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一百章汝南的下馬威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伯父的兩個兒子和二個女兒。 在一陣寒喧認親后,那肥胖f人七伯母柳成氏又湊上前來,她笑呵呵地說道:「文景啊,本來呢,你一個後輩是不值得我們這些長輩前來迎接的。不過聽說你與那鄧九郎交好,是他什麼...

吳叔上前,輕聲問道:「大郎,你讓我們收攏的那百名乞丐,是留在這裡還是一併帶回汝南?」在抵達此城第三天,柳婧見護衛們閑著無事,便讓他們在這方圓百里收攏一些乞丐和流民,加以訓練,並讓他們學會對柳婧效忠。

那時正是剛過完年,青黃不接的時候,經常會有一些庶民因種種緣故生活不下去,被逼為乞丐,而那些人,就是柳婧接納的主力。至於那些常年為乞丐的,她讓吳叔盡量挑一些不好逸惡勞的青壯之人。三個月過去了,也收攏了百餘名,平素給養在城外的莊子里,吳叔負責教導他們識字和儒家忠孝之道。

聽到吳叔這麼一問,柳婧點了點頭,道:「帶回汝南。這樣吧,吳叔跟我走,剩下的人留下五個,讓他們明天帶著那百來人動身。到了汝南,先安置在城外。」她從袖袋中掏出一些金遞到吳叔手裡。

吳叔連忙接過後,馬車開始啟動。

不一會,馬車便來到了碼頭旁。

柳婧帶著五個護衛和吳叔,踏入了客船。

在燦爛的陽光中,那客船上的船工在一陣吆喝之後,客船緩緩駛動,在j起一串串白浪后,駛入了茫茫江流中。

如柳婧手中這樣的聖人經典,那是每一句每一個字都含著無邊的智慧,都值得人千百回的細細品味。柳婧一上船,便又呆在艙房中寸步不出,如痴如醉地繼續品讀起來。說來也是奇怪,明明這些書她都倒背如流了,可是每一次再看,都能體會出與之前完全不同的內涵。

她所乘坐的客船是大型船,船上人流眾多,每到一個新的碼頭,又會上來一些人。因為人多,客船上也熱鬧得很,可柳婧就是充耳不聞,整整二十天,她都埋頭苦讀,不曾出過艙門。

如此,在五月中旬,汝南城終於在望了。

這天傍晚,吳叔大步走到艙房門外,高興地叫道:「大郎,快到碼頭了。」

「知道了。」柳婧把幾本書小心地收好,推開艙房門走了出來。

這時刻,客船的船頭上,給聚集了上百人,眾人都在昂著頭看著前方漸漸出現在陸地,一個個高聲談論,興奮不已的。

看到柳婧過來,原本喧嘩熱鬧的所在不由靜了靜。不知不覺中,越來越多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柳婧身上,臉上。隱隱中,有人在問道:「這美貌郎君是誰?怎地這一路上我都沒有見過?」「他是誰家子弟?我怎不知汝南有這號人物?」

對這些詢問和議論,柳婧充耳不聞,只是靜靜地朝前走去。她原本氣度奢華,宛如一流世家的權貴子弟,這幾個月的苦讀,更讓她增加了一種腹有詩書的清貴,這樣的她,那是頗有氣常因此隨著她一動,原本擠得水泄不通的眾人不由自主地向兩側退去,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柳婧站到了船上最好的位置,和眾人一樣,朝著汝南城張望而去。

隨著船隻高速行進,漸漸的,碼頭已然在望。

朝著那碼頭張望了一會後,吳叔興奮地叫道:「大郎你看,迎接我們的人到了。」

柳婧順著他的手勢看去。

只見碼頭的西側角,果然聚集了一大堆人,柳婧只是一眼,便認出了王叔和另外兩個老僕。

就在她認真看去時,吳叔又叫道:「咦,老王在與誰說話?大郎大郎,那一些應該是你沒有見過面的族親。」

柳婧點了點頭,含笑說道:「應該是的。」

主僕兩人交談中,客船漸漸靠上了碼頭,隨著碰地一聲輕響,大船在晃了晃后猛然停了下來。

終於到岸了。

一抵達碼頭,思歸心切的眾人便如潮水般湧向碼頭,柳婧也不急,她靜靜地看著人流散盡,這才準備提步。

她是不急,可王叔等人明顯是迫不及待了,幾乎是眾人走得差不多時,他們已一窩蜂湧入了甲板上,團團圍住了柳婧。

在王叔等人衝到柳婧面前,j動地朝著她行了一禮,喚了一聲大郎后,一個三十來歲,滿頭珠翠的肥胖f人率先沖了過來。她衝到柳婧面前,把她上下打量一眼后,笑眯著一雙不大的眼睛嚷嚷道:「文景啊,我是你七伯母,知道你要回來,特意過來迎接了。」

柳婧朝她深施一禮,斯文地說道:「七伯母安好。」

「好好,我當然好。」那f人胡亂點了點頭后,扯過她身後的一對兒女,叫道:「這是你堂哥,叫柳式,這是你堂妹,叫柳敏。你好好認一認,以後要多加照顧的。」

柳婧微笑著一一見禮。

這時,另一個中年男子踱上前來,他朝著柳婧笑道:「文景啊,我是你五伯父。」

柳婧連忙施以大禮,恭敬地說道:「文景何德何能,得mng伯父親迎?」一副商人打扮的五伯父柳行工哈哈笑著扶起了柳婧。然後他指著身後的四個少年笑道:「這是我四個兒子,分別你大堂哥柳光,二堂哥柳明,三堂哥柳地,四堂哥柳樹。」

