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八章鄧九郎的荒唐命令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1-30 22:21  |  字數:5357字

這時刻,柳行風喜形於色,雖然柳父頻頻暗示,不想讓他說出那些腌臟事以免污了自家寶貝女兒的耳朵,可柳行風根本不知道柳婧原是女兒身,哪有注意這些?

對上三伯父喜笑顏開的模樣,柳婧一笑,她朝著柳行風一揖,道:「那侄兒恭喜您官運享通,心想事成了。」

柳行風哈哈一笑,大力地拍著柳婧的肩膀,樂道:「不錯不錯,老夫就說,咱家文景是福星,自從你們來到汝南後,你三伯父我辦起事來那是無往不利。」

樂了一陣,柳行風坐了下來,他主動給柳婧斟了一盅酒後,問道:「文景啊,那鄧九郎的事,我也不想說了。伯父就想問一問,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柳婧知道,三伯父一直都想把自己弄到官場上去摔打。要說剛來汝南時,她是無所謂的。可現在,她覺得這天下間的官,哪個不怕鄧九郎的?自己千辛萬苦要還是求這麼一個可以被他繼續搓圓搓扁的小官,那可真是沒什麼意思。

沉吟了一會,柳婧徐徐說道:「這陣子侄兒一直在想,三伯父您想要壯大柳氏一族,一則,族中需要大量可用之人,二則,族中需要大量可用之財,三則,還要在四通八達的關係網。文景才薄,想四處走走,看能不能為我柳氏一族的百年基業盡一點心力。」

柳行風雖然一心一意想把柳氏一族做大做強,可具體怎麼做,他還沒有柳婧想得這麼清。此刻聽到她這話。柳行風雙眼大亮。他高興地看著柳婧,頻頻點頭。滿足地說道:「好孩子,好孩子!」轉眼他看向柳父。哼了一聲說道:「依我看,文景該是我的孩兒才對!」

聽到柳行風這麼一說,柳父苦笑了一下,他盯了女兒一眼,剛要開口,想了想又閉上了嘴。

這時,柳行風湊近柳婧,期待地問道:「文景啊,你連方向都想好了。那具體如何做來,可有想法?」

柳婧搖了搖頭,蹙眉道:「侄兒只是有這個想法,具體如此做來,還迷糊著。」

「不急不急,這等家族大事,哪怕是文景這一輩子完成了一半,也是天大的功勞。」這倒是事實,柳婧點了點頭。

這時。柳行風想到昨晚之事,又大笑起來,他朝著柳婧說道:「文景啊,昨晚的事。你可聽聞了?」

這一次,他剛說到這裡,柳父在旁咳嗽一聲。朝著柳婧說道:「文景,我那葯煮好了吧。你去給為父端來。」

在柳婧抬頭看去時,柳父朝她眨了眨眼。那意思是示意她離開這裡。

於是,在柳行風不滿的嘟囔聲中,柳婧站了起來,她朝著柳行風行了一禮,歉意地說道:「三伯父稍侯,文景去去就回。」說罷,她退了出去。

直到她退到門口,柳行風不滿的聲音還在傳來,「我說老八,你這是怎麼回事?我與小輩說話哪裡犯著你了,要你這樣半路打斷?我好歹是文景的伯父,是他的掌舵人,你這樣做,是讓我在小輩面前失了威信……」

至於柳父怎麼回答,柳婧已聽不清了。

柳父要她退下,柳婧也就退下了。她上了自家的馬車,朝著馭夫說道:「去錢示的府門前看看情況怎樣了。」

那馭夫和另外幾個護衛都是參與昨晚之事的人,聽到柳婧這話,都是雙眼一亮,迫不及待地應道:「是。」「原來大郎也會好奇著?哈哈,這半日功夫,可癢死我了。」

說笑聲中,馬車不疾不徐地朝著前方的街道走去。

錢示的夫人嫁妝雄厚,所以錢示的府第也建在汝南權貴雲集,寸土寸金的北城。當柳婧一行人趕到時,只見錢府外擺滿了馬車,上百個僕人,正不停的把東西從府中搬出,放到馬車中。

昨晚上,錢示的事鬧得太大,此刻外面看熱鬧的人著實不少。柳婧停下來時,四周都有議論聲傳來,「夏氏這次是鐵了心了,連嫁妝都要搬走了,看來和離一事已成定局。」「廢話,定然是已經和離,這才搬運嫁妝的。」「說起來,那夏氏長得既俊,也是個一門心思對待錢示的。可惜錢示這人太不知廉恥。」「是啊,真不知世上還有這等下作之人。」

議論聲中,夏氏的嫁妝也搬得差不多了。只見一陣腳步聲中,幾個穿著體面的中年男子和夏氏一併走了出來。

被兩個打扮富貴的婦人一左一右地扶著的,正是臉色蒼白,整個人彷彿風一吹就會倒下的夏氏。在陽光的照耀下,夏氏的眼皮腫脹著,眼中也有水光,顯然剛剛哭過。不過與她這表情相反的,是她的眼神,她的眼睛微垂,眼神中帶著幾分絕決和恨意。

扶著夏氏上了馬車,這支浩浩蕩蕩的隊伍便開始啟動。隨著馬蹄踐踏地面的聲音沉沉傳來,轉眼間,夏氏等人挾著無盡的煙塵慢慢從巷道中離去。

夏氏的隊伍一走,一眾看熱鬧的人也在離去。柳婧剛要離開,聽到一人問道:「咦,錢示和他那外室呢?怎麼不見了?」

一個聲音笑道:「那兩人啊,他們既與那採花賊勾結在一起,也不知背後幹了多少傷天害理之事。錢示是官身,雖然只是審了一下沒有下獄,卻給趕出了衙門,如今已是白身。那婦人嘛,還被抓在牢中審問呢。」

「聽說那外室肚裡還懷了一個雜種,不知錢示會不會把她贖回?」

「聽說會贖回。不過那婦人名聲糟踐到這個地步,這錢示也丟了官,家中余財都被夏氏帶走。你們不知道,夏氏也是心狠之人,她把她的嫁妝一晾,算起來連這個宅子也都是她的。至於兩人所生的孩子,更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