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零一章婚約被解除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把大郎與鄧九郎的事捅到了洛陽,顧公很生氣,說要解去婚約,大人已經答應了。」 已經答應了? 柳婧一呆,一時之間,她說不出話來了。 這時,王叔在外面繼續說道:「聽顧公信中的意思,這...

護衛阿武是個身材高壯,國字臉絡腮鬍的豫州大漢,聞言他朗應了一聲「是」然後在柳成氏的一兒一女還在瑟縮著哭喊時,撲通一聲跳入河水中。

就這麼幾息功夫,肥胖的柳成氏已經喝飽了水折騰得沒了力氣,整個人開始下沉。阿武找到她后,先是提著她的手臂,可柳成氏被他一碰之後,在水中便胡亂掙紮起來。無奈何之下,阿武伸手扯著柳成氏的頭髮,把她提了起來。

他一手提著柳成氏的頭髮,一邊朝岸邊游去。而柳婧這時已急步上前,她牽著阿武的手,剛剛把他扯起,手下一滑,阿武朝水中撲通一倒,轉眼間,柳成氏再給扔到了河水中……

柳婧大急,連忙喚來幾個僕人,在阿武再次扯著柳成氏的頭髮游近時,柳成氏已折騰得肚腹高高鼓起,整個人只剩下半口氣了。

這一次,柳婧幾人齊心協力,把阿武和她給拉上了岸。

一上得岸邊,柳成氏的兩個兒女便撲了上來,在他們只會嚎哭時,柳婧沉著臉命令道:「快抬上馬車,送到大夫處救治。」

「是是。」這時眾人對沉穩的柳婧已經很是相信了,聞言連忙應是,在手忙腳亂中,柳成氏給眾人提的提手拉的拉tu抬了起來。看著柳成氏晃晃dngdng給抬向馬車,阿武走到柳婧身後,低聲說道:「大郎,這個時候把她頭朝下吐出一點水,會少一場大玻」

柳婧恩了一聲,靜靜地說道:「我知道……可我覺得她應該病上一常」

這話一出,阿武不由低下了頭,輕聲應是。

在柳成氏給弄上馬車時,五伯父返身走到柳婧面前,他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嘆道:「文景是個做大事的,你伯母那樣胡說八道,她出事時,還是你最沉穩出力最多。好孩子……」

在一個普遍知識不夠,見識也不夠的時代,柳婧那些隱晦的動作,普通的庶民是不可能看得穿的。

面對著五伯父的稱讚,柳婧暗嘆一聲,她抿著chn臉上猶有郁怒之色「五伯父,回去后還得您給說說,這樣下去,我柳文景是無顏存活於世了。」

「好孩子別動氣,伯父一定去說,一定去說。」安慰過柳婧后,五伯父帶著幾個兒子上了自己的馬車。

他一提步,他的四個兒子便湊上前去,低聲問道:「父親,文景怎麼說,可有準備安排我們的差事?」

「急什麼?」五伯父怒瞪了他們一眼,低聲道:「這事過幾天再說。」

那一邊,柳婧剛上馬車,王叔便策馬來到她身側,低聲說道:「大郎,前不久顧府來信了。」

顧府來信了?

柳婧輕聲問道:「都說了什麼?」

「是這樣,也不知是誰把大郎與鄧九郎的事捅到了洛陽,顧公很生氣,說要解去婚約,大人已經答應了。」

已經答應了?

柳婧一呆,一時之間,她說不出話來了。

這時,王叔在外面繼續說道:「聽顧公信中的意思,這件事還沒有經過顧二郎同意。也因為這樣,顧公越發生氣,他說二郎被你mhu,明知你行為不端,他也身在汝南,卻還瞞著遮著,要不是有知情人特意給他去信,他們還一直mng在鼓裡呢。」

「是么?」柳婧的聲音輕細,她喃喃說道:「解除了婚約啊,也好。」

一直以來,她都想著,要與顧呈解除婚約,可當這一日真正來臨時,她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悵然。八年前的顧呈,一年前的顧呈,幾個月前的顧呈,那高大tng拔的身影,那深邃莫明的眼神,竟是一遍又一遍出現在她眼前。

畢竟是她十八年的生命中,想得最,是她曾經的六年歲月里,心心念念以為自己會嫁過去的良人……

閉了閉眼,柳婧輕輕地說道:「行了,我知道了。」

這時,王叔又道:「對了大郎,鄧九郎說,讓你不要回府,直接去他那兒。」

直接去他那兒?

柳婧垂下眸子,過了一會,她回道:「我七伯父在迎接我的時候給掉入河中,險有性命之憂,今日我會守著她,直到她清醒為止……你按我這話回復鄧九郎吧。」

「是,大郎。」

在王叔的馬蹄聲漸漸離去時,柳婧歪著頭看著窗外,想道:把我與他的事捅到顧公那兒了……鄧擎啊鄧擎,你出手可真夠狠的。

不想娶她,又使手段讓她沒了婚約,那樣的人,她再次見到,應該能夠理直氣壯吧?

