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零九章逼她來見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妄動!你逼得鄧九郎連顏面也不顧了,這還是智者之思?還有。你看因為你這事,都要禍及你的庶兄了。」她的庶兄,就是真正的柳文景。是啊,只要鄧九郎的這道命令還在,她的庶兄便是回來了,也不得露出真名姓,否則也得...

柳行風說完這段話后,與柳父一道看向柳婧。

柳婧這時已從驚愕狀態中回過神來,這時,柳行風又問道:「文景,你以為這信,是真是假?還有,那鄧九郎發這封信函,到底是何思慮?」

柳婧眉眼微垂,有點無奈地說道:「這信是他寫的。」轉眼她又說道:「怕是他半夜醒來,越想越是憤懣,便寫了這信。」

柳婧悶悶地想道:鄧九郎只怕真是氣壞了,都做出這麼幼稚可笑的事來。他這般做,堵了我的婚姻,可對他自己也沒有好處。他那張公公一役中,好不容易在士林中提起來的清名,只怕這下子折損得一乾二淨了。

轉眼她又想道,鄧九郎寧願用殺敵一行自毀八百的方式來堵她的婚姻路,看來是真真正正如他所說那樣,不會對她放手了。

他不想放手,那她百計籌謀都用處不大。

書房中的兩個長者,見柳婧靜靜地站在那裡,凝眉尋思著,一時也沉默起來。

過了一會,柳父朝著柳行風說道:「時已不早,三哥還是請回吧。」

柳行風也有意離去,這時便站了起來,他拿過那袋文書,朝著柳父點了點頭后,轉向柳婧,嘆道:「文景啊,事已至此,你也別惱了,你就先順著鄧九郎,把你那妻妾給遣了。還有,從現在起,你的身上,算是打上了鄧九郎的烙印了。」說到這裡,柳行風竟是想道:以後文景不管走到哪裡,只怕把名號一通報。任何人都會來一句:原來你就是那南陽鄧九親下禁臠令的柳文景啊,久仰久仰……

自己寄以厚望的侄兒。以這個方式名聞天下,柳行風的心思頗有點複雜。想了想。他便交待道:「文景啊,伯父以為,你還是與鄧九郎說說談一談吧。三伯父原來以為你都把事情處理好了,才與他分道的,現在看來,只怕是你忤逆了他吧?孩子,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你避著倔著躲著都沒有用。這信不是剛發到汝南來嗎?伯父想辦法給你押上二十天一個月的,那幾位閱過信函的大人。伯父也去打個招呼。你呢,趕緊想法子讓他改變主意,撤消這道公文。」

柳行風這話一出,便看到侄兒抬起頭目光複雜地看著自己,過了一會,柳婧苦笑道:「伯父有所不知,這隻怕也是他的算計之一:讓我送上門求他。」

說到這裡,她又沉默起來,過了一會。她朝著欲言又止的柳行風說道:「三伯父,文景知道該怎麼做了,還請您先幫我壓下它。」

「行,那文景你好自為之。」

柳行風一走。柳婧便轉頭看向柳父。

柳父還有點生氣,他瞪著女兒低聲喝道:「婧兒,為父不是早就告訴過你嗎?智者走一步算七步。七步之內的變化,當瞭然於心。否則不可輕舉妄動!你逼得鄧九郎連顏面也不顧了,這還是智者之思?還有。你看因為你這事,都要禍及你的庶兄了。」她的庶兄,就是真正的柳文景。是啊,只要鄧九郎的這道命令還在,她的庶兄便是回來了,也不得露出真名姓,否則也得休妻去妾!

柳父這場無名火,他自己也說不清。他其實就是不明白,怎麼一轉眼間,給鬧得這麼大,鬧得這麼收不了場了?

聽到父親的訓斥,柳婧尋思了一會,低聲道:「父親,為今之計,女兒只有趕去洛陽,去與那鄧九郎見上一面了。」

柳父一向寵溺女兒,只那般呵斥一句,他又心軟了,還隱隱有著自責。現在聽到柳婧這麼一說,他擔憂地問道:「你準備去見他?仔細想想,他限制的也是你的婚配之事,你只要暫時不婚配,他也就無話可說。還有婧兒,你若是不願意與他相見,那就隱姓埋名也可以過日子。」

柳婧搖了搖頭,靜靜地說道:「他這樣做,就是想逼我去見他。以他的性情行事,我一旦躲避,只怕他怒火更劇。還是正面迎戰吧。」

她連『迎戰』兩字都說出來了。

看著月光下女兒的身影,突然的,柳父有點頭痛了。他撫著額頭想道:我真是老了,鄧九郎也好,阿婧也好,那想法我都無法猜度了。

想到這裡,他長嘆一聲,無力地揮了揮手,「罷了罷了,一切由你自己決斷吧。記得好好照顧自己,記得你父母親人都在就是了。」

「多謝父親。」柳婧朝著柳父深深一揖,緩緩退了出去。

今晚是十四,明月高懸,天地明徹。柳婧挺直腰背,緩緩行走在月色下,樹林陰影中。

走著走著,她輕嘆一聲,揉搓起眉心來。

就在這時,一個腳步聲傳來,吳叔在她身後喚道:「是大郎嗎?」

柳婧回頭,微笑道:「是我。」

吳叔大步走了過來,他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道:「這是傍晚時收到的信,是給大郎你的。」

柳婧就著月光,朝信封上一瞧,頓時,顧呈兩個字,清楚地呈現在她的視野中。

顧呈,這是顧呈的信?

