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七章三處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1-29 10:45  |  字數:4142字

鄧九郎聞言,淡淡地說道:「逼我成親?這世上,沒有誰能逼我成親。」幾乎是大不敬地說出這句話後,他蹙著眉峰,曲起中指在船舷上敲打起來。「叩叩叩」的脆響中,他先是冷笑一聲,轉眼聲音變為溫柔,低低地說道:「你提醒得對,以那小兒的愚蠢,說不定真會以為成了親就是釜底抽薪,我就再也對她無可奈何……看來我要做些安排了。」

這一邊,鄧九郎所坐的船隻,正在緩緩朝著洛陽駛進時,洛陽的南陽鄧氏府中,早就掀起了陣陣風雨。

如現在,南園的亭台上,便坐著一個婦人一個少女,那長相嬌美明麗,頗有幾分我見猶憐的楚楚氣質的少女,正咬著唇朝著那婦人輕聲說道:「阿璃,你說擎哥哥他,怎麼就會看中一個商戶女呢?」說到這裡,她一臉的嫌惡和鄙夷,「商戶女呢,也不知她識得幾個字,更不用說琴棋書畫了。還有,我聽說那種在外面拋頭露面的女子,都是粗俗愚笨的。我真不知那樣的女子,憑什麼攀附我擎哥哥?」

少女說到這裡,見那少婦阿璃只是笑而不語,不由生起悶氣來,『阿璃你也不替我說幾句話……我已經好些晚上都沒有睡著過了,我一想到那個俗不可耐,蠢笨粗魯的商戶女,居然與我擎哥哥扯到了一塊,我,我就恨不能馬上跑過去……」至於跑過去做什麼,她沒有說出來。

阿璃見她是真惱了火,不由輕聲安慰道:「佼妹。你別生氣。正如你所說的那樣,一個商戶女能有什麼見識?家中無藏書。父祖無積累,她最多也就是在書院外聽了兩天課。識得幾個字罷了。這種女子,阿擎便是喜歡,也只是貪圖一時新鮮。等過了一陣,他就會覺得她面目可憎,言語無味了。阿佼,你是洛陽第一才女,那種低下之人,怎配你去計較。」

可阿璃不說這話也罷,她一說這話。那阿佼便淚流滿面了,她捂著臉嚶嚶地哭道:「可是擎哥哥,他為什麼要與那樣低下的女人扯到一塊?我,害得我與這種女人一起被別人說道,真是不勝羞辱。」

阿佼悲從中來,淚水如珠子一樣滾滾而下,「阿璃,你說我等了擎哥哥這麼多年,以前他總是說。他志在千里,不欲有家室之累,後來他又說,他暫時不想提婚姻之事……可他怎麼碰到一個低賤的商戶女。又想談婚姻之事了?阿璃,我好不甘啊……」見到好友哭成了淚人兒,那阿璃心下也是一酸。連忙移到她身邊,輕輕地摟住阿佼安慰起來。

汝南城中。

此時已是到了夜間。望著天邊最後一縷殘光,一襲青衫。頭戴紗帽的柳婧低聲問道:「去看看過來了沒有?」

身後之人朗應了一聲後,轉身大步離去,不一會,他跑了過來,湊近柳婧低聲說道:「大郎,那廝已經過來了。」

柳婧點了點頭,紗帽下,她的聲音斯文得很,「那行了,可以看戲了。」

她聲音一落,四下先是傳來一陣壓低的笑聲,轉眼,那笑聲漸漸散去,四下安靜之極。

這麼一會功夫,天又黑暗些了。

于越來越黑的夜色中,一個二十七八歲,身著儒袍的男子,與一個歲數相差不遠,卻秀麗明媚的少婦慢慢走了過來。

這兩人一邊走一邊交談,語氣於隨意中透著親昵,「錢郎,今天這樣,姐姐真的不會生氣嗎?」

「生氣?」那還有幾分俊朗的男子不屑地笑了笑,道:「她以為我在為前途奔波,怎麼會生氣?再說了,近三十歲的婦人了,又不是沒有流過孩子,有什麼好嬌氣的?」說到這裡,他又慢條斯理地說道:「我早就跟你說過,她雖是我的正室,但是你永遠不要在意她,因為你才是與我一道長大,是我最想娶的女人。要不是你現在懷了我的孩兒,我想給我們的兒子一個名份,我也不至於急著把她的嫁妝都收刮過來。」

頓了頓,他蹙起眉峰又道:「那常風仗著柳行風的勢很是囂張,要不是柳行風的大後台鄧九郎已經離開了汝南,也輪不到我來得到這塢縣縣令一職。現在嘛,我與常風就起步一樣了。我那正室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我在動用她嫁妝時,都沒有像以前廢話那麼多。」

轉過頭,他溫柔地看向那少婦,憐愛地說道:「阿惜,等我得了塢縣縣令之位,我就休了那夏氏,娶你為婦,這樣我們的兒子一出生,便能夠上得族譜,成為嫡子了。以後,我的家產,也都歸你生的孩子所有。」

他這話一出,那少婦感激得淚水汪汪而出,她撲倒在那男人懷裡,哽咽道:「錢郎,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什麼忙也幫不上你,你也不至於要娶那夏氏,還忍耐她這麼多年。」

男子收緊手臂,憐愛地摟著懷中的婦人,輕輕說道:「不,是我不好,是我讓你等了這麼多年。幸好,我現在終於有權有勢,能夠讓你過上好日子了。」

一對男女卿卿我我的一會後,摟抱著入了房。

他們所進入的這房子,非常的不起眼,房子前面是一個店鋪,後面則是二個小房間。這兩人是從後門進的,進去後,便直接入了小房間中。

那錢郎進入房間後,用打火石把蠟燭點燃。回頭看著心愛的女人那紅朴朴一派嬌羞的臉,看著她含情脈脈的眼神,不由大為心動。當下,他一把摟過她,低著頭覆上了她的嘴。

才吻了一會,兩人已是氣喘吁吁,在兩人開始摟抱著上床塌時,在那婦人低喘著說道:「輕點,別動那兒,小心孩子時」時,離此二百步的巷子里。一個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