七伯母兩次掉到河中,吞了大量的河水,又沒有及時把那河水從腹中排出,柳婧一行人趕到醫館時,她雖清醒,整個人卻已虛脫。據大夫說,七伯母少說也要休養一個月,才能恢復正常。

見到七伯母清醒了,柳婧客氣地寒喧幾句,又掏出一碇金子給大夫,令大夫盡最大的能力把七伯母醫好后,她在七伯母的兩個兒女柳式和柳敏的感j中出了門。只是在柳婧坐上馬車時,堂兄柳式低聲說道:「文景,這陣子我們可都打聽清楚了,大夥都說,鄧九郎在天子腳下也是一等人的人物,他們還說,你隨便跟鄧九郎開個口,都會很管用。你看,要不是為了迎接你,我母親也不會落水,現在更不會奄奄一息地躺在那裡。便是因為這一點,你也要幫幫堂兄我埃」

柳婧聽到這裡,臉色已是微沉。她刷地拉下車簾,也不顧柳式還在嘰嘰歪歪,朝著護衛便命令道:「走1

「是。」那馭夫朗應一聲,連忙揮起馬鞭,在柳式和柳敏兄妹有點不滿的眼神中駛了開來。

回到柳府。柳婧與大喜過望的母親見過面,又抱著三妹柳萱玩耍了一會,把自己收羅的金釵等物送了一堆出去后,柳婧坐到了柳父的書房中。

坐在榻上,柳婧把剛才七伯母在船上說的話重複了一遍后,青著臉低聲說道:「父親,孩兒也是要顏面的人,七伯母如此說我,我實在惱怒。」

柳父早在聽了兩句后,就憤怒地站起來踱著圈。轉了一會後,他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柳婧,嚴肅地說道:「婧兒,早在把那三本書交給你時,為父便已想著,以後不再拘著你的性子。親戚多了,難免良莠不齊,以後,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到最後一句時,他長嘆一聲,頗有點苦澀。

柳婧與父親說這事,也就是讓他心裡有個底,得了這句話后,她轉過話題「我聽王叔說,顧府前來退婚了?」

「是。」柳父更落寞了,他出了一會神,才無力地道:「顧公很生氣,為父只得應了。信物已經收回,你與顧二郎,再也沒有關係了。」這陣子,柳父越是尋思,越是覺得顧呈很不錯。迎接汝南王世子那次,柳婧被鄧九郎算計得再無名聲,然後又是一溜數月,對顧呈沒有半句解釋的話。可在所有汝南人提到柳文景,都語氣曖昧笑容古怪時,他都沒有一句惡話,也沒有半點想解除婚約的意思。這一點,便是顧公也為之憤怒。

閑暇時,柳父不免會想著,看來顧二郎對自家婧兒,是真的情深義重。可惜他以前不知,如果早知道他的心意,自己便是逼,也要逼著他們立馬成了親。

現在,是說什麼都晚了。

別來之事,柳婧有很多想與父親說的,父女倆說了一會話后,在柳婧要出門時,柳父突然喚道:「婧兒。」

柳婧回過頭去。

看著她,柳父遲疑了一會,輕嘆著說道:「你伯父他們,畢竟都是一家人,以後的事你能忍就忍能幫就幫。」

柳婧看了父親一眼,低下頭深深一揖,道:「父親多慮了。」然後,她轉身離去。

看著她的背影,柳父想到這陣子那些親戚說出的難聽話,做出的可笑事,不由長嘆一聲。

對柳父來說,這麼多年了,他一直都想讓女兒成為班昭那樣,f德與智慧並存的人。在他想來,她的女兒應該是溫存的,善良的,聰慧而又寬容大度的,她應該與她的母親一樣可人。可是,還在女兒十一歲時,他便驚愕地發現,自己的女兒完全長歪了,她聰明絕頂卻也睚眥必報。那時他只是慶幸,沒有把那三本聖人書傳給女兒。

現在呢?直到今天,柳父還不能確定,把那三本書交到女兒手中,是對是錯。

這一天,柳婧早早就入睡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榻。

梳洗過後,她看著外面明晃晃的,有點溫熱了的太陽,換了一襲淺色夏掌后,坐上馬車,朝著梅園走去。

饒是她一再吩咐馬車走慢一點,可梅園還是轉眼就到了。

剛剛準備下車,柳婧一眼看到那輛賓士而來的華貴慢看著那馬車在梅園門口停下,看著馬車中高貴矜持的俊美郎君朝她似笑非笑地看來……

見她一動不動,阿武湊上前來,低聲說道:「郎君,你怎麼了?」

柳婧垂眸,她低聲說道:「我還是有點tu軟……」

這話,阿武沒有聽明白。明白的,只有柳婧自己:饒是她一直以為自己做足了準備,也以為自己可以理直氣壯的面對他,甚至指責於他。可在這麼重逢的一刻,在這麼遙遙望去時,她的心,還是歡喜得砰砰直跳。她想跑到他面前,告訴他,我回來了。她也依然畏懼,依然在他溫柔看來時,雙tu虛軟……

就在柳婧獃獃地坐在馬車中,楞楞地看著前方時,那華貴的馬車停了下來,然後,那人推開車門,邁開一雙長tu,朝著她的方向大步而來。

##

粉紅票一百六十的加更章節送上。

我這兩天好象很想碼字,於是尋思再三后,決定接下來的加更,變成每增漲三十粉紅票加一更。嘿嘿,快到月底了,大夥多給我投幾張粉紅票,讓我好多碼一點字哦。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