柳婧連忙拆開信封。

她的信封一打開,一個木製而成,古樸精美的鳳釵便從信中滑落出來。柳婧伸手拿過,把那信紙展開看了起來。

只是看了兩眼,她便把那信小心的折好,貼身放於內衣中。轉過頭朝著吳叔點了點頭,柳婧說道:「叔,我明天就要離開汝南,你幫我找一條航速快一點的船吧,還有馬車和馬。」

「知道了大郎。」

吳叔離去后,柳婧轉身回到了自個的書房。

揮退婢女,她從書房的里側拿出一副豫州地形圖來。這地形圖畫得很簡陋,不過基本的山河官道還是有的。柳婧蹙著眉,用指甲在上面慢慢地划動著。想道:那日載走鄧九郎的是官方定製的運輸船,安全性高。速度卻不快。按時日算,他們應該到了這裡了。

她的指甲。在上面輕輕一勾!

……

這一個晚上,柳婧很晚才入睡。而她第二天一大早,便召集了十個護衛和吳叔王叔兩個老人,再從眾乞中挑了三十個伶俐之人,便坐上柳行風特意弄來的高航速小型客船出發了。

站在船頭上,望著浩浩蕩蕩的淮河河流,看到柳婧側倚船舷,也不知在尋思什麼,那張精美的臉上眸光幽深幽深的。

吳叔忍不住走了過去。輕聲問道:「大郎,我們約要過多久就可以追上鄧九郎他們?」

柳婧微微側頭,朝著天邊望了一眼后,她沉吟道:「他知道我會尋他,航速必定不快,我們全速而行的話,約是五天之功。」

吳叔聞言,也不知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更緊張了,過了一會才說道:「五天就可以會上了啊?挺快的呢。」

吳叔這話一出。柳婧卻是輕輕一笑。

她這一笑,眉眼在陽光下瞬時變得生動起來。詫異地看著自家大郎這帶著狡猾味道的笑容,吳叔好奇地問道:「大郎,你笑什麼?」

柳婧抬頭微笑地看著天邊。慢慢說道:「沒什麼,就只是想笑了。」

白晃晃的日光照在河面上,折射著刺人雙目的波光。

柳婧看著一隻只白鶴姿態優美的從湖面一滑而過。又落入遠處的河灘中,不由出了神。

見自家大郎沉浸在美景中。真不似還有什麼心事的樣子,吳叔暗暗忖道:大郎的心寬著呢。大人真是白擔心了。

從汝南到洛陽,中間那段水路並不算太長,第五天時,水路走到盡頭,不過同一方向的船隻中,並沒有看到那些金吾衛們的身影。

於中午時分,柳婧一行人下了船,上的上馬坐的坐馬車,開始走官道朝著洛陽方向前進。

柳婧坐在慢掀開車簾看著四周的景色,這時已是五月份,屬於夏季,官道兩側一望無際的平原上,青青的麥苗隨風起伏,真是美不勝收。

柳婧看著看著,輕嘆一聲,「果然還是中原富饒。」她是從南方來的,在她的記憶中,揚州一地大片的丘陵都是禿著,而靠近河流的河灘,也長滿著雜草,很少能看到這麼大片大片,望不到邊的,代表著豐收的作物。

就在柳婧四下打量之際,身後傳來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聽著那隊伍中傳來的陣陣歌聲,柳婧吩咐眾人侯在一側。

這應該是一支行商隊伍,不過隊伍中跟著幾十號遊學的儒生和搭夥而行的兩個小家族。看到柳婧這支只有四十多人的小隊伍,高頭大馬上的護衛們只是瞟了一眼,便不再理會。

倒是柳婧,望著前後約有千數人的隊伍,目光一動,轉向吳叔說道:「叔,你上前問問,能否搭夥同行。」

吳叔奇道:「大郎,我們這麼多護衛,又沒甚重要物品,怎地要與人搭夥。」

柳婧靜靜地說道:「混在這支隊伍中,便是我們與鄧九郎擦肩而過,他也不會知情。」這話一出,吳叔更加不解了。明明自家大郎就是趕來與鄧九郎見面的,而且這一路還急趕緊趕的,怎麼事到臨頭,大郎又要避著他了?

不過他也只是心裡過過,習慣了凡事都聽柳婧安排的吳叔馬上說道:「行,老奴這就過去問問。」說罷,他策馬朝著那隊伍急馳而去。

##

本月最後一天了,落到了總榜第十天,看來這個月的月票獎是得不到什麼了,嘿,有點小失落。

還是老樣,情節轉折,每一章都要費很多時間思考,沒有把後面的走勢完全想通想透之前,不敢承諾有二更。

還有一事,《鳳月無邊》上市促銷,在微博上轉發這本書上市的消息,可以獲得贈書哦,要轉發的微博消息地址如下:/1373opnav=1&wvr=5&u色r=1

喜歡鳳月無邊的朋友,可以試著轉發一下哦。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