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四章第三次慘敗的鄧九郎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1-26 09:23  |  字數:4112字

柳婧回到府中時,遠遠便看到父親正一臉鐵青的與三伯父柳行風說著什麼。

她腳步加速,不一會便出現在院落里。

看到柳婧,柳行風抬起頭來,他最喜歡這個優秀的侄兒了,連忙揮著手喚道:「文景快過來。」

柳婧走了過去。

朝著父親和柳行風各行一禮後,柳婧在另一側坐好,轉頭打量著兩個長輩那有點難看又有點失望的臉色,柳婧說道:「父親,三伯父,你們是在談論柳式他們么?」

她這話一出,柳行風便長嘆一聲,他失望地說道:「是啊,我柳氏一門,還真沒甚人才。哎,我把眾兄弟都叫到汝南來,原本是想他們助我一臂之力,現在看來,只怕他們不但幫不上忙還會拖我後腿了。」頓了頓,他又頭痛地說道:「我看別的家族,卻是兄弟齊心,子侄輩中英才盡出,全不似我們柳氏。」

柳婧尋思了一會後,慢慢說道:「三伯父此言差矣。」對上兩個長輩投來的眼神,柳婧說道:「自古以來,一個家族要想興旺,都不是一日之功。幾位伯父不是庶民但是小商人,能識得幾個字就算了得,更不說知書達禮,世事洞明了。他們知識淺薄,自然不可能讓堂兄堂弟們精明能幹。」她說的這話,是把知識神化的時代最典型的觀點。有所謂『愚昧無知』,其本來的意思便是因為沒有知識所以愚昧。

柳婧這話一出,兩個同樣對知識神化的長者都點了點頭。

頓了頓後,柳婧又道:「文景以為。當務之急是把他們統統送到書院,我已經打聽過了,開封長洛書院最是嚴格,他們的山長有規定。不能悟透一經者,便是就學十載,也不能離開書院。」

說到這裡,柳婧一字一句地說道:「把他們送去長洛書院。讓他們專治《中庸》一經,當他們把這聖人經典參悟透徹,能夠離開書院回到汝南時,也就可以為伯父所用了。」

她這話一出,柳行風和柳行舟兄弟相互看了一眼後,同時點了點頭。柳父更是贊同得大點其頭,「不錯,這是個好法子,有所謂讀書才能明理。他們不明理。是因為沒有讀書。《中庸》教導君子執中之道。學出來的人肯定能夠做好人,當好官。」

三伯父皺了皺眉,道:「只怕他們受不得這苦。」

他這話一出。柳婧蹙起了眉,她見柳父也是一臉為難。便徐徐說道:「三伯父叫他們過來,是想獲得幫手,是想讓我柳府成為汝南一族,而不是找些拖後腿,只會享樂不會做事的蠢笨之人。受不得苦的,那就驅離汝南,從哪裡來回哪裡去!以後不管是當庶民還是當商人,通通不用理會。」

她這話,那是少有的堅決果斷,著實令得兩個長者吃了一驚!

他們齊刷刷轉頭看向柳婧。

三伯父柳行風最先出聲,他高興地笑道:「沒有想到,我家文景竟是如此有決斷之人。不錯不錯,男人要想做大事,就得有這魄力!」

他笑得歡快,柳父卻苦笑起來。這樣的婧兒,與七年前的她幾無二樣。

柳行風是越想越興奮,他站起來搓著手不停地說道:「誰說我柳氏無人?我看文景就是大才。行舟啊,這下我柳行風也算是有指望了。」說到這裡,柳行風轉向柳婧,嘆息連聲地說道:「文景既有這等魄力眼光,怎地鄧九郎那裡,你卻老是想不透徹?孩子啊,你不明白的,世間的閑言閑語算什麼?以那南陽鄧氏的權熏,你便是在他身邊為奴三年,放出來後也是人人敬仰的角色,何況你還是身份清貴的門客?」

面對著三伯父的指責,柳婧垂眸笑了笑,她慢慢說道:「三伯父,百年才能成就一個世家,您心急了ahref=/37199/target=_blank辣妻難馴最新章節/a。」柳父更是拂然不悅地低喝道:「三哥,誰說世間富貴,只能通過這種腌臟攀附?」

柳父這話一出,三伯父也拂然不悅。他正要回些什麼,柳婧馬上在一側打了圓場,「三伯父,你別看現在南陽鄧氏繁華似錦,可從來盛極必敗,三伯父就不怕我們柳氏一族還沒有紮下根享到真實的好處,便要承受它敗落時的牽連嗎?」

見柳行風被柳婧的話唬得沉吟起來,柳父有點好笑,他瞪了信口開河的女兒一眼。

這時,柳行風回過神來,他朝著柳婧叫道:「倒叫文景給唬住了,這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現在咱柳府什麼也不是,還需要南陽鄧氏這根大樹。」

柳婧不想與他爭論,便站了起來笑道:「我的事我自有主張,三伯父你不用著急。」

他怎麼不急?柳行風嘆了一口氣後,終於轉了話題,「對了,你那沒有出閣的堂妹,也不似大家閨秀,文景可有什麼想法?」

「這個簡單,從洛陽請人來教教她們規矩便可。」

「這事可行。」

柳行風的聲音落下後,柳婧朝著兩人一禮,微笑道:「父親,三伯父,文景有事,就先告退了。」

目送著柳文景不緊不慢離去的身影,柳行風蹙起了眉頭,轉向柳父埋怨道:「這孩子聰明是聰明。可這性子也太過清直了,都與你年輕時一模一樣。還有你也是,這麼多年了一點沒變,還是那麼迂腐。哎,真是愁人……」

「我的孩子,自然與我相似了。」

身後的對話,柳婧並不清楚。

她估莫著,那些個乞丐已經到了汝南了,當下帶著吳叔出了城門一趟。

百來號人的安置,實是一件大事,柳婧忙了兩天後,還只是暫時理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