柳婧上前一一見禮。

五伯父剛介紹完,又是一個兩個青年帶著兩個小姑上得前來,這四人則是六伯父的兩個兒子和二個女兒。

在一陣寒喧認親后,那肥胖f人七伯母柳成氏又湊上前來,她笑呵呵地說道:「文景啊,本來呢,你一個後輩是不值得我們這些長輩前來迎接的。不過聽說你與那鄧九郎交好,是他什麼那個,那個相好的……」一句話說得王叔吳叔等人臉色大變時,那柳成氏瞪了眾仆一眼,尖著嗓子怒嚎道:「你們朝我拉臉子做什麼?人家鄧九郎那是什麼人?那可是響噹噹的國舅公,文景能夠得到他的寵愛,與他成為相好的,那是文景的福氣1

她的聲音如此響亮,一時遠遠傳出,幸好這時船上的眾人都散得盡了,因抵達終點站,船工們也都離開了大半,不然以這聲音的響亮度,只怕是順風飄一里了。

叫到這裡,柳成氏轉向柳婧,一邊把自個的兒子和女兒推到她面前,一邊樂呵呵地說道;「文景啊,你堂兄呢,想在汝南謀個官職,這事得你出馬。也不要太大,如你三伯父一樣,食祿四百擔就可以了。還有你的堂妹,你看她長得tng俊吧,伯母就委屈點,你讓鄧九郎開口,給她配個他身邊的第一門客或最大的親信啥的。對了,一定是要娶為妻室哦,你堂妹可不能像你一樣,不清不白的……」剛說到這裡,她彷彿自知失言,連忙呵呵笑著在自己嘴上輕輕拍了下,道:「伯母不是這個意思,文景你不知道,你伯母我從來就是個直爽人,可沒有惡意的。」

是沒有惡意。只是她剛剛抵達汝南就給她來了這麼一下。只是她柳文景的名聲,給她這麼一來算是作踐光了!

柳婧這時已完全收起了笑容。

她靜靜地看著柳成氏,盯了一會後,她板著臉提步就走。

憤怒中的柳婧,自有一種說不出的氣場,不知不覺中,圍在她四周的眾親戚都散了開來。

柳婧大步流星地走到船頭另一側,見她憤怒,那些親戚相互看了一眼后,放慢了腳步,倒是

吳叔和王叔擔憂地急步上前。在他們來到身後時,柳婧微微側頭,低聲說道:「過踏板時,讓阿武使使絆子,把那柳成氏弄下河,我讓這淮河水給她洗洗嘴1

在柳父柳母身邊呆了多年,深知尊卑有別上下有序的兩個老僕,聞言都是一呆。過了一會,王叔小聲地說道:「可是大郎,她是你的七伯母礙…」吳叔也在一側愕愕地想道:二姑子看了幾個月的書後,又變成了小時候的她了。他是柳府的老僕,直到現在還記得,那一年在決定把女兒關起來修身養性時,柳父曾經感慨地說過:「我這個女兒,不止爭強好勝,而且不是淳厚之人……」

柳婧回頭看了他們一眼,靜靜地說道:「兩位叔叔的意思,我就該受這種**了?」

「不,不是的。」「大郎息怒,我等斷無此意。」

「那就去讓阿武動手,他擅長暗器。記得提醒他,行事隱密些。」這個不用她提醒,兩個老僕也知道必須隱密,不然,光是一頂不孝的帽子壓下來,都夠柳婧和阿武受的了。

在兩仆找到阿武吩咐過後,柳婧瞟了一眼,然後提步上岸。

這時,柳成氏也經人一提醒,給明白了過來。她一邊急步追上柳婧,一邊憤怒地叫道:「柳文景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敢甩臉色給我這個長輩看?喂,你站住,伯母剛才交待你的事,你還沒有發話呢。聽到沒有?今晚你見了鄧九郎,記得要給吹吹枕邊風……」就在她扯著嗓子哇哇大叫著追上來,一腳踏上踏板時,也不知是踩滑了還是什麼的,眾人只見她tu一彎,整個人向前一仆,在她尖叫著揮舞雙手胡亂划動幾下后,「撲通」一聲給摔倒了河水中!

這般能夠停泊上百噸的大貨船的碼頭,便是靠近岸邊,那水也深得很。七伯母一落入水中,便咕嚕咕嚕的猛喝了幾口水,在眾人驚聲叫嚷,她的子女急急撲到船邊,卻又不敢跳下水相救時。柳婧騰地轉過身來,只見她上前一步,暴聲喝道:「還楞著幹什麼?會水的跳兩個下去……阿武,你快跳下去,救出我七伯母,郎君我重重有賞1

##

送上例行更新。對了,明天在悅讀紀吧,下午…到四點半時,我會與大夥一起聊了聊。各位喜歡鳳月的朋友,記得上來捧捧場哦。

下一章,與鄧九郎再次見面。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