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三章調戲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1-26 09:23  |  字數:4667字

柳婧還沒有靠近母親的院落,便聽到小妹的笑聲脆鈴般地傳來。

她跨入院門時,她的母親正在五伯母和六伯母的陪伴下聊著天,而在一側,坐著她的兩個堂妹和一個堂兄。

熱鬧聲中,五伯母最先發現柳婧,她連忙『哎喲』一聲站了起來,一邊迎向柳婧,一邊沒口地誇道:「這就是我那個汝南第一美男的文景侄兒?長得可真是俊啊。」

在五伯母迎來時,六伯母和兩個堂妹堂兄也迎了上來。

柳氏那一門,目前出息最大的是三伯父柳行風,柳行舟雖然有才,身體卻不行了,而剩下的那些兄弟,據柳婧所知的,多是庶民和小商人出身。這些人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對柳行風百般巴結,連著對柳文景這個後輩中第一人,與南陽鄧九關係匪淺的子侄,也格外的客氣。

人與人相處,有時候過份的客氣就是諂媚了,特別是與有地位的人相處,這種客氣,會格外的讓人瞧不起。

她們畢竟是柳婧的長輩,不等她們近前,柳婧已是深深一禮。五伯母急急衝出幾步,連忙伸手扶住柳婧,笑眯眯地說道:「文景不要這麼客氣,哎,咱家文景真是生得俊啊,我長到這麼一把年紀了,還沒有看到過比文景更俊的兒郎呢。」

說到這裡,五伯母回頭喊道:「你們幾個孩子怎麼搞的?剛才在家裡不是還念著文景嗎?快過來打一下招呼。誒,這也是咱們家,要是別的家族。哪有長得這麼大兄弟姐妹還相互不識得的?」

五伯母嗓門又大,說話的速度又快,給人的感覺是既爽快又嘴碎,在她的叨嘮中。柳婧與幾位堂兄妹見過面後,被五伯母扯著坐到了塌几上。

就在熱鬧當中,一陣腳步聲傳來,轉眼間。七伯父家的柳式和柳敏闖了進來。遠遠看到這一院落的人,他們也顧不得打個招呼,徑自衝到柳婧面前朝她叫道:「文景,聽說鄧九郎要離開汝南了,你會與他一道走的吧?」

他這麼大大咧咧的一叫,四下便是一靜,在一雙雙目光看來時,柳婧靜靜地說道:「我不會與他同行。」

「怎麼可能?」柳式打斷她的話頭,他叫道:「文景你怎麼可能不與他同行?莫非。你惹他不高興了?他不要你了?」

這話說到這份上。柳婧已是臉有不愉了。她沉著臉,冷冷地說道:「這些,就不勞你挂念了。」

「我怎麼不挂念?我們一家子搬到這汝南來。可是想過好日子的。聽到你攀上了鄧九郎,我們還高興了一會呢。來來來。你馬上就與為兄去梅園,到鄧九郎面前好好說幾句軟話服服輸!」

這一次,柳式的話音剛落,柳婧已沉喝一聲,「閉嘴!」一句話喝得院落中一靜,柳式也給驚得張大了嘴裡,柳婧暴然喝道:「來人,把這個不知廉恥的柳式給我叉出去——」

短暫的安靜後,五伯母在一旁叫道:「哎喲,都是一家子啦,文景怎麼這麼生氣?」她還待再說什麼時,柳婧已衣袖一拂,朝外便走。五伯母見狀,連忙叫道:「八弟媳fù,你看看你這兒子,他有沒有尊卑啊?」剛叫到這裡,她才發現,這個時候柳母也沉著一張臉,牽著她的小女兒回了房。在她準備追上時,幾個僕人攔了下來。再回頭一看,只見院落里的柳府眾仆,一個個都怒形於色的。

這一幕,不止是五伯母和柳式,便是六伯母也是不解的。她們愕愕地看著四周眾仆,過了一會,柳式跳起來叫道:「他柳文景比我還小呢,他敢這樣對我?不行,我要跟八叔說道說道。」說罷,他身子一轉,朝著柳行舟所在的書房走去,而他一走,另外幾人也跟了上去。

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吳叔湊到柳母身邊嘀咕道:「大人家的這些親戚,可真是沒什麼品……」

柳母淡淡地回道:「千年世家,百年風範,這可不是說笑的……柳行風剛有了點成績,就想把柳氏弄成世家,我看他要弄巧成拙了。」

吳叔轉頭看了自家夫人一眼,高興地想道:夫人這話說得真有風範,要是她一直這麼清醒可有多好?自來到汝南後,柳母的病情比在吳郡時,還有所加重。經過分析之後,連同柳父在內都覺得,是目前富裕的接近官宦世家的生活方式刺jī到了柳母。不過現在聽到她這一番話,吳叔又覺得,這一種刺jī,未必全是壞事。

柳婧衝出了家門。

她坐著馬車,在汝南街中轉了一圈後,越轉越是無聊,便賭氣般地朝著馭夫叫道:「去梅園。」

剛剛叫出這兩個字,她頭一轉,看到前方的酒家二樓中,那個熟悉的身影后,便又叫道:「停車。」

馬車晃了晃,停了下來。

柳婧一下馬車,便朝那酒家走去。

來到酒家,示意小二不要理會自己後,柳婧上了二樓。

然後,她來到一個廂房前。

廂房門大開,金色的陽光下,鄧九郎正高大tǐng拔地站在那裡,而他的面前,黑壓壓匍匐了七八個官員。令得柳婧凝住的是,他手中那寒光閃閃的劍,正指在一個官員的咽喉上!

沒有想到柳婧會來,廂房中都是一靜。

在一陣短暫的讓人窒息的寧靜中,鄧九郎右手一收,嗖地一聲還劍入鞘,然後,眾人聽到他冰冷的聲音傳來,「都滾出去。」

「是,是。」忙不迭地應答聲中,只見一個官員雙手抱頭,就地一滾,當真骨碌碌地滾出了廂房……

看到這人朝自己滾來,饒是柳婧本已僵住,這時也忙不迭地跳了開來。

有一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