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九十六章一起出迎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可以拔tu逃離。 就在這時,鄧九郎突然輕聲說道:「把它念出來。 柳婧不明白他的意思,怔了怔后,輕輕念道:「鄧擎……」 「再念。」 「鄧擎……」 「繼續。」...

柳婧看著他緩步離去,呆了呆后,連忙提步跟上。

她亦步亦趨地跟著他,一邊偷偷瞄著他,一邊想道:他雖幫過我,可我也會回報他的,再說我還是個女子,還有婚約在身,我本就應該與他拉開距離。

……可是為什麼,明明我的理由這麼多,在他面前,我就沒有理直氣壯過?

鄧九郎回到了書房中。

寫了一會字后,他抬起頭,看到柳婧老老實實地站在角落裡,低著頭也不知在尋思什麼。他一邊書寫一邊淡淡地說道:「過來。」

柳婧老老實實地走了過去。

鄧九郎頭也不抬,「到我這裡來。」

柳婧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一會後,小心地挨到他的身邊。

「拿著這個。」鄧九郎把手中的筆遞到她手上,讓她握緊后,命令道:「寫幾個字。」

「寫什麼字?」

「隨意。」

柳婧猶豫了一會後,還真就站到他剛才站的位置上,筆起龍蛇的寫了『隨意』兩字。

真不愧是她,把乖巧和陽奉陰為融會得無比貫通,簡直少有人能及。像這般,她明知道自己的意思是讓她隨意寫些什麼,她卻裝傷充楞。

鄧九郎雙手抱xing,盯著她,他慢慢說道:「模仿我的字體寫。」

這話一出,柳婧筆下一滯。

鄧九郎冷冷說道:「怎麼,你不是模仿得很好嗎?上次那張賣身契,我初初看去,還以為是我自己寫的。」

在他生氣之時,柳婧很老實地低著頭,非常乖巧地等著他發泄。

鄧九郎見她這麼一副老實得不能再老實的樣子,從鼻中發出一聲輕哼,道:「寫1聲音雖淡,語氣極冷。

柳婧連忙模仿起他的筆鋒寫了兩個字,『鄧擎』。

這兩個字從她的筆下寫出,奇峰突起,有一種凌雲之氣,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來,都像他親筆所書。

鄧九郎靜靜地看著那兩個字。

他沉默時,書房中特別安靜,這是一種讓人窒息的寧靜。柳婧心中有鬼,眼睛總忍不住朝外瞄去,總盼著有什麼人能過來,或者自己可以拔tu逃離。

就在這時,鄧九郎突然輕聲說道:「把它念出來。

柳婧不明白他的意思,怔了怔后,輕輕念道:「鄧擎……」

「再念。」

「鄧擎……」

「繼續。」

「鄧擎……」

「放慢語氣,讀十遍。」

柳婧眨了眨眼,她傻呼呼地看著紙帛上這兩個字。見她遲疑,鄧九郎輕柔地說道:「嗯?不願意?」

「不是不是。」

「那就按我說的做。」

柳婧嚅動著chn瓣,過了一會後,她低聲念道:「鄧擎。」

「聲音大一點。」

「鄧擎!鄧擎,鄧擎,鄧擎,鄧擎……鄧擎……鄧擎……鄧擎……鄧擎……」

她的聲音落下后,鄧九郎歪著頭想了想,低低笑道:「恩,從你口中聽我的名字,似乎還蠻順耳的。」

他緩步走到她身後。

從背後環抱著她,他握著她拿筆的手,一邊寫著『鄧擎』兩字,一邊輕輕說道:「學我的字,用了多少時日?」

「用,用了近一月功夫。」其實是她只看一眼,就能模仿了,不過本能的,柳婧覺得現在這個回答更安全。

鄧九郎暖暖的呼吸之氣撲在她的頸后,又問道:「顧呈的字呢,可會模仿?」

模仿顧呈的字?這兩人可是對頭呢。

柳婧不想捲入兩人的政治鬥爭中,她連忙說道:「不,不會。」

鄧九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不勉強,而是轉過話題,以一種輕柔的語氣,低沉溫暖地問道,「在吳郡時,你歡喜過我么?」

這個答案,好似這次重逢后,柳婧是給過他的吧?怎麼他現在又問起來了?

