?」

##

送上上個月粉票220的加更章節。明天試著更新鳳月無邊,那文番外不多了,就只有幾章,爭取更振作一點,早就碼完好正式完結。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