過了一會,見柳婧低著頭不答,他在她耳邊輕嘆一聲,道:「你歡喜過的,對不對?」他低低一笑,突然又道:「阿婧,我真的給過你機會了。」

說出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后,他慢慢鬆開柳婧,冷漠倨傲地抽身後退。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一個護衛稟道:「郎君,汝南王世子抵臨城門,眾吳郡官員已出城迎接。」

「知道了,」鄧九郎的語氣輕輕淡淡,「區區小事,不必特意稟報。」

「是。」

在門外護衛的朗應聲中,柳婧上前一步,她朝著鄧九郎一揖后,低聲說道:「主公,屬下想出城會一會世子。」

鄧九郎慢慢轉頭看向她。

這一刻,他的眸光冰寒下來。

柳婧沒有察覺到他眼神的變化,只是壓低著聲音,小心地說道:「屬下前幾天才知道,我伯父柳行風為了攀附二郡王,主動送上自己的把柄。前不久,世子抓了二郡王的人,也得到了我伯父的效忠表……主公也知道,我們一家是剛到汝南的,在此地毫無根基,我三伯父的仕途性命,也影響到我們一家的前程性命。所以我,我想去會一會世子。」

向鄧九郎坦白自家的事情,是柳婧尋思了兩天後做出的決定。在她想來,以鄧九郎所站的高度,坦白這事應無壞處。

低著頭的柳婧,一板一眼的把這件事草草交待了一遍,因太過專註,她都沒有注意,在這麼一刻,鄧九郎那從冰寒慢慢轉為柔和的眼神。

柳婧說出這一番話后,房中變得安靜起來。就在她準備抬頭看向他的表情時,只聽得鄧九郎聲音一提,清喝道:「來人1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轉眼,幾個婢女護衛同時在外面應道:「郎君。」

「通知下去,我要親迎汝南王世子。」

「啊?」

「是。」

驚叫出啊字的,自然是柳婧了。她抬起頭雙眼睜睜地看著他,而這時,婢女們已穿花般地走進來,她們給鄧九郎洗臉凈手,幫他披上外袍,梳頭束髮,轉眼間,穿戴一新,高貴至極的南陽鄧九,便出現在柳婧眼前。

等妝扮一新后,他提步就走,來到房門口時,他朝著柳婧頭也不回地命令道:「跟上。」

「是。」

柳婧連忙朗應一聲,急急地跟了上去。快步走到他身後,柳婧低聲說道:「郎君,你不是不準備去的嗎?以世子的身份,還真不值得郎君親迎,不如,讓文景代替郎君前去?」她說這話時,很小心也很認真。因為,這才是她此行的目的。她本意就是想『奉鄧九郎之令出迎汝南王世子』,到時不管是狐假虎威好,還是說什麼話讓世子多加尋思好,都能起到極好的效果。

柳婧這話一出,鄧九郎卻只回頭看了她一眼。他根本沒有回答柳婧的話,而是轉過頭繼續命令道:「去通知汝南眾人,便說我已先行一步。」

「是。」

隨著鄧九郎那句『親迎汝南王世子』的命令一出,梅園中已是忙活起來。這麼一會功夫,護衛們已全副武裝的端坐在馬背上,而鄧九郎的馬車也已備好。

鄧九郎彎腰爬上馬車,坐好后,他朝柳婧瞟了一眼,抬著下巴命令道:「上來。」

柳婧連忙跟上。

她也爬進馬車,在一側角落坐好后,柳婧小心地看了鄧九郎一眼,心中想道:他突然改變主意,是準備幫我嗎?

這個想法,讓她百感交集。就內心深處,她不想欠鄧九郎的了,只想儘快為他做幾樣事,還了他的人情,以後面對他時,也可理直氣壯一點。可另一方面,她又覺得此次的危機,對整個柳府來說都是巨大的,有擺在面前的勢力可以借用,她為什麼不用?

除了這些想法外,她還有一種說不出是喜歡還是惶然的感覺。似乎,他越是可以讓她倚賴,她就越是害怕。

鄧九郎的車駕,很快便駛出了梅園。

當車隊快出城門時,街道後面傳來一陣喧囂聲,柳婧一看,只見後面駛來了幾十輛馬車。那些馬車緊趕急趕地來到眾人身後,剛剛靠近,一個洛陽來的世家子便掀開車簾,在示意自家的馬車完全與鄧九郎的並駕齊驅后,他探出頭來,朝著這邊低聲苦笑,「剛才聽聞九郎要親自出迎汝南王世子,大夥都驚呆了。」他頗有點無力地說道:「鄧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個的身份,區區汝南王世子,值得你自己出面迎接么?哎,剛才我看劉遠那廝,臉白得像什麼似的,整個人都要倒地了。」

鄧九郎慢慢掀開了車簾。

而他車簾這一掀,與他同坐在一起的柳婧,便清楚地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世家子先是一怔,轉眼瞭然的一笑,而柳婧無意中一瞟,竟瞟到了人群後面的馬車中,柳行風那張先是意外,轉爾狂喜的面孔。同時,她也看到了汝南王的三兒子和四兒子那微變的眼神。

……不好!給反算計了!

柳婧臉一白,迅速地明白過來:鄧九郎本來是不願意,也不需要出城迎接汝南王世子的,可經她一說,他二話不說便出了城。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她柳文景對鄧九郎有著巨大的影響力,這說明她柳文景與鄧九郎之間不清不白,因此枕邊風一吹,比什麼都管用。

這樣一來,豈不是宣告全城,她柳文景與鄧九郎,那是鐵板釘釘的關係曖昧,不清不楚么?

#

補上昨天欠更,今天的更新馬上送到。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